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與政治新局勢

薛中鼎
(自由撰稿人)


這次台澎金馬的九合一選舉,開創了台灣的政治新局,可從幾方面分析:

民進黨的衰敗

蔡英文政府執政僅僅兩年多,已快速失去民心,這歸因於幾個方面。

蔡英文的大陸政策,使得台灣的對外關係與經濟發展都受到負面衝擊。蔡英文的做法,形同自己把自己逼到牆角。兩岸關係的緊張局勢,使得台灣丟了五個邦交國,大陸來台觀光客一年少了300萬,銷往大陸的養殖魚類與水果大減,台灣民眾因而怨聲載道。

蔡英文的經濟政策,不論是新南向、廢核燃煤、綠能發電、前瞻計劃、還是生化科技、國艦國造、國防科技等等,沒有一個政策是有成效的。另一方面,去年是台灣的外商投資最低的一年,也是貧富差距最大的一年,首善之都的台北市,25至29歲的失業率高達 9.2%。

兩年下來,民眾認識到,蔡政府的經濟政策,全是自欺欺人之言。台灣的經濟前景,完全沒有曙光。

蔡政府的內政,可說是荒腔走板。台大校長無法上任,快一年了;砍了軍公教的年金,溯及既往,傷了軍公教的心;所謂的轉型正義,轉成了處處「東廠」,尋釁鏟除異己;而綠黨的倖進之徒,盤踞政府高位;一場大水,蔡英文搭乘雲豹裝甲車傲視災民;幾天的大雨,淋出了高雄馬路五千個坑洞。

民眾認識到,這個政府,根本就是個每天在製造問題的政府,沒有能力解決任何問題。

民進黨形象的腐化

民進黨早年以受難悲情起家,現在快速腐化。民進黨現在的檯面上人物,大都是貪二代、富二代、官二代、黑二代,夾雜著老而不休的官一代。如貪污犯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陳哲男的兒子陳其邁;林佳龍的姻親有大財團奇美企業的老闆,是富二代;至如官一代蘇貞昌,已經對著神明發誓不再參選,現在又跑出來選新北市長。一個連神明都敢欺騙的人,還有什麼不敢欺騙?駐日代表謝長廷,是官一代的另一案例。

行政院長賴清德要年輕人以「做功德」的心情來承受低薪;要以「乾淨的煤」來火力發電,可說已很接近「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了。

民進黨其他一些民意代表的巧言令色的問題,在此就不必贅述了。總之,在民眾心目中,民進黨的形象,是日趨下流。

國民黨的「負國敗將」

這次選舉,每當我看到國民黨的幾位大佬站成一排,手拉著手高喊凍蒜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的想到明朝末年史可法在揚州殉國前的一句話,「敗軍之將,不可言勇;負國之臣,不可言忠」。

這幾位大佬,馬英九任總統八年,把國民黨帶向了衰敗;其他的幾位,朱立倫在選戰中慘敗於蔡英文;郝龍斌做完兩任台北市長,不但無法像他的前任進擊總統大位,之後在小小的基隆選立委,都慘遭敗績。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在國民黨為立法院多數黨時,專與在野的少數黨民進黨進行密室協商。到民進黨成為立法院多數黨,就再也不與王金平進行密室協商了。

王金平忝為國民黨第一名不分區立委,於2014與2016年幫國民黨在南部競選,輔選成績慘不忍睹。王金平早已遠離高雄地氣,沒有能力在南部打選戰了。

這幾位大佬一排站,或是戰鬥力不足、或是不接地氣,都是如假包換的「敗軍之將,不可言勇」。

至於大佬的「負國之臣,不可言忠」,所負的「國」,有三層意義。一是有負於中華民國,二是有負於百年老店的國民黨,三是有負於蔣經國。說他們是負「國」之臣,並不誇大。

這次在高雄舉辦旗山、岡山、鳳山的「三山」造勢大會上,韓國瑜婉謝了國民黨大佬們南下高雄,為他排排站助選。王金平因為地緣因素,有機會站在韓國瑜旁邊,王金平發言,群眾多有負面反應,請他不要再說。群眾根本沒有興趣再聽王金平說話。

國民黨大佬,在群眾中的影響力,已經式微。如果他們到高雄助選,應是扣分多於加分。韓國瑜婉謝這些「負國敗將」的大佬們南下助選,是個順應民情的明智決定。

韓國瑜現象

韓國瑜的崛起,要歸因於我上述的兩個因素,一個是民進黨的衰敗;二個是國民黨「負國敗將」的無能。

韓國瑜的崛起也是機遇。他原來任北農總經理,民進黨用力把他扳倒,派吳音寧接任。吳音寧坐領高薪,才不稱職,德不配位,形象愚拙,全台民眾對民進黨的這個安排多無法認同。蔡英文卻是護航吳音寧到底。這雖然是件小事,可是韓國瑜因此有了全面的知名度,民眾也因此看透了民進黨「一人得權,雞犬升天」的惡劣用人本質。

民進黨政府這兩年的失德、失智與失能,造成太多民憤,處處伏流,在高雄匯集,奔騰而出,沛然莫之能禦。韓國瑜現象,類似於歷史上秦朝累積了太多民憤,陳勝吳廣一旦揭竿而起,全面呼應。

韓國瑜不算是國民黨的主流分子,也不具備傳統國民黨的性格特質。韓國瑜選上高雄市長,國民黨沒有提供什麼奧援,主要是靠他個人打下的江山。韓國瑜的戰鬥氛圍,成功的外溢。所謂的「禿子、漢子、燕子」三都聯線,串接了台灣人口最多的三大都市,新北、台中與高雄。這北中南三都聯線,在形勢上,徹底翻轉了台灣的政局。

韓國瑜風潮,也外溢到台北市。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有濃厚的老派國民黨色彩,缺乏新銳之氣。最後僅以三千多票之差輸給柯文哲。如果他能多一些殺傷力,就會是選戰的贏家。

韓國瑜的外溢現象,也幫助了中部農業縣雲林與彰化。這次選舉,國民黨拿下15席,而民進黨只有6席,無黨籍柯文哲一席,國民黨的翻盤大勝,韓國瑜是第一功臣。

韓國瑜旋風所昭示的政治變局,是台灣民眾的民心思變。台灣人民對於「很壞的民進黨」與「很爛的國民黨」都已十分厭惡,希望能有更乾淨、更有效率、更能確實照顧人民生活的政府。

台灣的政黨政治,走到了一個岔路口。人民已不再相信,掛著政黨招牌的政治群體。事實上,在四年前的台北市長選舉,這個問題,就已經呈現端倪。台北市所選上的市長,是無黨籍的柯文哲,不是台灣兩大黨的政黨候選人。

這次選舉對台灣兩大黨的教訓,是民進黨必須改善「很壞的黨」的形象,國民黨必須改善「很爛的黨」的形象。

前瞻變局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因為多年前陳菊用齷齪手段造謠,導致吳敦義的副手黃俊英競選高雄市長,以些微差距落選,因而於11月17日,在一次小團體的助選活動中,暗罵陳菊是「『肥滋滋』走路起來像『大母豬』」。

當天韓國瑜就在鳳山的10萬人造勢大會上,高分貝痛批吳敦義失言。

所謂的吳敦義「失言」,有其背景因素。韓國瑜有很多種較為委婉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失言」風波。可是韓國瑜在這個大規模場合,對黨主席吳敦義如此直接撻伐,我認為,這一擊,其實是吹起了國民黨內鬥的序曲。

韓國瑜在還沒有贏得勝選之前,就吹起了內鬥序曲,是太躁進了一些。但是,大家已可預期,國民黨的組織再造,勢所難免。

韓國瑜在選戰中的風生雲起,一是掌握住了民心思變的時機,二是掌握住了精準的訴求。但是,要提出訴求簡單;要實踐訴求,是另一回事了。

蘋果電腦的創辦人賈伯斯有句名言:

「在偉大的想法與偉大的產品之間,需要大量的精密工藝技術。」

韓國瑜能否如願把高雄打造成「首富之都」,要看他是否具有足夠的「精密工藝技術」,可以把一個「偉大的理想」,轉化為一個「偉大的產品」了。

陳勝起義之後,造成時勢,自立為楚王,因為驕奢自大,才幹不足,很快被歷史淘汰。劉邦、項羽接踵而起,最後是劉邦完成了大業。

韓國瑜能否持續他的影響力,要看他的膽略、作法、與個人的才幹了。他會是陳勝、項羽,還是劉邦,仍是未定之天。

期望與結語

一個政黨,就必須有能力自我改造,才能有新的生命力、才能與時俱進、才能面對社會與國際局勢變遷所帶來的挑戰。

對於國民黨來說,這是一個進行改造的契機。在高雄、新北與台中三大都市贏得勝選之後,國民黨應該進行「換屆」改組。原來那群「敗軍之將」與「負國之臣」的大佬們,可以一個個淡出政治舞台了。

新的國民黨核心團隊,應當是以這次勝選的縣市長為主,其他的新銳為輔。這樣的新團隊,所擁有的民意代表性,足以超越目前的大佬團隊。

我們期望新的國民黨核心團隊,能有完善的治國策略與政治論述。韓國瑜的競選經濟策略,可以加以強化與完善化,作為國民黨治國經濟策略的藍本。侯友宜的強化治安,盧秀燕的反空污,都是民心所歸的治國方向。

新的國民黨核心,對於一些政治議題,應該重新提出持平而完善的論述。不論是二二八還是兩蔣的歷史評價,都應有國民黨自己的論述。而不是由民進黨壟斷論述權,而國民黨只會年年不斷的道歉,好像所有的問題,都是國民黨的錯。

事實上,國民黨早期治理台灣,對於台灣的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國民黨應該依據史實,建立持平論述,據理力爭,而不是只會毫無出息的壓抑自己,屈從對手。

當然,對於兩岸問題,更應該有一個能面對國際現實,同時具有歷史發展眼光的論述。

這次的選舉風潮,對於國民黨來說,是一個非常良好的改造契機。國民黨務必要把握住這個契機,全面改造,洗刷自己多年來做為「敗軍之將」與「負國之臣」的恥辱形象。如果沒有把握住這個契機,繼續僵化與老化下去,國民黨終將被驅逐出歷史的舞台。◆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

ISSN 1018-1075 版權所有©《海峽評論》雜誌社 - 台北市師大路165號B1(10089)
電話 (02) 23677473 傳真 (02) 23677432 電子信箱 sreview@ms47.hinet.net facebook 粉絲專頁 海峽評論
20181210 071129.498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