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要儘早擺脫統獨這個偽命題

從「港區國安法」看台灣社會重回正常之道

社論


港府7月6日公佈國安法施行細則後,台灣那份可謂民進黨機關報的《自由時報》7月8日頭版頭條斗大幾個標題字:「港版國安法對台管很大 總統:傷害國家將反制」。報導中稱,「行政院長蘇貞昌指出,中國的香港國安惡法,讓全世界看到,中國不但背棄對港人的承諾,同時所立的法律,竟然管到全世界各地,管到所有的人民,甚至要管台灣。」

中國早就「管很大」了

說起蘇貞昌的「竟然管到全世界各地」,其實「中國」早就「管很大」了,但管的都只是大陸與港澳台的中國人民,管的也不全是那些在中國犯了法的罪犯,還包括在海內外遇到問題、困難的中國人民。

遠的不說,在蔡英文第一個任期的2018年9月14日,因網軍頭領楊蕙如帶風向製造假新聞,害得駐大阪處長蘇啟誠自殺。楊蕙如的假新聞或係在為駐日代表謝長廷卸責,但整個假新聞卻證實當年燕子颱風侵襲大阪關西國際機場時,蘇貞昌口中的「中國」就「管很大」了。

當時困在關西國際機場的台北大學游姓學生於PTT發文說,是中國大陸派了15輛大車才讓他上車脫困,他打電話到大阪辦事處卻得到冷處理。游姓學生當然是中國人民,否則當時那麼多困在關西機場的人爭相離開,這位大學生憑什麼能搭上中國大陸派的大車?那時「中國」不就管到了在台灣生長的中國人民?

另外,大陸與港澳台的中國人民在海外遇到問題或困難,只要找到駐在當地的「中國」使領館,按照「中國」政府的作法,沒有一個在當地代表「中國」的使領館會不管的,而「中國」在世界絕大部分主權國家又都設有使領館,從這樣的範圍看,「中國」的確「管很大」,範圍是很大,對象卻只限中國人民。

然而蘇貞昌的眼界看不到中國在這方面的「管很大」,他在「港區國安法」中看見「管到所有的人民」,其實「管到」的主要有一類,即他的香港同志--死心塌地跟著外國勢力搞分裂國家的一小撮港人。要說有差別,香港那幫人多拿著外國勢力的錢搞分裂(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蘇貞昌們則是拿著台灣納稅人的錢在搞分裂。

恣意揮霍「民脂民膏」的政黨

台灣的納稅人把行政與立法兩大權交給這樣一個揮霍其稅金的政權,當下自然不知道是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待清醒時,這個喊著「主權獨立」,實際卻從上到下貪贓枉法,恣意揮霍「民脂民膏」的政黨恐已灰飛煙滅,徒留高築的債台給子孫。

這樣一個充斥貪得無饜新權貴的政黨,不過拿著「主權獨立」當選票提款機。因為嚐到權力的滋味,頗有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有(金)條有(道)理」的接收大員遺風,能撈一天是一天,多撈一條是一條。

台灣不管任何政黨,也不管其後台有多強大,「主權獨立」絕無可能。蔡英文連任以來,台灣人眼見盡是加官進爵,貪婪無度,寅吃卯糧,債留子孫的民進黨權貴。從絕大多數台灣人的利益出發,只能儘早從這樣一個每下愈況的泥淖中抽身,要從中抽身的前題就在擺脫那個統獨的偽命題,而這個偽命題,只能將台灣放在中國(在大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屬中華民國)的主權領土範圍內解決,進而使台灣重回一個正常的社會。然而要解決這個偽命題談何容易。因為「台獨」與港獨一樣,涉及到真正「管到全世界各地」的美國統治者。雖同涉及外部勢力干預,然而香港與台灣畢竟又不一樣,中共可為香港制定國安法,同時派駐或委託港府所屬單位執行,讓香港儘早重回一個正常的社會。為台灣制定的《反分裂國家法》,或可嚇阻民進黨與華府,但無法讓台灣儘早重回一個正常的社會,因為它不是「台版國安法」,更沒有執行機構。

國民黨「捨棄自家無盡藏」

其實中國國民黨的「九二共識」,就是台海兩岸一個將台灣放在中國的主權領土範圍內的「共識」,台灣人因這一「共識」可慢慢擺脫統獨這個偽命題,讓台灣社會重回正常。然而以江啟臣為首的黨內青壯派識不及此,還真以為可在「統獨」之外找到第三條道路,實際上卻是背道而馳,最後很可能在民進黨這個美國統治者的「幫兇」(藉用蘇貞昌「不會成為中國幫兇」一詞)之外,落到華府公然干涉中國內政的「幫閒」角色,快速淡出台海兩岸。

國民黨既然「捨棄自家無盡藏」(「九二共識」),台海兩岸能讓台灣人儘早擺脫這個統獨偽命題而讓台灣社會重回正常的政治勢力,看來只剩大陸的中共了。只是香港的教訓告訴我們,單憑《反分裂國家法》是不夠的。

對繼承愛國主義傳統的台灣人而言,台灣問題再這麼拖下去,除了給美國統治者一個痛腳踩,給民進黨以時間把台灣人都教育成不是中國人,已無任何意義。然而落到中共肩上,或只能看有無必要,有無軍事能力儘早解決。

美國統治者有了韓戰越過北緯38度線的教訓,又在台灣有其可完全操控的政黨和輿論,拖下去符合其利益,應不致讓民進黨踩中共《反分裂國家法》的紅線。另外從韓戰進逼鴨綠江的美軍結局看,當年中共在軍事上就有能力拒新的八國聯軍於國門之外,逼得美國遠東軍區總司令克拉克成為「第一個在沒有取得勝利的談判文件上簽字的美軍將領」。看來軍事上儘早解決台灣問題,在中共是要不要,不是能不能的問題。

拿釣魚台的主權爭議來看,當前中日的海警船在爭議海域你來我往,留下未來爭奪主權的條件,雙方則似有一時並不急於儘早解決的默契,為了各自的國家利益而將重點放在儘快建立起中日韓自由貿易區。只是每到這一自貿區有點眉目之際,日本極右翼就拿釣魚台的主權問題大做文章,後面有無「管到全世界各地」的美國統治者身影,明眼人大概都懂的。

台海會引爆另一場「韓戰」?

由釣魚台爭議看橫亙中美間的台灣問題,從2001年「9.11」事件發生後,台灣的陳水扁當局也好,蔡英文政府也罷,至今華府不准其觸碰「法理台獨」紅線。不管華府與北京有無擱置爭議的默契,這一禁令是以實際行動擱置了中美在台灣問題上的爭議,至今沒有在台海引爆另一場「韓戰」。

7月9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中國公共外交協會主辦的視頻論壇上說:「中國從來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無意與美國全面對抗。我們最關心的,是提高本國人民的福祉;最重視的是中華民族的復興;最期待的是世界和平穩定。為此中國的對美政策,保持著高度穩定性和連續性。願意與美國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構建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

中共不願因台灣問題與美國爆發戰爭的意向是明確的。為了中國人民的福祉,為了中華民族的復興,為了世界和平穩定,目前只要蔡政府不公然搞分裂,中共似無意與華府攤牌,自無必要以軍事手段解決台灣問題。

只是民進黨當局去年涉入香港暴亂,支持港獨等暴亂分子,加上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民進黨權貴跟著華府落井下石的言行,刺激大陸14億民心,讓執政的中共倍感壓力,或因此在推出港版國安法立法後,緊接著就舉行高規格會議,紀念《反分裂國家法》通過15週年,以中共的行事風格,這是對民進黨當局的嚴厲警告,也是對華府的「放話」,頗有華府只要不越過當今在台灣問題上的「北緯38度線」,中共不致與華府兵戎相見的意味。

然而中共也不致會為維持中美關係的穩定,就讓台灣問題一代一代拖下去,這話不是當前習近平才說,早在1977年8月24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國務卿范錫時已指出:中國對解決台灣問題有耐心,為了改善中美關係會「更從容、更恰當處理台灣問題」,但「不要誤解為中國人對這個問題的解決可以無限期拖延下去」。鄧小平也曾對當時的美國參議院共和黨副領袖史蒂文斯說過:「在台灣問題上如果需要中美關係倒退的話,中國只能面對現實,不會像美國有些人所説的那樣,中國出於反對蘇聯的戰略會把台灣問題吞下去,這不可能」。當年「這不可能」,今天可能嗎?

「恃吾有以待之」

鄧小平曾多次強調辦好自己的事、搞好經濟建設對於實現祖國統一的重要性,他說:「中國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是要靠自己的發展。」在華府眼裡,當前中共是照著鄧小平的話把自己的事,把經濟辦得越來越好,台灣問題的解決,時間越來越不在華府一方。即使表面看起來,拖下去有利民進黨在島內的去中國化,但或遲或早,中共有能力讓台灣重回一個擺脫了統獨偽命題的正常社會。

川普上台後,尤其這一兩年,公然干預港、台等中國內政,枉顧國際公約,恣意橫行。7月21日(美東時間),川普政府更突然要求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在7月24日下午4時前閉館,太平洋兩岸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台灣問題是國共內戰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講到國共內戰,華府當時雖公然介入,不吝予老蔣以軍、經援助,但美軍從未實際參戰。今天面對中美關係劍拔弩張之際,華府會否找個藉口出兵,打亂中國的和平統一與中華民族的復興進程,這是眼下唯一能讓台灣社會儘早重回正常的中共要正視的問題,我們只能期待中共:「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福蜀濤主稿】◆

社論

七七抗戰75週年

國際視窗

中國與世界

「港區國安法」與台灣事情

原鄉人的故事

海峽短評

編後

轉刊

送別《海峽評論》創辦人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