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的皇民夢碎

瘦叟


十二月十一日《自由時報》有「秋山」其姓「風翔」其名之人《先祖半個世紀的美夢》文,或許因他有見台獨民進黨立委席次大增,「心中除了興奮之外,還有著感動」,遂情不自禁發出「有什麼是比在自己的土地上,一起實現先祖半個世紀以來的美夢,還要美好的呢?」的感言。

首先,遍查台灣總人口兩千餘萬人,那來孽種複姓什麼「秋山」的?再細看其文,啊!原來是有一興奮難耐的新「皇民」,算準台灣大概等於獨立了,遂率先表態,認賊做父,首先恢復「皇民」姓氏了。但是,奇怪的是,台灣既然已經獨立,這位老兄怎又甘心自動降格為日本奴才,變成「台不獨」了呢?

原來他要的不是「台獨」,他要的是「皇民夢」!秋山說:「我想到祖父,他是受日本教育長大的,曾到南洋當日本兵,也曾有個好聽的日本姓氏『秋山』……從先祖墳前,清晨的光線中,似乎看到了先人曾經作過卻未完成的夢,那個夢,曾經在五十年前被扼殺、被壓抑,只能將它放在心內,在荒謬的時代走勢下,也只能假裝遺忘。可是,現在他們壓抑在心中五十多年的美夢,終於實現了……有什麼是比在自己的土地上,一起實現先祖半個世紀以來的美夢,還要美好的呢?」因此,秋山激動不已的呼喊:「讓這一切完成、成真吧!」

秋山的祖父已經變成「先祖」,固然無可如何,但秋山似乎還來得及認李登輝當祖父,因李登輝也受過日本教育、當過日本兵、並且還有個日本名字叫「巖裡政男」,更重要的是,他比任何人更對其日本「母國」一往情深,一切條件加倍符合。

我們應該謝謝秋山,多虧他的奇文共賞「真情告白」,使台獨運動的本質其實即是日本殖民台灣「皇民化」復辟運動的真相大白於世;我們也要無限悲憫的正告秋山等所有新老「皇民」,「皇民化」運動即是日本二戰時對人類犯下滔天大罪的軍國主義運動,是沒有道德的正當性的;並且,「皇民化」運動時代也是不允許台灣存在「本土化」漢民族中國人意識,因此也是反「本土化」的;而且日據時代甘心做為「皇民化」日本奴才的台灣人也只佔少數,秋山不能因受到李登輝長期蠱惑,有此以少訛多、以偏概全的錯覺,而辱及台灣先民!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秋山恐怕更不知,今天李登輝及你老兄新老「皇民」美夢日本軍國主義復辟的台獨,事實也不過是美國霸權主義阻撓中國統一的工具罷了。

只是,面對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面對著大陸的日益強大,你秋山「半個世紀以來的美夢」終究還是要夢碎於「清晨的光線中,先祖墳前」的,哎!太可憐太值得同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