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半九十

從國民黨狂勝評析馬英九選情
耿榮水
(長城基金會執行長)


第七屆立委選舉結果揭曉,國民黨以壓倒性聲勢取得將近四分之三席次,媒體多以「狂勝」來形容,可謂十分貼切,因不論從得票率或立委當選席次,都是近二十年來最好的一次。民進黨則僅僅不到四分之一的席次,應驗了李登輝選前所預測的「輸到脫褲子」。

阿扁拖垮民進黨

國民黨何以締造如此令人跌破眼鏡的佳績?眾說紛紜,但幾乎大家公認的最大理由是「民進黨自己打敗自己」,或者是「阿扁一人拖垮了民進黨」,換言之,不是國民黨有多高明的策略,純是因為選民對民進黨政府太失望了,才把希望寄托到國民黨身上,特別是第一家庭貪腐形象太壞了,讓整個民進黨形象也跟著向下沉淪,致使政黨得票僅維持百分之三十六的基本盤,國民黨則以過半得票率遙遙領先,可以說,經過這一仗,台獨基本教義派徹底垮了,阿扁也真的跛腳了,國民黨一掃失去政權八年的霉運,重新恢復昔日雄風,維持一黨獨大局面,只是這回是經由民主程序而建立的,不像以前要靠戒嚴體制來維持。

解析國民黨的狂勝,除了民進黨政府的失德、失政之外,國民黨也佔盡天時、地利、人和之便,特別是首次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新選制,讓國民黨在先天上即處於有利地位,國民黨一貫善於經營小選區,歷來地方選舉中,包括鄉鎮市長、縣市議員選舉,國民黨都大幅領先民進黨,且單一席次的選舉,也對國民黨有利,目前全台有十八個縣市系由國民黨執政,足可說明單一選區的確對民進黨十分不利。因之兩年前討論是否修憲改變選制時,當時民進黨內有識之士如林濁水、沈富雄等人都期期以為不可,沈更評析國民黨在原住民和離島、偏遠縣市佔盡優勢,民進黨未戰已先丟十四席,北部縣市頂多保有三分之一席次,如今事實證明沈確有先見之明,可惜民進黨中央聽不進逆耳忠言,今日之敗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小選區有利於國民黨,在都會區特別明顯。以擁有七十萬人口的台北縣板橋市為例,歷來板橋市長全系國民黨籍,此次劃分為兩個立委選區,國民黨提名的林鴻池與吳清池全都當選過市長,地方基層實力雄厚,民進黨候選人即便形象再好,也選不過他們。又如新莊市也是單一選區,甚至有十個裡還劃到隔壁的第五選區,在原先的鄭余鎮家族勢力衰落之後,外來政客全得獨力奮戰,民進黨的吳秉叡即使有前縣長蘇貞昌加持,也敗於佔有地利之便、林口鄉出身的李鴻鈞。其他如土城市長盧嘉辰擊敗李文忠,新店羅明才大敗陳永福,中和張慶忠輕取趙永清,永和林德福一人獨霸,都拜小選區之賜。

國民黨在此次立委選舉中戰略和戰術的運用也可圈可點,筆者冷眼旁觀,至少以下三大議題的處理頗值得稱許:

「當選後再掛回來!」

其一,民進黨選前突然全力發動「去蔣化」,除了硬拆「大中至正」牌匾外,又將兩蔣陵寢撤哨封館,企圖激起深藍群眾的憤怒,引爆藍綠衝突,再伺機採取強硬鎮壓手段,甚至連戒嚴之說也甚囂塵上,但國民黨以冷處理因應,馬英九一句「等當選後再掛回來!」就暫時化解了藍營群眾的怒火,不致因此而模糊了主打經濟牌的焦點,這應是藍軍最佳的因應策略,國民黨以靜制動,不隨綠軍起舞的戰略方針,無疑是極為成功的。

其二,國民黨原本堅持兩階段領投票,且還召集執政的十八縣市長公開宣示絕不妥協,但當民進黨政府夥同御用的中選會祭出行政命令,撤換藍軍地方選委會主委時,國民黨顧全大局,不和綠軍糾纏,最後讓步為二階段領票一階段投票,終使選務平安順利進行,避免可能的衝突與對立,如此從善如流,令民進黨措手不及。

其三,針對民進黨提出的「討黨產」公投,國民黨原本也提出「反貪腐」公投作為因應,但當基層民意反映不佳,新黨更公開提出拒領公投票的主張後,國民黨審度形勢認為多數民意傾向拒領公投時,立刻做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呼籲藍軍支持者全體拒領公投票,此舉不但使公投兩案都不成立,還意外阻擋了新黨的政黨票跨不過百分之五門檻,對民進黨而言,也算是始料未及。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於此可見,國民黨在選舉過程中的因應策略,包括危機處理的能力,都予人深刻印象,事實也證明,這些選戰策略極為靈活而有彈性,完全符合孫子兵法所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戰術運用,國民黨在連續多次敗選之後,總算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戰法。

立委選舉這一仗,國民黨意外大勝,是否也標示馬英九在兩個月之後的總統大選也能順利高票當選呢?台灣未來能否因政黨徹底輪替而展現新局,結束民進黨亂政?事實上也還要看總統大選結果而定,如果只是立委選舉大勝,總統大選卻失利,台灣出現「朝更小,野更大」的局面,政局將更為詭譎難測。

依照政治常理,台灣人民既在第一階段的立委選舉中充分表達了唾棄民進黨的民意,應該沒有理由在短短的七十天內又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民意落差不可能這麼大,沈富雄也直言此次立委選舉使民進黨完全趴在地上,短期內絕對起不來,「謝長廷一點點機會都沒有!」筆者也相信,台灣民意已迫不及待二次政黨輪替,總統大選只是必須走完的程序而已,基本已宣告民進黨政權的終結,理論上應不存在謝長廷勝選的問題。

然則在沒有投完票,沒有確定馬英九當選前,各種變數還是不可輕估,未來兩個多月內還有不少足供民進黨或謝長廷操作的空間,對馬英九的選情還是有重大影響。

將扁謝綁在一起

首先,陳水扁是否真的甘居幕後,甚至跛腳,讓謝長廷放手去做,尤其謝刻意與扁「柔性切割」的意圖,能否順利達成。這個答案如果是肯定的,則選情應對謝有利,蓋目前民意主流是痛恨貪腐及經濟不景氣,其代表性人物就是阿扁,如果選民認為立委選舉已教訓了阿扁,而謝又與扁切割,則民怨恐暫時紓解,對謝的選情自然有利。因此馬陣營最好是將謝與扁綁在一起,要謝也承擔執政不利的責任,這樣才不會讓謝有突圍的機會。

唯依阿扁的個性與行事風格,筆者研判,他在大敗之餘仍不會甘心交出主導權,他還是想在幕後遙控謝的選戰,扁謝不易切割,扁更不願放手讓謝去做,這是個性使然,否則阿扁就不是阿扁了。

其次,謝在立委選舉之後,提出「總統制衡國會」的說法,仍然具有相當程度的煽動性與誤導作用,基層選民容易相信「國民黨一黨獨大,將回復從前戒嚴時期黑金體制」的說法,因此總統選民進黨,將可發揮監督與制衡的作用。此種說法,如果能普遍為選民所接受,則馬英九危矣!尤其若再煽以「馬當選將出賣台灣」的謠言,將使馬陷入十分被動的局面。日前李遠哲在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時,也有「一黨獨大將使台灣有民主失衡危險」的顧慮,可見此種歪理的殺傷力仍然不可小覷。

馬陣營應該全力消毒此種謬論,在歐美民主先進國家,行政、立法由一黨獨大可謂比比皆是,何況此為全體台灣最新民意所選擇,何以說一黨獨大就會失去監督?將來的馬政權也將更戒慎恐懼。筆者不怕藍營濫權,反而擔心矯枉過正,瞻前顧後沒有作為。

再者,立委投票率只有五成八,歷屆總統大選投票率約在八成左右,估計尚有兩成未表態,這些選民意向如何,也將左右選情。如依投票行為分析,這些已投票者政黨立場已固定,未來變化不大,兩成未表態者,如果藍綠各拿一半,則馬應可篤定當選,若謝六馬四,則馬仍有機會當選,如謝能爭取到七成以上支持,選情就對馬不利。

唯筆者評估,此次立委選舉不出來投票者,大部份系對立委候選人不滿意,如系總統大選,將會有所改觀,其中對馬的期待應遠甚於謝,特別是年輕與婦女族群,對馬更情有獨鍾,馬的得票率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如現狀維持到三月二十二日投票日,筆者預估馬至少可贏謝一百萬票以上。

筆者較為擔心者厥為馬的安全問題。在「刺馬」傳言不斷及受四年前「三一九槍擊案」影響,恐有綠營激進派人士在立委大敗後,不惜鋌而走險,以玉石俱焚的心態,與馬同歸於盡。馬雖強調會做好安全維護工作,唯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多一分防護,多一分安全,行百里,半九十,馬現今一身繫天下安危,萬萬不可大意,「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馬團隊可不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