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 辟

棣 三 軻


連續兩次大選獲勝,且矢言年底過半的執政黨,其領導同志的言行卻顯得信心不足。在美國獨立建國之初,也曾對自己沒有把握,以致美國建國諸公被夾在兩種對立情感間,既覺得美國走在歷史前端,象徵人類進步,又懷疑美國充其量是個實驗,前途充滿不確定。

   表面上,今天美國人好像不再懷疑,多已認定美國代表歷史進步勢力,但自我懷疑的基因,卻陰魂不散,故華府總把各地紛擾皆想成是威脅美國。照美國經驗看,號稱在台灣取得三十年霸業的執政黨,恐怕也會草木皆兵地展開攻勢,把每一個明天,都當成對自己霸業未竟的挑戰,都是又一次建國完成前的最後割喉之役。

   果然,執政黨的心情反覆,一方面看到連續執政三十年的遠景,台灣主體意識業已體現為歷史的必然抉擇;另一方面舊勢力復辟的陰影又揮之不去,感到危機四伏。事實上,統治集團選後文宣主軸,恰是指控外來政權籌謀軍事政變。

   從政同志看到任何蛛絲馬跡,都杯弓蛇影,懷疑是舊勢力復辟,有如驚弓之鳥。他們愈靠近台獨建國的目標,愈不敢相信美夢成真,反而宛若隔世般,凡演藝、媒體或民意代表中的風吹草動,常引發恐懼,嚴辦到底。相對於此,同一批人並開發新論述,要把所有舊勢力勉為團結起來,為最後對付中國做準備。

   前進與後退本系同一個想像的兩面。此何以民進黨的霸業是以歷史會復辟的憂慮為起點,其愈近完成,必愈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