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兩岸人民關係的正常化

評所謂打壓「大陸熱」

社論


40年來兩岸人民的隔閡來自於冷戰和內戰的雙重結構,這是歷史的「異常」。在冷戰和內戰結束後,兩岸人民同文、同種、同族、同國,理應恢復「血濃於水」的關係,甚至恢復國家的統一,這才是恢復兩岸關係的「正常」。

在兩岸人民恢復關係「正常化」之際,不意台灣當局竟勾結台獨勢力,對這股兩岸人民關係正常化的「大陸熱」,不斷的進行破壞、扭曲和打壓,而祭出所謂政治實體、國際空間、武力犯台等「三原則」,為了澄清觀念,我們不能不對台灣當局的飾辭有所回應。

所謂「政治實體」,可以是一個國家,也可以不是一個國家,在政治學上並沒有明確的定義。6月1日,總統府副秘書長兼發言人,並同時為「國統會」發言人的邱進益先生,在世界新聞傳播學院演講時就說到,「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後,李總統宣佈承認中共是政治實體,而稱其為『中共當局』或『大陸當局』,但不便承認其為國家或政府。」

依照邱副秘書長的界定,中共當局早在1979年元旦的《告台灣同胞書》中,就明言「我們寄望於一千七百萬台灣人民,也寄望於台灣當局。台灣當局一貫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反對台灣獨立。這就是我們共同的立場,合作的基礎。」這怎麼能說中共當局沒有承認台灣為「當局」的「政治實體」呢?只是中共當局和台灣當局一樣,不便承認對方為國家或政府罷了,否則,那就是「兩個中國」,進一步即「台灣獨立」。所以,台灣當局以中共不承認台灣為「政治實體」來打壓「大陸熱」,完全是破壞兩岸人民民族感情的一派謊言。

台灣當局的「政治實體」應聯繫「國際空間」來看。「國際空間」也就是參加聯合國或政府級國際組織的問題,及邦交國問題,其他經貿、體育、文化的「國際空間」,台灣仍然有其活動空間。眾所周知,聯合國或政府級國際組織是以國家為單位,自聯合國創始以來,中國從來就是聯合國的會員國,只是1972年以後,中華民國政府所代表的中國席位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繼承而已,如果中華民國再參加聯合國,一加一等於二,而不等於一,那就是「二個中國」而非「一個中國」了,政府級的國際組織和邦交國亦復如此,若不以中華民國名稱參加,那就是明目張膽的「台灣獨立」了。

如果我們把台灣當局所要求的「政治實體」再聯繫著「武力犯台」的問題來看,「創造性的糢糊」就會變成「創造性的清晰」了。

5月10日,邱副秘書長在一項座談會上自承中共宣佈在四種條件下不排除使用武力,即聯蘇、核武、台獨和動亂,(其實目前只有台獨、外力和動亂三條件),並言「我們的元首、行政院長已一再重申追求統一的決心,這個條件也不存在。既然如此,中共還緊緊握住使用武力的手段,實在沒有道理。」

我們非常歡迎邱副秘書長也能講「道理」,「道理」就是邏輯。既然中共動武的條件不存在,在這個前提下,又何來中共「武力犯台」?又為何必須反對不存在的「武力犯台」?

7月15日,中共吳學謙副總理接見胡秋原、林書揚所率領的中國統一聯盟訪問團時也說:「中共對和平統一是絕對有誠意的,只要台灣不獨立,外國勢力不介入,或不出現動亂,中共是絕不會攻打台灣。」

既無中共「武力犯台」的可能,台灣當局反對「武力犯台」的道理又在那裡?那就只有一條,要中共保證,一旦宣佈台獨也絕不使用武力了。

如果我們以上的分析是正確的話,老實說,台灣當局「兩個中國」和台灣獨立的企圖也只能是主觀的「浪漫的憧憬」,而是不能客觀實現的,因為(一)「兩個中國」的企圖和目前國際「一個中國」的現實矛盾,而這項矛盾不是台灣當局(甚至美國當局)所能克服的。(二)台灣當局疏離大陸的政策和台灣經濟向心大陸的趨勢相矛盾,這種資本的規律也不是台灣當局或美國當局所能逆轉的。

所以,台灣當局若欲挾「兩個中國」企圖分裂中國,破壞兩岸人民關係的正常化,打壓「大陸熱」,終於是達不成目的的,只能心勞力拙枉費心機而徒勞無功。

我們希望以上的分析是錯誤的,但台灣當局也必須清楚的公佈真正的企圖和答覆我們以上的質疑,以向國人負責,一旦台灣當局拿出和平統一的誠意和具體辦法,進行兩岸關係的談判,我們也必然為維護台灣人民最大的利益,而支持台灣當局合理的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