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人自正,路險心亦平

迎接台灣民主高潮
譚中
(旅美退休教授)


鑒於立委選戰以來,藍綠兩營負面文宣,馬英九提出要在競選總統時「找回台灣核心價值」。他又說,領導人的不良示範,讓台灣人失去了奮鬥的勇氣,他要發揚台灣人的善性與致勝之道。我想就此略抒己見,迎接台灣民主高潮的到來。

做個完整的孫中山信徒

「山中人自正,路險心亦平」是唐朝詩人孟郊《游終南山》詩句,用來形容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當前處境最合適。首先,馬英九必得人正心平、在險路上走得穩當。他要能創造時勢,自己先得是真正的英雄。最近,他在一次座談會上回答問題時談自己心目中的崇拜偶像,他說,當法務部長時偶像是林則徐,當台北市長時偶像是劉銘傳,他畢生永遠的偶像是孫中山。筆者發現自己和馬英九就有一些共同點:第一我們都是湖南「老鄉」,第二我也挺佩服林則徐和劉銘傳那些國難時期的中國官員,特別敬佩孫中山。我希望馬英九能成為孫中山式的英雄人物。我想用十六個字來概括孫中山的典型:土洋結合、志溢四海、民生至上、統一為懷,來為馬英九競選加油。

「土洋結合」——孫中山是中國偉人圖像中第一位身穿西裝的人,外表上洋氣十足,骨子裡卻是個道地的「民族主義者」。他是第一位願意學習西方而不崇洋媚外的中國政治家。他的民族骨氣可以和毛澤東比美,但卻不像毛那樣民粹主義傾向嚴重。蔣介石自稱是孫中山遺產的繼承人,卻缺乏民族骨氣。我們希望馬英九能夠拋棄毛和蔣的弱點而忠實於孫中山傳統。

台灣曾經長期受到日本帝國主義奴役,蔣家王朝「躲進小樓成一統」以後又把美國當作靠山,民族骨氣長期受損。其實今天台灣問題成為解不開的疙瘩,外國的干涉是最大因素。如果台灣的政治家都像孫中山那樣堅決主張外國「以平等待我」而不受外來勢力的支配,台灣和大陸和平相處早就不成問題了。馬英九應該在這一點上移風易俗,做個完整的孫中山信徒。

「志溢四海」——孫中山自稱「洪秀全第二」是不是因為同是廣東人的關係呢?當然不是。他是要把洪秀全的革命精神繼承起來。孫中山早年的革命同志中,湖南人很多,劉道一就是傑出的例子。一九○六年,同盟會急先鋒劉道一在湖南被捕處死,次年孫中山在東京的追悼會上作了有名的《挽劉道一》詩:

半壁東南三楚雄,劉郎死去霸圖空;

尚餘遺孽艱難在,誰與斯人慷慨同?

塞上秋風悲戰馬,神州落日泣哀鴻;

幾時痛飲黃龍酒,橫攬江流一尊公。

詩中反映了孫中山的「悲情」,也襯托出他「丈夫志四海,萬里猶比鄰」。當時他在東京,一寸地盤都沒有,卻矢志要把神州興盛起來。馬英九應該繼承的正是孫中山的這種民族英雄氣質。

讓大家不再以出身背景為禁忌

中國之所以在人類歷史上佔突出的地位,她在兩千多年來為人類的六分之一至三分之一提供一個大政治屋頂是主要的原因。中國人的最大優點就是「五湖四海」,這就是孫中山的「天下為公」變成華裔在全球的精神靈感的原因。陳水扁八年統治和這種「五湖四海」精神倒行逆施簡直是對中華文明的踐踏。馬英九自己作為湖南人的後裔是陳水扁這種暴政的受害者,應該勇敢地把自己的湖南背景亮出來,並且代表所有被「去中國化」的受害者伸張正義。不然的話,他就不配成為孫中山遺產的繼承者。

「民生至上」——孫中山一九○五年在日本建立中國同盟會,確定「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更從這十六個字發展出民族、民權、民生主義的整套思想體系。「民生主義」是孫中山「三民主義」的重心,他訂出了《建國方略》、《建國大綱》等許多計劃,現在都在大陸逐步實現。三峽工程和青藏鐵路的理想都是從孫中山的頭腦中放射出來的。

一九七○、八○年代台灣以「亞洲四小龍」之一出名,那時台灣是欣欣向榮。當前有民進黨八年的敗政,台灣變成踽踽獨行,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紐約時報》著名專欄作家福裡德曼說,哥倫布發現世界是圓的,他發現世界是平的,並且特別提到中國和印度已經到了快和美國平起平坐了。印度朋友覺得,中國現在比印度更「平」,原因有二:一是中國比印度開放,二是中國大規模建機場、高速公路、提速鐵路、高架橋等基礎設施,印度大大落後。台灣在這一世界開放、變平的大趨勢中卻龜縮起來,自絕於新時代「interconective(互相連接)」的潮流,主要在於領導人不在國民生計上努力。可喜的是,馬英九已經在這方面許下了諾言,但以後必須身體力行。

「統一為懷」——孫中山在《民族主義》第五講中,嚴厲批評中國人「一片散沙」,沒有「民族團體」。他說:「假如全體國民,都能夠和印度人一樣的(與英殖民政府)不合作又用宗教團體做基礎,聯合成一個大民族團體,無論外國用甚麼兵力、經濟和人口來壓迫我們都不怕他。」他主張「把各姓的宗族團體,先聯合起來,更由宗族團體,結合成一個民族的大團體」。孫中山八十多年前的這番話好像是針對台灣當前的情況說的。民進黨中的台獨勢力正是反其道而行之,把台灣搞得烏煙瘴氣,這點馬英九最清楚。

統一為懷,這是孫中山作為政治家的最可寶貴的地方。他從全國大局的利益出發,把總統的位置讓給袁世凱。他在「紅都」廣州創造革命基地,卻總是找機會和北方的政權談判。誰都知道,從長遠來看,台灣的主要出路就是回歸祖國,自絕於祖國就是自殺。馬英九應該看清這一大勢,向連戰等前輩請教。他如果能執政八年,而這八年又是中國在北京奧運會成功的基礎上乘風破浪的大好時期,正好由他來繼承孫中山「統一為懷」的衣缽,變成統一中國的功臣。

什麼是台灣的核心價值?

馬英九批評「扁式民主」是假民主,是空殼民主,是惡民主。我想趁此機會來談談「民主」的問題。《海峽評論》上期「社論」說民主是好事,用「數人頭」取代「打破人頭」而促進政治、社會改革、進步是全世界政治發展的大方向。「民主」是個西方概念「democracy」,從字面上解釋就是讓「demo」來當政。這「demo」出自希臘文「dimos」,有「people(人民)」、「mob(人群、暴民)」和「the many(多數人)」三種涵義。我們看世界不同地方「民主」政治的表現,的確出現文明的、有秩序的過程以及野蠻的「mobocracy(暴民政治)」兩種傾向。在絕大多數民主政治試驗過程中都經過後一傾向的階段。直到現在,在非洲、亞洲以及歐洲前共產主義集團國家仍然避免不了這種傾向。我們注意到,孫中山只提倡「民權」,從來不宣揚「民主」,是對這方面有先見之明。

大陸知識菁英把台灣的民主政治看成全中國的「試驗田」。台灣民主試驗也和其他地方一樣,有一個由野蠻過渡到文明、由粗糙過渡到精細、由充滿敵意過渡到促進和諧、由「部落主義」的分崩離析過渡到形成不同方言群體團結成大家庭的過程。陳水扁屢屢用「公投」綁「大選」就是吸「mobocracy(暴民政治)」的毒上了癮,就是馬英九說的「假民主」、「空殼民主」和「惡民主」。馬英九和國民黨領導真要是認真和這種假「民主」之名玩「暴民政治」之實進行不懈鬥爭就應該和「公投」脫鉤,動員選民堅決不領公投票才對。至於跟在「入聯公投」後面去搞「返聯公投」,將錯就錯,那就更沒有正氣,找不回「台灣核心價值」的。

甚麼是「台灣核心價值」?這是值得探討的問題。所謂「價值」就是精神文明的寶貴東西。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這是古代聖賢設法保持精神文明價值的處世態度。凡是從天理良心感覺到錯誤的立場與政策都不應該隨聲附和,這樣做有可能使「君子」暫時孤立,不為群眾諒解。可是要相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流氓政治最終是騙不了人的。

馬英九不要把精神性質的「價值」和物質性質的「利益」混為一談。物質性的利益可能因地而異、也可能有大我與小我之間的不同,可以有「台灣利益」、「廈門利益」、「湖南利益」的區別,和「中國利益」可能會有出入。但精神性的價值是以文明而產生的。由於文明不同,「中國價值」和「美國價值」是會有區別的。但「中國價值」中卻不會有自成一體的「台灣價值」、「廈門價值」或「湖南價值」。其實馬英九所說的「台灣核心價值」實際上是台灣民性的特點。真正的「台灣核心價值」應該是中華文明的核心價值,那就是「仁」、「恕」、「禮」、「義」和「五倫」,也就是國民黨從一九三○年代開始大肆宣揚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與「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如果馬英九能夠在這些精神之外另起爐灶建立「台灣核心價值」那恐怕不能用漢字寫出來、不能用台灣(閩南)話說出來的。

當然,我上面所列舉的這些精神價值是傳統的,也許有點過時,在大陸就經常受到批評(但現在大陸也在變,也在提倡中國「禮儀之邦」)。價值是可以與時俱進、日新月異的(現在胡錦濤在大陸提出「科學發展觀」就是一例)。我看當前台灣的學術思想也是與時俱進,和世界各地一致。台灣人士在全球私下與公開的言論都很現代化、全球化。唯獨像馬英九以及他的國民黨同僚在台灣政壇上為了怕被戴上「紅帽子」,言論自由的領域就只有鳥籠子那麼大,這是很奇特的現象。這也是陳水扁「惡民主」和「暴民政治」的惡果。現在馬英九還沒有當選總統,就用三根「不獨、不統、不武」的繩子把自己捆起來了。將來如何能變成創造時勢的英雄就只有天知道了。

盼馬變成新一代光明磊落的領袖

從網上看到台北市二二八協會理事長廖繼斌分析,說馬英九有一種「柔性的湖南人脾氣,凡認為是對的,一經決定,一定會堅持到底,不打折扣;過程中若遇阻力,或有退縮,但不會氣餒,仍堅持到底,謀定而後動。」他還說,這和「剛性湖南人脾氣的宋楚瑜不同。」筆者也是湖南人,卻從來沒有想到湖南人的「脾氣」中還有這麼多學問。

毛澤東成名以後,一度有「湖南人吃辣子,所以革命性強」的說法,這是很不科學的。湖南人會打仗,「無湘不成軍」。一九四八年東北大會戰時,兩邊軍隊的有線電話中只聽見湖南土音在喊叫。但是不能認為湖南人都是一介武夫,湖南也出學者和文學家。我小時在湖南成長,自己感覺到受湖南文化環境的兩點陶冶:一是不善於說假話,二是見義勇為,傾向於打抱不平。我想馬英九一定也有這方面的傾向的。

蕭瑜於一九六○年代出版英文書《當毛澤東和我討乞的時候》(When Mao Tse-tung and I were beggars),許多人以為他捏造故事,林語堂為他寫序說:「湖南人是不撒謊的」。我想,再沒有任何對湖南人的恭維比這更寶貴了。我希望馬英九能維護湖南人的這一榮譽。「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現在人世間的假冒偽劣太多,這和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影響不無關係。政治生活是最虛偽的,選舉政治尤其如此。希望馬英九能出污泥而不染,變成新一代的光明磊落領袖。我遙祝馬英九於二○○八「發」年大發,輝煌騰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