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蘇聯軍官:我們製造的美國民主,毀滅了我們!

科什別裡雅科維奇
(前蘇聯上尉軍官)


作為曾經的前蘇聯軍官,我現在已經被解除了武裝。

我目前定居在法國,之所以來到這個國家,我要看看在那個「春色」年代,我並沒有去曾經嚮往的「聖殿」。但是,我究竟看到了什麼?美國人在那個時代主辦了一個叫做:「莫斯科之春」的俄語電台,在駐軍營房中,我經常半夜起身,來收聽。在收聽中,我知道了原來所謂的蘇維埃,是一個民族主義極端政黨。他在把世界與我們拖入戰爭的深淵。而美國僅有美國是一個唯一可以阻止他的聖潔的國度。

共產黨政權在88-89年幾乎在同一年內,在東歐原社會主義國家內,「灰飛煙滅」。當時的我認為,這是我們開始走向新的進步的前奏。隨後,偉大的蘇聯,在一位偉人新的號召下,解體了。我們再也不需要面對「潛在敵人」了。世界上已經沒有了我們的敵人。美國人是我們的救世主。我當時,也是這樣的考慮與思索。但是,緊隨其後,我們出現了嚴重的經濟危機,美國人承諾的127億美元的援助,沒有到來,到來的是我的5200盧布月薪買不到1公斤麵包。

我的部隊是原隸屬於太平洋艦隊的海軍部隊,在前蘇聯時代,它是最令美國人惱火的艦隊,我們在亞洲日本灣附近,頻頻出現,日本人緊張的要命,美國海軍只能看,卻不敢做什麼!我們擁有的基洛夫級的導彈巡洋艦,經常巡弋到包括東京灣附近,監控與示威。我們的直升機巡洋部隊,在日本北州四島上空,可以自由盤旋。

我的弟弟達夫索在東德前蘇軍裝甲部隊,他們那裡剛剛開始更換新型坦克,卻接到了撤回國內的命令。龐大的,無敵的,令西方與美國人懼怕的11000輛裝甲戰車,1400架直升機,2100架戰鬥機。連同45萬前蘇聯軍隊,一同撤回老家。

他們的部隊回國就遭到遣散。每個人發給了不足5000盧布。不足1美元。我們沒有看到,先前民主學家們,超前思維的青年鬥士們,他們給予我們的「藍圖」。看到的卻是一種可憐的,淒慘的潰敗!這是偉大的前蘇聯紅軍,從來沒有的潰敗。基洛夫級被擱置了,大批的常年隱蔽在深海甚至美國西海的戰略導彈核動力潛艇,被要求浮出水面,他們身上沾滿的厚實的青苔與寄生物。這足以說明他們隱藏的隱蔽與可靠。

美國代表團在烏克蘭走訪,要求他們斷絕與中共那個還在維持的國家斷絕關係。烏克蘭馬上同意了。我們在那裡的基地被關閉了。像潰逃的敵軍那樣,大批軍隊失落的回來了。

我的一個同學彼利楊科,他在北德文斯克,他那裡的消息也十分難過。美國經濟援助委員會,在那裡監督他們在肢解自己的核動力潛艇,航母艦隊。大批的核潛艇,甚至包括那些剛剛服役3年左右的,都被以「廢鐵」形式出賣,按照每噸2000美元價格,像一頭被宰殺的海像那樣,淒慘的,悲哀的在那裡哀號。

坦克命運比海軍更加悲慘,T64,T72,T80(早期型號)。總數約有11000輛。T55至少30000輛。被當作拖拉機,拆卸炮管,2萬美元一輛賣給美國國家農業代表合作團。作為美國農民開荒的機械。我們是一支曾經以裝甲洪水著稱的紅軍部隊,僅僅因為我們內部很多的時尚一代,包括我,崇拜西方,信仰美國,就這樣把這些武器自動繳械。悲哀?此刻已經不能代表我的內心了。我看到的是更加多的無助與呻吟。看吧!偉大的前蘇聯紅軍,我們的榮耀與光榮,被簡單的民主與人權,頃刻間化為泡影。150萬裝甲集群,就這樣成了廢鐵,拖拉機,農機具。這是多麼偉大的改革呀!多麼宏偉的民主藍圖呀!

直升機很多是沒有到達淘汰期限,但是,按照美國人的意見,葉爾欽必須大規模消減。還有戰鬥機SU24,MIG29,25,按照美國的要求,都是廢鐵,需要大批報廢,在那時進一個莫斯科空軍軍區,就統轄有12個航空師。

我們的人民說:只要解決了共產黨問題,我們就可以過上富裕的美好生活,這個我那個時代,也是十分信任的,但是,物價接連不斷上漲,就業機會下降,失業上升。以前那些依靠走私,以及外籍關係,立刻富裕的人們,他們可以在沒有任何保護下,肆意奪取我們這些一夜間淪為破產者的任何一切東西。一位過去的老實鄰居,他的小兒子從美國回來了,那個曾經是叛逃的可恥的,敗類傢伙,回來了。但是,他現在不但沒有受到警方與軍方通緝,相反獲得了「海外投資商」的美譽。依靠神聖的美國綠卡,他給了他的母親10000美元,這在當時,可以說是我們的上萬倍。

後期,他開始進入了所謂區議會,至少需要花費20000美元。一個以前的逃兵可以在新的民主時代,當上國家區議員,這對於一支正規化的軍隊來說,簡直就是毀滅的。但是,你要記住,它是為了信奉美國民主而逃跑的。而且美國人說他這也是一種熱愛自己祖國行為!天呀!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們這些蘇聯紅軍,以及在抗擊法西斯納粹德國中陣亡的偉大的紅軍士兵們,不就是一群「亡命匪徒」嗎?葉爾欽建立的就是這樣的民主國家嗎?

今後的俄羅斯再也不可能有前蘇聯輝煌的時代了,他被美國利用美妙的民主與人權「閹割」了,肢解了。作戰能力僅有原來地1/100,在高唱所謂:建立先進化軍隊的同時,卻要按照美國人的意願來削弱,這就是葉爾欽時代的俄羅斯。一個在沒有未來與希望的俄羅斯,民主與人權,現在看來能做到什麼?其實我們需要的不過是能夠在一個空間,自由地發幾句牢騷,大罵幾個領導者,僅此而已。我並不需要這樣的民主。他毀了我們曾經強大無比的前蘇聯。我應該認為我依舊是蘇聯人,而不是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加盟共和國人。

現在看來,什麼才是真的極端民族主義?車臣難道不是嗎?但是,那時我太愛美國了。美國人的一切在我的眼中,都是無可攀比的正確與偉大的。但是,現在留給我的只有悔恨。

在法國聽到美國進兵中亞的消息,我感到痛心,在我還是士兵的那個強盛年代,蘇聯軍隊絕對不會叫美國人靠近這個被自己看做庭院的「腹地」地區。而現在,他們來了。我們卻只能坐在這裡看著,絲毫沒有任何辦法。改革?民主?人權?就是不能建立強過美國的軍事力量。前蘇聯如此,目前正在崛起的中國也是如此。

一旦你建立了,那麼美國人就會把你看作是洪水猛獸,依靠他們宣傳的美化能力,把你一切的光輝,貶低的毫無能力。之後,你就會開始坐下來,按照他的思維引導,去思索,理解,然後,震動,主動把他自己的身體每一塊肌肉,毫無保留的奉獻給美國,請求他以他的上帝名義來主宰你。

我們被我們自己的眼睛與耳朵所欺騙。我們在痛苦中明白了,美國沒有建立一個幸福民主自由的俄羅斯的未來的任何義務與責任。在美國1991年的國家安全報告中說:美國終於完成了打垮前蘇聯的重大的戰略任務,因此,為美國人民創建了一個只有美國利益的世界環境。今後與21世紀的世界利益是屬於我們--美利堅合眾國的。

現在,看來,中國在崛起了,他阻礙美國,而中國國內目前比我們那個時代,擁有更加多的「民主鬥士」他們在試圖一次一次開始分化中國的政治與社會格局。04年以前,他們幾乎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了,中國那時已經到了最低潮的時代,他們實際上那個時代比我們還要窮困,除了沒有了威信,更加致命的是,他們連軍費都被節約了。

但是,如今中國人真的崛起了。勢力來的那麼兇猛,美國人目前的姿態,顯然已經完全挫敗在他們手裡,只能被動的作著抵抗式的還擊。但是,效果十分微弱。根本不可能阻擋中國這個新型勢力的崛起與逼近。但是,美國人聰明在於嘴上,而中國人聰明卻放在肚子裡。因此,美國在開始依靠自己的漂亮的嘴巴,說服這個具有幾千年的古老民族,臣服與他們的民主之下。

不少中國人接受了這種「真實的謊言」。與我們一樣的開始所謂深度反思,並且把辱沒自己的光榮看作是一種更先進的文化。這樣的中國絕對不可能是美國的敵手,他們也會在今後的日子裡,與我們一樣,走到落敗與被肢解的局面。

但是,無論如何,這個目前的俄羅斯盟友,還是在堅持著,除了不斷修正自我錯誤,而且還在不斷堅強起來。希望我們可以作為一面照亮中國人的灰色眼球的鏡子,把他們從美國美麗的泡沫中警醒,他們應該可以承擔我們那個時代被毀滅的功績。來為世界的真的公平與和諧,尋求光輝道路。

轉載自http://tangfl.fengkuang.net/2007/01/23/american-ruined-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