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歷史還給歷史

略論馬英九和孫中山的威士忌
王曉波
(台大哲學系教授)


八月二十一日,馬英九在國民黨中評會致辭,提及國民黨與台灣的歷史淵源,及「二二八」受難人遺屬廖德雄轉贈當年孫中山來台贈其父廖進平的一瓶威士忌酒時,不禁哽咽。民進黨和泛綠人士深恐國民黨因此脫去「外來政權」的帽子,而大事圍剿了好幾天。作為「始作俑者」,我不能不說幾句話。

今年二月十八日,台北市文化局舉行新出土的蔣渭水大眾葬紀錄片發佈式,我發言時,除了肯定文化局保存和發掘台灣歷史文物外,因為看到廖德雄和黃天橫二位先生也在座,所以,特別敦請在座的馬英九市長,也能動用第二準備金收藏孫中山所贈廖進平的威士忌和收藏在黃天橫家中的當年《台灣民報》主編林呈祿的藏書,作為正在籌劃的台灣新文學館館藏。

馬英九對我這突如其來的「建議」並沒有當場承諾,只交代在座的文化局長廖鹹浩「研究處理」。不意,在十天後的「二二八紀念會」上,廖德雄竟然把這瓶廖家珍藏近一世紀的威士忌捐了出來。也許是廖老有感於馬英九當市長後每年必出席「二二八紀念會」和「白色恐怖」受難人秋祭,被吐口水而不假他人的誠懇罷。

廖進平是蔣渭水領導的台灣民眾黨宣傳部長。一九○五年,孫中山整合各革命團體成立同盟會,一九一○年,廈門同盟會會員王兆培來台就讀台北醫專,首先秘密吸收翁俊明(旅日歌唱家翁倩玉祖父)入會,蔣渭水則於一九一二年入會,會員一共發展至七十六人。(翁俊明後潛赴祖國參加抗戰,一九四三年台灣省黨部成立,任首任主委。)台灣第一個醫學博士杜聰明是會員,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也是會員,故賴和第二次入獄(一九四一年)就被懷疑與翁俊明有關。

民眾黨於一九二七年成立,原黨旗為青天白日滿地紅(上青下紅中白日),因模仿中華民國國旗遭禁,後改為青天三星滿地紅,將中華民國國旗的白日換成三星。三星者,三民主義也。蔣渭水固有「台灣孫中山」之稱,而台灣民眾黨黨員也皆為信仰三民主義堅持民族氣節的台灣志士。

當年孫中山來台,廖進平還曾捐贈六萬元革命經費,是否亦秘密之同盟會會員則待考。這麼一位忠貞堅定的三民主義信仰者,竟然在光復後「二二八」時,遭憲兵帶走一去不回。這是多麼荒謬的歷史,這是多麼深沉的悲痛,稍有同理心者,能不為之扼腕嗎?然後再把這瓶孫中山的威士忌捐給馬英九,除非無心無肝,馬英九能不動容哽咽嗎?身為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的哽咽,難道不是代表著國民黨流下懺悔之淚嗎?

法國作家雨果有言:「寬恕是人類最高貴的語言。」懺悔也是人類心靈最真摯的良知。廖德雄捐贈這瓶威士忌正是代表了台灣人最高貴的寬恕,馬英九的哽咽正是真摯良知的懺悔。這樣高貴的寬恕和良知的懺悔,在「動物山莊」裡竟成了被一群「政治動物」撕咬的獵物。能不為台灣社會道德之淪喪而悲嗎?

馬英九上任國民黨主席要連結國民黨與台灣的歷史,對國民黨而言絕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而將會是一部痛苦的「懺悔錄」。

我曾介紹林祖密(季商)的孫子林光輝和蔣渭水的孫子蔣朝根與馬英九相識。就以林、蔣二人為例罷。

林祖密是台中霧峰林家,屬下厝,林獻堂屬上厝。馬關割台,林祖密散盡家財資助義勇軍抗日,一九一五年「噍吧哖事件」後,武裝抗日無望,潛往漳州,又捐贈孫中山六十萬兩軍費,並受命為閩南軍司令,一九二五年遭反動軍閥襲擊殺害。其子林正亨投身中央軍校,參加抗戰,滇緬之役傷殘,光復後返台參加「二二八」,「白色恐怖」槍斃於馬場町。

蔣渭水之子蔣時欽,參加「二二八」,逃亡大陸,客死他鄉。蔣渭水女兒蔣碧玉偕夫鍾浩東於抗戰期間潛往祖國參加抗戰。光復後,鍾浩東死於「白色恐怖」的「基隆中學案」,蔣碧玉亦入獄坐牢。一九三一年民眾黨遭取締後,蔣渭水的秘書長陳其昌潛往大陸,參加抗戰的諜報組織「國際問題研究所」,「二二八」後,與李萬居創辦《台灣公論報》,也遭「白色恐怖」處無期徒刑,坐牢二十二年。

在歷史上,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對後籐新平、八田與一、江田島平八和參拜「靖國神社」的「英靈」而言,誠然是「外來政權」,但對日本殖民統治下喁喁渴望光復的台灣人民卻是日夜思慕的祖國。故一九三六年還有林獻堂的「祖國事件」。可是,國民黨要對光復後的這段歷如何交代?

所以,我認為馬英九要連結國民黨與台灣的歷史,必須要對戰後的國民黨功過做出歷史的總結,把這段台灣歷史「是山還他個山,是水還他個水」,透過檢討和懺悔,懺悔是須要良知和勇氣的,然後大家「向前看」,重新爭取台灣人民的認同。

在國民黨戒嚴時期,不准談反對國民黨的台灣歷史,現在民進黨執政,一談連結國民黨與台灣歷史又要受到圍剿。但歷史就是歷史,是存在過的事實,不是權力者用橡皮擦就可以擦掉的。當年國民黨極力要用權力摀住的歷史,現在不全部被揭露了嗎?今天民進黨和泛綠人士想用權力和威勢摀住國民黨與台灣連結的歷史,難道就捂得住嗎?

所以,我要奉勸今日的「有力者」諸公,別再無知、無理、無聊的企圖以權力摀住歷史的真相,還是放聰明一點,讓歷史還給歷史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