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之見的「四要一沒有」

台灣要獨立,有本錢嗎?
陳毓鈞
(文化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中國農曆春節一過,陳水扁於三月四日晚在美國台獨組織-FAPA的週年會上,大聲高喊:「台灣要獨立,台灣要正名,台灣要新憲,台灣要發展,台灣沒有左右問題只有統獨問題」。這個所謂「四要一沒有」,跟他先前一再承諾的「四不一沒有」,完全背道而馳,台下台獨群眾興奮非常,宛如台灣已經獨立,一副典型的台獨份子之作為,只會喊給自己爽,卻不敢動手孬種性格。

陳水扁也許沒料到,他這一次的放炮,效果卻還不及二○○二年八月宣佈「一邊一國論」之狀況。這一次府院黨都說沒有違背「四不」,內容是維持現狀,全力滅火。蘇謝呂游「四大天王」,除了馬屁精蘇貞昌外,都說事前不知情。華府祇由國務院發言人發表希望陳水扁信守「四不」承諾並反對改變台灣現狀的不痛不癢之聲明。北京則由國台辦發表指責陳水扁個人行徑的聲明,溫家寶在兩會上表達一貫的反對「法理台獨」之警告,但沒有採取實際之動作教訓陳水扁。易言之,中美雙方不再隨陳水扁的瘋言魔棒起舞。即使是台北股市也只跌了一天,隔日就反彈。這些情況讓企圖挑起兩岸緊張的陳水扁十分失望。

上一次陳水扁發表「一邊一國論」時,曾引起兩岸緊張,華府正致力於反恐之際,陳的動作等於是在製造麻煩,令布希政府不悅而不斷警告台北。北京也是十分驚訝,軍政元老都關切非常,認為不能再讓步,尤其是解放軍亦出現寧可打擊台獨而不辦奧運之聲浪。兩岸緊張突然升高,令台股於同年十月曾殺到三千八百多點,直到次年第一季才回到五千點之上。陳水扁主政七年關於兩岸政策的言論前後不一、曲折反覆、信用蕩然然、人格掃地,中外人士都已瞭然於心,不再受其撥弄。

美國共和黨籍重量級參議員,前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華納,於三月八日在參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表示,他十分關切台灣一些著名人士放出煽動性言論,他也極厭惡因這些言詞引爆兩岸衝突。華納的發言顯然是針對三月四日陳水扁「四要一沒有」的言論而來。華納還說,如果台灣民選官員用不適當和錯誤的政治手法引起兩岸衝突,他無法確定美國會馳援台灣。大約在同時,美國務院發表「二○○六年台灣人權報告」,將陳水扁一家貪腐事件列在其中且詳細描述,又指台灣官員普遍貪污情形十分嚴重已破壞台灣人民權益。紐約時報選出去年全球十大醜聞事件中,扁家貪腐名列第五,可見美國公眾對陳水扁的厭惡之一般。

陳水扁和獨派人士經常高唱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可是美國國務院的人權報告卻把「台灣人權報告」列在中國項目之下,同時與台北有邦交的二十五個國家,其外交文件都寫明是和中華民國建交而非台灣。為何?因為到目前為止世界上尚未出現以台灣為名的國家。全球從事外交工作的人都知道一個國家的成立需要國內憲法程序的過程(如廢憲、廢國名和國旗),並且需要國際社會的承諾,但「台灣國」在那裡?台獨份子以為改一改國營事業的名稱,去中國變台灣,台灣就可以獨立了,那是天大的笑話。台灣人民今日的悲哀就是被一群阿Q人士所治理,不僅無知無聊,而且無賴無恥,沒有建設只有倒退,還自稱「天王天後」,自己關起門來自己搞爽,在中國的大帽下卻夢囈著要台獨地過日子。

台獨份子喜用美國獨立作例來告訴台灣人台灣必須獨立,可是他們卻不願談美國宣佈獨立後和英國打了八年戰爭,死傷無數。全世界的軍事專家都清楚,單憑台灣一己之力是無法和大陸打一場戰爭的,祇有加上美國的軍事後盾力量才有所謂的台灣軍力平衡。眾所周知,打仗是要靠汽油,台灣的石油百分之九十九靠進口,而台灣的戰備儲油不到一星期,怎個打法?美國軍方認為以台灣的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面對大陸東南沿岸的M-9和M-11大約九百枚短中程飛彈(內含彈道飛彈),根本是無效的。大陸可以製造火箭、飛彈、戰鬥機、軍艦、坦克、潛艇、炮兵火箭、激光武器等等,台灣卻完全要依靠購買,即使最簡單的軍用卡車都沒法製造,更何況四年前美國軍方派人到台灣考察台軍戰力之後,發表報告稱台灣軍隊素質和巴拿馬軍隊類似。

美國前國防部長麥納瑪拉曾說過,核武大國不能開戰,否則都是輸家。過去,北京沒有核武時都敢同美國對抗,今天中國已是核武強權,為了保衛自己國家的核心利益,怎能任令威脅恫嚇?近年來,中國已向世界證明其太空科技實力,包含衛星殺手的武器,美國已大感緊張。今年三月初,美國軍方透露消息稱,中國正在建造094型新式核子動力飛彈潛艦五艘,第一批明年即可下水成軍。該型潛艦可配備十二枚射程八千公里的巨浪二型長程洲際戰略飛彈,並可裝置核彈頭。又說,北京近年來積極擴建戰略核子武力,包括多枚新式長程陸基核子飛彈,以及性能類似美國戰斧巡弋飛彈的對地攻擊巡弋飛彈。因此,要美國出兵保護台獨而冒與中國發生核戰的危險,美國必定會三思再三思:有必要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嗎?

最近,美國國會研究處台灣事務專家簡淑賢發表的文章中指稱台灣是畫地自限的「井底之蛙」。她說台灣在外交上被北京孤立,但應避免在經濟、政治和軍事上自外於真實世界。她又說,台灣內部更名的決定,不利台海和平,美國企業界也無法確認台灣領導人有什麼經濟政策。她最後警告,不管布希政府下一任政府都會重新評估美台關係,故台灣的所有政治人物,都應記住不可把美國對台灣的支持當成是理所當然。簡淑賢的意見正反映出美國中國事務界逐漸對陳水扁政權的不耐心情。

事實上,全世界國家的正常執政者,沒有不知道經濟對國家社會發展的關鍵性,但是陳水扁政權卻祇會用嘴巴說經濟,腦袋裡卻是經濟靠邊站政治放中間,而政治的表現則又如第三世界模式,幾無民主品質可言。在國民黨時代,台灣在各項經濟指標上都名列亞洲四小龍之首,但目前卻位居四小龍之末,甚至連印度、馬來西亞、越南在某些方面皆已超越台灣。國際競爭不進則退,歐美日專家都已指出台灣正面臨經濟邊緣化與民主倒退化的危險時,陳水扁和民進黨卻視而不見,並指責國內有相同看法的人是在唱衰台灣,是中國的同路人,不懷好意。

台灣衰退案例不勝枚舉,譬如:(一)台灣經濟成長率在兩蔣時代平均是百分之九點一,李登輝時期為百分之六點八,陳水扁六年是百分之三點六;(二)台灣接單,百分之四十五在海外生產(主要是大陸),因為台灣生產環境太差;(三)台灣的出口有百分四十二是到大陸,如果沒有對大陸的大量出口,台灣經濟成長率會更差;(四)二十年來台灣依靠對大陸的大量順差(去年達六百億美元),才能積累今天的外匯存底;(五)國民黨時期,台北股市總值名列全球第十三位,如今落到二十一位,而上海為第十四,漢城為第十八;(六)八年前韓國的國民年均所得為台灣的一半,今天韓國是一萬八千美元,台灣則為一萬六千美元,新加坡和香港早已超過二萬四千美元,正向三萬美元邁進;(七)經建會主委何美玥說,即使以百分之五的經濟成長年均率,台灣到二○一五年,也無法達到二萬美元;(九)一九七九年,深圳祇是人口兩萬小漁村,今天已成七百萬人口的大城市,名列全球第五大港,高雄從第二退到第七;(十)蔣經國從事十大建設,當年新加坡和韓國都派人來考察桃園國際機場,取經借鑒,今天新加坡樟宜機場與韓國仁川機場皆被選為亞洲最佳國際機場,但桃園卻名落榜外。

面對中國大陸的經濟躍進以及亞太地區經濟整合的一體化之發展,我們不禁要問民進黨諸公,到底了不瞭解今天已從冷戰進到後冷戰時代,已從世界經濟分離化進到經濟全球化,還擴展到經濟以外各方面。美前總統柯林頓曾說,全球化的真正意義就是互相依存。不要說今天中美經貿關係的互相依存度已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美財政部長寶森上任才七個月已經訪問北京三次,陳水扁政權難道不知其意義。再說,以今天兩岸經貿關係的互補性,及台灣對大陸的經貿依賴度,台灣有本錢和大陸一刀兩斷嗎?陳水扁如敢宣佈台獨,北京依《反分裂國家法》之規定,採取非和平手段因應,此一非和平手段並非必然使用武力,祇要運用經濟制裁、貿易杯葛、交通封鎖等之非軍事手段,台灣承受得了嗎?

美國前副國務卿佐立克說,台獨意味著戰爭。美國民調指出,絕大部份美國人不想為了台灣而和中國打一場戰爭。美國不支持,陳水扁敢廢掉中華民國而成立台灣國嗎?陳水扁說台灣要獨立要發展,坦白說台灣一獨立就甭想發展,真是自欺欺人。陳水扁劣政已搞了七年,台灣人民真是倒霉,但卻還有人不能覺醒,真可能會到「自作孽不可活」了。總之,陳水扁政權面對兩岸關係,展現的是有勇無謀與色厲內荏的「暴虎憑河」之盲動作為;面對國際大勢和世界發展,展現的是「井底之蛙」的知識殘缺;面對台灣人民和台灣未來,展現的是「夜郎自大」的虛無心態。一句話,宛若盲人在暗巷裡吹口哨,替自己壯膽外,什麼辦法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