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新納粹與五角大樓生化實驗室

俄烏戰爭中曝光的暗黑勢力

孫若怡
(中華戰略協會副理事長)


俄烏戰爭決戰遲遲未見之時,西方主流媒體紛紛圖轉移大眾視聽,轉移世人因這場戰爭而曝光的兩個暗黑事物:烏克蘭新納粹的殘暴與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生化實驗室的邪惡。

烏克蘭的新納粹

所謂的新納粹分子,通常指種族主義者,或極端偏激的死硬派民族主義分子。20世紀80年代,新納粹文化在歐洲死灰復燃;1991年蘇聯解體後,新納粹思想迅速在歐洲及前蘇聯國家氾濫。新納粹服膺種族純粹,宣揚自身種族優越論,延續希特勒納粹精神;期間也與白人至上主義的意識型態緊密結合。

在東歐尤其是波羅海沿岸國家的波蘭與烏克蘭,這種新納粹主義通常反對蘇聯的一切歷史遺留,對俄羅斯極為敵視。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認同的是二戰期間「烏克蘭民族主義組織」(OUN)流亡西方的領袖班德拉(Stepan Bandera,1909-1959)的學說。班德拉主張烏克蘭對內建立一個強硬的右派政府,甚至不排除建立軍政府;對外則應與俄羅斯反目成仇,全盤去除俄羅斯和蘇聯時代的影響。甚至還試圖消滅所有存留在烏克蘭的俄語民族。這個新納粹思想通常又結合了西方顏色革命、中東恐怖主義,很容易淪為反俄與民族衝突的急先鋒。爾後,隨著各種組織的崛起與現實政治的推波助瀾,新納粹在烏克蘭得以快速發展。

重要組織 烏克蘭的新納粹在各種力量的支持下,至少有五個重要別名的組織,但其中以亞速營最典型。

1.「亞速營」為烏克蘭最具代表性的新納粹組織,形成歷史可追溯到1982年哈爾科夫地區出現的所謂「82教派」,宣揚新納粹思想,要將烏克蘭從蘇聯分離出來。在蘇聯時期,這個「82教派」受到嚴厲的控制,蘇聯解體後再度在烏克蘭開展活動。不過,當時的烏克蘭政府不希望看到國內有新納粹主義團體,因此對其多所限制和打壓。

2014年,烏克蘭親西方政府上台後,先後導致東烏與克里米亞衝突,政府開始重用這些新納粹團體,以地方「自衛」力量形式與俄語居民對抗。因此,在「82教派」的基礎上,就形成一個「東方軍團」的民兵組織;2014年5月5日,又在「東方軍團」的基礎上組建了「亞速營」這個準軍事組織。2014年11月12日,亞速營武裝力量被納入烏克蘭國民警衛隊中,所有成員成為烏克蘭國民警衛隊的合同兵。

2.「烏克蘭愛國者」2006年註冊為合法政黨,是烏克蘭目前最大的納粹組織,其標誌為北歐神話中的「狼鉤」,該標誌同時也是納粹德國黨衛軍第二師「帝國」師的標誌。3.「阿佐夫軍營」,俗稱「黑衣人」或「黑衫軍」,又名烏克蘭國民警衛隊(NGU),兵員素質參差不齊,但武備精良。4.「頓巴斯營」以反對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獨立為名而成立。5.「加利西亞軍」(Galician)是由二戰時期投靠納粹德國的烏克蘭人及其同路人組成。

殘酷殺戮 2014年以來,在當今親西方政府的包庇下,極右翼勢力在烏克蘭已成一個毒瘤,不斷膨脹,他們組建的武裝組織參加東烏與克里米亞地區戰爭,在戰鬥中多次虐待和殺害平民戰俘,手段十分兇殘。

法國「匯流新聞網」(CNEWS)連線採訪了一位自2014年起就常駐烏克蘭頓巴斯地區的女記者,她帶著一種悲憤的語氣告訴在場那些支持烏克蘭政府的觀眾:自2014年起,烏克蘭政府軍就不斷襲擊、轟炸頓巴斯地區講俄語的居民,有些人在地窖一住就是幾個月,八年來已經造成13,000人喪生。她還特別強調自己作為一個目擊者,拍攝了大量的視頻為證據,可以充分證明烏克蘭政府在屠殺自己的人民,她進一步指出,澤連斯基就是個反人類的納粹!

2018年,烏克蘭最高議會將二戰時期與納粹德國合作的武裝人員定性為「退伍軍人」,給予榮譽和獎勵。為了褒揚戰犯,他們當街毆打羞辱前蘇聯紅軍老兵,炸毀索爾山上的蘇聯紅軍烈士墓。2019年7月,在烏克蘭政府同意下,「烏克蘭愛國者」成員穿著納粹德軍制服,打著二戰期間烏克蘭偽政府的旗幟,為29名加利西亞士兵遺體舉行了重新安葬的儀式。反諷的是這些人曾積極參與對猶太人的滅絕屠殺,而今卻成了大張旗鼓被紀念的「英雄」。

2019年9月24日、28日和30日,頓涅茨克州發掘出三座萬人坑,其中都是烏克蘭國民衛隊與「亞速營」活埋和槍殺的東烏平民。這些被殘害的平民中,很大一部分是兒童,受害的孩子最小才四個月,最大的也不過18歲;部分屍體還被摘走了器官,呈現不完整狀態。2021年8-10月,在斯拉維亞諾塞布斯克村等地又發現五個平民「萬人坑」;在敖德薩,新納粹分子把俄語居民驅趕入大樓內活活燒死。

侮辱前蘇聯紅軍老兵、肢解烏克蘭共青團少年、炸毀紅軍墳墓、在公開場合懸掛納粹標誌以及屠殺烏東平民等暴行,件件都讓普京痛心疾首,多次點名要弄死這群沒有人性的烏克蘭新納粹分子;這其實也正是引發俄烏戰爭重要的導火線之一。西方主流媒體一直噤聲不報。

這些新納粹主義者受到北約與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培訓與資助。前澳洲特種部隊指揮官,里卡爾多.博西就指出:烏克蘭是深層政府的中心,CIA早在該地紮根工作70年。2022年1月28日,加拿大記者爆料:數百名烏克蘭新納粹分子,在加國軍事基地接受秘密訓練。2014、2015以及2016連續三年,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於調查報告中提及:「亞速營」和「頓巴斯營」,對烏東平民進行「反俄暴力行為」,實施電擊、水淹、拷打、非法拘禁與掠奪等罪刑。2016年12月19日,在聯合國大會投票表決「禁止美化納粹主義行為,譴責否認大屠殺言行」決議草案時,最後以130:2通過,唯美國和烏克蘭投反對票。

生化實驗室的設立

俄烏戰爭打響後,美國媒體對美軍是否在烏克蘭設有生化實驗室一事統一口徑,聲稱這是「假新聞」。甚至在2020年5月,烏克蘭安全局也發佈新聞表示:沒有外國生物實驗室在烏克蘭運轉。

3月初,俄羅斯批露了在俄烏戰爭中剿獲的美國生物實驗室計劃,證據確鑿。3月14日,美國副國務卿紐蘭終於承認,17年前她曾協助美國在烏克蘭建立生物實驗室。

「減少威脅合作計劃」(CTR) 最初只是美國的一個項目,由國防部長助理負責核能、化學和生物防禦的辦公室統籌管理。1996年,再交美國國防部的國防特殊武器局(DSWA);1998年該局連同「減少威脅合作計劃」本身,又一起整合進了國防部國防威脅減少局(DTRA),其核心機構正是生化國防技術局。2003年,該局創辦生化防禦聯合科技辦公室,負責美國生化作戰技術的研發工作。

通過上述計劃,美國政府與烏克蘭26個生化研究單位合作。如在基輔和敖德薩,為美國國防部烏克蘭消費者保護局建造生化實驗室;其中除設有兩個生物安全2級實驗室外,還安置了蘇聯時期數千名生物武器專家。國際獨立新聞調查機構Armswatch披露,美軍在烏克蘭設立的生物實驗室,烏政府既無權管理,也不能公開有關信息;同時,烏方還需要把一些高風險的病原體轉交美國國防部做進一步研究。

2月27日,美國非政府組織《原子科學家公報》報導,負責該實驗室合作項目的官員羅伯特.波普(Robert Pope),在俄烏戰事進入第四天之際聲稱:美方與烏克蘭境內實驗室的生物安全人員已經失聯。如電力中斷,冰箱裡保存的病原體會升溫,如果通風系統或建築物本身損壞,這些在當前安全環境溫度下保存的病原體,就有可能從設施中洩漏,就可能為設施周圍區域帶來潛在的傳染問題。

不管美國國防部怎麼解釋,波普的說詞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印證了之前俄羅斯對美國軍方在烏克蘭、格魯吉雅等前蘇聯國家,設立生物實驗室、秘密研製生物武器的擔憂。俄羅斯外交部認為:這些實驗室都隸屬於一個「生物協同計劃」,而該項目則是由「美國國防威脅署」出資21億美元設立。 生化武器的研發

據俄羅斯發布的資料,美國在烏克蘭進行的生物實驗計劃,大體上可分成以下幾個方面:

1.UP-4計劃 利用侯鳥遷徙,研究傳布禽流感類病毒。2.UP-8計劃 研究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以及漢他病毒,進而逐步過渡到對非洲豬瘟和炭疽病的研究。3.R-781 計劃 利用扁蝠傳播給人類的細菌和病毒,研究致病的病原體。

證據顯示:美國可能已開啟了對特定種族的生物研究,故而有計劃地轉移在烏克蘭境內收集到的生物樣本。俄羅斯輻射化學、生物防護部隊司令伊戈爾‧基里諾夫強調:從各個渠道已經可以證明,美國國防部在資助展開烏克蘭境內軍事生物研究上發揮了主導作用。

目前在31個國家內,美國設有336個生物實驗室,其中主要集中在中、俄兩國周邊。在那些實驗室附近地區,是否出現在這些地區本不典型或不該出現的流行病?如韓國媒體報導,兩年前駐韓美軍就將炭疽桿菌和鼠疫的樣本輸入韓國境內,導致一波嚴重的感染。美國在境外從事生物實驗活動的危害,到了應該給國際社會一個全面交代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