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槍控槍 美國社會兩大陣營

從早期移民的槍桿子文化說起之二

李本京
(中華戰略協會理事長)


美國步槍協會

美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of America, NRA)成立於1871年,最早由兩位退伍老兵所創,為的是鼓勵社員練槍技,並以狩獵作為健身運動。及後吸引到一眾愛惜老槍者,純為收藏之娛樂。年復一年,會員快速增加,資金充足,涉足各項選舉活動,由而變化為政治理念相同者之結合,以致成為今日之超級強大「人民團體」。

最顯眼的就是利用會員之忠誠及熱心而與政治團體結合,大型集會也就成為全國性或區域性之主要活動。隨之集聚而來者多為共和黨保守人士,會員們相信NRA代表美國價值,也就是自由,這些理論與他人不見得會融合,代表NRA是堅信「價值衝突理論」的的執行者,認為要能解決社會衝突問題,一定要有解決衝突之強大團體。

他們也相信集體行動論,是以此組織必須強大有力。NRA會員們堅信唯有強大社會背景,才得具有左右社會財富之潛力。NRA總部在維吉尼亞州菲爾法克斯(Fairfax),他們精於動員,年會多在大城召開,尤以亞特蘭大為主,每次集合人數多達七、八萬。他們成立之「政治行動委員會」可說有類「黨部」。NRA利用「政治獻金」取得政治人物合作,借以壯大NRA之法律及社會地位,如遠在2008年大選時,國會議員及總統之選舉經費中就有NRA的政治獻金。

NRA一向主張擁槍,當然反對控槍,也反對針對購槍者之身家調查。在一些民調中,因時代不同而結果異樣。在過去10年中,群眾漸有傾向控槍之理論。槍擊案事件頻頻,已成全球新聞,情勢日形惡化。因為持槍者日有增加。如在2015年擁槍者約為全體國民41%。眼下32,000萬人口就有40,000萬支槍,人們開始激烈辯論。這一遠在十幾年前就有之現象於今為烈,持槍與製槍者雙方仍在爭吵,這一現象雖早已有之,卻是於今為烈。

NRA更著力宣傳男仕持槍之重要性,因為持槍之男人才有魅力,也顯出他的男人氣概。

擁槍派:理論與行動

槍枝為害美國已是今日最嚴重之社會問題。一般來說,每日約有300人死於槍下。自殺者約有一小半,而他殺者則有一大半。是以每年約有100萬人喪命槍下。人們當然對槍擊事件有負面之評論,由是槍擊案就成為社會關注之焦點。

阿拉巴馬大學教授藍福德(Adam Lankford)的認知,槍擊成案至少造成四人死亡始可稱為大型槍擊案。擁槍者的護身符就是憲法第二修正案。文中明文人們不但有「持槍」自由,也有攜帶之自由,是以人們就可自由地「帶著私槍」行走各地,如此就可在此修正案保護下執行其持槍之自由。

持槍者竭盡全力宣揚擁槍之正當性。他們經年激辯,成功地發展出一套獨門高見,有些形同詭辯,有些則真有所本。事實是這些護槍論說在美國生根近300年,總有些理論是值得注意及探討的。

聲音最大的莫過於法界學者,他們熟悉法界擁槍之理論。如法學名人麥克朗(Andrew J. McClung)就將「自然法」的理念套進擁槍理念中。他認為「自然法」中之自我防衛就是人類生存最基本之保證。

擁槍者認為手上有槍就顯得有自信、有活力。擁槍者相信他們就是社會的保護者,也是真理的維護者,就像宗教家所說的「入世觀」,是與社會結成一體的。

學者薩金特(Lyman Sargent)就強烈宣稱擁槍是在保障人們的權利,有人更進一步地認為擁槍就是一種現象。

持槍也是一種滿足心靈上的需要,感到不會落於任何人後。他們堅決反對「大政府」,認為民主黨根本不瞭解人們對槍枝的看法。其理由是人們應該有能力來保護自己,不需民主黨人那般處處要政府出錢出力來服務老百姓。他們並且認為,美國自早年移民新大陸就自我堅強的活下去。這就是美國人如此迷上槍枝之原因,因為他們是在傳承美國文化。

擁槍的總統有好幾位,一般認為雷根是擁槍派,這一說法原則上是對的,然而要加一項但書,這是因為他晚年「變心了」。

整個故事要從他在1981年說起,這一年是他出任總統的第一年(1981-1989)。不幸的是他在這一年遭到辛克利(John Sinckley)槍擊,雖受重傷,所幸無事。當家人問及他對槍枝看法時,他仍表示是一個忠實擁槍者。一直到1991年,雷根在其致《紐約時報》公開信中,對槍枝有了新的看法。他以嚴肅語氣寫道「不能再忍受如此程度之凶殺」,這句話出自雷根女兒達莉絲(Patti Daris,從母姓)之新書《漂浮在深淵》(Floating in the Deep End)。

制槍者有話要說

控槍及擁槍兩派人馬都未曾說要禁槍,反槍者僅提及約束買槍,而未曾說不許買槍。在這一原則下,歷屆民主黨主政時,就儘量提倡立法約束買者,如年齡、如心理狀況等均應有所制約,或不致再有今日這麼多槍擊案了。

克林頓在2013年1月發表國情咨文時即對全美人民予以開示。他是這樣說的:「槍戰在電影中可以出現,可絕不能在電影院中來真的」。

歐巴馬也曾在任上大聲疾呼訂定槍枝管制法的必要。終未竟其功。他認為人們應集合力量「要求」政府立法控槍。共和黨籍總統如老羅斯福、艾森豪、尼克森、雷根與布希父子等均曾參加NRA,根本就無視歐巴馬等之倡議。川普並經常參加NRA年會,得到大把政治獻金。

民主黨的要求之一是立案限制購槍者資格,如購槍年齡就值得一議。不久前購槍者需滿16歲,吸煙者18歲,飲酒者則為21歲,未來各州將購槍者提高到21歲。另外有些法條也應儘早實施,如不得購買攻擊式槍枝,限制心理不健康者購槍。禁賣自動或半自動長槍。有些槍可以達到每秒射出800發子彈。美國今日真的是買槍比買一個漢堡容易嗎?事實確實如此。

種族歧視者

槍擊事件與族群歧視連成線,美國倡議的融合政策放一邊,歧視與偏見在美國已形成主流,社會漸分歧,槍擊是幫凶。

再拿放大鏡來仔細觀察社會上時有爭鬥之事,有些是為利益,有些則為了思路的相異。人們由而強以武器為工具作為鬥爭之手段。如2020年發生的槍擊19,350起案件中,非裔死亡人數是白人(拉美裔及猶太人例外)的12倍,也就是說槍擊案三死亡者白人僅佔21%,非裔則為62%。另外一個例子是自殺人數之統計,非裔青年是白人青年之一倍。

整體而言,2020年因槍擊死亡人數,自殺為243,000人,槍擊達453,000人。這一數據今天更令人憂心,因為「瑞士小型武器調查」(Swiss Small Arms Survey)公佈之調查,2011年美國每100人約擁槍88枝,2022年6月則為每100人擁槍120枝。

川普與槍擊事件

在槍枝問題上,川普的立場非常清楚,那就是堅持「槍枝無罪論」,他的四年任期顯示他就是一個標準擁槍派。他在2016年大選時拿了NRA3,000萬美金(選舉經費),2019年以總統身分參加NRA當時在印第安納坡里斯市舉行的80,000人集會。

他在會上簽署了一分外交文獻,退出《武器貿易條約》(Arms Trade Treaty, ATT),這一在2013年由多國簽訂之「發展武器條約」,旨在限制各國過多發展武器,當然也包括各國過分發展私有武器,而今當眾宣佈退出條約,作為其送與NRA一個大禮,受到會員熱烈掌聲,由此可看出川普是「知恩必報」。

聯合國發言人杜潔理(Stephane Dujarric)一再表示此約為國際社會所需之重要條約。按美國在2017年之販售軍火已佔全球35%,今日則逾51%,堪稱全世界第一大軍火商。

2017年德州安東尼奧(Antonio)鄰近小鎮索塞爾泉(居民不到4,000人)發生大型槍擊事件,2月5日,退伍軍人凱利槍擊當地一所小教堂,肇致26人死亡。川普則在同年4月28日參加了在亞特蘭大所舉行之NRA年會上喊出「保護國民有捍衛自由及持槍之權利」。

由此可以看出川普的心中是沒有控槍觀念的,然而也正因如此,美國犯案頻傳,以致監獄中凶殺、吸毒人犯數字均為世界第一,足證歷任總統並未全力去解決這些重大社會問題。

川普認為槍擊案之來源不是擁槍問題,而是人們之心理健康問題,他每在記者詢問有關槍擊案時均避談買槍問題。2018年2月14日弗州派克蘭的道格拉斯(Parkland Douglas)高中發生槍擊案,死亡17人,傷20人,川普出人意外地這樣說「……他們(擁槍者)都是了不起的愛國者」。

道格拉斯高中槍擊案後,川普2月21日在白宮接見40位學生代表,回答學生們要求他「有所為」時,川普的回答令人大吃一驚。因為他倡議教師應帶槍上課,則可保學校平安。他的此一怪理論引起大眾反感。

事實上,美國老早就有知名人士作如此主張。最有名的就是基督教牧師小法威爾(Jerry Falwell, Jr.)。他是「自由大學」校長,此校為基督教大學,地處維吉尼亞州。小法威爾認為若如此則可教訓那些「犯罪者」,他也認為今日社會暴力頻傳,就是因為好萊塢在推廣「暴力美學」。

由於川普對槍擊案退縮無為,全美年輕人發起了3月24日百萬人大遊行,此一標榜「維護生命大遊行」,轟轟烈烈在全美推出,然而對川普卻未產生絲毫影響。從2017-2021年,川普對任內多次槍擊案之反應,可以看出他與種族歧視者與「白人至上者」之思想是相容的。如他曾在提及南美移民事件時,將「進入」美國境內改用「入侵」,十足的歧視語言。

結 論

「槍枝暴力檔案」(Gun Violence Archive)報導,2022年6月底前,美國已有250件左右之槍擊案。芝加哥在2022年7月4日國慶日時之槍擊案致七人死亡,事實是在這一天全美有220人因槍擊而亡。最令人震驚的是德州安東尼奧附近之尤瓦爾迪(Uvalde)鎮之羅布(Robb)小學槍擊案。今年5月25日,一個年方18歲青年在他生日那天買了把攻擊性自動步槍到羅布小學大開殺戒,因此一槍擊案有21位師生喪命。

另外一個令人吃驚的數據是全美機場安全人員在2014年繳獲私槍2,214枝。比2013年之「戰果」而言,繳獲槍枝增加22%。這是一個極不正常的現象。《紐約時報》報導,僅在去(2021)年美國平均每週發生一次以上槍擊。

6月對關心槍枝問題之美國人是相當重要的,因為在6月22、23兩日,政府發佈兩項重要法令。其中之一是22日由最高法院發佈之紐約州頒行多年之有關購置槍枝之法令有關。此新法令就是紐約必須停止採用此一法規。如此就使得紐約居民因無法引用該法而買不到槍了。

與紐約同樣情形者還有六個州,他們均反對最高法院此一令致他們喪失利用「隱蔽持槍權之機會」。這七個州均會在未來向法院提訴。美聯社民調指出當前的選民約有50%希望對槍枝使用較嚴之法規,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希望再放寬。三分之一的人希望保持現狀。

今年6月23日參院通過「反對槍枝暴力法案」。眾院則在6月24日順利通過,此案則遭擁槍者反對,在參院表決時,得到民主黨50票及共和黨15票,誠可謂得來不易。令人注意的是此一法案協助各州政府提出「紅旗法」。根據此法,政府在足夠資訊支持下,可用此法警示危險分子。唯此法令素為共和黨擁槍派反對,贊成的議員們則想方設法緩和他們與NRA之間的矛盾。

6月底這兩大法案同時來到人間,民眾要費點神才能搞清這些「相異之音調」。槍枝是美國文化代表,這一來自兩百年前之傳統降至今日面臨多層次、多面相之挑戰。當今美國重武輕文,就是要當永恆之世界霸主。自1945年二戰終結後,美國就順利地透過「擴張主義」,例外主義及「黷武主義」以「強權政治」為主,地緣政治為輔完成其坐上「霸主」寶座業。

槍擊事件關係美國文化傳統與法典章節,林林總總、千千萬萬。實在是一個巨大的社會現象,人們也因此分為左、右兩派,就此而將社會一分為二,分裂之深度日有增加,直至對立,這就是美國今日之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