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平安──寧為國碎,不為馬全

華成韶
(大學教授)


三股勢力對付馬英九。第一股勢力通過民進黨鋪天蓋地的毀國運動,只要毀了中華民國,就等於毀了依附於中華民國的馬英九。第二股勢力是王金平與李登輝聯合的毀黨權術,只要中國國民黨改立台灣國民黨,則權力與利益重新組合,馬英九也跟著失根。第三股稱不上勢力,是民主聯盟支援黃光國挑戰馬英九,就算是鐵定贏不了的犧牲打,也絕不容馬英九繼續向台獨妥協討好。不論毀中華民國,還是毀中國國民黨或黃光國,都可稱為「寧為國碎,不為馬全」。只是馬英九被起訴貪污後,為了自保,也玩起國碎來了。

台大終身特聘教授黃光國恢復國民黨籍,挑戰馬英九總統之路,因為他覺得馬英九沒方向,一心依照民進黨標準自我改造,忠貞黨員為之疏離迷失,不知為何而戰,這從左營與大安兩區投票率暴跌就足以看出。不過黃光國自我縮限說只要給馬英九震撼教育,如果他是來成全馬英九而已,就不可能帶來震撼,也不會引起關心,更不足以促使馬英九自省。必須下大決心取代馬英九,用大人格感召他,讓他心甘情願接受自己領導。若只想與馬英九辯論,恐怕很少人比馬英九善辯。人們若支援黃光國,絕不是口才問題,而一定是他展現大人格,大思想。屆時,黨員或許就寧為國碎,不為馬全。屆時,扶不起的馬英九自會讓步,或轉到台灣國民黨爭取提名。無論如何,黃光國再沒希望,也不該找馬吃回頭草。

李登輝出人意表靠向中道,緩和統獨鬥爭,開放中資與大陸觀光客,台獨基本教義派為之震動。但隨後王金平透露角逐大位意願,李登輝立刻露出馬腳,原來他知道眾人關注王金平與他關係密切,為避免王金平被他牽連,便幫他先行消毒,寄望國民黨黨員能看在李登輝轉向,與馬英九日益不可靠的變局中,接受王金平。李登輝並在王金平表態後,宣佈與民進黨劃清界線。如此李王他們倆人聯手,營造本土氣氛,足以逼迫馬英九靠攏,進而把中國國民黨轉向台灣國民黨,等於摧毀馬英九代表國民黨參選的正當性。國民黨成為犧牲品,但只要擋下馬英九,國民黨不值錢,之後與台聯合併與改名勢在必行。

以陳水扁為首的民進黨高層則全力毀國,相信中華民國是馬英九最大護身符,所以即使美國反對,也要不計一切推動去中國化。台灣徹底去中國化以後,人們心中將沒有一九一一年成立的中華民國,沒有容共的國父孫中山,也沒有抗日的蔣委員長,更沒有取代共產主義病理學的三民主義,則必定從此在面對任何大陸的象徵人物或符號時,感到自己內在空虛,矮一大截。但是,這個代價雖大,卻比不上能夠摧毀馬英九的誘惑力。為了毀國,檢察官與法官可以圍剿之,憲法程式可以踐踏之,國家預算可以私納之,軍隊人事可以兒戲之,目的不外乎展示權力,裹脅四方,以致無人敢於靠近馬英九。

最後是馬英九自己,在被起訴之後,為了因應變局,決定擺脫國民黨的束縛,自行宣佈參選。他不再擔任黨主席,也不接受協調,即使國民黨為了他修改排黑條款,猶如國民黨為了背書他的參選,他仍然不接受黨內協調。如果國民黨不提名他,他就獨立參選,那就算如願逼使國民黨提名他,國民黨不也是他的包袱了嗎?結果,國民黨難免再度面臨分裂危機。是不是馬英九自己也把國民黨當成了可以玉碎的對象?人家國碎,是針對他,他也國碎,卻是為了自己。

黃光國國碎,是要揭穿馬英九沒思想;國民黨國碎,是要揭穿馬英九無力制衡民進黨;中華民國國碎,是要揭穿馬英九是中國人。現在,馬英九要因應三個挑戰,也加入寧為國碎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