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歌清唱不勝春

評析蔡英文言行與民進黨前途
耿榮水
(資深政論工作者)


舊苑荒台楊柳新 菱歌清唱不勝春只今唯有西江月 曾照吳王宮裡人唐.李白《蘇台覽古》

歷經立委與總統兩次大選的慘敗後,民進黨能否再度站起來與何去何從問題,一直廣為各界所關注。悲觀者認為民進黨元氣大傷,民意盡失,要有永遠在野的心理準備,樂觀者則認為民進黨是個有反省能力的政黨,只要深刻檢討,找回創黨核心價值,四年後重新執政亦非全無可能。

七月二十日民進黨舉行全國黨代表大會,在「民主大團結,進步再出發」的口號下,通過八項黨務改革方案,選出新一屆中執委與中常委,尤其歷任黨主席排排站在台前(包括已退黨的許信良),營造全黨大團結的和諧氣氛,堪稱是一次成功的大會,印證新任黨主席蔡英文確有相當的領導能力,在短短兩個月內,已初步有效加以整合,使民進黨免於崩裂支解的命運,令人對這位硬闖政治叢林的小白兔刮目相看。

蔡英文滿意度排第一

無獨有偶,在馬英九新政府成立兩個月前夕,由TVBS所作的政治人物滿意度民調,蔡英文竟以接近五成的比率排行第一,遙遙領先馬、蕭、劉等新政府權貴,雖說民意如流水,TVBS民調的可信度也備受質疑,但蔡英文的清純形象在低迷的民進黨政治人物中,卻頗有出污泥而不染之勢,與三年前新任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有幾分神似,莫非民進黨真有可能出現蔡英文時代?或者,若馬英九新政府未能阻止持續下滑的施政表現,蔡英文四年後可能帶領民進黨重新奪回政權,再演政黨輪替的驚奇戲碼,在在值得密切觀察。

在回答這則政治遐想之前,必須先對蔡英文個人出身背景、政治信仰理念與其人格特質有所瞭解,而其具體表現則在接任黨主席之後的一言一行,可資作為檢視的參考指標。

就出身背景而言,蔡英文的崛起堪稱台灣政壇異數。她以學者從政,先為李登輝政府延攬為國安會諮詢委員,純屬幕僚性質,在兩岸政策和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中出謀劃策,即便有所表現,亦難想像其能獨當一面,領袖群倫,尤其以一未婚單身女性身份,在以男性為主的台灣政界中想要出類拔萃,實屬不易,相信蔡步入政壇初衷,應亦無此雄心壯志。

蔡之初嘗權力滋味在於二○○○年扁政府成立後,被拔擢為陸委會主委,從幕後走向幕前,亦由幕僚搖身一變為部會閣員,且還是負責如此敏感與重要的部門,阿扁之大膽用人與蔡之勇於承接,令人印象深刻。應該說,扁政府系自前朝政府中挖角,虛偎以重責大任,實誘以高官厚祿,蔡則感懷知遇之恩,全力以赴。政治人物嘗自歎懷才不遇,苟有幸施展抱負,豈能錯過?因之,時任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廖風德在質詢時曾譏蔡為「貳臣」,雖系實情,差可理解,未免稍過尖酸不厚道。

形象超越藍綠界限

二○○六年初,蘇貞昌組閣,再次拔擢蔡為行政院副院長,成為民進黨執政團隊中一顆熠熠新星,蔡不僅達到個人政治生涯另一高峰,亦為混濁的扁政府添加清香劑,蔡的政治聲望節節升高,以致當馬欲尋找副手時,目標竟也一度動到她頭上,可見其形象已超越藍綠界限,唯蔡並不為此樂陶陶,反吁藍軍不要消費她,足見其飲水思源,並嚴守政黨分際,她的認識已達到政治領袖的境界,與聞官則喜,不可同日而語。

今年三月,民進黨大敗後僅三天,筆者注意到一則登在香港《信報》的奇特新聞,指出四年後民進黨可能的總統候選人即為蔡英文,此一無頭無腦的訊息,來源十分神秘,當時頗令筆者費解。不意一個多月後即傳出蔡將競選黨主席的消息,令人訝異不已,可見《信報》的報導應是有所本,至少是從熟悉民進黨黨內政治生態的權威人士口中傳出,蔡的出線,可視為黨內有識之士的慧眼獨具,不能僅視為派系平衡產物。

吾人可以歸納,蔡英文的崛起,泰半是憑個人的潔身自好,不介入派系紛爭,亦無貪腐弊案纏身,形塑社會罕見的清譽,再乘以民進黨不堪的慘敗,在「時勢造英雄」的特定時空條件下,終得以登上黨主席寶座,比起欲與其一爭長短的蔡同榮、辜寬敏等老邁政客,蔡的當選確為民進黨之幸,亦為民進黨再出發的先決元素。

然則,若說蔡的個人形象等同於民進黨的形象,未免過於一廂情願,此從民進黨的政黨形象仍僅兩成多支援率的民調中可窺知一、二,尤其若寄望僅憑蔡一人即可挽民進黨於既倒,甚至侈言四年後再度執政,更屬海市蜃樓,徒托空言,並無多少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

重新定義台灣本土意識?

今年四月中,當蔡英文決定競逐民進黨主席時,提出了所謂「重新定義台灣的本土論述」、「建立新的中國論述」的觀點,並表示將在不妨礙兩岸經貿交流下,取得「守護台灣主權」與「發展中國論述」間的平衡,她認為,在未來十到二十年,亞洲情勢會展現完全不同的面貌,會影響台灣定位與中國大陸的關係。

台灣本土論述內涵究竟如何?早就備受爭議,經過兩次大選顯示,本土論述已非民進黨專利,尤其當貪腐浸蝕本土政權時,本土論述已無法感動多數選民,甚至成為民進黨的諷刺,蔡是否重新定義,其實已無關緊要。

蔡的政治信念,基本上還是繼承了民進黨傳統上將中國與台灣對立的思維,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甚至期待未來亞洲新形勢的出現,可資重建新的兩岸關係,這也缺乏實際驗證。馬政府成立後立刻承認「九二共識」,隨即開啟兩岸兩會的協商談判,卻激起蔡的反彈。她在六月一日接受媒體訪問時,除了表達不走深綠路線的意向外,更明確表示「一旦民進黨重新執政,繼任政府可以不接受九二共識」。

這樣的說法,令人深感錯愕,亦充分體現了她的內心深處實在是不折不扣的台獨信仰者,與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觀點實屬異曲同工,只是蔡沒有明說而已,或者仍不脫當年為李登輝「兩國論」包裝與說帖內涵的範疇。就領導民進黨未來發展路線而言,吾人未見蔡大破大立,也並未感受到她有什麼獨特的新奇論述,仍擺脫不了基本教義派的思維羈絆,格局仍屬有限。

堅不承認「九二共識」

蔡英文堅不承認「九二共識」,則不免流於意氣,這可能和她當年在陸委會主委任內堅持的立場有關。有證據顯示,阿扁最初並未否認「九二共識」,只因蔡曲解當時雙方的協識,認為只是「沒有共識的共識」(agree to disagree),阿扁隨之加以附和,兩岸乃陷入僵局,令人遺憾。

從兩岸現實言,台灣若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如何有效突破?須知目前主客易勢,只要中共提出「改善兩岸關係須以九二共識為前提」,則任何否認「九二共識」的政府都無法佔到便宜。馬政府以大局為重,在承認「九二共識」上取得中共的信任,這也是兩岸關係得以迅速開展的主因,蔡堅不承認「九二共識」,卻妄想改善兩岸關係,還聲稱要「發展新中國論述」,吾人實不知蔡究竟葫蘆裡賣什麼藥。

退一步說,目前馬政府最受民意肯定的就是大陸政策,「九二共識」已深植人心,四年後民進黨要想翻案,就必須甘冒與主流民意對抗的風險,結果如何,可想而知,吾人確信就算國民黨再度失掉政權,必然不是因為承認「九二共識」的關係,蔡屆時如何敢不接受「九二共識」?此為蔡的「新中國論述」中最禁不起考驗之處。

蔡英文宣稱不走深綠路線,這點筆者給予高度肯定。民進黨之所以喪失民心,除了貪腐弊案連連之外,就在於全黨為深綠所綁架,圈子越劃越小,路子越走越窄,直到只剩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基本教義派時,勝負已不問可知。在最近兩個月來的言談中,蔡已顯現其欲走中間溫和路線的強烈企圖心,例如勤走鄉間,與基層黨員良性互動,甚至下田與農人同樣作息,頗有仿馬英九「long stay」意味,展現她純真親民的一面。她也呼籲黨員同志不要事事反對,馬政府表現優異處應予鼓勵肯定,不應唱衰台灣……云云,都體現其不同於以往民進黨傳統思維的另類形貌,各界均予高度評價。

在面對黨內派系紛爭時,蔡也表現高度的包容力。原先外界質疑她以超派系出身,能否獲得黨內多數同志支援,她以事實證明,除了在競選黨主席時以近六成的得票率勝出外,她在人事安排上也盡量用人唯才,超脫派系,如以王拓為秘書長即為高招,既可拉攏前美麗島系,又可平衡新潮流系,與扁系亦維持相當關係,謝系與蘇系也不排斥,可以看出蔡的政治手腕並不低。

爭取許信良大力支援

蔡最成功之處是爭取到民進黨大老許信良的鼎力支援。本來在這次總統大選中,許信良願意為謝長廷站台,已為許的重返民進黨揭開序幕,外界頗為許惋惜,認為許不應重回綠營,應藉近年來與藍軍的交好為台灣政治品質的提升貢獻心力。殊不知馬團隊一開始就排斥許信良,認為許的剩餘價值不多,並未刻意拉攏,許原視民進黨為老巢,甚至自詡為台灣民主運動的教父級人物,豈可甘於雌伏?近年來退出民進黨,主因與阿扁的權力矛盾,兼不認同民進黨大陸政策走向,離開只是暫時,只要時機一到,重回井崗山是必然的。蔡能抓住機遇,迎接許重返民進黨,實具有指標作用。准此以觀,未來施明德、林義雄等的陸續歸隊,應是指日可待。

外界納悶,蔡既走中間溫和路線,何不與阿扁劃清界線?實則此為政治現實之無奈,歷來民進黨侈言改革,均不敢公開與阿扁絕裂,包括曾因阿扁弊案而辭去立委之職的李文忠,在年初立委選舉時仍邀扁站台,並當眾向群眾致歉,主因是深綠選民仍有相當比率,任誰都得罪不起,蔡近年來浸淫民進黨政治圈中,焉有不知黨內政治生態之理?何況扁還是提拔她的恩人,類如當年李元簇受李登輝不次拔擢,雖不認同李路線,卻從未公開置一詞,可知蔡多少亦保有傳統政治人物的鄉願習性,並非全然的理想主義者,外界實不可期待過高。

馬支援度低迷的假相

蔡既已成功穩住民進黨,並在某種程度上重新爭取若干比率選民的支援與信任,則是否可斷言民進黨未來發展可期?筆者認為須有兩大關鍵點的「配套」始克全功:

其一,馬政府一再表現清廉有餘,能力不足,無法解決台灣的經濟困境,馬的競選政見無法兌現,讓多數民眾失望。

其二,民進黨徹底改頭換面,對內革新,對外開放,走出深綠和基本教義的狹隘格局,帶給台灣民眾全新的希望與期待。

關於第一點,若以最近二個月來的表現,確實讓人為馬政府捏一把冷汗,若干民調呈現的低迷支援度,已到匪夷所思地步,以馬英九過去的超人氣,不到三個月,果真民意確實失望至此?筆者冷眼觀察研判,主要還是出在台灣股市受國際股市及高油價影響,以致跌跌不休,民眾將怨氣出在新政府身上,可說受國際因素拖累,有些無妄之災,馬的低迷支援度應是假相,一旦將來國際股市回穩,油價下跌,台灣股市必然跟著翻轉,馬的支援度立刻會上升。何況在民調上亦表現出多數民眾對未來景氣樂觀,以及不願此際再讓民進黨執政的意向,新政府在年底前應會「馬上漸漸好」,全面開放的大陸政策也將在二、三年後歡喜收割成果,屆時民意自有一番新的景象,選民不妨拭目以待。

至於民進黨有無可能徹底改革,吾人亦不敢寄以厚望。除了視野狹隘、基本路線仍未能走出台獨框框之外,民進黨還是拿不出令多數台灣人民感動的新政策和新作法,目前仍對權位不死心,猶不輕言退出政壇的幾位所謂天王,亦無嶄新的魅力足以吸引選民的投票意願,加上新生代後繼無力,中生代權力斷層,幾乎只剩下蔡英文一人獨撐局面,其他新人皆乏善可陳。因此,如無意外,四年後「雙英對決」是有可能的。只是蔡尚須通過明年底縣市長改選這一關,如不能保住既有席次,蔡的候選地位也會動搖。

雖得其主 不得其時

民進黨八年來失德失政,此番二次政黨輪替,可謂順天應人,國民黨藉馬英九得以重新執政。必以臨淵履薄從事。筆者評估,若無重大過失,馬繼續當政八年,應非侈望,民進黨至少在野八年,亦是情理之中。三國演義第三十七回,當水鏡先生(司馬徽)聞知摯友諸葛亮決定出山輔佐劉備時,喟然歎曰:「臥龍雖得其主,不得其時,惜哉!」對照今日的蔡英文與民進黨而言,亦可作如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