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在宿昔

王立本


王曉波、毛鑄倫兩位老師,過去KJ都接觸過,算是熟識,也短暫擔任過海峽評論的撰稿人。他們兩位都是典型的知識分子,但是比現在的那些所謂的教授,都多了許多爽朗、豁達、以及天生的幽默感與使命感。他們兩位的風範與淵博,的確都讓KJ這一生難忘。

他們走了。加上2017年底走的大伯,以及這幾年相繼走了的叔伯長輩,我們可以看到這些當年來台灣的兒童少年世代也逐漸凋零了。這些人對大陸其實記憶也不多,大多都是在小時候隨著父母來台。你可以說他們來台非自願,而是因為年幼。但是,也因為這一份耳濡目染,使得他們對大陸仍有深刻的感情,希望中國有天能夠統一,兩岸終究可以走到一起。

他們大多也深根於台灣本土。大伯的閩南語、客家話都很流利,可以用方言寫小說、劇本。而王曉波老師的一口嘉義腔的台語更是很有特色的。所以,他們也都是道地的台灣人,他們嘴上或許少提,但是身體與心靈都與這塊土地深深綁在一起,難分難解。

他們的凋零,實際上也宣告了繼他們的父輩之後,最後一代與兩岸有深刻聯繫的人,要慢慢消失了。這,對台灣社會來說,也是一個值得被注意的註記。……以後,將不會有這種對大陸與台灣都有深刻感情與認同的人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哲人雖已遠,典型在夙昔。他們走了,KJ不可能變成他們,只能找自己的路去走。

王老師、毛老師,一路好走,KJ想念你們。

KJ

社論

七七抗戰75週年

國際視窗

中國與世界

「港區國安法」與台灣事情

原鄉人的故事

海峽短評

編後

轉刊

送別《海峽評論》創辦人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