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竟然只是「實習總統」

王丰
(自由撰稿人)


今年3月19日,台灣《蘋果日報》發佈了一則頗堪尋思的新聞,報導稱:「民進黨政府執政將滿一年的表現,總統府資政辜寬敏今受訪表示還不到80分,『應該75分吧』,看起來很努力的樣子,但成果還沒有表現出來,現在目前很多問題,『不但黨產的問題、司法改革的問題也有,這是幾十年累積的問題』,解決不是這麼簡單,這可以理解,但是政府表現感覺還不夠、還太慢,應該好好努力一下,這是我們現在對民進黨的期待。」

這則新聞「有意思」的地方,是它打破了台灣光復之後台灣歷來的政治傳統。固然,所謂「總統府資政」,假使依據台灣當局現行法律《中華民國總統府組織法》第15條之規定:「總統府置資政、國策顧問,由總統遴聘之,均為無給職,聘期不得逾越總統任期,對於國家大計,得向總統提供意見,並備諮詢。」

獨派大老看穿蔡政府色厲內荏

換句話說,即便依照現行法律,總統府資政的職責是在「對於國家大計,向總統提供意見,並備諮詢。」而且,這條法律明明白白寫著,是資政「得」向總統提意見,而且在總統認為有必要的時候,向資政提出「諮詢」--因為法條明明白白寫著「並備諮詢」,重點在「並備」兩字。所以,按照法條字面文義上的說明,台灣當局的體制擺明所謂「總統府資政」嚴格定義,此職務並不具備「主動性」,假使人們要認定它根本只是一個聊備一格的職位,也並不為過,實際上它就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在這樣的體制侷限之下,遠的不說,國府退守台灣以來的六位總統任上,所聘用的所有資政,可說絕無僅有會「主動」對總統「提出指教」指點江山的,更不要說是憑著資政自認為「老資格」膽敢跑到總統面前比手劃腳,講些不三不四的話了。即便李登輝在位期間,主流與非主流鬥爭最激烈,搞到雙方「肝膽俱裂」的那段期間,與李登輝勢同水火的總統府資政,像是郝柏村、蔣緯國、梁肅戎、林洋港等人,也萬萬不至於像辜寬敏這樣「放肆」,膽敢趾高氣揚,盛氣凌人,儼然「帝師」模樣,以打分數的高姿態,評說蔡英文的分數只有75分。辜寬敏說這話的口氣,彷彿蔡英文像是供職辜寬敏旗下企業的一名中級主管,迄今尚未通過「試用期」似的。或者,在辜寬敏眼裡,蔡英文根本只不過是一名「實習生總統」,是耶?非耶?

一葉知秋,我們從蔡英文所處的內部政治形勢,可以窺知,蔡英文今天所處的環境,比當年想搞「維新變法」,卻處處受西太后掣肘的光緒更糟,更嚴峻。

因為,類似像辜寬敏這樣,「夠資格」給蔡英文「打分數」的獨派「大老」,還有李登輝、吳澧培、施朝暉(史明)、彭明敏、高俊明、林義雄者流,即便是仍處「保外就醫」狀態的陳水扁,也是民進黨「司法改革」的專案保護對象。

早在去年9至11月間,也就是蔡英文上台不及半年之際,以吳澧培為主的一批獨派「大老」就曾經發動過一波讓蔡英文差點嚇破膽的逼宮砲擊,那波砲火炙熱的逼宮行動,以蔡英文作了資政任命的明顯酬庸之舉,而暫告停火。但是,獨派政客燃起的那把猶如活火山的熊熊之火,似乎並未因此灰飛煙滅,時不時仍在島內詭譎的政治舞台上,汩汩伺機而動。畢竟,不可諱言,蔡英文當局在去年11月這波逼宮行動中,被迫採取的酬庸因應之道,也讓獨派「大老」看穿了蔡英文政權色厲內荏、會叫就給糖的瘖弱本質。

李登輝:要摧毀國民黨呀!

但是,我等亦不能純從政治利益關係的角度,去看待獨派人士和蔡英文之間的對應關係。茲舉一例,根據一年半前台灣《風傳媒》一篇報導,其中描述吳澧培的回憶稱:「蔡英文在2004年阿扁競選連任的一場造勢晚會上,突然跑到他身邊,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問,『我做你妹妹,好不好?』蔡英文並轉頭對身旁比自己歲數還大的吳澧培姪子、現任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說,『你要叫我姑姑』,這讓吳澧培感受到蔡英文也有調皮的一面。」云云。

因此,吳澧培在去年11月的那場逼宮砲轟當中,我們也不能純粹從現實利益視角去衡量蔡英文與獨派人士結合的背後動能,完全著眼於瓜分權力的恐嚇手段。而不妨從糾雜著利益需求、理念投契、彼此取暖的複雜心緒去解析他們之間的互動關係,可能更能貼近事實。

除了與吳澧培這種獨派「大老」的特殊關係,蔡英文與李登輝的互動,也頗堪玩味。

網路世界,描寫有關蔡英文和李登輝之間的互動關係,誠然不值一哂,更不值得去討論。但是,蔡英文與李登輝的這層「師承」關係所形成的理念與治國理路脈絡,卻值得我們延續觀察。我們可舉一個例子,看出蔡英文對李登輝這層「師承」關係的微妙處。

在去年11月獨派人士集體反彈那段歲月,李登輝也不甘寂寞,根據「中時電子報」記者報導:「被問到在對中關係方面對蔡總統有何建言時,李登輝表示,『要摧毀國民黨呀。……我的看法是,國民黨在台灣已經無法生存了。』……」事實上,蔡英文在李登輝這位昔日長官與今日「帝師」的指點江山之下,早在李氏說這段話的前兩個半月就掛牌成立了所謂「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而且刻意將李登輝的「摧毀國民黨」、「諄諄教示」寫入了蔡政權的日程表上。然而,李登輝這批風中殘燭之齡的老獨派,言談之間也時不時表露出一種時不我待的殘餘歲月焦慮感,他對記者坦言:「我在1996年總統直選後,思考了台灣如何成為『獨立的國家』之『國家正常化』問題。總統由人民直選,既然選舉了就必須一步步朝『國家正常化』前進。目標是台灣獨立,(或包含台灣獨立在內)都該一步步邁進。應該以不管與中國共產黨之間發生些什麼的覺悟來處理事物,即使花一點時間也該處理。這點蔡英文並沒有弄清楚。」言下之意不無抱怨蔡英文落實李某的理念「不夠給力」的感慨。

獨派大老挾制下的傑作?

李登輝批蔡英文「並沒有弄清楚」,似與辜寬敏只給蔡英文「75分」,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吳澧培、辜寬敏先後對蔡英文開砲之後,台灣《蘋果日報》也在去年9月的一篇報導裡指出:「……府方人士透露,蔡總統已透過各種管道跟吳澧培溝通,說明政務已慢慢上軌道,力挺林全推動政務。據瞭解,蔡總統近期內也將向獨派大老請益國政,包括考試院前院長姚嘉文、前國策顧問黃崑虎、前駐日代表許世楷等人都是請益對象。」

各種不勝枚舉的跡象顯示,蔡英文這個拒絕九二共識,拒絕一中原則,徹頭徹尾準備「去中國化」、「去孫中山」、「去蔣介石」、「去孔子」……大力度清算國民黨、清算軍公教、高喊司法改革……種種作為,原來竟都是受獨派「大老」挾制之下的「傑作」,只是,在山頭林立,彼此看不順眼的眾多獨派人物眼裡,甚至早先曾被辜寬敏不點名譏刺「穿裙子的人不適合當總統」,即便蔡英文已經上馬10個月,但在獨派老人心目中,她依舊是個「實習總統」而已。也惟其如此,才方便獨派老人繼續予取予求。◆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

ISSN 1018-1075 版權所有©《海峽評論》雜誌社 - 台北市師大路165號B1(10089)
電話 (02) 23677473 傳真 (02) 23677432 電子信箱 sreview@ms47.hinet.net facebook 粉絲專頁 海峽評論
20190425 041523.774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