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也是咱們的!」

沉慟追悼「經營之神」王永慶先生
耿 榮 水
(資深政論工作者)


有台灣「經營之神」美譽的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於十月十五日猝逝美國,惡耗傳來,各方震悼,對岸國台辦發言人也特別發表聲明,表達中共當局哀悼之意,這是對台商極大的尊崇。

記憶中,中共對台胞過世正式表達政府哀思的,近年來只有已故前立法院長梁肅戎一人。肅老因成立「和統會」鼓吹兩岸和平統一運動,擴及全球,影響深遠,故當二○○二年八月辭世時,由新華社統一發表訃告,在全國新聞聯播中播出,江總書記也親向家屬致電慰問,可謂備極哀榮。王永慶以商人身份獲此殊榮待遇,更屬難能可貴。

「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王永慶是全球知名企業家,其一生奮鬥傳奇事跡,在台灣可說是家喻戶曉,筆者早期在新聞界服務,與王先生相識甚早,但並無多少來往,更談不上私交。記得每次採訪交談,他都客氣迎送,最後則交待其弟王永在代表他在敦化北路台塑大樓頂樓餐廳宴客,品嚐著名的台塑牛排,這是最典型的台塑與新聞界互動模式,老一輩新聞圈中都知之甚詳。在台塑王國中,王永慶像一位威嚴有加的皇帝,王永在則是調和鼎鼐的宰相,兄弟共同創業,齊心協力,在企業界傳為佳話。有一次宴席中,我曾請教王永在,台塑集團那麼大,產業那麼多,兄弟何以能合作無間那麼久?王永在不假思索回答:「不要太計較,兄弟自然可以合作長久!」一句話道出家族企業成功之道。應該說,王氏兄弟個性互補,王永慶善於決策創新,膽識過人,王永在則善於協調管理,尤得人和,雙方截長補短,自然就「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了。

九○年代初期以來,我因積極從事兩岸交流,與王永慶有較多的互動來往,對他領導的台塑企業文化有較深入瞭解,尤其因與王先生近距離的接觸,對他的行為處事方式有較細緻的觀察,包括他的兩岸觀點,也常在不知不覺中流露出來,令我印象十分深刻。

由於台塑企業名聲很大,王永慶知名度也極高,我所邀訪的大陸訪客幾乎都指名要拜訪台塑企業總部,若能見到王董事長,那就更幸運了,做為主辦單位,我都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

記得九六年九月,受李登輝訪美影響,導致中共試射飛彈,台海風雲緊急,兩岸關係陷入空前低潮,我邀請了以全國工商聯副主席、人大常委張緒武為首的大陸民營經濟訪問團來台訪問,特地前往台塑大樓拜訪王永慶。王先生與張緒武熱情交談。由於張是清末「南通狀元」張謇的孫子,屬名門之後,又是部級官員,在當時兩岸低迷之際來訪,十分難得,兩人談興很高。王永慶提到南亞塑膠在南通已投資美金三千萬,辦了一個塑料廠,主要供應上海、江蘇、山東等地的中下游石化同業,前景看好。王還提到,他曾擬投資美金十億評估由上海穿越長江投資興建江底隧道的可能性,這樣可拉近南通與上海的距離,促進南通的繁榮發展,可惜因投資方案不為大陸所接受,最後胎死腹中。

足堪大陸企業借鏡

張緒武事後很有感觸地表示,大陸改革開放十多年來,雖然出現一些新興資本家,但企業規模、投資眼光都和台塑集團相去甚遠,王永慶是最佳的學習榜樣,同行的已故知名經濟學者方生教授也認為,台塑的成長過程是台灣民營企業的典範,王永慶獨特的投資經營手法,足堪大陸企業借鏡。

席間,我曾好奇詢問,大陸那麼多投資樂土,南亞何以選擇南通建廠?王答主要是由一位在日本的台商朋友介紹。王永慶豪氣干雲表示:「這只是小案子,以後還有更大的!」果然不久就傳出他到福建漳州後石投資電廠的消息,總投資額達三十六億美金。

實則在此之前,王永慶早就想進軍大陸市場,八九年底首次訪問大陸歸來後,就向中共提出擬在廈門海滄建立石化基地的計劃,原來中共對他寄望很高,還特地撥了十多億人民幣修建碼頭、道路等公共設施,準備歡迎台塑集團的進駐。可惜受限於當時李登輝「戒急用忍」政策,郝柏村內閣又祭出「郝三條」的警告禁令,王永慶的海滄石化基地美夢就此成泡影。

由於與廈門特殊的淵源,王永慶對於福建地區的領導來訪表現特別熱情。記憶所及,我曾先後安排時為廈門副市長的劉承業和人大主任李秀紀前往台塑大樓拜訪王永慶,都獲得高規格接待。

捐款一千萬美金

劉承業一見到王永慶,就立刻說:「我先向王董事長匯報上次您所捐款的使用情形。」原來王永慶對於海滄投資告吹一事十分歉疚,特地拿出一千萬美金捐給福建省政府作為地方建設。當時美金匯率高達一比九點六,王永慶等於捐了將近一億人民幣,福建省政府將五千萬撥給廈門,其餘用在福建其他地方。廈門市政府用這筆錢蓋了海滄醫院、杏林眼科和集美大學教學樓(後成立工商管理學院),劉承業就是向他報告工程進度和資金使用情形。

我在旁見到這一幕,真為王永慶感到驕傲。「一位大陸正廳級幹部,畢恭畢敬地向一位台灣企業家匯報捐款使用情形,其中固然有功利成分,但作為一位出手大方,造福大陸同胞的台灣人而言,他的所作所為已贏得彼岸人民發自內心的尊敬和推崇,王永慶實是台灣之光,真正的「台灣之子」。當然,這也讓我見識到了時常謙稱「我不懂政治」的王永慶在政治投資與處理政商關係高明的一面。

李秀紀原來也曾任廈門市常任副市長,在王永慶擬投資海滄時,負責接待與聯繫工作,因此早就熟識,他對王的投資眼光和經營管理由衷欽仰,第一次來台灣訪問,只要求我安排見王永慶和參觀六輕,其餘行程都不計較,可見其心儀程度。兩人會面因系舊識,足足進行了近一小時。事後李秀紀很興奮表示:能與王永慶單獨暢談請益一小時,是我人生一大榮幸!

今年五月,王永慶坐著輪椅,親自為廈門長庚醫院開業剪綵,實現了長庚醫療體系進軍大陸的諾言,也為廈門地區人民提供了一個高檔卻平民收費的醫療服務,讓廈門市民深為感念。四川大地震時,王永慶也慨捐人民幣一億,是海外個人捐款最多的,因此,當王永慶辭世消息傳出後,大陸媒體和廈門市民哀慟之情並不亞於台灣,可謂其來有自。

王永慶對於李登輝時期保守且缺乏前瞻性的大陸政策本就不認同,曾公開表示「只要再忍耐一年八個月就好了」,不滿之情溢於言表。不意二○○○年大選民進黨意外執政,阿扁的鎖國政策遠超過李登輝,尤其宣稱「一邊一國」公然倡導台獨建國,更令王永慶火冒三丈,幾度表達不能苟同。二○○一年秋我安排來台出席APEC工商展覽的大陸外經貿部(現改為商務部)台港澳司司長王暉拜訪王永慶。交談中讓我更深一層瞭解他的政治信念和兩岸觀點。

大陸也是咱們的!

王永慶表示,他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兩岸同文同種,應該加強交流合作,不要對立,更不要發生流血戰爭,相互殘殺是最笨,也是最不文明的行為。以企業投資來看,大陸市場那麼大,為什麼要自我設限?他突然用台語大聲說:「大陸也是咱們的啊!」,王暉聽不懂台語,我當場翻譯給他聽,台灣人在中共官員前說大陸也是台灣的,相信這還是第一次,我也為王永慶何以冒出這句寓意深遠的話而陷入反覆思考。

實則王永慶這句話,不論從經貿交流或憲政法理,都是講得通的。從企業發展角度言,「立足台灣,佈局大陸」本是台灣企業應走的道路,放棄大陸市場無異慢性自殺,至少是停滯萎縮,台灣工商界如果一味信奉政府所倡的「戒急用忍」政策,現今台灣經濟早就負成長了,也絕無可能出現如今每年出超大陸五、六百億美元的榮景。

從憲政法理角度,目前台灣恪遵「一中憲法」,主權含蓋中國大陸,甚至內政部審定的「中華民國地圖」還包括蒙古共和國,疆域比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大,在未放棄現行憲法之前,大陸當然也是中華民國的一部份,王永慶的說法完全合憲。即使不是從企業發展角度言,以王永慶的目光,格局和膽識,他也絕不會以劃地自限的台獨建國為目標,甚至會以台灣人也可當全中國領導人自我勉勵,這應是王說這句話的弦外之意。台灣人若真有志氣,應把這句話奉為圭臬。

王永慶也曾公開肯定表態贊成「一國兩制」,從他的思維邏輯看,大陸既然也是「咱們的」,當然不會反對了。

這次會面在王永慶的私人辦公室進行,我發現他在牆上懸掛了三幅照片,分別是王永慶和美國前總統雷根、老布希以及鄧小平的合照,唯獨沒有與李登輝、陳水扁的合照。我好奇的問為何不掛與李、陳兩人的合照?王永慶一副不屑的表情說:「他們算什麼?」惹得王暉和我相視一笑。

王暉做了一筆大生意

這次會面王暉還有一個意外收穫。王暉明白表示,他代表吳儀部長對台塑集團每年向大陸購買一百萬噸的工業用煤表示感謝,希望在這個基礎上,明年是否可增加進口數量。王永慶聞言,只考慮不到十秒鐘就回答說:「可以!明年再增加一百萬噸,一共二百萬噸好了!」,說完立刻撥電話給總管理處的承辦人員,交待照辦。他的決策之快與手筆之大,令我們兩人瞠目結舌,相信王暉也想不到此行竟然做了這麼大筆的生意。據瞭解,當時全台灣每年約向大陸進口二百五十萬噸煤台塑就佔了四成,若再加一百萬噸,台塑就占一半以上的比率了,於此可見台塑在台灣產業界的份量。

二○○四年七月,我又安排了來自遼寧省盤錦市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劉家升前往拜訪王永慶。在此之前,台塑集團已在二○○三年初完成了接班部署,王永慶正式退休,大權交給七人決策小組,王永慶基本上已不會見外賓。不過由於他對我的信任和過去的情誼,同意破例會見這批來自東北的大陸訪客,我們原以為這只是禮貌性的接待,不意走進台塑大樓會議室,王永慶率領包括七人決策小組總裁王文淵在內的重要核心幹部,大陣仗歡迎訪問團,令劉家升激動不已,以致在向王永慶介紹這座位於遼河出海口的新興石油城市時,幾度拉高音調,顯得亢奮而熱情。尤其令訪問團感動的是,王永慶早在案前擺著一張遼寧省的地圖,手拿著放大鏡,仔細研究並詢問盤錦市的地理位置,包括交通、海運碼頭,電力供應和周邊投資環境等相關問題,還交待重點,要一旁的王文淵作筆記,如此慎重態度與一絲不苟精神,令大陸訪客十分欽佩。

此行劉副市長轉達了薄熙來省長對王永慶的問候之意,並致贈代轉的禮品,賓主盡歡。事後台塑企業是否有到盤錦投資,我不得而知,倒是劉返回盤錦時提到曾與王永慶會面一事,在政界同仁間引為熱門話題,劉也將兩人合照高懸於辦公室和家中,引為終身榮耀。

會後閒聊時,我向王永慶查證坊間傳聞漳州電廠虧損一事是否屬實?王眼神一怔,很不高興的說:「哪有?亂講!現在漳州電廠六部發電機組都已經全部運轉,供不應求,每天賺一億元!」看他神情那麼認真,應該不會說假話,如照他所言,漳州電廠每年可賺三百六十五億台幣,折合美金十億以上,當初投資三十多億美元,三年即可回收,如此高的投資報酬率,不愧是台灣的「經營之神」。

談到王永慶集資的能力,有一次他面有得色的告訴我一件往事。早先台塑集團運送石化原料時全部委由外輪承包,後來他仔細一算,每年花掉的運費支出不如自己購買一艘來得划算,於是向一家外國銀行提出貸款計劃,銀行一聽是台塑貸款,二話不說,不但全額貸款二千萬美金,還不需其他抵押品,就只憑「王永慶」三個字,可見他的國際信用之好。王永慶告訴我,現在那艘石化船除了承運自家貨品,還兼營其他海運生意,每年扣掉貸款利息,還可賺五、六百萬美金,等於是在做無本生意。如此經營手法,全台灣恐怕也只有王永慶一人行得通。

王永慶是一個國際級的企業家,他一手打造的台塑石化王國總產值達二兆台幣以上,談起生意經,卻是舉重若輕,完全符合最基本的投資理論,只是這些天文數字,聽在我的耳裡,更加要喟歎「百無一用是書生」了!

我最後一次見到王永慶是在去年年底總統大選選戰方酣,這次沒有陪同大陸訪客,只說要和我談談選舉,我看他日益削廋,但精神極佳,我向他老人家大致分析了選情,並大膽預估馬英九至少可贏一百五十萬票以上,王聞言極表驚訝:「贏這麼多啊!不會像上次一樣最後又輸了!」我向他保證,歷史絕不會重演,選民已經學到教訓了,何況「馬英九是正人君子,老天也會幫他!」王永慶附和說:「對!對!他這個人正派,我們是好朋友!」

中國人的福氣啦!

今年四月中,馬蕭挾著大贏二百萬票的超高人氣,聯袂拜訪王永慶,台積電的張忠謀、鴻海的郭台銘也來了,可說是台灣產業界的龍頭大聚會,也可見王永慶的號召力。那天王不時稱讚馬的大陸政策符合兩岸人民利益,甚至脫口而出,說馬英九的當選是「中國人的福氣啦!」,言下之意,馬英九的當選,不僅是二千三百萬台灣同胞之福,更是全球華人之福,可謂推崇備至,亦可見王對馬寄望之深。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宿昔」,乍聞王永慶在美遽逝,一時難以置信,以他的體力現況和其一○五歲母親王詹樣的遺傳基因,王應有登上百歲高齡人瑞的條件,卻不幸提前撒手,令人不捨,我除了默禱他已登仙界,眼前不覺浮現過去與王先生交往每一幕,歷歷在目,終生難忘。

傳記作家王豐在大陸中央四套評論王永慶之死是繼一九八八年蔣經國逝世後台灣人民的第二大損失,我同意一半,從廣泛的政經社會角度言,王永慶的影響遠超過蔣經國,王是胸懷全中國的,並且身體力行,以企業經營造福兩岸人民,蔣畢竟僅侷促海島一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