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復!光復台灣?

福蜀濤


去年台北「太陽花」闖佔立法院暴動中,有兩位「小將」手持「支那賤畜」「外來種滾」的牌子。「支那賤畜」四字,台灣義務教育,甚至大學、研究所教育中不至以正面肯定方式教授,社會輿論即如《自由時報》《蘋果日報》也不至以正面肯定筆觸炒作,兩個看來20歲上下的台灣青年,怎麼會一副日本軍閥的「支那賤畜」「外來種滾」口吻?恐怕多半係家庭裡一代一代的「身教」。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對幾位罪大惡極的日本戰犯,蔣介石未予追究。其中最有名的岡村寧次,蔣對其禮遇有加,公開借重其武略打內戰。對岡村如此,對台灣的「漢奸」,蔣介石很自然的也以「內戰」思維處理。不論二二八與接著的「白色恐怖」都屬國共內戰的悲劇,與全民族悲壯的抗日戰爭有本質上差異。這種本質上差異卻具體反映在蔣到台灣後的顛倒處置上,與對待侵華戰犯岡村的「溫良恭儉讓」成鮮明對比,蔣對中共地下黨員或傾向紅色祖國的,不論台灣本地或外省人,「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人」。

結果是日據時抗日被殺被關的台灣志士,光復後照樣被殺被關,而祖國的牢比日本的又黑又長;日據時吃香喝辣的台灣人大官,光復後照樣吃香喝辣當大官,而祖國的官比日本的又高又肥。終至出現一位現在公開自我介紹為「岩里正男」而以身為日本人為榮的李登輝。

蔣介石不清算台灣的日據時代皇民化思想於前,李登輝上台透過教育及輿論發揚皇民化思想於後,在這樣的氛圍下,生養「太陽花」那幾位青年的家庭自然有恃無恐,他們的子弟舉「支那賤畜」「外來種滾」的牌子就不足為奇了。反倒是這幫在蔣內戰思維庇蔭下才有機會在今天中國唯一一塊土地上為「大和魂」招魂的皇民化後裔在拆蔣銅像,在打蔣這隻「死老虎」,「以德報怨」的老蔣要是地下有知,或他的浙江國罵「Liang Xi Pi」又要出口了。

在蔣介石與李登輝陰錯陽差的「協作」下,今天結出太陽花學生的果,他們堅持的「獨立自主」價值,成了蔡英文所說的「天然成份」了。「皇民化」後裔的柯文哲乘著這股「天然成份」帶來的網路氣旋登上台北市長寶座。上任後面對七七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柯市長要市民不要有勝利的感覺,不但不要有勝利的感覺,還要懷念日據時代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又是播「灣生回家」的影片,又是辦「灣生回家」的展覽。柯文哲的文化局長倪重華似乎也有年輕世代那種「天然成份」,在當年日本投降的中山堂,居然展出上海淪陷後投靠日本軍閥的《申報》影本,斗大的頭題:「北太平洋入作戰季 日駐軍嚴陣以待 美認日本部已增加重要性」。

在前人蔣介石「內戰」思維的餘蔭下,那廂李登輝(杜正勝),柯文哲(倪重華),一脈相承;這廂,滿嘴中華民國的國民黨A咖,10月17 日臨全會上手牽手(連戰、吳伯雄、王金平、朱立倫),卻在10月25日台灣光復70週年的中山堂紀念會上不見身影;請問這幾位A咖,中華民國歷史上中國國民黨有甚麼功勞比光復台灣更大?有甚麼「大局」比這一「大局」更「為重」?遑論一次為了「換柱」而只有一半上下代表出席的臨全會?

台灣抗日前輩、前台灣文化協會中央委員周合源先生生前曾說:「只有中國的再統一,才是台灣的真光復。」周老先生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前後的台灣,親歷近代一個中國人的坎坷命運,或早已預見今日的景象:究竟是中國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光復了台灣!還是台灣有待皇民化後裔為日本軍閥在文化上全面再光復?

(轉自香港「堅料網」:http://kinliu.hk/review/expert/1440563692/5748-5182000ff60f5b17d9646dd0f92a52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