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使美日關係如洗三溫暖

李中邦
(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總編輯)


戰後在美國為主的盟軍佔領下,日本進行反方向大轉彎,從美國的敵國,變成美國的友邦,再藉著《美日安保條約》與美國結成軍事同盟,自冷戰時代就躲在美國的保護傘下,用經濟力量睥睨全亞洲。直到近年,中國「和平崛起」,國際地位勁揚,日本雖持續緊抱著美國,但美國總是別有考量,偶有未盡如日本盤算的反應,令日本頗有失寵之慮。9、10月間,美國相隔不到20天的兩個政策動作,再加上民調、金融海嘯、歐巴馬當選下一任美國總統的新舊交替,使日本像洗三溫暖一般,而其中的伏線都跟中國有關,卻由北韓問題突顯出來。

美核子航艦進駐,日得意

9月25日,美國航空母艦喬治.華盛頓號正式部署在日本橫須賀海軍基地〔注1〕,取代1988年部署、已老化退役的傳統航空母艦小鷹號。這是美國核子動力船艦首次部署在日本〔注2〕。

美日政府是在2003年1月達成協議,日本第一次應允核子動力航空母艦可以橫須賀港為母港;2005年12月,美國海軍宣佈,要由喬治.華盛頓號接替小鷹號。美國國防部2006年2月公佈的「4年調整國防計畫(QDR)」顯示,美國海軍所擁有的11艘航艦裡,至少6艘擺在太平洋地區。喬治.華盛頓號部署在橫須賀,是針對中國快速增強軍力和北韓核武、飛彈問題等,美國向太平洋「轉移戰力」重要的一環。

正在進行現代化的中國大陸海軍,戰力由北海、東海、南海三個艦隊組成,擁有艦艇860艘(其中60艘是潛艇),1990年代以來,作戰海域由沿岸向近海、外洋擴展。今年春天甚至傳出,大陸海軍將領與美軍太平洋軍區總司令基亭會談時提出,夏威夷以西海域由中國管理,以東海域由美國管理,中美將太平洋東西分治的試探性構想。日本認為,美國部署喬治.華盛頓號正是要堵住中方的這種計畫。

1992年起服役的喬治.華盛頓號是美國海軍11艘航艦中第4新的航艦,可乘載75架飛機,包括飛行員在內整個航艦乘組人員約超過6,000人,是世界最大型的航空母艦。

1996年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大陸進行飛彈演習的示威,美國派出航空母艦巡弋台灣海峽;今年3月台灣總統大選,美國又派出小鷹號等兩艘航艦在台灣東邊海域實施訓練。因此,日媒對喬治.華盛頓號寄予厚望,「不單是防衛日本,期待它對整個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安定做出貢獻」。

美國本土以外,被美國相中,而能當美國航艦母港的,僅有橫須賀一處軍港,因為:1.日本政治安定,2.有維修、補給設施,3.有艦載飛機降落的場地。日本防衛省高官說,這「重新證明了橫須賀的信賴性、有用性。向四周鄰國展示了不僅軍事,還有政治上緊密的美日關係的象徵意義」,其內心的自信和有大靠山撐腰的得意溢於言表。

的確,對日本來說,美國部署在日本的航艦高性能化,強化了美軍嚇阻力量。而美軍的存在,是美日同盟的基礎,其中航艦的作用尤其大。日本冀求美日雙方透過聯合訓練、坦率的交換意見,努力建構信任關係。日本利用美日共同開發飛彈防禦系統、飛彈技術、美國航艦進駐等扣緊和美國的軍事關係,可謂一一達到目的。

日遭美「擺在蚊帳之外」

所以說,美國牽制正在抬頭的中國,在橫須賀部署喬治.華盛頓號核子動力航空母艦,日本打心底有掩不住的高興。只是,僅高興了兩個多星期,便挨了美國一記悶棍。

日本時間10月11日深夜(星期五,美國時間是11日白天),在日本完全沒有預期的情況下,美國臨時通知日本,要將北韓自「支援恐怖主義國家」黑名單除名。北韓今年6月向美國提出關於檢驗核子計畫申報的方法,美國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希爾10月初訪問北韓時,應該就與北韓達成基本協議了,而日本政府一直到事前都被蒙在鼓裡,到公佈前30分鐘才被告知。日方覺得,美國挑此時間點宣佈,有點故意讓日本政府「星期六無法活動(採取行動)」,在第一時間阻攔,顯示「美日信賴關係墜地」。美國是日本最仰仗的同盟國家,此舉讓日本驚悟美國竟將它「擺在蚊帳之外」,其錯愕、受衝擊程度可想而知。

扮演「世界警察」角色的美國,1988年將北韓列入「支援恐怖主義國家」的黑名單〔注3〕,等於視北韓為「流氓國家」,並施以經濟制裁等(反過來說,剔除黑名單亦是美國、北韓關係正常化的前提條件),而日本也運用美國的此一政策作為對付北韓的籌碼之一,要求美國在考量是否剔除黑名單之前,務必照顧到日本的策略。

日本與北韓之間,尚有「北韓綁架日本人」的問題,日本的戰略是「包裹綁架、核子(武)、飛彈等懸案一起解決」作為和北韓談判建交的目標。

事實上,北韓綁架日本人與北韓研發核子是兩個層次不同的議題,綁架日本人是北韓與日本之間的問題,北韓研發核武則是關係到整個東北亞的區域安全。而日本老是要把北韓綁架日本人的問題包夾在北韓研發核武問題裡面,要求美國拿剔除黑名單當槓桿,去拗北韓,並另請中國協助。如今美國逕自決定剔除北韓黑名單,日本認為,對未來解決被綁架日本人問題,也蒙上陰影。

美國突然的這個舉措對日本是個惡夢,消息傳出,日本官員頻頻抱怨,最大在野黨民主黨幹事長鳩山由紀夫對記者說了重話,「美國毫不顧慮日本就做出結論,對日本外交是莫大的恥辱」、「表示美國未必重視日本」。日本朝野真正擔心的是美日同盟、美日關係受影響。

「六方會談」可作東北亞安全機制

日本目前有單獨經濟制裁北韓的措施,如果美國將黑名單裡的北韓除名,國際社會就會對北韓傾向友好,轉而支援經濟凋蔽的北韓,那麼,不可避免的,非但日方單方面禁止北韓船隻進港等的制裁,效果會大打折扣,恐怕國際社會要求日本盡早參與支援北韓能源的壓力亦會增大。

甫上台的新首相麻生向來對北韓強硬,這回卻被美國絆了一跤,對日本心理的打擊甚大。所以,日方急切地希望和美國重建信任關係。

美國與北韓關係的轉折,源自於「六方會談」,而負責在「六方會談」牽線斡旋的主席國家是中國。中國向來倡議實現「朝鮮半島非核化」,也需要北韓作中國與駐韓美軍之間的緩衝地帶。美國允由中國主持「六方會談」,意味著美國承認了中國是區域大國,從日方來看,即是美日同盟的意義下降。

自從2007年1月重啟中斷過一段時間的「六方會談」,美國和北韓達成初步協議後,美國、北韓就經常越過中國,逕行主導會議的進程,頗令中國頭痛,現今雖對美國解除北韓為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的黑名單和北韓展開去除核子設施功能表示「歡迎」,但美國、北韓主導的態勢益發濃厚,確實會有點焦慮,得採取行動。中國大陸預定10月24~25日在北京召開「亞歐會議」領導人會議之後,繼續開「六方會談」各國首席代表會議,中國舉辦六國外長會議,目標是外長協商例行化,擘畫未來能更進一步形成領導人會談,中國希望「六方會談」不單是解決北韓的核子問題,還能擴大成協商東北亞安全的機制。通過「六方會談」,中國有可能增加影響力。

賴斯論文有同感

其實,美國近日也出現不要或稀釋「美日同盟」重要性的跡象。

美國國務卿賴斯注意到持續6年關於北韓核武問題的「六方會談」,希望賦予它一個名稱「東北亞和平與安全機制(Northeast Asian Peace and Security Mechanism=NAPSM)」,確立下來並使之成為此區域的安保體制。賴斯在今年7~8月號的《外交事務》有一篇標題為《新美國現實主義》的論文,裡面涉及到「六方會談」有這麼一段敘述「六方會談現正在朝可檢證非核化進行努力,成為合作與調整的場合。再者,北韓去年進行核實驗之際,其他5國已確立合作,迅速啟動聯合國安理會第七章(關於威脅和平、破壞和平及侵略行為的行動)。更且,因為這樣,對北韓回到六方會談,關閉寧邊核子反應爐,展開核子設施去功能化作業形成不少的壓力。透過當事國家設立NAPSM,將迄今所做的合作制度化」。日本的國際問題專家立刻嗅出個中味道而起了戒心。

儘管這僅是個假設,但解決了北韓的核子問題,美國、日本與北韓關係正常化之後,「六方會談」不解散而成為像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常設機構會如何呢?這樣的意見、構想出自以賴斯國務卿為首的美國政府高官之口,彷彿在徵詢相關國家是否決定要設立NAPSM,這是相當稀有的發言。而這一點美國賴斯國務卿的想法跟中國不是一樣嗎?

NAPSM、美日同盟孰重孰輕?

上個世紀的20年代,日本經歷過一度維持了10年的「英日同盟」,一下子就被1922年華盛頓裁軍會議所訂的「美英法日四國條約」取代的經驗--日俄戰爭之後,日俄重建協商對話,關係好轉。反倒是美國視日本為危險國家,在東三省(滿洲)的市場、日本移民問題,美、日屢有摩擦,要是美日間發生事端,「英日同盟」勢必是個難以擺脫的眼中釘。於是美國背地運作英國,技巧地以「美英法日四國條約」割開英國和日本(英日同盟)。

或許現階段就講「六方會談」取代「美日同盟」不過是杞人憂天,但日本畢竟是玩過帝國主義之間爾虞我詐的老手,戰後也一直想用金錢、軟權力墊高自己的國際地位和權力,並獲得美國的呵護和撐腰,所以對「美日同盟」跟「六方會談」比重的些微變化,都非常敏感。

2003年美國即將對伊拉克發動攻擊前,(小)布希總統費盡心思請中國來穩定朝鮮半島。當時大陸國家主席江澤民很爽快地接受了布希總統的強烈請托,但猶如一種交換,也表達希望美國慎重處理賣武器給台灣等的行動。換言之,就是領導人交易(談判),北韓交給中國來顧著,美國則不過渡干涉台灣。這就類似1905年美日「塔虎脫(美國陸軍部長)、桂(太郎首相)協定(備忘錄)」搞「菲韓交換」,日本對美國的統治菲律賓不持異議,美國則承認日本對韓國的宗主權一樣。

《美日安保條約》(美日同盟)是冷戰時代的產物,目的在對抗蘇聯的軍事威脅,1991年底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美日同盟一度趨於冷淡,1996年美國柯林頓總統和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議定新的《美日防衛合作指針》,穩住了同盟關係,而且目標悄悄改成對抗增強中的中國軍事,再加一個北韓。2000年小布希政府登場,在理查.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當副國務卿(2001.3~2005.2)、麥凱爾.葛林(Michael Green)當國家安全會議亞洲事務資深主任(2004.1~2005.12)等多名知(親)日派居要津時期,締造了美日「蜜月時期」、「黃金時代」,但是,2002、03年起,美國一直陷入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的泥淖,後來知日派高官漸漸淡出,美國外交戰略也轉換成和中國合作。

如今,若是賴斯、希爾聯手展開的對北韓政策,得中國的助力而成功的話,「美日同盟」的目標又將要如何修改?如果「六方會談」的重要性越來越升高,則美日同盟的必要性會不會相對削弱?

東北亞安全主軸應在中國

日本感受到,除了軍事與人權領域之外,中美關係正產生微妙的變化。布希政府中,對改善中美關係發揮最大作用和成果的是前副國務卿佐立克--日本至今依舊對此人此事耿耿於懷!2005年佐立克稱中國是「負有責任的利害關係人」,2006年又做證「台灣獨立意味著戰爭」、「戰爭意味要犧牲美國士兵的生命」,後來布希總統嘴裡直接講出「反對台灣獨立」。布希政府裡的領導人認為,北京奧運後,中國也不會成為美國安全上的重大威脅;如果中美間就避免東北亞軍事危機達成默契的話,管理該區域就會較為樂觀。

日本清楚,美國當然不會明講「輕視美日同盟」,但是,越強調NAPSM,那麼「美日同盟」的重要性就越會被稀釋。日本推敲,NAPSM的主軸是中國,美國只會斟酌情況插手處理,如果將來能維持住東北亞的安全,其機能說不定最後會擴大到整個亞洲呢。因之,日方心裡始終嘀咕「美國國務卿賴斯與助理國務卿希爾推動六方會談,如果順利,美日同盟會如何?」

供應尖端武器與否測信賴度

另外,日本將美國是否供應尖端武器,視為最容易瞭解同盟信賴度的指標。日本認為,現在用的主力戰鬥機F15,性能被中、俄的新型戰機追得很接近了,下一代戰機要用哪一型尚未決定,為了提升戰力,日本很想買美國最新銳、戰鬥力最強、可對雷達隱形的第五代戰機F22A(猛禽式戰機),美國以保護軍事機密為由,不光是不賣F22A給日本,是根本不准出口(到美國以外的任何國家)。但是,日本仍嚷嚷中國大陸、俄羅斯開發新型戰機,日本周邊的軍事平衡早晚會崩潰,覺得理解這種情況的美國,不供應F22A給日本,根本就是和中國緩和緊張關係優先於強化日本戰力。日本不是普通的吃醋,緊張兮兮地認定顧慮中國擺在前面,就是「允許美日同盟下降」。有趣的是,日本覺自己夾在中美山谷間益發「台灣化」,美日同盟步向「黃昏」!

怎麼講呢?中美關係蛻變中,美國出售武器給台灣,10月初,美國國防部公佈出售64億6,300萬美元的武器給台灣,是2000年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4架E2T早期警報機、愛國者3型飛彈4套330發、對戰車攻擊用阿帕契直升機30架等等共5大項。可是,實際上台灣要的是7項,最想要的UH60攻擊直升機、柴油引擎潛水艇,這兩項美國不賣。日本又疑心,美國不賣的那兩項,是向北京傳達訊息。此外,台灣想買神盾艦、F16戰機,美國不回應,猶如日本的F22A問題的台灣版(反之,日本要F22A,美國拒絕,則是台灣神盾艦、F16的日本版)。台灣政府由獨派的民進黨換成與中國大陸對話的國民黨之後,美國就漸漸避免和中國軍事對立--緩和台灣海峽、朝鮮半島的緊張。

軍事同盟如此,其他方面亦有相似的反轉情形。

金融危機更拉近中美

對美國民眾來說,持「中國比日本重要」看法者越來越多。美國外交政策研究機構「芝加哥世界評議會」10月28日發表關於世界各國重要程度的輿論調查,答中國「非常重要」的有52%,答日本的有48%,結果中國居第3,日本第4,反映出美國社會現今是較為關注中國的。

中國到2008年7月,擁有美國國債5,187億美元,尚次於日本,居世界第2。但經過短短兩個月,中國繼續挺進,美國財政部最新公佈的資料,截至9月底,大陸持有的美國國債已高達5,850億美元,日本則因連續兩個月減持,減少到5,732億美元,中國取代日本,成為持有美國國債最多的國家(英國第3,3,384億美元)。若再加上房利美、房地美的住宅抵押證券,則超過9,000億美元。

9月底在紐約訪問的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與美國金融界會談等場合,都表達了願與美國合作因應國際金融危機的意願。美國政府提出7,000億美元救濟方案時,布希打電話與大陸國家主席聯絡,胡錦濤回應「美國經濟健康地發展是中美兩國的利益」,暗示會增加購買美國國債。或許中方明白,要是美元跌,美國國力衰頹,中國也會受到打擊,所以會出手支援。

在這次國際金融危機中,中美理應會重新體認到「利害共有」的意義,現在中國幫助美國,也等於是在幫助依賴出口的中國經濟。可見,無論是中國、美國,應該都不希望在亞洲升高緊張。一旦中美關係有轉機,美國獨居超強地位而美日同盟效用大的時代恐怕也會跟著轉變吧!

日本憂心變成配角

11月4日,民主黨的歐巴馬當選美國下一任新總統,日本早早就在打量歐巴馬陣營中,知中、知日派的比例、份量如何。歐巴馬的對日政策顧問群透露,歐巴馬政府就地球暖化等全球性的問題和北韓核武等區域問題,認為「沒有中國就無法解決」,會強化與中國對話。麥凱爾.葛林擔心「雖然歐巴馬在總論說『美日同盟很重要』,但綁架等各方事情,是否會為日本努力?」歐巴馬揭示與北韓直接對話的路線,美日可能會發生齟齬。

歐巴馬身邊雖然不乏知日派,但亞洲政策中,中國專家的份量變重也是不爭的事實。與美國國會的交流,中國較積極,起步早,日本較遲;美日議會正式交流的場合「美日議員會議」,今年成立,6月在華盛頓舉行首屆會議。

現階段,中美合作的議題,不只是金融危機,從反恐戰到北韓、伊朗核武問題,緬甸、達爾富爾人權問題等都需要兩國合作,這些情況皆讓日本擔心會變成「配角」,在可預見的將來,中國因素仍會是美日關係波動揮之不去的主要關鍵。

〔注1〕美國喬治.華盛頓號航空母艦的基本資料:1992年7月4日開始服役;有兩座核子反應爐;最大航速30節(時速約55公里);全長333公尺;滿載排水量9萬7,000噸;搭載飛機約75架(FA18、E2早期警報系統飛機);可供應6,250名人員居住活動,平日組員約5,500人以上。由於是核子動力航空母艦,機動性高,接到命令不需加油,立刻可趕往目標區域執行任務,且可做較長時間的戰鬥。 〔注2〕根據1964年美日簽訂的備忘錄,美國核子動力船艦可停靠的日本港口,限定在橫須賀(神奈川)、佐世保(長崎)、白灘(沖繩)三座,僅是停泊。這次喬治.華盛頓號航艦以橫須賀當母港,可說又向前推了一步。 〔注3〕被美國政府列為「支援恐怖主義國家」黑名單的國家,會遭到禁止出口、銷售武器,反對國際金融機構給予融資等制裁。北韓是1988年炸毀大韓航空事件後,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其他尚有古巴、伊朗、蘇丹、敘利亞等幾個國家。如果要將黑名單除名,得由美國總統通知國會,通知45天以後再做最後判斷。對像國家必須滿足:1.過去6個月沒有支援國際恐怖活動,2.保證未來也不會支援國際恐怖活動,這兩個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