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許州官放火

評美國對中共反衛星試測的反應
陳毓鈞
(中國文化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


中國以自制的TK-2彈道導彈擊落自己老舊的人造衛星,卻引起美國的震驚,而且有意透露訊息,國務院官員還發表談話要求北京解釋用意,國防部官員則表達關切和憂慮,有人還建議布希政府應要求北京高層說明清楚,大有一副興師問罪姿態。這件事讓人想起了中國前國家主席楊尚昆曾經說過的話:美國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國家。的確,證之二戰以後,美國的國家戰略安全政策就是如此,不允許別人挑戰其壟斷及霸權。

有關太空軍事科技競賽早在八○年代就已開始。當時雷根政府為了對抗前蘇聯在太空科技某些方面的優勢,編列龐大預算進行太空爭霸戰,最著名的就是「星戰計劃」。九○年代時,歷經布希-柯林頓-小布希三任總統,美國更利用蘇聯解體和俄羅斯陷於困境之際,全力搶攻太空霸權,NMD和JMd的導彈防禦系統也都和太空軍事科技有關。這幾年來,美國不知試驗了多少太空武器,發射比別人多得多的太空軍事用途衛星,不僅要壟斷海權、空權,也要太空權。美國的野心,俄羅斯早已洞悉。目前,俄羅斯正邁向復興之路,其太空科技也能和美國一較長短,俄總統普丁就說過:掌握了太空就掌握了世界。所以,美俄正進行太空科技(含軍事)競賽,是眾所周知之事。不過,美俄從事這種太空實驗舉動,中國說過一句話嗎?他們有向中國與全世界解釋說明嗎?如今,中國做了一件他們做過的事,美國卻急得跳腳,豈不怪哉?

一九五○年代,美蘇英三個有了核武之後,就想壟斷核子俱樂部。他們首先反對法國進行核試驗,但戴高樂是位堅定的法國民族主義者,他在軍事上和北約保持距離,不受美國牽制;在外交上走獨立自主路線,決心發展核武,以免被美英蘇牽制。至於中國,原先蘇聯有意協助中國搞核武,但後來中蘇共論爭,關係破裂,一九九五年赫魯雪夫將所有蘇聯專家撤出中國,撕毀所有援助與合作協定。但中國人窮志不窮,決心走自力更生道路,毛澤東指示發展「兩彈一星」計劃,以免被美蘇所恫嚇。

一九六四年,在全世界震驚之下,中國完成原爆試驗,繼美蘇英法之後,躋身「核子俱樂部」。早在甘迺迪政府時,美國對中國發展原子彈的速度進展已感擔心,曾想辦法去之,詹森繼任後持續高度關注中國原爆計劃。一九六四年,在中國試爆成功以前,美國曾想聯合蘇聯發動突襲毀掉中國羅布泊原試基地,但莫斯科沒有意願。美國曾擬自己單干,然又怕引起戰爭。最後,華府找上蔣介石,計劃用美國飛機,塗上青天白日旗,運送國軍特種部隊去破壞羅布泊基地,但為蔣所拒。因此,美國只能看著中國的原爆成功。

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陷入一片混亂,然而高科技隊伍受到保護,繼續貫徹「兩彈一星」計劃。一九七○年四月,中國首枚人造衛星升空,再度震撼世界,尤其是在文革期間。從七○年代到九○年代,中國發展火箭,從「長征一號」、「長征二號C型」、「長征二號E型」到「長征三號」,技術愈為進步,載重量愈大。迄今為止,中國已發射近百枚自製衛星,用於通訊廣播、科學探測、技術試驗、地球資源、氣象研究以及北斗星導航等等功能。另外,中國還成功發射過約三十枚外國制衛星,極具商業競爭力。

目前,中國有西昌、酒泉、太原三個發射中心,而美、俄則各有二個發射中心。現在,中國又在海南島建設第四個發射中心,擇其靠近赤道的優越位置。改革開放近三十年來,中國的太空科技突飛猛進,加上九○年代中經濟力量的躍升,讓美國感到芒刺在背,覺得美國的太空優勢與主控權受到挑戰,不只是俄羅斯又加上了中國。坦白說,發展太空科技而無關軍事用途,那是騙人的。美國的太空競賽就含有相當的軍事目標,俄羅斯和中國也不例外。不過,北京已經公開主張和平利用外層空間,促進人類文明進步和社會進步,造福全人類。此外,北京也呼籲華府、莫斯科和歐盟進行談判,談出一個「外太空非軍事化」的條約。然截至目前,美國並無意願,俄、歐態度較積極。所以,西方一些觀察家認為,中國此次展現擊毀衛星的科技能力是在逼美國進行太空限武談判。

美國只顧自己不管別人的霸道心態向來如此。例如美國製造了世界最多的二氧化碳,消耗全球最多的能源,對全球暖化問題最應負責,但對保護地球環境生態的《京都條約》卻不肯簽署。美國攻打伊拉克完全不理聯合國憲章及國際法,說是為了反恐與美國安全利益。布希政府藉「九一一」事件不顧《禁止核試條約》規定,說要進行新的地下核試,又要發展新型核彈頭,但它卻不准北韓、伊朗等國發展核武。中、俄、英、法都已公開聲明不會首先使用核武,然而美國迄今為止卻不願公開承諾。

在西方歷史上,羅馬帝國是依靠羅馬軍團的武力,才能維持當時西方及中東、埃及的秩序。美國右派中的新保守主義者十分嚮往羅馬帝國,因而主張「霸權穩定論」,說應建立「美利堅帝國」的新型帝國,又說這是「善良的霸權」及「好的帝國主義」。霸權就是霸權、傲慢、壓制的作為,怎麼個良善?真是不知所云。哈佛大學大師杭亭頓曾警告過美國人,若再一味自大、自以為是,會被世界各國視為帝國主義者。前雷根智囊,舊保守主義者派斯道維茲(CydePrestowitz)曾寫了一本書,名為《流氓國家》(RogueNation)(2003),嚴批美國種種錯誤的行為,看來美國不是沒有具智慧的人。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些美國軍事觀察家認為從去年十二月到今年一月,北京連續展示其具戰略威懾武器的動作,包括TK-2衛星殺手、自製的殲10已經成軍(性能比美F-16)、東海型巡弋導彈(對付航母武器)已經服役以及表示製造航空母艦的技術已不是問題等等,繫在警告美國不要輕易介入台海危機,否則會付出慘痛代價。五○年代兩次台海危機時,中國沒有導彈,只有落後的海空軍,所以美國航母戰鬥群進入台灣海峽。一九九六年的台海危機時,中國已有核武、洲際戰略導彈以及不錯的海空軍,故美國航母沒進入台灣海峽,只能停在台灣外圍。十年過去,中國軍事更為強大,中美經濟關係更加互相依存,台海要維持和平還是進行戰爭,美國更要三思。

美軍情報消息來源指出,目前已有九百多枚M9和M11短程飛彈(三百到六百公里)瞄準台灣,其它尚有簡單的炮兵火箭,高階的洲際彈道飛彈及低飛的巡弋飛彈,共軍可從陸地、空中和海上各種管道發射,對付台灣軍事基地外,也對付進入台海的美國軍事力量。美軍情報系統人士又指出,台灣的反飛彈系統,面臨如此強大武力,幾乎是無效的。美國國家戰爭學院副院長柯爾(BenardCole)表示,十年來大陸的海空軍力量一直提升,而台灣則進步很少,故他對台灣防衛情勢感到悲觀,況且台灣不可能與中共進行軍備競賽,最好是透過政經發展以和平解決問題。

加拿大軍事專家平可夫指出,解放軍近期內不斷發動「戰略威懾」動作,顯示北京對台灣北高市長選後之台灣政局發展有相當程度的憂慮,才會給美國壓力,要求華府必須遵守遏制台獨之承諾。美國新任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民主黨籍的法利歐-馬維嘉(EricFaleon-mavaga)已看到問題的嚴重性。他說中國有能力擊毀自己衛星,也就有能力擊毀美國衛星;又說一旦台海危機而派出美國航母戰鬥群於事無補,風險太大,因為美國有實力,中國也有實力。因此,他警告台北不可造成兩個巨人打仗,自己卻躲在一旁。美國期中選舉共和黨落敗,挫了右派氣焰,看來民主黨新國會對兩岸認識會不太一樣。像法利歐-馬維嘉眾議員看法的人愈來愈多,總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