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擺或裙擺?

2008年總統大選選情分析
胡楊
(自由作家)


立委選戰,藍營意外獲得四分之三席次的絕多優勢,幸好國民黨沒有被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砸昏頭,馬團隊及黨中央個個戒慎恐懼,深怕「一黨獨大」的標籤會壞了馬英九的選情;反觀謝長廷則一改以往「伶牙俐齒」的面目,換上如沈富雄說的「裝可憐」的低姿態,爭取新潮流、獨派團體的諒解與支持;同時用力與陳水扁切割,左拉紅黨、右合台聯;連許信良、陳文茜等綠營逃兵都不放過;開始擺出綠營新共主的架式。民進黨立委慘敗後,各界為總統大選時會發生「鐘擺效應」或「裙擺效應」爭論不休,但以目前情勢觀察,謝蘇配想在總統大選翻盤的機率,實在不樂觀。

民進黨立委選戰的失利,最大的因素,當然是阿扁兩任總統政績實在太差;加上派系內鬥、綠營分裂、競選主軸失當等,才會讓民進黨大敗。綠營將敗因推給選制的改變,但單一選區二票制不見得對藍營有利。因為2004年總統大選過後,國、親兩黨為選舉補助款分配問題撕破臉,當時宋楚瑜改走等距外交,和阿扁對話。民進黨原本盤算本屆立委選舉,國、親兩黨兄弟操戈,民進黨只要運作棄保,把台聯黨幹掉,就可以一舉拿下國會的多數。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扁宋會後,親民黨在末代國代選舉中一敗塗地,宋楚瑜御駕親征,參選台北市長,親民黨連同市議員再遭慘敗。親民黨提前報銷,意外促成藍軍整合。反倒是民進黨因爭奪總統黨內提名,四大天王卡位互砍,傷得刀刀見骨;立委黨內初選更是不留情面。選前陳水扁為穩定軍心,不惜挖台聯牆腳,結果,雖然造成台聯立委帶槍投靠,但惹毛了老帥李登輝;不但卯起來和民進黨拚,造成台聯未提名選區的地方樁腳不願支持民進黨候選人;比如原本是民進黨大票倉的台北大同區,立委選舉投票率竟然是全市最低,足見是綠營支持者抵制綠營候選人。加上民進黨初選定出莫名其妙的「排藍條款」,導致提名人選反淘汰,「十一寇」過半數被坑殺,支持者當然對「搞奧步」才獲得提名的人票投不下去。這就是何以民進黨得票率仍有3成8,但仍吃大敗仗的主因;陳水扁選前大動作搞入聯公投、一階段領票爭議;搞「去蔣」、拆中正紀念堂、封兩蔣陵寢;「上杜下謝加連莊」的激情演出,的確逼出深綠選票,但同樣意外的替國民黨催出泛藍票;在危機意識下,選票集中,導致新黨得票恰與台聯黨打平。阿扁搞深綠路線的選戰基調,原本是民進黨過去選戰賴以在最後關頭翻盤的法寶,但在單一選區的選制裡反而嚇跑中間選民,成為致命傷而擴大敗績。一個團結的藍軍打敗分裂的綠軍,結局並不意外,意外的是民進黨實在輸得太慘了。  

影響總統選情的扁因素

正因為民進黨立委輸得太慘,對總統選舉反而帶來新的變數。綠營把敗選原因歸咎於單一選區,實際是倒果為因的論點。對謝蘇配而言,影響選情的最大因素當然是陳水扁。而陳水扁對謝蘇配的影響,仍有以下的幾點變數:

1、陳水扁放手讓謝長廷主導:

對謝蘇配而言,最佳情況當然是謝主導、扁在後撐腰;關鍵就在扁是不是願意在最後任期內,指揮還指揮得動的行政資源當謝蘇配的後盾。如果阿扁願承認跛腳,釋放權力、當個低聲的配角;願意放任謝長廷切割、默許將立委慘敗的責任歸給扁路線,並且把民眾對民進黨執政集團貪瀆的指責一肩扛下;然後聽任謝長廷和紅黨擁抱,和許信良、陳文茜等宿敵握手,甚至找新黨「和解」,找李登輝「告解」,然後跳開綠營意識光譜,推翻阿扁的「積極管理」、改為「大膽西進」;如果這些是長扁關係新的變化,則總統選舉謝蘇配尚可一搏。如果謝長廷真能在深綠含淚投票的支持下,放手搶攻中間選票,和阿扁切割,擺脫國務機要費及第一家庭貪瀆案的牽扯,一個宣稱要和解共生、找馬英九組閣的謝長廷,的確較有競爭力。

2、陳水扁不願放手、和謝分享主導權:

問題是,依陳水扁的個性,即使他說「罪在朕躬」,但真要他一人吞下所有罪責,承認路線錯失,放任謝長廷「大膽西進」,則阿扁何必還要提醒謝長廷:「你還是要走我的路線?」又何必花大力氣討好深綠團體?否則一旦下台,昨是今非,阿扁如何向游錫坤等人交待?因此,阿扁最可能是且戰且走,一邊裝出配合謝長廷,以免被批判拖累謝蘇配;一邊找機會自我辯護,喊出「捍衛台灣核心價值」,以免謝長廷走太遠!如果陳水扁走的是表面放手、私下操控的棋,對謝長廷而言,將是難隱之痛。謝長廷發作也不是,不發作選戰根本輸定了。如此結局,對謝蘇配是最大的傷害,比阿扁拒不交出權力的傷害更大。

3、陳水扁不但不放手,甚至反手打謝:

由於謝長廷十項涉貪官司迄今都沒有動靜,立委選前,民進黨內部尚傳出,在總統候選人登記截止日前,謝長廷可能被起訴、並求處重刑,蘇貞昌可望被阿扁扶正;但立委慘敗,謝系兵馬各就各位,此時要拉下謝長廷,等於提前宣佈民進黨總統大選出局。因而陳水扁不論如何,無法公開與謝長廷爭,在「團結」的大帽子下,陳水扁不能不保持與謝長廷行禮如儀、相敬如「賓」的關係;阿扁就算對謝長廷再感冒,也很難公開撕破臉。

由於陳水扁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還得挨過各界逼吳淑珍出庭應訊的壓力;還得挨過第一家庭貪瀆案審判出現新進展的壓力;阿扁別無選擇的必須配合謝長廷。但不論是基於個性或長扁多年心結,乃至保留2012年再戰總統的機會,要阿扁全面放手的可能性實在不高,也不符合阿扁的個性。謝裝可憐、擺低姿態,說穿了,兩人即使民進黨慘敗至此,仍然還在演戲、還在較勁。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杜、謝、莊三人的去留,明明是謝系逼退,表面又裝得和謝長廷無關;陳水扁則透過深綠反彈,「不得不慰留」,實際上是為阿扁在立委選舉的成敗自我辯護。最後不到二個月時間內,謝系、游系、扁系、新潮流系,矛盾糾結,短期內要求長扁真心合作更是「不可能的任務」。從而,扁謝關係就落到最壞的前述第二局,即阿扁一手放、一手抓。他現在和游錫坤、張俊雄、邱義仁等全都退出謝長廷的輔選班子,拱手讓賢,擺的就是這個譜──「看你能玩出什麼把戲?」謝長廷如果指望張俊雄除了輸送行政資源外,在「特殊人脈」動員上也「多做一點」……,但張內閣已淪為看守內閣,加上新國會有泛藍壓倒性的緊盯,張俊雄即使有心、也無力,何況可能連心都沒有。尤其謝長廷放話要求「CEO治國」,要用企業界人士換掉行政院長,並且還說有人立委敗選還想當官是不知廉恥;逼得張俊雄不得不回嗆,他們是為民主背十字架,要求閣員堅守崗位,總辭前不准請假。不論謝長廷大動作指揮陳水扁「喬內閣」佈局最後能否落實,但謝長廷選戰剛起跑就得罪張內閣一缸子人,選戰進入白熱化後,綠營真的能大團結?

影響總統選舉的突發事件因素

和2004年總統大選相比,現在藍軍支持者更擔心大選期間,類似「319槍擊事件」會再度爆發;而且這次子彈不會轉彎。因為如果只是受傷,選民會認為是選舉奧步,對選情就沒有太大幫助,甚至形成反效果。因此,藍營猜馬英九危險,綠營說謝長廷危險。問題是,民進黨立委大敗,國民黨實在沒有必要動謝長廷的歪腦筋,但槍擊事件這種選戰「終極奧步」這次不會再出現嗎?

首先,馬英九的危險其實不大,因為除非美方對台灣失控,否則,馬發生事故,民進黨就算停選,但選舉終究得恢復,屆時,國民黨再挑一組應戰,「躺著都能當選」。 何況,台灣可能因而政治動亂、對岸可能出手干預,等於台海現狀徹底被打破,這絕非連入聯公投都想擋的美國人所樂見的。因而,「馬謝安保」對馬英九個人人身安全問題不大,反倒是謝長廷會不會突然「周邊有事」呢?

謝長廷說,國民黨可能對他不利,再嫁禍給民進黨;這種說法,在立委選舉前尚可說說,民進黨立委慘敗後,還有誰會相信國民黨會笨到找沒有鮪魚肚的謝長廷「肚子開刀」?除非民進黨眼見謝長廷實在贏不了,綠營故意製造流血悲劇,再由陳水扁宣佈停選調查,然後民進黨再推一組人選,全力打悲情牌來一搏。但問題是,如果是偶發的偏激營人士當刺客,牽連不到藍軍,則效果太差,根本無助扭轉局勢;如果要設計成是藍軍支持者干的、朝馬營身上攬,則必須動員跨部門的情治與黑道勢力的大動員;現在謝長廷沒有情治系統的指揮權,而阿扁快下台了,別說他沒有意願,就算他想,情治單位也不見得會做。同時風險實在太大,一旦走漏風聲,別說輸了2008年總統選舉,民進黨連以後的大小選舉也不必選了,這個算盤民進黨大概還算得出來。因而,所謂馬英九或謝長廷人身安全的各種猜測,最終應該都不會發生,因為陳水扁用過的招術,只有總統有能力編劇和導演,謝沒有指揮權,也沒臉要求阿扁做,類似「319槍擊案」,阿扁不會笨到再來一次,給外界有機會一併重新調查「319事件」;而且再來一次,選民相信的程度也大不如前,反而可能逼得泛藍「反奧步」空前大動員、泛綠輸得更慘。

再從阿扁脫口說出楊蘇棣邀他卸任後到華府訪問來看,520之後最可能的場景是:美方希望阿扁保證政權和平轉移,然後美方讓他帶著吳淑珍去美國走走、然後阿珍突然生病入院、然後病重不便旅行、然後滯留美國、然後學王又曾的榜樣──賴掉司法、免去牢獄之災。

從立委選舉台灣選民呈現出來的理性,甚至有些學者認為是政治疏離來看,選舉期間民進黨的造勢場子都很冷清,類似「牽手護台灣」百萬人龍、乃至「319」之夜,綠營支持者抱頭痛哭的鏡頭,謝長廷很難再造。從而所謂選舉重大突發事件衝擊大選的情形,一來因各界已有所警覺,二來代價實在太大,過不了老美這一關;因此,除非有人真要不惜代價搞死台灣,所有島內外牽制力量全部失控;否則,總統選舉應該還是能如期完成,執政權還是會和平轉移。

鐘擺效應或裙擺效應?

影響2008總統選舉的因素中,各方最爭議就是究竟會出現「鐘擺效應」或「裙擺效應」,這個問題的回答,必須從以下幾點分析:

1、「鐘擺效應」:

民進黨用力訴求國民黨「一黨獨大」,中間選民應改投綠營才能制衡新的國會巨獸。謝長廷擺出不分藍綠,要結合第三勢力來制衡國民黨的姿態,以「民進黨可以敗不能亡」的悲情,聲稱要當個弱勢總統、釋出組閣權;目的就是希望運作出「鐘擺效應」。謝長廷極力拉攏李登輝,希望接收台聯黨拆伙之後的散兵游勇。在黨中央及競選總部安插新系人馬,吸納重金屬樂團主唱,用意還是想著「鐘擺效應」。問題是,這樣做鐘擺就真的會擺過來嗎?

所謂鐘擺效應,最重要的是中間選民的移動,但謝長廷現在做的大部分還是「鞏固基本盤」。此次立委選舉台聯得票約3.5%,紅黨近0.8%,第三社會黨只有0.46%,制憲聯盟更少,0.3%比區域立委候選人得票還少。其他如綠黨、公民黨得票也多在5萬票上下,這些力量就算全部被謝長廷拉來,撐死了不過多了5%。更何況新黨的3.95%得票,謝長廷不可能只是見見郁慕明就能把票拉走。反過來說,馬蕭配吸納新黨票源的能量,甚至可能蓋過謝長廷吃紅黨與台聯黨的票數;謝長廷打第三勢力小黨的主意,其實還是走不出綠營的圈圈。更何況小馬哥及微笑老蕭一直抱持「尊李路線」,馬、蕭兩人的新書對李登輝多所稱頌,以蕭萬長和李登輝的關係,李老帥最後關頭,甚至可能再度拉起馬、蕭兩人的手,呼籲民眾要從「新台灣人」走向「現代化台灣人」,重新為消弭族群矛盾做出最關鍵的貢獻,為李登輝晚年在台灣史上,添加光榮的一筆。謝長廷想拉台聯,但台聯中的本土派與台獨派也可能分家,謝長廷光做這些根本不足以扭轉目前落後的選情。

此次立委選舉的選舉人數,區域加上原住民約1718萬人,投票率為58.5%;國民黨得票率51.23%、超過5百萬票;民進黨得票率36.91%、約360萬票,藍綠差了140萬。如果評估總統選舉投票率應可超過8成,則尚有2成多選票可以開發。民進黨就是認為這兩成中多數是傾向本土的中間選民,只要他們倒向謝蘇配,就能拉下馬英九。根據民進黨的民調顯示,此次立委選舉民進黨流失大量青年選票。自2004年到2008年間,估計新增加的投票新鮮人約有120萬,以往民進黨在青年世代中估計佔有約六成五的優勢,但如今社會新鮮人就業困難,薪資縮水,加上網路發達,中國資訊垂手可得,民進黨反中、急獨路線,對青年人的號召明顯大不如前。2004年連宋配象徵國民黨舊世代,較不受年輕世代歡迎;但08年大選,馬英九個人魅力超過謝長廷,國民黨就算在120萬年輕世代的選票中未打贏,至少也是五五波。

再看綠營立委選舉得票率退回3成6基本盤,合理的推估,如果謝營上下團結,並且以台灣悲情,以淚水,把潛在綠營支持者像「灌蟋蟀」那樣全部灌出來,大約可達四成五。問題是,在國民黨號召藍營支持者拒領公投票下,國民黨提出的反貪腐公投,竟然有450多萬人領票,只比民進黨提的討黨產公投少了5萬多票,這兩個公投案絕大部分都是民進黨及其支持者投下的。反貪腐公投擺明是衝著陳水扁及第一家庭的貪瀆弊案而來,但竟然有396萬多票贊成,只比討黨產425萬票少30萬票,這不就是說明連綠營支持者都對阿扁看不下去而投出來的嗎?前次總統選舉,台灣經濟還不到谷底,唱著「肚子扁扁也要投阿扁」的南台灣鄉親,這次還會投給民進黨嗎?從高雄縣、市民進黨區域立委選舉竟遭國民黨逆轉,台南市也是慘贏,差距只有幾萬票來看,除台南縣外,民進黨南台灣基本盤被藍軍攻破,連原本被看好的台北縣民進黨也慘敗;宜蘭縣、嘉義市「黨外聖地」也無法收回,清楚說明連民進黨的基本票源也鬆動了。選前張內閣「一週一利多」也拉不起選盤,未來二個月,就算「一天一利多」,有用嗎?現在民眾對統獨爭議已經倒胃口了,民進黨再打統獨牌,有用嗎?對岸早就不隨民進黨的挑釁起舞,打中共牌有用嗎?香港、澳門回歸後,股市狂漲、房市狂飆,打「特首牌」、「台灣香港化」有用嗎?謝長廷遮遮掩掩的兩岸政策,明顯不受企業界歡迎,加上李遠哲、林義雄光環急褪,民進黨鎖國路線不變,光喊「幸福經濟」有用嗎?謝長廷言詞銳利,嘴不饒人,連蘇貞昌都說他奸巧,謝長廷改不掉尖酸刻薄的破嘴,光說「和解共生」有用嗎?民進黨不肯洗心革面,還能指望二成多未投票的選民,會投向綠營嗎?

2、「裙擺效應」:

2004年總統選舉,在邱義仁「割喉戰」策略下,配合綠色執政的縣市,成功「挖走」國民黨地方樁腳;加上原本答應挺藍的雲林縣張派倒向綠營,高、屏兩地的票竟然「開不出來」;最終因兩顆會轉彎的子彈,讓連宋飲恨。但此次立委選舉過後,藍營不但有十八個縣市的執政優勢,更多了84席(加無黨聯盟)立委的加持。在單一選區中,泛藍立委與縣市長、縣市議會、鄉鎮市長、地方民代,將連結成綿密的地方政治網絡,挾在中間的無黨籍鄉鎮市長、民代,為爭取資源只能選邊站,所謂「西瓜效應」將會浮現,04年民進黨的割喉戰在08年這一戰很難再成功。

另一項趨勢是,預測立委選舉結果,準確度高達85%的台灣熱門網站「未來事件交易所」,將馬英九或謝長廷當選,當成商品讓網友下單買賣,其中認為馬當選的交易量共有36萬多筆。而馬英九在立委選後的價格升至84元,遠遠超越謝長廷的18元。「未來事件交易所」預測馬英九當選的機率,由立委選前約72%,選後一周沖高至82%;顯示藍軍在國會大勝,對馬的選情帶來相當可觀的「裙擺效應」。反之,謝長廷當選機率從立委選前約30%,至20日下降至20%,也是近一個月新低點,顯示綠營想靠「鐘擺效應」在總統大選逆轉,仍有待努力。

雖然馬總部自己走「Long Stay」的野戰法較溫和,而民進黨操作拔樁的手段較狠、較準,而且必要時還 有司法工具可用;但國民黨中央在吳伯雄主打和解牌下,透過立委不分區及立法院副院長的安排,安撫了王系。雲林張派此次也投入藍營參選立委,馬英九用力極深;加上高雄縣新人江玲君跌破眼鏡的拉下強敵林岱樺,馬英九魅力也打入高雄縣。高雄縣、市立委藍多於綠,連帶影響地方派系生態,原本觀望未動員的無黨勢力,在西瓜效應下對藍營有利。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藍營十八縣市加立委、鄉鎮市長、民代,將形成擴大的監票網,足以彌補2004年因為監票人手不足,加上南部民進黨執政縣市的「作用」,導致南台灣連宋配慘敗。但08年這些因素都可望改變,而從謝長廷的勝算有多少?能不能翻身?光看謝長廷多半一個人開記者會,連蘇貞昌也不陪,其他天王更不知去向;而馬英九不但地方非泛藍勢力紛紛要求馬下鄉長住的,在選後讓馬總部排都排不出行程,甚至企業界的捐款也暴增,藍營概念股股價狂漲,林濁水預言民進黨二十年也別想執政……,2008年大選誰能勝出,答案應該是顯而易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