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美國角度解讀陳水扁的「四要一沒有」

兼談美國國務院並未「淡然處之」
熊  玠
(美國紐約大學政治學系終身教授)


陳水扁「四要一沒有」的震撼,威及了美國。在各華文報紙的新聞報導與社論及評析的文章以外,還有各地的特別座談會論析此事。本人就在紐約參加了一個這樣的討論會。本文就是根據討論會上所發表的意見整理而成。先說一個此間流行的一個笑話。說陳水扁最需要的是「一要一沒有」。那就是「要臉」、與「沒有作假」。雖是笑話,其背後的諷刺與冷嘲,可說代表了一切。

要瞭解陳水扁「四要一沒有」 所發出真正的資訊與啟示,以及為什麼這個時候拋出如此的言語,我們須要先瞭解陳先生對重大問題看法上的兩大「死角」;加上他對中共2008的一個錯誤估計;以及他目前政治困境上的需要。在我們分析了這幾點後,就可以發覺他「四要一沒有」的資訊中還暗藏了他對民進黨未來之絕望與悲情。然後,再來仔細看看美國國務院的譏諷帶威脅的反應,才能知道最大的輸家是誰。

陳水扁的兩大「死角」

☆陳水扁的第一個「死角」,即是他一再認為美國只說「不支持」台獨,並沒說「反對」台獨。所以令其認為可以毫無忌憚地鼓吹台獨。 殊不知在英文的外交詞令上,「不支持」就是反對。用詞雖然比較婉轉,而其嚴正性並未稍減。--其實,在英文裡的表達方式,尤其是外交用語,有其特殊的措辭風格。僅憑中文的翻譯去瞭解,常常會被誤導的。譬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麥考馬克對此次陳水扁「四要一沒有」的評語,雖然表面很輕鬆,但在原文裡的意思極帶諷刺兼警告的語氣,絕非某華文報紙說的「淡然處之」。不可不察(見下)。

☆第二個「死角」即是認為美國賣武器給台灣就是表示鼓勵他的台獨立場。尤其是在陳水扁「國務機要費」諸多醜聞爆發後,美國還繼續賣武器給台灣陳水扁政府,益發讓他有理由感覺美國並不反對(甚至暗地支持)他的台獨舉動。難怪他提出「四要一沒有」是三月四日。也就是在美國五角大廈宣佈售予台灣400餘枚先進導彈後的第四天。其實,這是陳水扁(與一般搞台獨人士) 的自作多情。說穿了,美國軍售台灣真正意義有二。第一,是根據台灣關係法的例行作法。該法制定的時候,適因美國為了承認中國大陸政權而非與台灣斷交不可。 所以在那種歉疚氣氛之下訂立了台灣關係法, 其有關軍售台灣的規定,等於是對一個不幸掉落海水的遇難人扔下一個救生圈,讓他可以活命,藉以紓減當時美國人對與台灣歉疚之感而已。第二就是讓美國軍火商有賺錢的機會(軍火商在國會有強大的遊說團;而且對兩黨的捐款,軍火商均是最大的來源)。故美國軍售台灣絕對與支持台獨無關。陳水扁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所以說是他的「死角」。

陳水扁對中共2008的錯誤估計

由於2008的奧運會將在北京舉行,陳水扁估計這是他大膽搞台獨最安全的一年。他認為不管台灣在2008有任何輕舉妄動,北京絕不會犧牲了奧運的舉行而對台灣動武。所以至少從2004開始,陳水扁一直將2008定為台灣將有「合身」的「新憲法」開始的一年。從各種有關大陸軍事部署與擴建的跡象來看,這個認為大陸在2008年將淪為蠟人館中的「蠟人」之估計,恐怕大有問題。至少美國人並不如陳水扁的那樣樂觀。譬如五角大廈對中國軍力的估計,認為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在提升它的海基核威懾力。實際上,胡錦濤已公開宣示中國應該發展其海洋大國的潛力;要在國際海洋事務上取得主動權。此項巨任,已交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副總理曾培炎統籌負責。根據美國海軍情報辦公室在三月二日的一份報告,中國大陸將部署五艘094型彈道導彈核潛艇,其裝配的巨浪-II 型彈道導彈射程達5,000英哩。是目前中國海軍夏級核潛艇的巨浪-I 型的五倍。這五艘新彈道導彈核潛艇,最快可能在2008服役。報告並說,中國建造的第一艘094型彈道導彈核潛艇,已經下水試航。為什麼這些新的核潛艇服役時間均定在2008年,值得我們玩味。

不但此也,經過多少年辯論以後,北京決定了要自己打造航空母艦。據一位海軍中將在最近人大開會時證實,中國的航母在2010前可以製成。有專家認為中國打造航母,應與它094型核潛艇的出籠放在一起來審量。其最終用意,是準備在台灣海峽對美國起威懾作用。如果對此點還有懷疑的話,不妨再考量一下最近發生的其他一連串的發展:從「中國潛艇巧遇美國航母」(居然後者還未發現已被跟蹤;表示中國潛艇的滅聲技能已非常先進)、到「中國陸基鐳射射盲美國衛星」、從「中國殲10戰鬥機性能堪與美國F16相比」、到「中國進行獵殺衛星試驗」,均集中在太空、空軍、海軍,導彈尖端領域。再加上最近報導,中國將於七至八年內研製出用於發射太空站的新一代大型運載火箭(「長征五號」運載火箭的120噸級液氧煤油發動機,已於2006首次整機試成功)。這個發展,據專家們的意見,絕非僅是為了要在15年內送中國的太空人上月球。而是要給美國(與台灣) 一點顏色看,並表示反台獨之決心。再配合最新有關中國國防預算今年增長17.8% 的報導來看,這一切已不是鄧小平教誨的「韜光養晦」的表現,更與沒有多久以前北京標榜的「和平崛起」的姿態完全不一樣。如要追根究底,其理由乃在要表示:北京不會在2008年因奧運而落為蠟像館裡的蠟人,聽任台灣領導人搞法理台獨而毫無辦法。正是如此,所以,最近李肇星外交部長在記者招待會上才說那「反分裂法」不是「擺飾品」而已。

可是,儘管如此,陳水扁顯然仍相信他自己對大陸2008的單純的估計,故認為2008是台灣共和國的建國元年。

陳水扁困境中的政治需要

   

再看陳水扁此時此刻的政治需要。在明年(2008) 台灣總統大選以前,他還有最後一年的任期。回顧這過去七年來有何政績,無可諱言,只見貪腐濫權、兩岸關係跌落谷底、企業家因對台灣無信心而造成資金大量外流;因而台灣經濟迄無起色…等等全是負面業績。任內七年,可說要交白卷。由國務機要費引起的醜聞與應負之責任,眼看任滿後豁免權即將消失;即將面對司法審判而可能定罪為貪贓枉法之國賊的後果。古訓『人去留名、虎死留皮」,豈能在歷史上交白卷(何況還可能遺臭萬年)?所以,在三月四日這一天,上午李登輝才奚落了陳水扁執政以來什麼都沒有干,下午陳水扁在參加同一個機構慶典的晚宴時,就迫不及待地提出他的「四要一沒有」。觀其措辭之簡練,絕非臨時脫口而出,而是經過長時期的思考與斟酌而來。其所謂的「四要」(即台灣要台獨、正名、新憲、發展),除了最後一個(要發展) 以外,有鑒於中國大陸與美國的堅決立場(甚至面臨台灣要維持現狀的大眾)全是不可能做到而幾近幻想的口號。連他自己都沒有信心,所以才說「有一天一定會成功」。因此,我們可以認定:陳水扁之提出「四要一沒有」的口號,是想以此充作他的政績。可說是一個黔驢技窮的作法,以圖達到他目前困境的政治需要。即以高呼台獨口號,企圖在黨內(尤其是基本教義派)重新建立認同感。或許還可以挽回一點黨內對他的支持。譬如民進黨內,已有人透露風聲,認為陳水扁卸任以後可以作該黨的黨主席,即一例證。

扁透露對民進黨前途暗淡的悲情

另外,我們須要注意陳水扁提出「四要一沒有」口號的時候,正好是在馬英九在二月十三日被起訴以後的十九天。馬英九在被起訴後,當機立斷應諾辭去國民黨主席,並同時宣佈將在2008年競選總統。沒想到,民意對馬英九的支持率反而比以前增高。根據台灣《聯合報》系民意調查中心資料,有百分之66的人表示願意支持馬英九競選總統;而且百分之47的人對檢方起訴馬表示不滿。另外,《中國時報》於2月28日的民調,發現如果國民黨推馬英九出來競選,他的支持率將壓過民進黨「四大天王」的任何一個人:(1)如是馬對蘇貞昌,將是四成二選馬;而二成六挺蘇。(2)如馬對謝長廷,將是四成七民眾支持馬英九;另二成六將選謝。(3)如馬與呂秀蓮對選,馬英九的支持率將是五成四;而呂秀蓮的支持率將是二成三。(4)如馬與游錫坤競選,則相比的支持率將是五成四對一成九。

這樣的發展,對陳水扁來說,不但是做夢都沒想到,而且更明顯說明了民進黨在他下台以後可能永無翻身之機會。而這一切有一大半是由他自己的劣跡所引起的後果。所以,我們可以揣摩一下陳水扁當時的心情。我們不妨藉重心理學來幫助我們作分析。心理學家告訴我們在一個人遭遇特別的危機時,常會有特殊異態的動作,以抒解心中之恐懼與疑慮。最簡單的例子,就是行夜路的人,常會因受陰森鬼影之恐怖而藉吹口哨跨大步以壯膽。

所以,陳水扁面臨四面楚歌發出「四要一沒有」的吼聲,正好是在上述《中國時報》民調結果公佈後的第四天。他藉發此吼聲以壯膽的舉動,似乎與行夜路吹口哨的例子可以相比。而且他所怕的鬼,不單只是對他個人威脅。更可怕的是,可能是對整個民進黨前途的威脅。從他個人的看法,在他下台以前,這是幫民進黨叫囂「四要一沒有」的最後一個機會。此時不大聲叫囂一聲台獨口號,恐怕以後民進黨永遠就沒有機會了。無形中,他下意識地已透露了他對民進黨無望的萬般無奈之悲情。

美國反應絕非「淡然處之」

如以上所說,常常英文的外交詞令,絕非靠中文翻譯可以洞悉理解其深奧含義於萬一。三月五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評陳水扁的「四要一沒有」時,首先追述了他在2000年與2004年就職時曾對「四不一沒有」作下信誓旦旦的保證。然後他加了兩句表面是很有紳士氣派的話,英文是:President Chen's fulfillment of his commitments is a test of his leadership, dependendability and statesmanship and of his ability to protect Taiwan's interests, its relations with others, and to maintain peace and stability in the Strait, Rhetoric that could raise doubts about these commitments is unhelpful,

這個說法很難確切翻譯。但可以用中文來解釋,即:陳總統是否履行他自己這些承諾(即指四不一沒有) 是一項考驗。那就是考驗他〔是否有〕領導能力、〔是否〕可靠、〔是否有〕政治家的風範,以及他〔是否有〕能力保衛台灣的利益、維繫它(台灣)的對外關係、和維繫〔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性。任何可導致〔人們〕有關他對〔以上原則的〕承諾引起信心動搖的修辭(一作「浮誇言語」),均無濟於事。

請注意,這一小段英文的說法,幾乎可與中國成語講的天津人罵人不帶髒字相比擬。第一,它說因為陳總統如不能履行他對四不一沒有的承諾,就是表示他沒有領導能力;不可靠;沒有政治家的風範;不能保衛台灣利益;也不能維繫台灣的「對外」關係(即指對美關係);更不能維繫台海的和平與穩定。第二,它所謂陳水扁的浮誇言語「無濟於事」,實則即是講美國不吃他的「四要一沒有」那一套。而對陳水扁自己來說,等於搬了石頭砸自己腳(更是無濟於事了)。第三,由於陳水扁的如此作法,難以使他維持與美國(「對外」)的關係,而美國對他已只有對台灣不聞不問的一個途徑可走。所以陳將更難以維持台海間的和平與穩定。這句話,如習慣聽英文措辭的人,立刻會有一個警覺。即如果台灣海峽因而引起戰事的話,美國人是否還會插手,恐已有問題了。

試問美國還需要如何再強烈的反應,才算不是「 淡然處之」?希望由此一例,國人須學到英文與中文表達方式的大相逕庭。要不然,我們永遠無法瞭解別人真正的心意,進而造成自欺欺人的後果。

最後,仔細衡量美國如此的反應,它表示陳水扁是自毀長城;認為他對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將負起全責。很明顯暗示如果台海發生動武,責任將由陳水扁自負;不要奢望美國介入。在這種情況下,陳水扁雖是趁一時之快,但最大的贏家,不是他,也不是民進黨。 而最大的輸家,則是台灣的兩千三百萬人民,因為他們的安全被陳水扁用作了賭注。而美國與中國大陸,則均學會了不與狼共舞的對策,是他們對付陳水扁最明智之舉。可悲的是,有人恐怕還反而以為美國(與中共) 均對陳水扁的「四要一沒有」毫無對策,而附和某華文報之想法,認為美國(與中共)只好「淡然處之」。我的答覆是:願天祐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