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聯返聯勢成騎虎

拒領公投票仍是唯一選擇
紀欣
(法學博士.中國統一聯盟副主席)


儘管「公投綁大選」、「一階段、二階段領投票」鬧得沸沸騰騰,1月12日與立委選舉同時舉行的兩個公投案,因投票率都不到三成,全遭到否決。

根據中選會資料,公投投票權人達1727萬多人,依公投法規定,公投案至少要有半數,亦即863萬多人領票,再過半數同意才算通過。根據中選會統計,「討國民黨黨產」公投的投票數為455萬多票、投票率為26.34%,其中91.46%投「同意」票,投「不同意」、無效票都低於一成。其中,高雄市的投票率最高,達32.34%;台北市投票率為24.96%。至於「反貪腐公投」,投票數為450萬多票、投票率為26.08%,其中58.17%「同意」,41.83%「不同意」,一成多為無效票。此案的投票率也是高雄最高,達31.78%;台北市為24.68%。值得注意的是,「反貪腐公投」的同意比率與不同意比率都偏高,台北市的同意比率為48.37%、不同意為51.63%;高雄市的同意比率為49.53%,不同意為50.47%。

以上統計數字,至少顯示以下幾個現象:(1)領投公投票的選民,不到領投立委票的半數(立委選舉投票率為58%),(2)從高雄與台北公投投票率的差距,以及投「討國民黨黨產」者圈選同意比率高達九成可知,綠營選民領投公投票的比率遠比藍營高,(3)從「反貪腐公投」的同意與不同意比率都偏高來看,藍營選民或中間選民中有不少投下「反貪腐公投」票,以宣洩對扁政府的不滿。

不到三成的投票率,是否可解讀為選民接受了國民黨選前的「拒領公投票」呼籲,值得吾人探討。儘管公投行情隨著民進黨立委選舉失利跌到谷底,有鑒於入聯公投攸關「國家認同」、「台灣國際空間」,民進黨仍有炒作空間,藍營在未來50多天的選戰中,該如何對應或解套,更值得吾人關注。

陳水扁又想搞防禦性公投

即使公投失利,陳水扁1月16日仍在聖露西亞硬嘴,總統大選的投票率一向較高(過去三次總統大選投票率分別為78%、82%、80%),他有信心入聯或返聯公投,能跨過半門檻,但謝長廷對公投是否能過關則持保留態度。謝長廷1月16日晚間接受專訪表示,公投不過,比不辦還糟,民進黨不應與馬英九繼續拚,應該要協商。

謝長廷1月21日拜會台聯時,台聯主席黃昆輝說,入聯公投要投,就一定要過,因此應考慮將入聯、返聯公投和總統大選脫鉤,延後舉行,也可由立院提出一個版本。謝長廷回應,他很早就提過應該協商,將返聯、入聯公投協商成為共識版本。謝長廷當晚和陳水扁密會深談,謝建議陳出面邀集各方領袖,協商「最有利方案」,讓公投過關。

謝長廷在1月23日的民進黨中常會上表示,民進黨應考慮支持返聯公投案,或提藍綠「折衷版」的第三案。他表示,入聯、返聯公投都已無法撤案,也不能改文字並案,未來可能發展,一是鼓吹兩案都過關,一是由立院提出第三案,另外「有的是總統職權,我不便講」(指總統發動防禦性公投)。對於國民黨主張將公投與大選脫鉤,謝長廷在常會後表示,「公投如果與大選脫鉤,就不會過關。」

針對國民黨將在立院提案,責成政府申請加入或重返聯合國,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藍綠可以協商,公告、連署時程來不及,可由總統發動「防禦性公投」。

據《中國時報》1月25日報導,陳水扁與吳伯雄前一天早上密會時,除認可國民黨在立院推動入返聯決議文的做法,並有意以立院通過的決議內容,提出防禦性公投,但未獲吳伯雄支持。

綠營知道,要想公投綁住總統大選,沖高綠營投票率,要想入聯或/及返聯任一公投過關,或兩案投票人合起來衝過投票權人半數,以便向國際社會表達:台灣人民有參與國際事務的共同決心,並同時影響新總統的兩岸政策,就必須要求綠營選民兩項公投都支持,藍營選民至少支持返聯案。這種路人皆知的陽謀,以國民黨高層的政治智慧,應該不難識破吧!

國民黨不該治絲而棼

國民黨在立委選後的第一次中常會(1/16)上,就有中常委提議不妨進行民調,瞭解民眾對返聯公投的看法,洪秀柱則直接建議,公投綁大選是扭曲公投的神聖性,選舉應回歸競選主軸。胡志強會後接受媒體專訪時,也呼籲黨中央3.22仍應拒領公投票。

馬英九、蕭萬長及吳伯雄、王金平等人23日早餐會後,吳伯雄表示,民進黨如果有誠意要辦公投,應該另外找時間舉辦,不要「公投綁大選」。在當天隨後召開的國民黨中常會上,蔣孝嚴主張「不協商、不撤案」,如公投不能與總統大選切割,國民黨應發起「拒領公投」。吳伯雄回應,立法院曾於1993年做過決議要求政府重返聯合國,國民黨將在2月1日組成的新國會重提1993年的決議案,責成政府加入聯合國或參與國際組織。王金平則針對謝長廷的藍綠「折衷版」表示,入聯和返聯公投都已成案,無法合併,也沒有辦法撤案;藍綠共提一個新案也不可能,因為公投案須45天的連署期,加上28天的宣導期,「73天內要和總統大選投票一起處理,也來不及。」

1月24日上午,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郭素春舉行記者會指出,返聯與入聯公投引發諸多爭議,加上公投綁大選會造成選務人員的負擔與選舉不順利,國民黨團將在2月1日立院開議後連署提案,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或加入聯合國。吳伯雄幕僚會後表示,為爭取民進黨支持,該決議文可能會以「我國」取代。同一天早上,扁吳密會時,吳伯雄對即將卸任的陳水扁,又動念要搞防禦性公投,大表不以為然;但對立法院另行提出新的公投案,則未置可否。

國民黨為怕民進黨炒作公投成功,影響其選票,也早早拿香跟拜,提出反貪腐和返聯公投,後力推二階段領投票不果,一怕藍營選民不知所從,甚而放棄投票,二怕包括新黨在內的六小黨的「拒領公投票、政黨票拒投兩大黨」策略成功,才在2007年12月31日呼籲選民拒領公投票。這種失去中心思想、前後矛盾的策略,本該受到非議,但其能在最後一秒鐘轉向,至少顯示其尚有反省能力,選舉結果也給了它最大的回報。返聯公投雖依公投法不能撤案,但歷經領投票爭議、1.12公投結果,選民早已對公投不耐,只要國民黨高聲一呼「拒領公投票」,結果不難預期。

吾人不能理解,在選戰只剩下50多天之際,吳伯雄在藍營席捲立院四分之三席次之後,密會聲望低到不行的陳水扁,目的何在?有媒體分析,吳伯雄同意扁吳會,是想促成中選會法制化,甚至希望陳透過行政命令,在3.22前調整中選會的組成比例,讓中選會變成獨立機關,吳也希望陳能發揮影響力,讓中選會決議公投與總統分開舉行。如果其然,吳伯雄豈不成了童騃式的樂觀主義者?而陳水扁不但未聽信於吳,並當場以防禦性公投將他一軍,就難怪有藍營立委批評吳「不是夜奔敵營,難道是去招降納叛?」

吾人期待,國民黨在面臨對台灣、兩岸前途更形重要的入聯、返聯公投之際,能繼續做出正確抉擇。具體建議如下:(一)當中選會做出公投與總統大選合併舉行時,國民黨立即提出「拒領公投票」呼籲,化解公投帶來的衝擊,(二)國民黨在立法院推動的重返或加入聯合國決議案,只應作為立院內部決議,萬萬不可再提出新的公投案,以免治絲益棼,重掀波浪,(三)立即表態反對陳水扁提出防禦性公投,以免再度造成社會動盪,重挫兩岸關係。

中選會再成爭議焦點

中選會秘書長鄧天祐1月23日宣佈,返聯公投已通過第二階段連署人審查,入聯公投案也快完成第二階段連署人審查,兩案將送近期召開的委員會確認成案;為維護連署人權益,公投案必須依照法定程序辦下去,不可撤回。當問及入聯、返聯公投是否與總統大選一起舉行,鄧天祐表示,必須由中選會決議之。

鄧的發言,似未排除公投與總統大選分開辦理的可能性,只是中選會委員中,除劉光華、趙叔鍵贊成分開辦理,其他委員都表示脫鉤的「可能性不大」。除非扁謝另有盤算,已淪為民進黨打手的中選會,幾不可能在2月1日召開的委員會議上,做成總統、公投分開舉行的決議。至於公投票能否和總統選舉合印一張,以及入聯和返聯能否兩案合印同張選票,由於公投法有門檻限制的問題,公投票依法不能與總統選票合印,入聯和返聯不能合印同張選票,請中選會委員千萬不要胡鬧。

針對近日藍綠陣營先後傳出第三案之議,中選會法制人員23日表示,按公投法第二條、第十六條規定,由立法院提出的公投案,位階等同於防禦性公投,可跳過連署程序,直接由中選會辦理;如果總統或立法院提出另一公投案,而且要與總統大選並辦,依公投法第十八條規定,中選會應於公投日28天前(即2月23日前)公告。(見《聯合報》2008年1月24日)。

中選會在無人提問的情況下,由不具名的法制人員主動跳出來提供公投法資訊,不免令人懷疑是有意放話,為陳水扁的防禦性公投,或立院的新公投案作嫁,其心可疑,吾人不得不防。另外,吾人期待新國會能在最短時間內制定中選會組織法,讓中選會早日成為獨立中立的選務機構。

選民更該拒領公投票

依世界各國的公投歷史來看,公投的功能主要是(一)政府當為而不為,或政府不當為而為時,人民可以透過公投制衡政府,(二)代議機構針對某一項具極大爭議的議題無法決議時,交由人民直接決定。而台灣,不論是2004年的防禦性公投,或是討黨產、反貪腐、入聯或返聯公投,均不符合公投制度的設計原理,而且他們不但沒有解決衝突機制的功能,反而成為衝突的來源。或有人擔心,如二公投案不過,國際社會可能解讀為:台灣民意不支持以任何名義加入國際組織,這是對台灣的傷害。然而,坦白講,在馬拉威與台灣斷交後,只剩下23個邦交國的台灣政府,能說服選民入聯或/及返聯公投過關後,就可加入或重返有192個會員國的聯合國嗎?如公投案過與不過,根本不會產生任何效果,那舉辦意義何在?

入聯與返聯公投已成為藍綠的燙手山芋,藍綠雙方各自承受國際壓力,但有此結果,也是他們自找的,選民無需隨之起舞。不論國、民兩黨在未來的50多天中將如何炒作、應對入聯、返聯公投案,選民其實只要繼續保持一個原則:拒領公投票,即可不被公投綁架,不做政黨的奴隸!

完稿於2008年1月25日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