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不確定的未來
  --蔡英文就職演說之後

社論


蔡英文520的就職演說終於出爐,洋洋灑灑五千餘字,內容包羅萬象。但對兩岸關係與九二共識部分,她還是迂迴模糊,雖有一些新意,仍讓兩岸面對一個不確定的未來。講稿定稿時間倉促,啟人疑竇,而當天的藝文演出,也意有所指。因此可從上述三方面觀察,或可略窺蔡英文執政後整體思維與策略的走向。

綜觀蔡英文的就職演說,總共分為:1.經濟轉型;2.社會安全;3.社會正義;4.區域和平與兩岸關係;5.外交與全球議題;再加上結語等幾部分。

其內容包含了台灣所有重要的問題,比如在經濟上要加入TPP與RCEP,還有新南向政策,以及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這些說起來簡單,但是沒有一個和平穩定的兩岸關係,北京隨時可以杯葛台灣的對外經貿關係,況且這些國際性的機制,C其交涉與談判曠日廢時,情況就不是如此樂觀。再加上要改變對於大陸市場的依賴,其替代市場又在哪裡?是否可以無縫接軌、立即取代?這些都是不定數。在社會改革與正義,以及司法改革等,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部分,單看新政府的魄力如何。但是,對於兩岸的根本問題,她卻是間接迂迴、朦朧模糊,給予各方很大解釋空間,而且刻意排在第四部分,以降低其重要性。因而可說,這是一個沒有九二共識的蔡式九二共識。易言之,九二共識這四個字沒有出現,但是一些相關的內涵卻是明顯可見,比如中華民國憲法,以及蔡英文從未提過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憲法彰顯一中原則,條例提及國家統一,再加上尊重九二會談的歷史事實等,這當然可說是善意的表達與向中間靠攏的作法,但這對於民共兩黨零共識與零互信情況的改善有限,未來兩岸關係的走向,只能是且戰且走,無法讓人免於憂慮。

質言之,兩岸關係發展的方向有三:第一是良性互動;第二是惡性互動;最後是原地不動。目前在後5.20時期,從原地不動而滑入惡性互動的可能性甚高。這種高度不確定的情況,對於台灣未來的發展傷害甚大。尤其是準備投資的企業家,到底是投資還是觀望?在此不確定的狀況下,保守一些可能比較保險,但是台灣、大陸與國際的競爭如此激烈,若不能搶得先機,就可能遭到淘汰,因此喪失競爭力,這難道是蔡英文新政府提供給台灣人民的新選擇?

另外,蔡英文還特別兩次提出新南向政策,可見其重視的程度。其實,這就是蔡英文版的RCEP,因為其對象完全相同。由於RCEP要先經過北京再通往各國,如今新政府反其道而行,無異緣木求魚。由於兩岸關係的基礎薄弱,北京封鎖台灣的可能性大增。

據悉,蔡英文講稿中有關九二共識的部分,是在演說前一晚才定稿,其餘的部分都已送交翻譯,而這一部分最後才補上。這就讓人聯想到外力介入的可能,否則蔡英文老早即可定調。

回想2000年,當時陳水扁提出四不一沒有,這是美方在就職演說三天前硬塞進來,結果扁欣然接受,使得當時5.20兩岸並未波瀾起伏。但是,2004年陳水扁的就職講稿,他沒有依照慣例宣讀他與美方共同協議的版本,因而損傷台美互信,這也是扁晚景淒涼的原因之一。2003年與2007年,扁提出公投綁大選,美國首先公開反對,以至其公投內容修改成為四不像的版本。此次美方是否盡力誘迫蔡英文,以防止兩岸地動山搖?其可能性應該存在。

去年7月,伊朗核協議簽訂,大陸在此對美方做出了重大的貢獻,這明顯可由凱瑞在年初伊朗協議執行時的講話中看出。再者,中共也簽署了聯合國對於北韓的制裁案,但仍有所保留,單看美國是否在台灣問題上可讓北京滿意。其實,這種連動關係,早有前例可循。早在2003年與2007年,當時陳水扁兩次以公投綁大選的方式引起兩岸緊張後,在美國出面對台干涉的背後,就是北京的請託。同時,美方也提出要求,期盼中方在伊朗與北韓問題上作出相對回應,而北京也適度對此兩個美國頭痛的問題做出了回報。

此次台灣大選過後,美方高官就急於奔走兩岸,副國務卿Antony Blinken訪問北京,前副國務卿Bill Burns訪問台北,再加上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訪美,最後美國國務卿John Kerry再訪北京。這些行動都未對兩岸關係有所著墨,事實剛好相反,因為Blinken在北京訪談的對象是張志軍,因而可以確認,美方有意積極介入民共之間的僵局,就是期盼台灣的新情勢不致造成兩岸的動盪,至少5.20要平穩過渡。

蔡英文去年6月訪美期間,曾與美方達成協議,在歐巴馬總統最後的任期內,民進黨不會給美國添亂。同時,美方的介入,亦可強化蔡英文對抗黨內外基本教義派的壓力。明年1月美國新總統上任後,台美雙方將重新洗牌。

蔡英文的5.20就職演說,應可低空掠過,各方雖都不滿意,但仍可接受。

此外,在馬英九總統訪問太平島後,引發美國國務院強烈的反應,因為在南海問題上,美方高分貝反對北京的立場,而民進黨對南海的立場甚為曖昧,還可能比較符合美方利益。

當前外在環境對民進黨並非不利。一般而言,美國新總統上台後,基本上會對北京採取比較強硬態度,蔡英文有其活動空間。所以,在短期內兩岸關係還可能在一個相對冷和平的環境下,明年以後情況就很難逆料。

蔡英文上任後,美國正是總統大選的白熱期,民進黨自應有所節制,靜待明年1月美國新總統上任。

再從5.20當天在總統府廣場的藝文演出來看,其中第一特色就是以偏概全,把國民黨塑造成打壓異己的惡黨,完全抹殺其對於台灣的貢獻。再者,就是以台灣為中心,完全看不到中華文化的蹤影,更遑論與大陸的聯結。由此可知,這將是文化台獨的開端,未來這方面的發展確實令人擔憂。

總之,當前的兩岸關係基礎薄弱,就算5.20過關,仍充滿極大變數。未來如同修改教科書,邀請達賴與熱比婭,以及推動台灣進入聯合國等活動,都有可能形成兩岸的摩擦。 期盼中、美在預防性外交之外,還要積極準備危機控管,才不至捉襟見肘,使局勢惡化到不可收拾地步。

從另一角度觀之,兩岸之間樂觀與正面的因素甚少,悲觀與負面的因素甚多,一旦處理不慎,兩岸關係將會倒退,甚至對立攻訐,波瀾動盪,以往的模糊空間不再,和平紅利也將消失,一切就事論事,不講情面。

面對此情勢,蔡英文應該審思慎擇,好自為之,否則後果嚴重、後悔莫及。【湯紹成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