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即將走入歷史?

陳建仲(台灣大陸地區高校學生協會理事長)


歷經總統、立委選舉一場「超完美裂解」之後,半死不活的國民黨選後再度上演黨主席爭奪戰。這場各界都認為不該有的黨主席補選之爭,竟然又演變成隱含「本土藍」和「外省藍」的路線之爭,國民黨不知是自發的或者是被誘發的,果真一步步走向自我終結的道路。如果中國國民黨也像中國青年黨和中國民社黨一般,走入歷史,不但將形成兩岸近代史的斷裂,讓台獨史觀取得新論述基礎,而且建立在國共內戰時期的兩岸定位,對台灣的青年世代更難找到認同感和現實的立足點。豈是台灣的前途,整個中華民族的前途,都走到歷史的關鍵節點上。

國民黨多重重症併發

「3-26」,國民黨黨主席補選,不論洪秀柱、黃敏惠誰出線,國民黨已然難以整合,且將面臨以下重重困難:

1.黨的路線定位不明:

國民黨才剛在總統及立委兩項選舉重傷,本應自我檢討、知恥請辭以負敗選責任的中央黨部青年黨務「新貴主管群」,竟集體檢討「黨中央」路線出了問題,黨中央青年相關黨務的小頭目們,籌組所謂「草協聯盟」,提出六大革新訴求,尋求黨主席候選人支持,納入政見;甚至要求黨改名去掉「中國」,變成「國民黨」。這批新貴們黨務改革說得冠冕堂皇,彷彿敗選和他們完全無關。這群在馬、金主政時期獲大力拔舉的所謂青年菁英,哪一個曾穿過草鞋、在基層打滾過?遠比在連戰主席時期以立法院助理群號召成立的「567聯盟」更不具專業和經驗。馬、金引進這群新血,表面上是要國民黨年輕化,但做的卻是排擠「567聯盟」的事。所謂青年團對內搞權爭的目的遠比對外開拓青年新血的作用更大。

2012年馬英九競選第二任總統時,大力舉用青年團成員,搞「U-bike」俊男美女爭取青年票,吸納質優的媒體人擔任發言人,確實為老化的國民黨注入新形象。馬英九回任黨主席時,恢復設置「中山獎學金」,給予青年團團長特殊禮遇,從黨副主席、調整為黨中常委;說是黨的決策要吸納青年聲音。然而,國民黨幾次大選,明顯在青年票敗得悽慘,這只有兩個原因:一是黨中央不聽這些青年代表的建言;二是這些青年代表根本全是「乖乖牌」,完全聽命行事。實際上在此次總統、立委選舉期間,幾位年輕發言人公開替黨辯護,用的是陳腔舊調,完全不具青年改革氣息和理念。如今敗選了,本該為職責負責,自請處理、掛冠求去,竟然反過來要改革黨、改革別人。實際上這群新貴,無非為了卸責、保位。

整個選舉期間,國民黨青年政策幾乎引不起青年注意,看不見青年身影;結果開票後青年票大量流失,這批青年黨務主管難道完全沒有責任?敗選後卻反而看到前黨中央發言人楊偉中到處「放火」,要求國民黨要進一步本土化。相對於洪秀柱的「一中同表」回歸國民黨傳統追求國家統一的政策主張,國民黨敗選後反而形成「本土打深藍」的局面,讓國民黨處境更加艱困。

2.兩岸政策進退失據:

選前,國民黨遭蔡英文以含糊的接受憲政體制、維持兩岸現狀的競選操作下,被民進黨從獨佔維持現狀的有利地位中擠開,並且在「太陽花」抗爭和「反頂新集團」的操作下,馬政府兩岸政策被抹紅,並且被套上官商勾結,黑箱化的鬼面具。選前「馬習會」短暫拉抬了國民黨選情,卻遭國民黨提出被諷為史上最爛不分區立委名單一筆勾銷,投票前一日,再被「周子瑜事件」重擊,國民黨「地動山搖」。馬英九、連戰今後還會不會再和對岸最高領導人會晤?新任黨主席在馬、連陰影下,如何操作「國共平台」?在黨內路線矛盾下,如何重定兩岸政策?一旦補選出現弱勢的黨主席,這將是國民黨幾乎無解的難題。

3.黨籍混亂、黃復興人頭票嚴重破壞黨內初選公平性:

洪秀柱挾著黃復興黨部支持,在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提名時,形同坐擁龐大軍眷鐵票的極大優勢參選,讓其他外界認為更有實力的大咖們投鼠忌器,不得不打退堂鼓。敗選後,國民黨亟需能維繫黨內本土和深藍不致攤牌分裂的實力派人士出面整合,幫黨先渡過再度在野後面臨泛綠追打的難關,但偏偏洪秀柱再度挾著黃復興黨部支持的優勢,要問鼎黨主席,如果洪的實力被認可,她就不必被在總統選舉最後關頭,硬是難堪的被撤換;立委選舉幾乎沒有黨提名候選人找她站台,足見她在黨內並不孚眾望。但敗選後,洪竟然又跳出來爭黨主席。

黃復興黨部人頭黨員浮濫,眷村改建,黨員黨籍資料混亂,早不具代表性;而且實際運作黑幕重重,早為黨內詬病。黨中央多年來倡議要打散黃復興黨部,卻沒有實際動作,造成黃復興黨部經常能影響黨地方公職候選人的黨內初選,而且和實際選民結構落差過大。如果洪當選黨主席,她的代表性將遭黨內強烈質疑。

4.優質立委落選、立法院戰力嚴重折損:

國民黨多位優質且資深的立委如丁守中、林郁方、孫大千、楊麗環、楊瓊瓔都被打下馬來,剩下35席新科立委中,多數屬地方型區域或不分區派系民代,如何能在國會中發揮在野黨監督國政的良好水平和戰力?如黨中央無法強勢領導立委,立法院新會期絕對無法符合選民期待。以現在的情勢判斷,明顯並不樂觀。

5.人才斷層嚴重且欠缺公平的晉用體制:

國民黨至今人才拔擢完全取決於黨主席一元領導,用人經常人脈重於實力。在馬、金刻意選用綠營色彩的青年幹部之下,黨中央主管人事結構從本土滑向淺綠化,終致敗選後,青年黨務主管炮火朝內,要革中國國民黨的命。國民黨至今欠缺做為民主政黨應有的黨內決策和人才晉用制度,中常會形同橡皮圖章,早被中常委們批判多年,卻無力改變。

6.欠缺論述能力,無法取得話語權:

自馬英九執政以來,府院黨上下怯於為黨政政策挺身而出,長期放任各電視談話節目醜化、扭曲執政政策,讓泛藍支持者累積龐大不滿而在關鍵的「1-16」棄投。投票率只有六成六,泛藍票不但開不出來,還遭其它黨派瓜分,這和馬政府長期處於挨打的彆腳論述有絕對的關係。

不論是太陽花學運或者課綱爭議,泛綠營青年上街、抗爭,奮戰不懈;但外界完全看不到、也聽不到國民黨青年團的主張。二合一選舉期間,我們看到的是國民黨年輕而欠缺實力的發言人群在電視談話中被其它來賓圍剿的彆腳演出;看到的是在鏡頭前文不對題的答復記者提問,欠缺政策辯論能力的發言人群,發言人上電視竟然屢屢出現親綠言論,而炮口朝內打,如此的政策論述,青年票當然慘敗。

再看網路社群,國民黨空設新媒體部,卻選用完全外行的乖乖牌充當負責人,青年團戰力幾乎遭到對手全殲。尤其在「周子瑜事件」網路掀起鋪天蓋地的同情聲浪,國民黨新媒體部處置嚴重失當,形成壓垮國民黨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7.無力領導泛藍,坐視綠營獨攬政局:

不論是洪秀柱或黃敏惠,都不是全台澎金馬政壇A咖,兩人都沒有中央部會行政首長的資歷,也欠缺足以號召泛藍支持的共主領袖魅力。洪、黃資歷和輩份都不能和宋楚瑜相提並論,也是新黨郁慕明的後輩,不論資望和能力,都不足擔任泛藍共主的角色。馬英九在5-20卸任總統後將遭泛綠營以司法和弊案追打,無法也不可能再當泛藍共主。朱立倫經「1-16」慘敗,新北市市政滿意度持續下滑,就算繼續讓朱系人馬佔據黨中央要職,他已經沒有再當泛藍共主的正當性,反而繼續讓外由對他敗選後的作為,更加搖頭。國民黨敗選後至今,馬英九、朱立倫兩前後任黨主席扔下爛攤子不管,坐視國民黨繼續向下沈淪。國民黨無法取得領導泛藍的實力和號召力,將導至政局完全被泛綠營掌控,未來更難有競爭力。

告別國共內戰格局

如果國民黨倒了!散了!是黨上下因循苟且、自食惡果,本不足惜,唯一必須正視的是,如果中國國民黨也像中國青年黨和中國民社黨一般,在台灣走上泡沫化,則兩岸形同告別國共內戰格局,共產黨將找不到對口,繼續唱「國共和談統一」的大戲。台灣一旦形成民進黨大綠獨控政局,對兩岸關係將形成根本的解構和衝撞。至於衝撞的結果如何,恐怕得從對岸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如何應對蔡英文上台後的兩岸關係中,去找答案了!◆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

ISSN 1018-1075 版權所有©《海峽評論》雜誌社 - 台北市師大路165號B1(10089)
電話 (02) 23677473 傳真 (02) 23677432 電子信箱 sreview@ms47.hinet.net facebook 粉絲專頁 海峽評論
20190425 041714.198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