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崛起之路

美國裂解中國驚心動魄vs.「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高瞻遠矚
戚嘉林
(國際關係學博士)


十九世紀末,我國積弱,瀕臨列強瓜分。東鄰日本,參謀本部第二局局長小川又次於1887年撰《清國征討案策》,擬將我國華北、華東及台灣併入日本版圖,余則支解成數國。例如東北立滿洲國、長江以南建明裔王國、西藏青海立達賴喇嘛、內外蒙古甘肅另選各部之長,均分其力,以確保日本獨立〔注1〕。及至1940年,日本在華已成功建立東北的「滿洲國」、張家口的「蒙疆聯合自治政府」與南京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實現五十年前小川又次支解中國的狼子野心。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滿洲國」等傀儡政權,灰飛煙滅。但接著的卻是美國乘我發生內戰時,煽動策劃並支援各地的分離運動,以裂解中國。

日本欲裂解中國,因其燒殺擄掠,手段殘酷,國人知所警惕。但美國裂解中國,因為是打著民主、人權、民族自決等意識型態的旗幟,故國人反應遲鈍。斯時(1946-51),美國在我國東南欲分離台灣、西北則顛覆內蒙、鼓動疆獨、西南則策劃藏獨,以裂解中國的驚心動魄史實,就不易為國人所知,新生代甚至不知。回顧中國近代歷史,中國人,尤其是菁英份子,切記莫忘。因為在中國崛起的道路上,是中華民族菁英與美日等列強菁英間的較量、對抗與對決。

分離台灣

1945年10月24日,陳儀抵達台北松山機場,從機場到台北,台人萬民爭先相迎,歡聲響徹雲霄。在這樣熱烈慶祝台灣回歸祖國的政治氛圍下,1946年1-4月,美國陸軍情報部卻居心叵測地在台灣從事有關台人國家認同的「台灣民意測驗」調查。全案由美國駐中國台北領事館特務副領事柯喬治(George H. Kerr自稱葛超智)計劃,情報部組長摩根上校(Col Morgan)偕同日人翻譯員,訪問約300名各階層各政治派系的台灣人,其結論竟是「台灣人不願受中國管,而希望美國來管」。接著的同年夏,《紐約時報》與上海《密勒氏評論報》就與之相呼應,報導稱「假如台灣實行公民投票,台灣人首先選擇美國,其次選擇日本,決沒有人選擇中國」〔注2〕。

此外,在特務柯喬治的主使下,1947年1月,約有150名台灣人(代表超過800人)署名「台灣人請願書」,向美國請願 「……要求聯合國托管一直至台灣獨立」。一個月後的2 月28日,台灣爆發二二八事件,柯喬治更是利用機會,興風作浪,惟恐台灣不亂〔注3〕。據國府情報,柯喬治與台人林茂生、廖文毅,請美供給槍枝與經費,美方允供經費〔注4〕。

1947年7月,美國派巡迴大使魏德邁訪台,曾與廖文毅面晤。廖氏向他提出主張暫由聯合國托管台灣的《處理台灣問題意見書》。接著10月始,美國媒體乃大肆炒作「台灣分離運動」。10月14日美聯社上海電「本社記者今日獲悉:台灣分離運動的領袖們不久將正式要求出席日本和會,並將要求舉行公民投票,以便決定仍屬中國抑或完全脫離中國,……」。31日合眾社上海電稱「台灣現正展開著秘密活動,企圖向將來舉行之日本和會請願,舉行台灣全民投票,倘不獲接納,將引起台灣流血叛變,……」。11月3日合眾社上海電稱「此間台灣人今日對本社記者稱:彼等將於明日或本星期四晉京叩謁司徒大使,請求予以援助,俾台灣能獲得自主之權」。

與此美國媒體大肆渲染台灣分離運動同時的1947年10月15日,香港《華商報》台北通訊稱,台灣某參政員曾與美國駐台新聞處處長卡度(Robert J. Catto)密晤兩個鐘頭。據當時在場的翻譯員透露,卡度當時稱台灣的歸屬尚未正式確定,台灣人如願意脫離中國的統治,美國可以幫忙,台灣人如願意接受美國托管,可以提出希望條件及托管期限等語。該參政員未表示任何意見,僅稱俟試探其他士紳意見後再論。事後,該參政員曾與一些士紳在北投、草山(今陽明山)等處,頻頻與美方人士會面,惟會見內容無從獲悉;面對美方「托管運動」的分離攻勢,斯時上海、南京、北平、香港的旅外台胞,均發出抨擊「托管運動」的聲明,旅滬台灣同鄉會會長還特為此廣播。國府台灣情治機關也調查此事的來龍去脈,並向國府呈報稱,此一分離運動的牽線人是美國新聞處處長卡度〔注5〕。

1947年9月底,黃紀男與廖文奎二人在南京,拜會中文說得很流利的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請求支援台獨。身為我國邦交國大使的司徒雷登居然鼓勵道「台灣獨立是一條漫長而艱辛的道路,但值得奮鬥(The Formosan independence is a long and hard way、but worthwhile to struggle)」。黃紀男旋游南京舊城等名勝古跡,但見南京一片衰頹景象,秦淮河畔夜時一片漆黑和破敗,明孝陵前則小乞丐成堆,衣衫襤褸,故印象深刻。返台後,因感風聲鶴唳,乃決心離台。同(1947)年12月23日清晨六點左右,作為邦交國駐我台北新聞處處長的卡度,不但協助黃紀男偷渡,還親自陪行至停泊在基隆港的美國台灣救濟分署漁船,介紹黃紀男予該船的挪威籍船長,偷渡香港〔注6〕。

顛覆西北

1943年,英、美兩國同時獲准在新疆省會迪化(今烏魯木齊)設立領事館,兩國駐國府重慶大使館的外交人員也獲準可進出我國西部邊疆省份,從而開啟了英美特務與外交人員顛覆我國邊疆的大門〔注7〕。

1948年春夏,以司徒雷登大使為首的美國駐南京大使館,強烈建議國務院要及早因應中國內部即將分裂的情勢,並提出有效對策,讓中國各地可能陸續出現的「區域性政權」有能力對抗中共勢力,以保持美國在中國的影響力。當時美國駐華外交官員及軍方情報單位,並付諸具體行動。例如1948年3、4月間,美國駐我新疆迪化領事包懋勳(John Hall Paxon),奉美國國務院之命,偕隨譯及同仁,遍訪南、北疆各重要城市。期間除會晤漢族軍政首長與少數民族政教領袖外,居然還播放有維吾爾文翻譯的影片及展覽海報,向我國邊疆民族宣揚美國的強大、民主與友善,復於6月續訪東疆與甘肅河西走廊,並將此行成果密報華府。同年上半年,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簡稱中情局)曾秘密交付約三百盎司的金條,給此時返美述職的駐我國新疆迪化副領事馬克南(Douglas Mackiernan、通曉一些俄語、蒙古語及哈薩克語),用以收買中亞新疆地區的哈薩克族、白俄羅斯族與維吾爾族;當時中情局駐北京的另一名特派員貝賽克(Frank B. Bessac又稱白智仁),則負責直接與內蒙古德王秘密接觸。美國駐華大使館則藉1948年5、6月國府在南京召開國民大會的機會,秘密接觸來自我國西北邊疆的政治人物。前寧夏省主席馬鴻逵在其回憶錄中就提及,斯時司徒雷登就秘邀他至其大使官邸私晤,明白告以華府願對寧夏當局提供包括軍事援助的任何可能協助。

1949年2、3月,美國軍方暗中出資,由總部設於蘭州的「國際物資供應公司」(International Supply Corporation)出面,購買二千多隻卡賓槍,及三百多箱其他各式軍火,並以美國空軍陳納德將軍(Claire L. Chennault)所主持的「民航空運大隊」(Civil Air Transport)所屬機隊為掩護,從上海緊急將該批武器運往馬步芳的西北部隊。4月初,陳納德親自飛往青海省會西寧,與馬步芳等會晤,旋趕返華府,向美國國務院高層報告中國西北最新政情,並強調應迅予馬步芳等軍援,以確保內蒙古、寧夏、青海、甘肅、四川、雲南等中國西部省份之獨立性。國務院旋於4月22日為當時中國西北政情召開一次特別會議。緊接著,一項專用於支援「大中國地區」(general area of China)境內「非共」(non-Communist)非漢族(non-Chinese)如哈薩克、內蒙古、回族與藏族的「軍事援助方案」(Military Assistance Program、MAP)法案,立即送往國會審查並迅速獲得通過。此時,美國中情局駐廣州特派員梅茲(Raymond Meitz)與德王秘密接觸,告以MAP法案即將通過,德王所主導的西蒙自治政權可獲援助。德王一行於同年7月自廣州飛回寧夏定遠營後,在該地又獲貝賽克的類似保證,故信心滿滿,乃於8月10日宣佈「蒙古自治政府」正式運作。

1949年夏,我國西北有德王在寧夏阿拉善旗的「蒙古自治政府」、北疆地區哈薩克族烏斯滿所率該族的游擊隊,及回族馬步芳在蘭州西北軍政長官公署的三股分離勢力,急盼美國秘密援助的到來。據可靠情報,美方甚至企圖將馬步芳、馬鴻逵等撤到新疆,與當地勢力結合,組織「大伊斯蘭共和國」。8月中旬,美國軍方與國務院高層緊急決定,把掛名在「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援華計畫名目下的軍事與民生物資,由陳納德負責全數交付當時聲勢最大的馬步芳與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只是美國物資裝備的到來,並未扭轉馬步芳等的劣勢,8月26日解放軍攻克蘭州,殲滅馬步芳部隊,五天後佔領西寧〔注8〕,美援物資全為彭德懷部隊接收,馬步芳乘美國空軍運輸機倉皇逃離青海,飛往台灣。此時,德王所領導的定遠營政權,因美國承諾援助的物資未兌現,而人心潰散,旋於數周後的9月20日宣告解體。接著的9月25日,新疆警備總司令陶峙岳等宣佈起義,效忠共黨政權。

鼓動疆獨

此時,美國中情局幹員貝賽克、駐迪化副領事馬克南,及數名美國駐迪化領事館在北疆所收買僱用的隨扈,攜帶無線電報機及中情局所提供的黃金,於1949年11月至1950年3月間,先後在北塔山區的巴裡坤湖、新疆塔克拉馬干沙漠的綠洲地區、青海柴達木盆地格孜庫勒(Gez Kol)湖畔的鐵木裡克(Timurlik)等地活動,並與烏斯滿、賈尼木汗、牙巴孜汗、哈力別克(Qali Beg)、胡賽因台吉(Hussein Taiji)等哈薩克族部族首領秘密接觸,煽動我國邊疆少數民族進行分離的武裝叛亂。斯時,馬克南主導策劃由賈尼木汗負責昌吉、呼圖壁地區,烏斯滿負責吉木薩與奇台一帶,哈力別克負責迪化南山地區等的叛亂。1950年3月,烏斯滿?code>P賈尼木汗在巴裡坤湖宣佈成立「自治政府」,領導一萬五千名哈薩克族人,進行長達一年的武裝叛亂。同年4月,牙巴孜汗則率領約三千名哈薩克族武裝勢力,結合哈力別克的勢力,從東疆哈密地區經南疆、青海進入西藏境內,一路上與解放軍進行半年的游擊戰。

最後,烏斯滿?code>P賈泥木汗於1951年2月遭解放軍俘獲處決。哈力別克與胡賽因台吉則於1951年夏由南疆經喀什米爾出走,逃往土耳其,成為海外疆獨最活躍的成員之一。牙巴孜汗則經西藏逃亡台灣,並於1950年代初在台出任「新疆省政府主席」;至於馬克南與貝賽克等,則跨越崑崙山,向拉薩撤退。馬克南於1950年4月在藏北雪噶洪朗(Shegar-Hunglung)關卡遭藏兵誤殺。貝賽克旋被護送至拉薩,並於是年8月奉命向西藏「外交局」提議,拉薩當局應積極與新疆、青海境內的哈薩克族各部,進行軍事情報交流,以掌握解放軍動態。對此,拉薩官員曾表示高度配合的意願。

策劃藏獨

1946年,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下令向西藏當局提供一批可供發報用的發電機。西藏當局在英國特務福特的協助下,利用這些設備成立「西藏廣播電台」,散播藏獨輿論〔注9〕。同年春,美國駐印度大使亨德森(Loy Henderson)就建議美方,如果毛澤東的軍隊在中國獲勝,美國就應準備將西藏視為一個獨立的國家〔注10〕。1951年3月,亨德森大使與達賴喇嘛的私人教師哈里爾(Heinrich Harrier)會晤,討論達賴喇嘛出走事(哈里爾是奧地利人,在藏七年,曾利用現代技術為美國繪製了拉薩及喜瑪拉雅地區的地圖,並經由中情局特務貝賽克攜出西藏,交給美國駐印度使館)〔注11〕。

1950年11月,十四世達賴喇嘛出走亞東。1951年5月,西藏代表在北京與中央簽署「十七點協議」。是時,美國駐印度新德里與加爾克答的外交官,卻努力說服當時人在亞東的達賴喇嘛,離開西藏,流亡海外。當時美國向達賴喇嘛開出包括重新同意支援西藏在聯合國的提案,在可能情況下設法提供軍事援助予西藏,派遣密使前往印藏邊界與達賴喇嘛的親信聯繫,承認十四世達賴喇嘛為一「尊貴的宗教領袖與西藏自主國的元首」(an eminent religious dignitary and head of the autonomous state of Tibet),以及在印度與錫蘭(今斯里蘭卡)拒絕提供政治庇護時,收容達賴喇嘛及其流亡政府等西藏分離我國的條件。但因種種因素,當時達賴喇嘛仍決定返回拉薩。這並未意味著美國的全然失敗,因為在達賴喇嘛決定返回拉薩前夕,在美國的暗中支援與協助下,達賴喇嘛兄長土登諾布經印度前往美國,另一位兄長嘉樂頓珠,斯時(1951)就與中情局簽訂協議,最初為該局收集情報,後來則策劃游擊戰。日後,嘉樂頓珠與土登諾布二人並經常往來於美國、印度與台灣之間〔注12〕。及後,美國支援西藏武裝叛亂,1957-61四年間美國中情局不但對西藏空投武器、彈藥、糧秣、藥品等物資就超過250噸,甚至將西藏康巴族人(Khambas)送往美國本土科羅拉州丹佛附近高山陸軍的海爾營(Camp Hale)受訓,再空投西藏〔注13〕。

津貼達賴

1959年3月,達賴喇嘛最終逃往西方。據美國國務院外交檔案1964年1月9日特別小組(Special Group)備忘錄的記載,該會計年度還列有給達賴喇嘛津貼的18萬美元預算〔注14〕。美國涉入西藏事務之深,由此可見。時至今日,美國更是技巧地將達賴喇嘛塑造成民主人權宗教的鬥士,歷任美國總統不乏予以接見,西方頒予諾貝爾和平獎,安排重要場合演講,以強化其從事分離運動的合法性。日前,美國總統布希不但再會見達賴喇嘛,第二天還親自出席並頒發國會金質獎章,遠在天邊的拉薩隨即發生僧侶慶祝達賴獲獎並與軍警衝突的事件〔注15〕。美國利用達賴喇嘛顛覆中國,可說六十年不改其志。

「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

1949年2月,毛澤東在其與米高楊的談話中,提出「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的政策。換言之,就是徹底摧毀清除帝國主義在華的控制及其影響〔注16〕,亦即摧毀遏阻帝國主義的對華顛覆。事實檢驗真理,從事後許多時人回憶與解密檔案,我們才驚知當時美國,是對中國從東南的台灣、到西北的內蒙與新疆、及西藏,居然是進行全面的裂解。美國的這些滲透與顛覆當時是在極機密的情況下運作,相關情形最終匯總於華府的國務院與中情局等部門,但對被顛覆的中國人,當時不是無法盡悉,就是只能瞭解局部。

如果1950年後中國仍與美國為友,以當時中國國勢的衰弱,民族自信心的不足,勢必受制於美國一手持民主、人權、民族自決的分離意識型態,收買菁英且分化我國邊疆少數民族,一手提供經費、武器彈藥、且包庇分離份子等的顛覆手段。例如後來美國暗助達賴喇嘛的出逃西方,就為中國大陸留下了一個迄今尚未解決的難題。故毛澤東「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的政策,徹底摧毀了美國的對華顛覆,捍衛自滿清覆亡後得來不易的中華民族大一統,並以時間凝聚中國人民的內部力量。因此,客觀而言,毛澤東此一決策,實是關係民族復興啟始的高瞻遠矚決策。

南北分裂的夢魘

國民黨政府遷往台灣後,經由台灣海峽與中國大陸隔海相望,與中國大陸分離。客觀而言,國共內戰,導致中國大陸與台灣迄今未能統一,是近代中國的悲劇。然而,在那個關鍵的年代,蘇聯領導人史大林強烈敦促毛澤東與蔣介石成立聯合政府,但被毛澤東拒絕。1948年底,當中共形勢大好,準備拿下北京揮師南下時,史大林派米高揚到中國,以口信方式傳達史大林意見,要求毛澤東不要南下長江,讓蔣介石得以生存。毛澤東不僅又未接受,反而於1949年1月1日發表了一篇「將革命進行到底」的新年獻詞。

1949年4月21日,毛澤東下令解放軍渡過長江,並以「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的蓋世氣魄,數月間即一統萬里江山,美蘇想分裂中國都來不及。如果歷史可以重演,假設當時毛澤東屈服於史大林的一再要求,假設內戰時日稍久,美國外交、情報、國防等各單位完成意見整合,頭腦清醒過來,加大力度積極分裂中國。例如傾全力軍援國府甚至派軍介入,抗阻中共攻勢,使國共兩黨以長江為界分治。那時,蘇聯支援北方的中國共產黨政府,美國支援南方的中國國民黨政府。如此一來,一個擁有數億人口的文明古國,將被分割成兩個人口與轄區相當的政權,相互敵視,相互顛覆,則中國人民所受的苦難將遠甚於今日台島灣與中國大陸的分離。此外,由於以長江為界的北中國與南中國,二者綜合實力相當,任何一方都很難經由武力統一,外加美、蘇兩強蓄意分裂中國,則中國人想在二十一世紀完成統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開啟民族復興崛起之路

美國欲乘內戰結束一個統一的中央政府出現之前,策動並支援我國邊疆少數民族分離,在我國大西北地區建立親美的「區域性政權」,尤其是利用達賴喇嘛使西藏脫離中土,支解我國的意圖,居然與日本的思維一致。但天算不如人算,未料新興的中國共產黨人,在毛澤東的領導下,以千鈞雷霆之勢完成一統。尤其是1949年10月始,解放軍兵分數路進疆,齊頭並進,頂風冒雪,餐風宿露,翻過高山峽谷,徒步戈壁瀚海,展現大無畏的英雄氣魄。例如有自阿克蘇徒步橫越渺無人煙的塔克拉瑪干大漠,急速行軍十五天,直抵和田平亂。有自烏蘇徒步行軍420公里,爬冰臥雪,歷盡艱辛,進駐承化(今阿勒泰),大軍先後旗插天山、阿爾泰山和帕米爾高原,設立邊防哨卡,戍邊衛國〔注17〕。美國顛覆支解中國大西北的意圖,因措手不及而以失敗告終。但也未完全失敗,既然分裂西北不成,則分裂東南,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韓戰關台灣何事?但二天後的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親自下令其第七艦隊巡防台灣海峽,實質分裂台灣至今。同年10月19日,大陸以「中國人民志願軍」名義參戰,禦敵於國門之外。至此,除台港澳外,中國人完成自大清覆亡分崩離析後的實質統一,從而開啟中國復興崛起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