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減半、改變選制

自作自受的民進黨
陳建仲
(國家政策基金會特約研究員)


在第七屆立委選戰中慘敗的民進黨,敗選後的檢討竟然不是向人民真誠的道歉、努力回應民眾對改善經濟、民生與建立廉能政府的殷切要求;反而指責立委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造成所謂「票票不等值」、席次與得票率不符比例的不公平制度,才會讓民進黨「輸到脫褲」。更奇怪的是,民進黨不反省自己為何連綠營大本營的南台灣都慘敗,竟還指責國民黨立法院一黨獨大,反省選制不公。實際上,不論是立委減半或是單一選區、兩票制,原本是陳水扁與民進黨精神領袖林義雄兩人裡應外合,運用民粹手段為民進黨第五屆立委選舉護航的「選舉奧步」;沒想到這個奧步在第六屆立委任期被民進黨操作過頭,硬逼成真。如今惡有惡報,自作自受,民進黨自己被奧步反噬,再怪東怪西,正好暴露輸不起的心態。

民進黨的敗選,最大的原因當然是源自陳水扁兩任總統政績奇差無比,民進黨政府貪腐無能;但造成慘敗的原因,就是選舉奧步搞過頭。早在2000年5月,陳水扁上台後,就一再放出要改變立法院朝小野大的局面──「讓阿扁好做事」。於是在歷經核四停建風暴後,唐飛內閣下台,張俊雄入替;2000年11月底,陳總統即將如何解決「朝小野大」問題搬上檯面。當時的黨主席謝長廷與黨秘書長吳乃仁即著手成立「立委減半聯盟」,並選在該年的行憲紀念日,由台教會發動40多個親綠社團舉辦「立委減半、國會不亂」大遊行。翌年,陳水扁在就職週年後喊出要以國會減半做為第五屆立委選舉的選戰主軸,並在立委選舉前提出「國會要改選、立委要減半」的選舉口號,打著國會改革的大旗,幫助民進黨第一次成為國會第一大黨。2002年3月9日,原本強烈反對國會減半的台聯,為和民進黨搶頭香,提案立委自第六屆起減為113席,民主進步黨則依據陳水扁意旨,於2002年6月1日提案,立委自第六屆起席次減為150席。但此後,此一議題即進入冬眠,直到2003年底,總統選戰開打,林義雄藉口推動落實非核家園,發起「誠信立國」運動,拜會朝野要求完成立委減半、補正公投。面對綠營扣上反國會改革大帽的國民黨及親民黨,不得不於2003年12月10日提案,立法委員自第七屆起減為113席,並且反打民進黨國會減半應是113席,民進黨改150席是假改革;於是民進黨在2003年12月31日提案,立法委員自第六屆起席次減為113席。

國會減半、民進黨天王人人有責

2004年2月20日林義雄與中研院長李遠哲共同簽署發表「掌握歷史時刻,完成改革使命」書面聲明,要求兩組總統候選人在大選前責成各政黨立委通過立委減半的修憲提案;陳水扁立即在總統電視辯論中,立即回應將以「國會減半」議題為主軸,提出相關憲改藍圖及明確的時間表。李、林兩人更再接再厲發動聯署,拉攏包括王永慶等企業大老支持,李遠哲還表示,他個人沒有看到任何不贊成席次減半的人,這也相當符合王永慶董事長等企業界人士的期待,大家都認知這是應該要走的路,如果是為了國會改革,相信他們都願意上街頭,這是有良知的人都會做的事,並不是因為他而站出來的,逼得藍軍連宋配兩人不得不承諾,同意推動國會減半改革。立法院修憲委員會3月10日第一次會議,一讀通過「立委席次應自第七屆起一百十三人」。12日立法院各政黨黨團協商同意將「立委席次減半」之修憲提案交付二讀,但19日,立法院院會在處理「立委席次減半」修憲提案二讀程序時,因無黨籍立委反對而交付協商。陳水扁10日晚間在新竹痛批國親沒有誠意,不願加開立法院院會,國會改革法案顯然在320大選前無法過關,國親表面上支持改革,骨子裡藉故拖延,拖到最後就不了了之,陳呂配把改革當做信仰,連宋配卻是把假改革當做壞習慣!

總統大選落幕後,國會減半修憲案在立院中吵吵鬧鬧,原本排在5月28日召開的修憲院會,雖然朝野黨團都發出甲級動員令下,但因為無黨聯盟提議再協商使修憲案宣告胎死腹中。為替年底立委選戰造勢民進黨再度全力祭出國會改革牌,並且打著制憲口號,做為選戰的主訴求,國會減半再度成為民進黨衝鋒戰的刺刀頭。骨子裡反對國會減半與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台聯黨,精神領袖李登輝故意要求民進黨不要修憲,要制憲,制憲的第一步就是讓泛綠陣營在年底立委選舉拿下過半席次,將來先從立法院修改公投法,讓台灣人民可以經由全民公投制定新憲法,使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但台聯黨的目的其實還是想以制憲拖住修憲,以免國會減半成真。親民黨也提出修憲必須有配套方案,不能只修立委席次與選制,同樣打著退堂鼓。民進黨雖然也擔心席次減半對自己不利,但私下認為反正大家都不想過,為拚選舉,先喊先贏,使得藍軍在立法院被綠營追著打。綠營為達造勢最高點,由林義雄帶領核四公投促進會展開全台苦行,要求立法院8月臨時會通過修憲案,否則將對不支持的立委發動「落選運動」。國、民兩黨主席不得不緊急協商,達成共識,將國會改革修憲當成年底立委選舉的主軸,並宣示要在8月中的立法院臨時會中,推動國會席次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入憲、公投入憲等修憲改革,拉抬藍軍氣勢。

民進黨則由時任總統府秘書長的蘇貞昌在中執會提案,中執會3日決議要求民進黨團在立法院臨時會中將國會席次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公投入憲及廢除國民大會四項全民共識,擬具憲法修正草案,並全力促成立法院作成決議,擬定國會改革憲法修正案。民進黨宣稱國會改革是全民共識,改革國會,才能消弭政治亂象,才能健全民主體質,也才能提升國家的競爭力。國會改革是民主進步黨一貫的主張,這不是基於一黨之私的計算,而是基於國家長治久安的考量。身兼黨主席的陳水扁在8月10日指示民進黨黨團,務必全力動員,展現民進黨落實國會改革的決心,並敦促友黨及無黨籍人士出席8月23日召開的修憲委員會,務必讓國會改革在臨時會過關。立法院臨時會11日登場,行政院發言人陳其邁表達行政院立場指出,國會改革修憲案是全民期待要通過的法案,他希望也拜託朝野政黨能履行承諾,不要讓「國會席次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等法案跳票。

雖然國親有協議,但親民黨黨團強烈反對。在臨時會召開前,宋楚瑜在8月7日首度公開支持黨團立場,表明支持憲改,但不贊成在短短七天臨時會時間內,權謀草率修憲。但林義雄在院區大門口擺攤絕食施壓,甚至要求懲處反對國會減半的立委林濁水;親民黨擋不住反改革大帽的壓力下,不得不退讓;台聯黨最後也只好硬著頭皮簽署,8月23日,立法院臨時會三讀通過「立委席次減半」的憲法修正提案。2005年6月7日,最後一屆國民大會通過國會改革修憲案,第七屆立委選舉席次減半,並采單一選區兩票制。

民進黨失去轉型契機

整個國會減半與選制調整,民進黨都是始作俑者,不管是陳、呂兩人或者蘇、游、張、謝四位前後任閣揆都難逃干係;民進黨也曾因國會改革的口號贏了第五屆立委選舉。整個國會改革案的推動,選戰策略考量的斧痕班班。此次立委選舉,民進黨就是因為選戰考量,引發中選會與地方選委會針對一階段或二階段領票的爭議,目的就是想在選務上「偷吃步」,硬要討黨產公投過關。並且選前大動作搞「倒蔣、去蔣」,拆中正紀念堂匾額,封兩蔣陵寢,提二二八事件究責條例等,這些都是為激起族群對抗,逼出綠營支持者的手法,但這些手法明顯惹起民眾反感?

民進黨去年初就運用外圍民間團體與綠營智庫大吹大擂「轉型正義」,實際上是為在立委選舉中,推動「倒蔣」與「討國民黨黨產」兩大訴求暖身;再運用「入聯公投」綁大選,作為總統選舉的主戲。民進黨盤算,一旦討黨產公投過關,民進黨就可以大動作展開查封國民黨黨產、黨部;凍結國民黨資金、讓國民黨連黨工的薪水都發不出來,讓國民黨黨務陷入癱瘓。並且在轉型正義大旗幟底下,藉由「追究二二八事件元兇」的理由,為關閉兩蔣陵寢、拆除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等手段,擴大「紀念」二二八事件,激化本省民眾反外省人的情緒;如此打馬,勝算極大。於是,陳水扁即使在美方強大壓力下,仍硬推入聯公投,就是為把2008年的總統選戰搞成是「主權轉移」,而不是「政黨輪替」;把馬英九打成台灣特首,外省統治集團復辟。因此,確保公投案過關,成為民進黨立委及總統選舉勝負的命脈所繫。

民進黨選前放縱「上杜下謝加連莊」,扁政府新三寶儼然是民進黨最佳助選員,但選後三寶淪為三隻小豬,民進黨檢討敗選,上杜下謝加連莊成為選戰策略考量下的替罪羊。偏偏阿扁人還沒回國,與謝長廷兩人就在隔空交手,對選戰責任推來推去,連一、兩天都忍不住。謝長廷說要黨內團結,但謝系排他性強,在立委黨內初選,對競爭派系動下殺手,抹黑造謠。阿扁說,初選的裂痕未彌補是民進黨敗選的原因,說民進黨不團結,才會敗選,指的就是謝系。事實上,謝系人馬在立委選舉期,甚至拒絕阿扁站台,長扁恩怨情結,難解難了。

此次立委選舉,最善於造勢與主導選戰議題的民進黨,遭逢創黨最大慘敗之後,綠營內部責怪是國會減半、改變選製造成的不公平結果;然而,卻很少人反省民進黨是否因為太會打選戰,反而自己耽誤了轉型的契機?事實上,民進黨選後檢討根本走不出迷信選戰操作的老毛病,陳水扁七年前喊出的新中間路線或者是謝長廷現在的和解共生,全部都只是競選口號,選票騙一次、兩次,選民還會持續上當嗎?民進黨敗選,連人民最厭惡的內閣三寶,在深綠護盤下就是不下台,政黨提名當選人中包括高志鵬、薛凌等,竟然被起訴重刑還不願撤換,謝長廷就算當黨主席,民進黨就算慘敗了,結果還是沒變。黨的道德淪喪、高層內鬥、路線分歧、黨機器被派系利益拉扯的分崩離析;如今的民進黨連敗選重整,都得在深綠與淺綠的裂縫間找出路,謝長廷選後的調整然也只局限在選戰策略的考量,敗選檢討竟然演變成長扁惡鬥。這樣的民進黨,民進黨失去寶貴的轉型契機,期待總統大選出現「鐘擺效應」多半會落空;而民進黨的未來大概就如林濁水說的,繼續在野二、三十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