一段影片,各自表述

三立宣傳片「媚獨從扁」
聞今唐


台灣政府最近在三立電視台作了「二二八走過一甲子」的宣傳片,完全昧史胡扯,但收視率卻很高,台獨正額手稱慶,論功行賞時,突然被記者指出其中一段影片是假的,這下前功盡棄,還惹了一頭包。

這就好像有部電影「The man would beking」,史恩.康納利和麥克.凱恩主演,講兩個英國混混跑到尼泊爾山區騙了愚民而賣神稱王,但史王在大婚典禮上被緊張的新娘咬了一口,見血,愚民大嘩,知其為人,乃把他推入深谷處死,麥也瞎眼斷足。這段影片就是新娘咬出的那點血。

一段影片,各自表述,這段影片有段奇特的歷史。

1949年5月21日,上海南京路大新公司前,京滬杭警備司令部開來了兩輛大卡車,拉下了五人,當街槍斃。罪名是「銀元販子」。當時民眾圍觀如堵。外國記者拍下了清晰的35厘米新聞片,是槍斃場面最清楚者,立刻傳遍了全世界。以後每有談中國的紀錄片,都會用到這段,代表了國民黨在大陸撤出前的最後一幕。其中的定格還沖成照片,幾乎任何中國研究的書中都有此張。

六天後,27日,共軍進入上海,上海解放了三十多年,到80年代又來一次改革開放,才成今日高樓聚起、萬商雲集、銀元販子滿街跑的景象。大新公司成了第一百貨公司,五一長假中幾十萬人走過那個路口,沒人知道他們踩在腳下五十七年前的那五灘血。

被槍殺的五人中有兩人是國民黨的將領張權與李錫佑,他們準備配合共軍佔領上海,被京滬杭警備司令湯恩伯查獲。張權是聯勤總部中將巡視員,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曾組建中國的首批裝甲部隊,參加滇緬戰役。他被中共上海地下黨負責人沙文漢吸收,把長江地區軍事部署交給共黨。五月蔣介石來滬指揮軍事,張權與師長李錫佑少將準備在復興島沈船堵蔣後路,要活抓蔣,在起事前一天被捕,張與李被尊為烈士,現葬上海烈士墓園,

如果張權起事成功,蔣氏父子在上海被抓,也不會有今天的台灣了。

密報張、李起事的是李的部下張賢中校,他領了五千元賞金,但他未隨湯部去台,在上海隱居,五七年被查獲,處死。

領導張權的沙文漢一家五兄弟,老大沙孟海是名書法家,還參與蔣家的族譜纂修,其他四人都是共產黨,有些早死。沙文漢後做浙江省長,受潘漢年案牽連,在中共反右運動中被捕,是官階最高的中共黨員。他在1964年貧病而死,年55歲。

張權死後,他的剩餘價值仍報效了「黨國」,他成了「善良人民」,殺他的人成了共匪了。國民黨來台後搞仇匪恨匪的反共教育,其最可怕的特務機構調查局,局長還是老共產黨,晚年又回大陸的沈之岳,他們做了部宣傳片叫「血仇血債」,說共匪殺人如麻,但沒有影片證明,就把外國紀錄片中這段國民黨自家人殺自家人的影片,冒充說是共產黨屠殺人民。當時看得人人義憤填膺,不但全省播放,還組織大學生參觀調查局,吃盤餐,看血仇,憶苦思甜,嚴肅威武,熱血沸騰。

但我當時就有疑惑,中共軍隊小米加步槍,布衣草鞋,怎會鮮車怒馬,身穿納粹黑衣,手持美援的湯姆笙衝鋒鎗,在繁華大街槍斃人呢?後看外國紀錄片,才知所疑是對。

後來美國公共電視台有部「太平洋風雲」,台灣的華視買來播,也有這段做結尾,但華視把它剪去了。我問製作人,他說太殘忍,我說那以前賴是共產黨殺人,怎麼不殘忍呢?

到國民黨政權末期,台灣的公共電視播出美國公視做的「革命中國」(China in Revolution)這段也是結尾,當然沒剪了。因此這段影片看過的人太多太多了。

但台獨三立台要做228的宣傳片,醜化中國人,說什麼「二二八紀實,基隆碼頭大屠殺」,但沒有影片,就把這段上海影片拿來張冠李戴,製片人可能是無知,更可能是知道,但反正是任務交代,騙死人不償命,也就「媚獨從扁」了。

結果,一個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在台灣島內卻一直為政治需要而扭曲顛倒。這種殺戮本是國共內戰的一段必然,無所謂是非,但國民黨後來誣賴成共產黨殺良民,台獨黨又誣賴成國民黨殺台灣人,事實上228事件發生當時,影片中這五個伏屍街頭的人,還活得好好的呢?

但是好,這段影片造假,那三立片中前後加的台灣公共電視拍的表演畫面不更造假?整個劇本內容不更造假?再追問下去,整個台獨炒作的228,悲情哀痛,又有哪件是真的?台獨現在搞的不正是希特勒國會縱火排猶奪權的伎倆,不到盟軍反攻,打下柏林,這場悲劇是不會停的。

台灣有幸的是,這裡的人民很爛,不是優秀民族,所以禍不致太大,懲也不會太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