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講得清楚嗎?

駁宗像隆幸的台獨論
李壽林
(退休教師)


曾任日本軍國主義御用外圍「台獨聯盟」機關刊物《台灣青年》主編三十年、現任所謂「亞洲安保論壇幹事」的日人宗像隆幸,三月十二日在《自由時報》發表「台獨?講清楚」,扯些什麼「台灣獨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扯不上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曾統治過台灣,既然沒有統治過,所以台灣獨立並非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獨立,至為明顯。」、「台灣獨立是從中華民國體制獨立的」、「日本戰敗後,蔣介石的中國國民黨軍佔領台灣是依據聯合國軍總司令官麥克阿瑟第一號命令而來,美軍佔領日本與朝鮮半島南部等,蘇聯軍佔領朝鮮半島北部與滿洲(現在中國東北)等,同樣都只是戰勝國一時的軍事佔領而已。但是,蔣介石卻片面宣佈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領土,並以獨裁專制(台灣稱為白色恐怖)統治台灣人,這就是中華民國體制。」因此煽動「台灣獨立是指制定台灣憲法,廢止中華民國憲法而言」。

案,宗像既是極端偏激的日本軍國主義餘孽,也是台獨運動幕後的論述黑手,許多台獨謬論均出自其手,其另長期使用中文名字宋重陽,因認識台獨人物許世楷,遂積極投身台獨活動,以言論對台獨「作之君,作之師」。《海峽評論》前此二○○三年十二月號即有文「謹防台獨是日本的生命線」以批駁之,直指其儼然台獨主子之真面目,且斥其屢對台灣說三道四。

首先,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繼承者與被繼承者關係,凡中華民國之原有,均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此譬如大清帝國之所有,由中華民國所繼承然。同理,日本一九七二年與北京簽訂《中日建交聲明》,明白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亦可謂繼承了一九五二年與台北的《中日和約》,中國之代表雖不同,並未改變台灣重歸中國版圖的主權和地位也。是故今日台獨妄以為可以自中華民國體制「制憲」、「正名」以「獨立」,豈知仍不能自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呢?「台灣獨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扯不上關係」嗎?「台灣獨立並非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獨立,至為明顯」嗎?又即使僅就自李登輝以來「向不可能挑戰」的「台灣獨立是從中華民國體制獨立」言,何為陳水扁迄今仍要發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哀鳴呢?何為迄今仍要自慰的期於渺茫的「四要」要「獨立」要「正名」要「新憲」呢?台獨在台灣藉「制憲正名」以愚民惑眾激化民粹騙騙選票可以,真要「去中華民國」,雖大陸中國亦不可能答應的,到頭來徒然只能是白忙一場而已。

其次,美國與舊蘇聯不具有日本和南北朝鮮主權,故南北朝鮮和日本後來均得以脫離美國與舊蘇聯「軍事佔領」而獨立,但東北與台灣原為中國領土主權,日本戰敗投降,只有乖乖將兩地歸還中國,這在國際法是由《開羅宣言》與《波茨坦公告》規定的。《開羅宣言》宣告:「(中美英)三國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一九四一年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以後在太平洋所奪得或佔領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滿洲(東北)、台灣、澎湖列島等,歸還中華民國。」,此一關於台灣地位的國際法文件,確認了日本竊占台灣的非法性,肯定了台灣作為中國領土一部分的法律地位,規定了應將台灣歸還中國的國際法義務。而其後之《波茨坦公告》,除了責令日本必須無條件投降外,第八條亦明確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須實現,而日本之主權只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盟國確定的其他小島之內。」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唯有據此宣佈無條件投降。九月二日,在日本東京灣美國密蘇里號巡洋艦上,日本簽下了《無條件投降書》,投降書第一條正是:「日本接受中、美、英共同簽署的、後來又有蘇聯參加的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的《波茨坦公告》中的條款,並在『日本投降條款』中承諾『忠實履行《波茨坦公告》各項規定之義務』」。可以說《波茨坦公告》確認了《開羅宣言》是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法文件,而執行《開羅宣言》、遵守《波茨坦公告》,正是日本投降的基礎與條件。正亦因為有「必須實現」的《開羅宣言》,所以民國政府「台灣地區行政長官」陳儀得以兼盟國中國戰區台灣地區受降代表身份,在台灣接受了日本的投降,代表中國接收了台灣的主權,確立了中國對台灣的主權地位。陳儀在受降儀式結束後,並發表講話,鄭重宣佈:「從今天起,台灣及澎湖列島正式重入中國版圖,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置於中國政府主權之下。此一極有歷史意義之事實,本人特向中國同胞及全世界報告周知。」此一講話,當時盟國何嘗有任一異議?另國民政府於一九四六年一月十二日亦頒布訓令:「查台灣人民原系我國國民,以受敵人(日本)侵略,致使喪失國籍。茲國土重光,其原有我國國籍之人民,自民國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五日起,所有台民、台僑,應即一律恢復我國國籍。」此一國民政府訓令之頒布,迄今亦已逾六十年,復豈有任何國家表示異議?台灣光復重歸中國之事實,豈是「蔣介石的中國國民黨軍佔領台灣,是依據聯合國軍總司令官麥克阿瑟第一號命令而來,同樣都只是戰勝國一時的軍事佔領而已」呢?歪曲歷史,能改變歷史鐵的事實嗎?

其實,僅就美國一國言,一九四二年宋美齡赴美會晤美總統羅斯福,羅斯福即曾向宋美齡提到對戰後中國問題的設想:「把日本佔領的台灣、東北和琉球群島歸還中國。」一九四三年二月,羅斯福總統再次向中國駐美大使魏道明表示:「台灣當然歸還中國!」凡此皆直接影響一九四三年「開羅會議」之召開,以及其後《開羅宣言》分別在中、美、英三國報紙之公開宣佈也。也因為《開羅宣言》之簽訂,因此一九四四年夏,中國國民黨中央設計局即著手籌組「台灣調查委員會」,由當時行政院秘書長陳儀擔任主任委員,台籍人士李友邦、李萬居、謝南光等為兼職委員,開始籌備接收台灣事宜。凡此種種,豈「蔣介石卻片面宣佈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領土」呢?「蔣介石片面宣佈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領土」,台灣即能成為中華民國領土嗎?

宗像自欺欺人的台獨謬論,騙騙愚昧的台獨可以,其實是不堪一駁的,在國際上更不可能拿得出去的。為宗像亦為日本計,日本如真心支持台獨,並不需讓台獨去衝撞北京中國的反獨反分裂紅線,只須日本政府承認台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而與之建立「邦交」即可,否則的話,只知鼓動煽惑台灣人「制憲正名」,自己日本卻不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徒然空頭人情,這除了是意圖害死台灣,「詛咒給別人死」、「死道友不死貧道」以外,還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