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大獅和朱立倫的One Taiwan

福蜀濤


馬英九連任後幾年,台灣籠罩著「仇富,仇中」氛圍,尤其前年九合一選舉,身家以億計的連勝文因「仇富」而大敗。然而論起財富,蔡英文與連勝文不相上下,但「仇富」對蔡不起作用,她能在選戰中大勝,說明「仇富」是假,「仇中」是真。

周子瑜在台灣大選前一天道歉,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以中國人為傲。有媒體說這為民進黨催出50萬票。這齣道歉戲碼,不管是不是民進黨設計,其實在「仇中」氛圍下,不管是誰,點燃這一星火都可燎原,選票馬上催出來。國民黨只能狼狽應戰,從馬英九到朱立倫跟著站在本土立場力挺16歲的台南人周子瑜,只是這樣一來,不說吸引不到綠營的票,藍營的票更催不出來了。一加一減,國民黨能不大敗?請問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以中國人為傲有什麼不對?別忘了,朱立倫是「中國」國民黨主席!

「仇中」是民進黨的主戰場,在民進黨的主戰場用民進黨的語言與其競爭,國民黨當然處於被動。周子瑜事件不過一個插曲,回頭看朱立倫競選口號:One Taiwan,請問One Taiwan究竟意何所指?是中國只有一個台灣?是「一個台灣」,兩個中國?還是朱主席認為這「一個台灣」會因他的敗選不見了?不管怎麼解答,民進黨用閩南語強調「台灣」,區分「中國」,朱立倫不過換作英語罷了,深怕靠近被「仇」的「中」,連「中」文「一個台灣」都不用了。「中國」在台灣真的就是票房毒藥?

上世紀70年代炒作《一個小市民的心聲》以後,中國國民黨為了什麼奮鬥的目標開始模糊,慢慢不見了,成了唯選票是逐的無頭蒼蠅,到了今天,中國國民黨的「中國」認同也不見了,朱立倫避「中」唯恐不及,跟著李登輝、民進黨去「中國」化,請問One Taiwan為他撈到了多少選票?

恰恰相反,比較上次大選,有三百多萬不投票或不投國民黨了。沒爭取到綠票,反而喪失了藍票,國民黨從來未能爭取綠營的民意,只是失去了藍營的民意而大敗。

既然朱主席聞「中國」而避之唯恐不及,我們就撇開「中國」來看看他的One Taiwan。

地理上說,中國的台灣是只有一個。但從歷史來看,生活在這「一個台灣」的人,從馬關割台以來就分愛國的與賣國的兩種人。國民黨既然對「中」過敏,何妨在「仇中」之外另闢戰場,發揚台灣人的愛國主義傳統,表揚日據時代的愛國志士,與「皇民化」的「岩里正男」(李登輝的日本名字)及其老祖宗辜顯榮、陳中和、蘇雲英、蘇雲梯等來個鮮明對照?也就是你打「仇中」,我打什麼才是台灣真正的「中」。

日據50年台灣人抗日50年,這段歷史連對岸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都知悉而予以肯定,怎麼國民黨就視而不見?這裡介紹120年前乙未割台台灣民主國覆亡後,在北路與日本當局「為難」的簡大獅給國民黨。

簡大獅事敗後逃回福建漳州,但於日方壓力下被捕,在廈門廳留下供詞:「我簡大獅,係台灣清國之民。皇上不得已以台地割畀日人,日人無禮,屢次至某家尋釁,且被姦淫妻女;我妻死之、我妹死之、我嫂與母死之,一家十餘口僅存子侄數人,又被殺死。因念此仇不共戴天,曾聚眾萬餘以與日人為難。然仇者皆係日人,並未毒及清人;故日人雖目我為土匪,而清人則應目我為義民。況自台灣歸日,大小官員內渡一空,無人敢出首創義;惟我一介小民,猶能聚眾萬餘,血戰百次,自謂無負於清。去年大勢既敗,逃竄至漳,猶是歸化清朝,願為子民。漳州道、府既為清朝官員,理應保護清朝百姓。然今事已至此,空言無補!惟望開恩,將予杖斃,生為大清之民,死作大清之鬼,猶感大德!千萬勿交日人,死亦不能瞑目。」

清廷終將他交給日人,受盡酷刑,1900年3月29日在台北監獄絞殺。簡犧牲後,當時舉國震怒。進士錢振煌悲憤賦詩︰「痛絕英雄灑血時,海潮山擁泣蛟螭,他年國史傳忠義,莫忘台灣簡大獅。」上海《申報》發表評論盛讚簡大獅︰「台灣義民簡大獅為中國爭氣,為全台爭氣,此中國最有志氣之人。」 中國國民黨如不能站在簡大獅立場,在台灣豎起一面「中國最有志氣之人」的大旗,就只有等著被「皇民化」台獨消滅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