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在民進黨的神經中樞紮營落戶

酒井亨是義工還是特工?

李中邦
(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總編輯)


日本、美國跟台灣都沒有外交關係,卻是現今最喜歡介入台灣事務的兩個國家。不過,日美的方式不太一樣,美國是政府直接公開地在軍事面、政治面「護台」、「管台」,日本則是間接由民間「助台」,而那些民間團體、人士,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就是屬於保守右翼,而且深入台灣政治、社會的內面,影響力並不遜於美國。

「薑是老的辣」,日本從明治維新起就想染指台灣,在中日甲午戰爭簽下的「馬關條約」拿去51年,直到二戰戰敗投降被迫放棄;而美國是在東西方陣營形成冷戰態勢才插手台灣問題的,因此,涉足台灣,日本的歷史比美國早七、八十年呢,是美國的「老前輩」。如果說戰後美國是以「世界警察」的姿態介入台灣問題,那麼日本就可算是個「秘密警察」了,由民間作掩護。

教台灣「反共」、「台獨」

1949年,蔣介石的國民政府退到台灣來,很快的,日本也將手伸進台灣--軍國主義時代舊軍人組成的「白團」暗中來台協助蔣介石「反共」。自此,日本歷屆政府領導人或所謂的「友台人士」,一路下來,若不是保守派頭頭(岸信介、佐籐榮作),就是右翼健將(籐尾正行、石原慎太郎)。特別是台日斷交後,更是全由右翼掌控著對台關係。他們「關心」台灣的理由經常是說,台灣海峽為其「生命線」,進口原油八成以上來自中東、與東南亞的貿易等運輸航線皆經過台灣海峽,其實,這是藉口,南韓仰賴中東供油的比率亦高達70%以上,其輸油線、貿易線也同樣經過台灣海峽,為何南韓沒有這種顧慮?

這必須先瞭解:日本右翼的「傳統習慣」一向只求日本最大的利益,而忽視鄰國的利益;只求本身的絕對安全,而將本身的安全建立在鄰國的不安全甚至分裂上。所以,這完全是出於日本右翼亟欲維護在亞洲的霸權地位,而為圍堵中國、牽制中國、抑阻中國,因此極力從「台灣牌」下手。而當台灣內部主張台獨的聲音漸成氣候,右翼的「助台」,也跟著呈現另一番面貌。於是,蔣家國民黨時代日本右翼教導台灣「反共」,李登輝當權及陳水扁的民進黨執政時期,日本右翼指導台灣「台獨」,「反共」也好、「台獨」也罷,目的都是要分割台灣和中國大陸。

小林善紀在《台灣論》裡毫不掩飾的表示,一看到中、台接近的訊息,他就會「甚感不安」。

03年9月6日,李登輝、獨派舉辦「台灣正名運動」遊行,隊伍裡居然有不少日本人、日本觀光團參與,幫著搖旗吶喊。

05年6月,大陸開放台灣水果零關稅進口,12月底,杭州市考察團到台南參訪,有了中、台交流,今(06)年4月日本媒體就去南部獨派的地盤,探查台獨意志有無鬆動。凡此,都反映出日本右翼勢力對台灣和中國大陸的來往多麼敏感。

玉澤:美日都希望台獨

那麼,日本右翼如何在台活動呢?一種是機構團體,一種是「個人(單干戶)」。

機構團體目前最典型的是「亞東親善協會(TheEastAsianFriendshipAssociation)」(其名稱和台灣的對日窗口「亞東關係協會」很像,因「亞東關係協會」成立在後,當初是不是受日方左右而刻意取這樣的名稱不得而知),其現任會長為台灣獨派很歡迎的玉澤德一郎。該會成立於1949年8月2日,原名「華南俱樂部」(請推敲時間點和名稱),由台、日相關人士二十多人在東京組成,其設立宗旨表面上是在推動日本與亞洲各國經濟、文化交流與合作,實際上主要是對台工作,反共意味很濃,曾易名「亞東工商協會」、「東亞工商協會」,1970年6月10日更名為「亞東親善協會」〔註1〕,1971年5月29日獲外務省核准為外務省的社團法人。

玉澤德一郎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政經研究所,專攻國際事務及台海安全,曾任日本防衛廳長官、農林水產省大臣,現為眾議員,專事日本與台灣的「親善交流」,非常「關切」兩岸關係及國際安全。對安保問題發言頗具份量,且倡議日本應強化「離島防衛」。2003年12月9日,玉澤接受此地《自由時報》採訪時說的一段話,可謂其對台心態的流露,「表面上,美國雖然不得不表示『不支持』台獨,事實上美國非常憂慮中國併吞台灣,因為一旦兩岸統一,國際戰略情勢會產生很大的變化,而且不獨是美國這樣認為,日本政府也是這樣認為,因此,不論是站在維持亞洲和平穩定的立場,或是站在維持絕大多數民主國家國家利益的出發點,美國、日本都希望台灣維持現在的獨立自主,不願見到中國統一台灣」。

玉澤2005年3月曾親赴金門訪問。玉澤也經常強調「中國是核武大國」,但美國是當今擁有最多核武、也是唯一使用過原子彈且是拿來轟炸日本的國家,玉澤卻避而不提這一點。

據說,玉澤的秘書南部晴彥平均每個月都會來台灣一次,每兩個月南下高雄一趟,被稱作「台灣通」,到處代表玉澤接觸民進黨、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註2〕。如此頻繁的來往於台日之間,說穿了,就是要緊釘住台灣的政治動態,深怕台灣脫離掌控。

活躍於獨派,生活多采多姿

不過,比起上述的機構人士,下面能長驅直入的「單干戶」就更厲害了。

如果常看獨派的報紙、雜誌媒體,一定不難找到一個日本人的名字酒井亨。他在獨派活動、台語活動裡幾乎都是擔任「榮譽召集人」、高級顧問或講師,也就是以「上級指導員」的姿態參與,年紀輕輕在台灣便有很多頭銜、很高的地位。據報導,公視播過的電視劇「風中緋櫻」,酒井也在裡面客串日本警官,採訪他的記者形容他在台灣的生活「多采多姿」。

酒井也是早稻田大學的,專攻政治,大二那年民進黨現在的巨頭謝長廷、游錫坤、邱義仁等去日本訪問,他結識了會講日語的謝長廷。大學畢業,他進入日本共同通訊社擔任記者。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酒井辭掉在共同社的工作,決定來台灣「觀察」台灣的「民主」發展。他一邊念台大法律研究所,一邊透過當時擔任民進黨主席的謝長廷的引薦,開始在民進黨中央國際事務部當「義工」,就近觀察民進黨、台灣的發展,勤學台語、客家話。

倡導台語白話羅馬字化

酒井也常為文評論台灣政治、參加獨派的研討會,只是歸納他的論述,理路非常簡單:即二分成搞台獨、去中國化、講台語的就是好人、好事;不支持台獨、反台獨的人,主張和大陸交流的人和所有外省人的、中國的事物都是壞人、壞事,因而國民黨、親民黨的政治人物如連戰、宋楚瑜……全是「背叛台灣」的「政客」,而一概會用很強烈的負面字眼抨擊。在他眼裡,反對台獨(或說主張統一)的本省人、台灣人好像是不存在的!他不但批判「中文國語」是「(來自中國的)殖民地語言」,不顧漢字在台灣已通行數百年的客觀歷史、文化事實,為了搞台獨,為了「證明」台語不是閩南語、不是中國方言,還倡導台語白話羅馬字化,企圖將漢字從台語驅逐出去。當他知道越南文字去掉了漢字、改成拼音文字,還很興奮特地跑去越南觀摩、學習,希望借用越南的經驗過程,找出把漢字從台語剔除掉的方式,替台灣人製造「新語言」,而不管這樣對台灣居民到底方不方便、好不好用。不難得知,酒井的「去中國化」謀略比現在的台灣當局更徹底呢。

他確實是個很有戰術和謀略的人,為了取信於獨派支持者,酒井偶爾也會批判日據時代的殖民統治,亦曾為文批評小林善紀是右翼,但其實他自己就是個右翼,他在今(06)年3月號的右翼『諸君』雜誌寫旅美西藏人嘉姆陽.諾爾布所著《這是中國的國家犯罪》日文版譯本的介紹與書評。

據報導,酒井大學時是以研究韓國為主、台灣為輔,畢業論文寫的是《韓國與台灣的民主化及地方政治的發展》,日後跑到台灣來,名義上說是「觀察」台灣的「民主」,實際上則是參與台獨,他為什麼後來完全捨韓國而全心全意在台灣活動呢?因為韓國人民族性強、嚴守分際,不容許外國人,特別是日本人介入其國內政治,而且韓國人普遍堅持南北韓統一,他根本沒有著力點。但台灣獨派拚命引進日本右翼勢力,酒井在此地自然是如魚得水。

合理懷疑酒井有「特殊背景」

以上這些事情,酒井「入境隨俗」,栽進台灣的意識形態之爭暫且不說,可是他深入民進黨神經中樞的中央黨部,恐怕就不能等閒視之了。

首先,有沒有民進黨人或台灣人在永田町(日本執政黨自民黨的總部所在地)工作?日本是不允許外國人參與其國內任何政治活動的,很顯然,這是不對等的。

日本官方通訊社「共同社」,原本就是日本情報機構的外圍組織,常替情報單位作掩護,酒井精通台語、客家話,一般的日本人是巴不得台灣人都通日語,以便於其行事,他卻這麼賣力學台灣本地的各種語言,難道沒有特殊背景?套句引薦他到民進黨中央黨部的謝長廷的名言「這是合理的懷疑」。

現任民進黨主席游錫坤今年1月下旬就任還說要落實「以黨領政」云云,如果真是這樣,酒井探知事情鐵定會比外界更快、更精確,不是嗎?何況辦公室裡有內幕、耳語、抱怨……,譬如:現在第一家庭鬧出的諸多弊端、疑雲,民進黨內各派系動態如何、打什麼算盤,透過酒井亨,日本官方、民間涉台事務人員說不定都會很快知道、掌握,但廣大的台灣民眾卻未必能知道哩!

去年12月下旬,日本媒體率先報導民進黨的「對日關係論述」草案(台灣媒體沒報),酒井必定有某種程度的參與,甚至是意見主導者,平常從日本來拜訪民進黨的議員等政壇人士,酒井亦為出面接待的人員之一,這不啻顯示了民進黨的對日政策很可能是委由日本人來運作、操盤的!

民進黨國際事務部有位受過日本記者精銳訓練的人員在裡面自由進出、走動,不僅日方可輕易事先洞悉民進黨的內部情形、政府方針,乃至可以左右、掌控民進黨。民進黨面對中國大陸時會高喊台灣「立場」、「主權」、「尊嚴」……,而豪不顧忌地讓日本人進入中樞部門的中央黨部,況且是負責包括對日關係的國際事務部,這難道就有台灣「立場」、「主權」、「尊嚴」?

〔註1〕該會提議更名及更名後的首任會長為千葉三郎眾議員,第二任為原文兵衛參議員,第三任為籐尾正行眾議員,玉澤德一郎眾議員為第四任。當前日本政壇保守右派的要角如:安倍晉三、麻生太郎、石破茂、小林興起、平沼赳夫都是該會的高級顧問。
〔註2〕今(06)年3月底,南部晴彥曾由國民黨青年團籌備委員黃國瑞陪同,拜訪桃園縣長朱立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