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油田共同開發與中日台競合局勢

魏宗國


前言

最近中國與日本媒體分別報導中國開放東海油田礦區,在不涉及劃界認定與主權爭議的情況下,允許日本參與特定區塊的油氣勘探與開發。由於距上海大約兩百四十海浬的東海礦區已陸續發見包括龍井、玉泉、斷橋、平湖、天外天和春曉等在內的油氣田(附圖),油氣蘊藏豐富,且距離釣魚台大約只有一百六十海浬,因而引起一九七○年代參加保釣運動的人士莫大之關切。本人忝為早期保釣之一份子,曾在一九八○年就中日合作開發渤海油田事件以關懷國事心情剖析其間之利害關係,提出五點疑問提醒當局注意。此次東海油田共同開發事件,尤其不能僅以兩國的經濟合作與經濟利益觀點來看,更應站在歷史的高度和國際政治的視野去思考,演繹事件深處的意義,才能真確明暸兩國領導人佈局的理路,台灣在這棋局中的角色又是如何?有什麼條件可以有什麼作為?

「大東亞共榮圈」迷思

日本的天然資源缺乏,自從明治維新之後國力逐漸強大,並擴大其立國目標,覬覦朝鮮與東北,進而訂下併吞中國的政策,以便掌握通往世界的生命線,「大東亞共榮圈」即在這樣的背景下形成的。二次世界大戰日本雖然戰敗,卻又在美國扶植下,拜越戰之賜,因緣際會逐漸復甦,並爬上經濟強權的地位。然而,資源欠缺的日本宿命,在成為經濟強權之後,免不了要更上層樓轉化成政治強權,擴展其在國際事務的影響力,毗鄰的中國立即成為其競技場上的對手,這是地緣政治的自然結果。另一方面,能源的需求,今天已經成為國家安全的一個重要考量,國界附近油氣的勘探開發更具有高度的敏感性,由於春曉油田距日本自訂的國界大約五公里,因此春曉油田傳出豊富的油氣儲藏消息,中國決定開採之後,立即引起日本的注意和抗議。

日本的抗議

日本認為中國決定開採春曉油田將因虹吸原理,吸取到儲存於中線東邊日本經濟海域海底下的油氣資源,權益可能因此受到損失而不停的抗議。日本的抗議卻產生了先聲奪人的效果,造成中國有侵佔日本資源的可能印象,並突顯日本自訂的國界地位,成為未來談判的籌碼。日本所謂中界之國界,乃是以釣魚台為其領土做依據,但是,從台灣的立場而言,釣魚台卻屬於宜蘭縣,因此,中日東海油田的開發協議,不免又會涉及到台灣的立場。

本來,沒有釣魚台存在或釣魚台主權非屬於日本的情況下,東海的油氣勘探與開發完全是中國在屬於自己經濟海域的活動權利,非日本所能置啄。由於日本宣稱擁有釣魚台主權,因此大大的擴展她的經濟海域直達包括龍井、玉泉、斷橋、天外天和春曉在內的東海礦區,釣魚台歸屬問題的重要性由此可知。如果在滿清末年,日本必以武力為後盾,將這個海域劃入勢力範圍,但是今日實質佔有東海礦區的中國畢竟已非吳下阿蒙,日本只能叫叫嚷嚷,而與中國達成合作開採特定礦區的共識,和平相處。

我們不禁要問:中日合作開採東海油田的原則共識,內容如何?中國的損益如何?

依據中國外交部六月十八日正式宣佈的內容看來,兩國達成的共識是擱置劃界爭議,在過渡期間建立合作的協商,劃出共同開發區塊,並允許日本法人按照中國有關法律,參加春曉油氣田的開發。

中國的和平崛起

從大戰略的角度而言,中國自從實行鄧小平開放政策近三十年來經濟上起了驚天動地的變化,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經濟地位提升到僅次於美國超強,與三十年前剛結束文化大革命的面貌,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然而,中國看似崛起,逐漸走向富強的外表下,卻讓有心人士不能不務實的回顧十三億人口的中國,體質尚弱,尤其隨著巿場經濟發展,資本主義運作下的許多弊端無可避免的已在中國複製而出現,問題重重。雖然,有條件先富起來的地區富起來了,某種意義上而言,卻也淪陷於巨大貧富差距、環境污染、貪污腐化、金錢追逐的偏倚人生價值觀的嚴重問題中,慢慢失去了社會主義理想的一面。何況,先進的大國怎麼能眼睜睜任由中國崛起?處處圍堵與明的暗的打壓,原本在意料之中。中國要解決橫在眼前的許多障礙和問題,必須爭取到和平的環境才能順利克服。因此,從宏觀的角度看來,中國需要睦鄰,要與人為善,才能和平崛起,和平是手段,崛起是目的。

明顯的,面對著美國撐腰的日本經濟大國,對我東海資源虎視耽耽的尺尺近鄰,在現階段中國國力仍嫌不足之現實下,為了繁榮經濟的總目標,「和平崛起」與「大東亞共榮圈」出現了「和平」對「共榮」的交集。東海油氣田順利的開發必需安撫日本的爭議,營造「和平」環境,中國才能有穩步建設成長之「益」,因此,擱置劃界爭議,同意日本參與開發,分享東海資源,實現其「共榮」之目標的「損」,就成為目前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辦法。

台灣的立場與應運之道

中日合作開發東海油田的談判,卻完全摒除台灣的角色,這是政治與外交的現實:中國實際佔有東海油田礦區,日本不承認台灣的中華民國,就只能和中國談判。固然台灣若實質佔有釣魚台,日本對東海油田的開採就完全沒有立場爭論,但既然釣魚台目前掌控在她手中,日本便以跨出釣魚台自訂之中線宣稱對於鄰近東海油田的經濟海域權利。顯然,釣魚台的歸屬問題,對於兩岸中國,合則同蒙其利,所以,兩岸中國,應該合作對付日本,取回釣魚台列嶼主權,逼迫日本的劃界撤回至沖繩海槽,才能徹底解決東海經濟海域的爭端,並為中國的南進突出較大的缺口。兩岸中國不合,則不但釣魚台主權在我們有生之年難以收回,而且台灣漁民連在近鄰的釣魚台海域賴以為生的漁權也都不保。台灣應站穩民族大義,爭取為兩岸中國合作力保釣魚台而努力,經由兩岸的合作,台灣也才能爭取更大的生存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