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軍售與戰略調整

太平洋美軍司令台海形勢最新講話解讀
毛鑄倫


在中、美《817公報》簽署的26週年(1982-2008)前夕,也是08年北京奧運開幕日之前三周的7月16日,太平洋美軍司令基亭上將,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發表公開演說,指出台海情勢兩岸關係和緩,「台海衝突非常、非常、非常不可能發生」,以及美國也努力避免干擾兩岸關係,所以美國「目前並不急於出售軍備給台灣」。

基亭此話一出,在美國與台灣都引發議論。雖然基亭身任現階段美國陸、海、空三軍中,實力與戰爭能量最稱強大先進的太平洋美軍司令,且過去十多年期間,太平洋美軍的最大,甚至近於唯一的假想敵,就是中國,或許可說,就是中國沿海地區部署的各種海、空武力。因此所形成的對峙情勢,是上(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美關係架構中很重要與突出的 一部份。稍加留意,人們皆能看到從90年代中期開始,美國與日本締結的「二加二體制」,所公然協同操作旨在制中的例行性軍事演習,而在逐年的操演中,太平洋美軍也取得了將台灣軍力軍方編納入其下游或前線的「成果」。也正因為如此,太平洋美軍或所謂「二加二體制」,乃不得不以所假設與想定的「中國武力犯台」,做為可能跟中國進行攻防衝突或交戰的前提與理由。也正因為如此,在邏輯或理論上,一旦太平洋美軍確信「中國武力犯台」「非常、非常、非常不可能發生」時,則做為其下遊軍力或前哨的台灣,便不再那麼需要較強大與先進的武器裝備,以因應「中國犯台」的真正戰爭,或能夠支撐到美軍援軍趕到。《817公報》這時也就起死回生了。

不過,基於長期的觀察與研究,我們認為,基亭公開說出這番話,是間接但明確的表白了「美軍不為台獨而戰」的立場,因而它也一併的免除了國軍須為台獨流血的任務。那麼,當人們在電視螢幕上目睹馬英九領頭在軍校生畢業典禮上唱「黃埔軍歌」的鏡頭,其真正原委如何也就瞭然了。

7月18日台北《中國時報》針對基亭所透露的「凍結對台軍售」問題,有關於「熟悉美國凍結軍售內情人士的分析」的報導:「美國或許是在全盤戰略的考量下做此決定。所謂『全盤戰略』,其一是顧及中共顏面,所以在北京奧運前不會宣佈軍售;其二是展現美國的決心,『台灣問題擺一邊,先擺平伊朗、北韓問題』,或能對伊朗等國收震懾之效;其三,幫馬英九政府解套,『是華府的決定,不是台北的推托』」。

《中國時報》引用的華府「知情人士」說詞,似仍未能充分說明真相。我們可以另舉一例以比較。台北《聯合報》6月26日刊出特派員歐洲報導:德國統一前的西德前任總理施密特發表演說,他指出「中國在本世紀中期前,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強國。……中國目前的外匯存底是一兆六千億美元,這樣的規模在人類歷史上前所未見,中國的軍事實力雖然不敵美國,但政治影響力卻在不斷上升」。施氏估計,「儒家思想將在中國復興。……半世紀內,西方民主不太可能在中國實現,西方也不應以西方式民主要求中國。……中國不會主動挑起國際衝突,唯一的例外是台灣問題,假如台灣宣佈獨立並得到西方的承認,便是發生武力衝突的唯一可能」。施密特在德國及歐盟乃元老級政治家,立場公正,眼光深遠,頗有一言九鼎地位。他在演說中強調,「台灣屬於中國,兩岸應盡早統一,西方不應再拖延台灣與大陸的統一,更不應給台灣獨立的任何空間」。

我們認為,施密特的演說重點,其實多為簡單的真相(the simple truth),而他所稱的西方,則主要是指美國,或者再加上另外幾個譬如日本等。在過往的十餘年之中,特別是陳水扁主政台灣的八年期間,美、日、台當局確有引爆跟中國的軍事衝突,以破壞、阻攔中國的崛起,而「台獨」就是「引爆器」。是海峽兩岸的兩個主要原因起了化解戰爭爆發的作用:一是中國綜合國力的快速增長,連帶推進了國防高科技與武器裝備的強化,縮短了中、美間在戰爭能力方面的差距,迫使好戰的美國「新保守主義」分子與軍方大美霸權擴張主義分子,必須審慎;而中國的經濟改革歷程,也提供美國資本主義主流社會巨大的利益,彼等不願「殺雞毀卵」。二是台灣的台獨勢力,只想美軍(和日軍)為台獨而戰,勝則由他們坐享台獨果實,敗則仍由美、日庇護,逃至這兩國安享餘年。對美、日所打算的先由台獨跟中國拚死決戰,以重創中國,美、日再伺機下手的陰謀,完全不能配合。太平洋美軍多年下來也看清了這點,最後只得選擇送走陳水扁民進黨,再把台灣交給馬英九國民黨,重起以台灣為棋子跟大陸博弈的戰略遊戲爐灶。

華府「知情人士」所說的第三點特別有趣。關鍵在如果馬英九在其今後的主政期間,決定全然揚棄跟中國大陸發生戰爭衝突的盤算,兩岸徹底回歸以對話、談判、協商來面對與處理一切問題的話,台灣能省下軍購預算來挽救自己千瘡百孔的經濟、社會、教育等問題,美、日霸權在中國大陸對台灣的關照護持下,應該也不會、不便對台灣太過惡形惡狀。

研究與關心兩岸關係及相關國際因素問題的人,在理解和思考上述課題時,不免產生這樣的疑問:明顯的,華府與北京對馬英九政府都表示出相當大的善意和期望,除非華府與北京已經在台獨問題上達成充分的理解與合作,馬政府在其對大陸政策和對美關係上才可能是順利的,否則不是華府就是北京在今後都可能給馬政府苦頭(hard time)吃。更令人好奇的是:在不能兩頭討好的難局下,馬會選擇哪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