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不扁的玫瑰花楊逵

紀念《和平宣言》發表70週年

林德政
(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


台灣文學家楊逵1949年發表《和平宣言》獲罪,判刑關押12年,到今屆滿70週年。我與楊逵有過一夜的訪談,今特地寫出,以懷念這位重要的文學家。

我和楊逵的見面是在1979年8月,此事在我一生中留下極深印象,永難忘懷!

那時我到台中參加東海大學舉辦的一場中國文化研討會,晚上是自由時間,好友劉維開告訴我:著名文學家楊逵就住在學校大門對面,一起去看他如何?我慕名楊逵已久,決定把握難得的機會,當晚兩人就到「東海花園」去看楊逵。

我們就貿然前往,幸運的是楊逵在家,他看到我們,並未怪罪,態度很自然、很平和,雖沒有特別高興,但也沒有嫌我們麻煩,待我們好像是鄰居小孩一般,在他「東海花園」的客廳兼書房陪我們說著話。古樸的平房裡,似乎只有他一個人在,未見其他孫輩,當時他夫人葉陶已經過世,屋子裡有著一座木製書櫃,裡面滿滿的都是日文書,以文藝哲學居多。

我以台語請教他問題,問他在日本求學狀況,他說是讀「日本大學」「文學系」。因為沒錢,所以課餘得打工賺生活費。問他健康狀況,73歲的他說大致還好,但頭常暈。一個多小時的訪談,他的聲音都是低沉、和緩的,但我很興奮,能夠和創造歷史的楊逵對談,是何其幸運呀!過程中因維開兄雖聽懂台語,卻不善講,主要是我提問,楊逵回答。我忘記有否在他的東海花園簿簽名?查看作家王拓與孫女楊翠作的楊逵年表,在1979年及1980年是空白的,因此我與好友在1979年暑假夜訪楊逵一事,應可補白年表。訪談楊逵後很深的感受是:這樣一個慈祥和靄的老先生,從外表根本無法想像他在台灣社運史及文學史上的地位。

1949年4月6日,楊逵發佈《和平宣言》,以六百多字被國民黨當局逮捕,送火燒島關押,一直到1961年才獲釋。1906年10月出生的他,入獄時43歲,出獄時55歲。

楊逵為何被捕?原因是源自其青年時期在日本讀書時信仰社會主義,1927年10月他加入新文協,這個新文協走的是左翼路線,旋在兩個月後又加入新成立的台灣農民組合,成為農組五位中常委之一。農組走的是為農民爭取權利,不論是文協或是農組,都是為勞苦大眾發聲,這與楊逵出生貧寒有關,他同情弱勢群眾。他奔走鄉間組織農民,領導抗議示威遊行,因而被日警逮捕。一方面從事運動,一方面則進行文學創作,成為他在台灣歷史上所擁有的特殊定位,膾炙人口的《送報伕》及《鵝媽媽出嫁》、《壓不扁的玫瑰花》,表明了他反剝削、反殖民的堅定立場。

戰後,如同大多數的台灣同胞一樣,楊逵懷抱著無限的新希望,歡喜迎接祖國的到來,但是讓他大失所望的是祖國官員到台之行徑,宛如日本的翻版!貪污橫行,本省人與外省人地位不平等!種種失政,不一而足。1946年8月1日,楊逵發表《傾聽人民的聲音》,呼籲行政長官陳儀正視社會輿論與人民心聲,不獲回應,接著又發表《為此一年哭》:「貪官污吏拉不盡,奸商倚勢欺良民,惡毒在橫行,這成一個什麼世界呢?說幾句老實話,寫幾個正經字,卻要受種種的威脅,打碎了舊枷鎖,又有了新鐵鍊……」。累積一年多的矛盾,二二八事件終於爆發,楊逵在台中《和平日報》發表《二二七慘案真因:台灣省民之哀訴》,控訴祖國官員比日本殖民者還要殘酷,另一方面他下鄉組訓民眾,然而3月8日起,來自祖國的軍隊上岸,民眾死的死逃的逃,楊逵逃亡一個多月後被捕,被判死刑,千鈞一髮之際,幸運獲釋。

從1947年二二八事件結束到1949年四六事件發生,海峽兩岸都不平靜,台灣二二八之後,繼之以清鄉,雷厲風行,致使政治上充滿肅殺氣氛,風聲鶴唳,人民噤聲;中國大陸國共內戰愈演愈烈,歷經陝北之戰,遼瀋之役、淮海之役、平津之役,國民黨已經喪失東北、華北、華中土地,危如累卵,處於絕對劣勢。就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楊逵提出《和平宣言》。

此一宣言主旨:國共內戰已到和平的重要關頭,深恐戰亂蔓延到台灣這塊乾淨土。第一、請各方一致協力消滅所謂獨立以及託管的企圖,避免「二二八」事件重演。第二、請政府還政於民,確切保障人民言論、集會、結社出版、思想、信仰的自由。第三、釋放一切政治犯,停止政治性的捕人,保證各黨派公開活動,共謀和平建設,不要逼他們走上梁山。第四、增加生產,合理分配,打破經濟上不平等的畸型現象。第五、實施地方自治,公正人士從速組織地方自治促進會、人權保證委員會、動員廣大人民,監視不法行為與整肅不法分子。泯滅省內省外無謂的隔閡,文化界開誠合作,保持這片乾淨土,建設成樂園。不要再重武裝來刺激台灣民心,造成恐懼局面,把此一比較安定乾淨土以戰亂而毀滅。

宣言提出四個口號:1.清白的文化工作者一致團結起來!2.社會各方為人民的利益而奮鬥。3.防止任何戰爭波及本省。4.監督政府還政於民,和平建國!

這樣的言論,以今日視之,不過就是知識分子的政治見解與建言而已,平常又平和,怎可能威脅到政權?然而一個沒有自信的政權是聽不下去的!

在國共內戰狂飆的年代,楊逵的主張觸犯了國民黨當局大忌!尤其1月21日蔣介石才因戰爭失利被迫下野,辭去總統之職。那些字句「還政於民」、「釋放一切政治犯,停止政治性的捕人」、「保障人民言論、集會、結社出版、思想、信仰的自由」……等,國民黨人聽來尤其刺耳!而「文化工作者一致團結起來」簡直是煽動民心!於是國民黨台灣省主席陳誠在4月6日大事搜捕台大、師大學生的同時,也逮捕楊逵,軍法審判結果,判決有期徒刑12年,1951年送火燒島(綠島)關禁,是第一批移監該島的政治犯。

楊逵的蒙冤,讓他少了12年的文學創作,讓他的妻兒子女受盡苦楚。國共內戰殘害多少民族菁英,今後還能容其重演嗎?

2019年1月21日台南成功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