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論當今全球金融危局

金融全球化是全球化的神經中樞
印鐵林
(北美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


最近數月來全面爆發全球性金融危機,可說是多年來最大、最根本的經濟大地震。最大的金融投資公司,如雷曼兄弟,全球最大的保險公司AIG,最大證券公司美林,還有貝爾斯登,美國半官方的房產大公司房地美、房利美,以及幾個國際性大銀行,不是倒閉就是被兼併收購,美國政府急撥7,000億美元支持,這都是史無前例的大事件、大動作。這倒底是怎麼回事?筆者且分下面幾小段,簡單敘述之。

金融全球化是全球化的最高階段

所謂「全球化」(globalization),這二、三十年來確是在全球範圍內大力發展,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從理論到實踐一手推動出來的。其涉及面甚廣,意涵甚深,野心亦甚大。在此簡單言之,全球化是資本主義國家,以經濟形式發展其霸權的帝國主義。過去帝國主義主要以軍事或政治為手段,以達到政治霸權的目的,當然也不排除經濟的手段,過去英國的東印度公司即為其例。今天的全球化,卻以經濟為主要手段,配合政治與軍事的運用,以達霸權目的之帝國主義。

全球化的另一特點就是:較諸過去軍事政治為主的帝國主義,它更深入到人民生活上的商業、生產、運銷、物價、股票等等細節,以及為牢固發展全球化所需要的意識型態的洗腦層次。過去帝國主義使一國的政權改變了,但人民的生活未必有太大的不同,這是一個根本性的差異。列寧有言: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筆者以為可以加一句:帝國主義的最高階段是全球化。

全球化大體可分為:生產的全球化、經營的全球化與金融的全球化。本文只略談金融的全球化。生產與經營的全球化,顯而易見,是先進資本主義國家把生產的勞力密集,污染嚴重的企業轉移至發展中國家生產,不但可獲更大的利潤,而且可不污染本國環境,節省本國資源。經營全球化,則是在此目的之下的跨國公司,以全球範圍為發展的目的地,可以納入發展中國家的人才至經理層面,成為買辦階級而利用之,但並不失其控制權。然而這一切均需金融之運轉,如同神經中樞之指揮人體一般。金融全球化在銀行、投資公司,以及金融政策之開放,使金融可以大量在國際間流通、投機;可以使各國股票市場股價大幅度升降,各種企業公司兼併、轉手,各種民生等產業可以為國際資本掌控等等,不一而足。在如此複雜而自由的金融流動環境之下,勝利必歸於具有如下兩個條件者:具有大金融數量與具有金融運轉使用的技術者。此二者無疑必歸於美國的資本家、金融家們。

金融數量方面,以無金本位的美元紙票子為金融計算單位,美國只要開動印刷機即可。美聯儲主席博納奇數年前曾發名言:「美國有強而有力的印刷機,因此,不必懼怕。」而美英資本主義數百年,其金融運轉經驗與技術更是最為老到,比之發展國家如中國者,正如一個成年壯漢與一個學步的小兒,其利弊得失可以不經分析而知結果。

大量房貸開啟此次金融危機

此次金融危機,倒閉銀行與金融大公司均以大量房貸為其倒閉重要原因之一,其來龍去脈如下。七、八年前,美國突然瘋狂地降低房貸利率,一個本可負擔20萬美元貸款的人,如今可以買得起40萬、50萬美元的房子,甚至不審查其經濟償付能力,來者不拒。在一個銀行利潤至上,貸款至難的美國,何來此怪事?筆者以為:美國經濟繁榮已無法維持,國家債務已成天文數字,人民已無任何儲蓄,只好以此透過撒錢式的房貸,讓布希的「人人有房計劃」實現。而結果使房價飛漲,房主再透過抵押貸款(refinance),提出大量美元票子,以為日常花用,因此市面繁榮。

各個房貸公司不懼貸款人還不起貸款,因為他們把房貸打包,賣給半官方的房地美與房利美兩大公司。尤有進者,美國更鼓勵由血汗打工、污染環境,而掙來大量美元紙票子的國家,投資購買如此必然無法償還的房貸,數量已達數千億美元之譜。而在房貸已成公司倒閉、經濟危機的原因,且討論世界如何因應多時以後,美財長公開強力要求中國應該針對美國房貸進一步投資。此一古怪現象,筆者以為透露並證明美國在金融全球化的戰略,以及其與中國的關係。

以外銷房貸沖銷外債

房貸氾濫,各投資公司當然不會放過此發財機會,因此紛紛包裝房貸成為金融市場買賣的產品,聽起來如同真實的貨物一般。因此,在金融全球化的格局下,流動炒買炒賣,各公司主管經理之利潤動輒數千萬至數億美元。同時利誘欺騙脅迫有美元外匯存底的國家大量購買,據報導中國陷入最多。如此情況下,中國除已購買美元紙票子國庫債券近萬億外,其他大量投資於跨國公司者亦多大量虧損。幾個來回,美國即可解決與中國的外債問題。

以上僅就紙票子帳面上的數目而言,如以經濟眼光來看,中國以廉價真實產品,供應美國社會,使其免於通脹,並將血汗錢近萬億以國債形式,由美國代為保管,美國早已是天大的贏家。而中國環境與社會因此造成的損壞,其數目更為天文數字,甚至為「無價的」,將由誰來承擔?

荒唐的「救市」想法

讀者或有疑問:美國大金融公司為何也大批面臨倒閉?遠因是美國長期大量國債、外債與外貿赤字,其信貸早以金融延伸品(derivative)的形式,在金融股票市場炒買炒賣,陷入走鋼絲的險境,而其公司掌控人員更是貪婪無比。於今亦大量投資房貸泡沫產品,大賺其錢以後,再敲詐政府救援,有何不好,這就是真相。而各金融大公司相互之間,則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一周轉不靈,全面僵住,均不願再冒險貸款,其影響整個社會之商業運作至鉅,亦恐此「僵住」蔓延,故有7,000億「頭款」救各大公司之舉。

如今美國再逼中國出資救其股市,即所謂救市。許多中國菁英十分配合,論調是一則可保自己不受害,二則可炒美國等西方大金融公司之低,藉機掌控之,云云。筆者以為此言論極為荒唐,原因有如下幾端。

美國甚至全球的金融危機,其根極深極廣,中國那點辛苦錢如何救得,既無利益,亦無道義責任,此其一也。股市下跌,中國股市跌幅世界第一,誰該救誰的市?此其二也。中國二、三十年來的全球化,造成國內環境污染,社會貧富階級分化,教育、社會安全、農村建設等問題均急待解決,中國未來只有資金資源不足,而絕無資金資源過剩的問題,此其三也,亦最根本之原因也。而中國人均產值不但不如西方各國,也不如東南亞之日本、韓國與台灣等等,基本上是個萬端待舉的窮國,面臨未來全球化所帶來的動盪,挑戰既深且鉅,不僅帝國主義的巨掌已伸向中國之各個領域,傳統的列強鬥爭亦同時方興未艾。在此時刻,中國部份知識份子的浮躁作風,金錢第一的心態務必該自我省視,也須提升民族主義感情與戰略認識,筆者對此有厚望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