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台灣真正的危機

花俊雄
(旅美學人)


流亡海外二十餘年的彭明敏終於英雄式地凱旋回到台灣。彭氏聲聲以台灣二千萬人的幸福、安定為念,但觀其返台之後的言行,恐將事與願違。

彭明敏的「才調」

彭明敏在中壢市記者招待會上答覆記者「你以為台灣的真正危機在那裡」的問題時曾說,「我不明白台灣真的那麼沒『才調』(閩南語,意為骨氣),何以要選一個那麼『沒衛生』(閩南語,意為落伍、低俗的國家)來認同」。

筆者認為,彭明敏講的這段話的隱含的意識型態才是台灣的真正危機所在。

凡是略懂台灣閩南話的人都能明白說一個人「不識字又兼沒衛生」是多麼侮辱人的話。彭明敏指中國是一個「沒衛生」的國家,對筆者而言並不陌生,這不僅反應了彭明敏日式教育的餘毒,更反應台獨的核心思想,其實說到底就是兩個字:「反華」,其餘的理論都是掩飾。說認同中國的人沒「才調」,難道認同日本、認同美國、反華就算有「才調」﹖

中國目前還是一個比較落後的國家,這是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在建國過程中走了彎路,付出了重大代價也是眾所皆知。但是同樣不可否認的事實是:這幾十年來中國的建設取得了重大的成就,衛生條件、文化教育、工、農業發展、基礎科研、體育運動等所有戰線的成績輝煌燦爛。這十年來及往後,在經濟建設戰線上也取得了令人讚佩的成效,並且將成世界上的經濟大國。在當今世界上尖端科技,中國與其他國家亦步亦趨,有的甚至超前。中國的嬰兒死亡率與平均壽命,雖趕不上世界最先進的國家,但已成為發展中國家的楷模。剛剛結束的奧運,中國擠身世界四強,這樣一個國家絕對不是「沒衛生」的國家,這樣的人民絕對不是「不識字又兼沒衛生」的人民。

彭明敏對日據時代台灣有一句話說「支仔兵會吃勿會相爭」(閩南語,意為支那兵是飯桶,只會吃飯不會打仗)一定記憶猶新。但經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中印邊界戰爭、珍寶島之後,證明中國人民的軍隊是一支紀律嚴明、能征善戰、秋毫無犯的鋼鐵隊伍。中國今天之所以屹立不搖,是經過戰場上較量建立起來的。中國今日能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是流血流汗的結果。中國人民歷經帝國主義的欺凌壓迫,沒有一定的「才調」無以至今日。一個有「才調」的人民建立的國家不會是「沒衛生」的國家,其理至明。

是誰「日冥日怨嗟」

對於認同中國的人是否有「才調」,彭明敏也有親身經歷。在其所著的『自由的滋味』一書中(筆者根據的是英文本A Taste of Freedom),彭明敏曾寫到監牢中認同新中國社會主義革命的政治犯,臨刑時態度從容,口中高喊:「毛主席萬歲!新中國萬歲!」凜然就義的形象。在日據時代,在蔣介石白色恐怖統治台灣的時代,都不乏這種真正「蕃薯勿會驚落土爛」的英雄好漢。他們沒有國際人士營救,他們「無人看顧」,但卻不「日冥日怨嗟」,而是相信「落下一蕊」「開一葳」,殺了我一個,自有後來人的革命樂觀主義者。

因此,彭明敏所言,認同中國的人沒「才調」,中國是一個「沒衛生」的國家絕非事實。拋開這一層不問,在當今海峽兩岸關係日益密切之時,講出這種蔑視對方的言詞,於人有害,於己不利,乃智者所不為。

彭明敏在其『自由的滋味』一書中對民族一詞定義如下「一群人過去分享共同的命運,未來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要達成」。台獨人士喜歡以「命運共同體」來作為他們獨立建國的理論基礎。今且容筆者略敘數言。

甲什戰敗,乙未割台,使台灣從中國的母體割離出去,是為台灣同胞苦難的開始。康、梁「公車上書」、「百日維新」,孫中山由改良走上革命,都是受到割台的刺激。台灣在日本帝國主義統治下五十年期間,不論是初期的武裝抗日,或是後期的政治運動抗日,其間革命活動與中國大陸的形勢發展息息相關,史料彰明昭著,日本學者若林正丈的著作亦屢有闡述。過去台灣同胞和大陸同胞的苦難都來自日本帝國主義的欺凌壓迫,是一條籐上的苦瓜。而當今台灣與大陸追求的都是均富、民主的社會,其目標亦日益趨近,近年來海峽兩岸的經貿往來,觀光遊覽,文化交流,尋根問祖使幾十年來被切斷的臍帶又重新接上。台灣與大陸本來同命運、共未來,何需、何忍硬生生加以撕離﹖

只論省藉不論是非

況當今時勢,蘇聯瓦解,經濟疲敝,人民困頓,內戰危機一觸即發;南斯拉夫解體,戰火連綿,人民流離失所。而西方工業國家則經濟衰退,復甦緩慢,失業嚴重,社會問題叢生。在這全世界一片愁雲慘霧之中,唯有亞洲生氣蓬勃,欣欣向榮。而此一景象乃得力於中國經濟罕見的實力。亞洲經濟由於中國的衝勁,帶動了其他國家和地區,其中尤以香港和台灣為最顯著。亞太區域已經逐步發展成一個區域國際貿易市場,對歐、美的依賴正日益減輕。中國經濟在未來一兩年內仍將以百分之十以上的高速度增長。大陸、港、台的三角經濟關係將日益發展,並且三方都將因此獲益,經濟互利情況如此,國家分裂慘狀如彼,而在此情況下,唱「一中一台」論調,污蔑中國為「沒衛生」的國家,豈僅不智,實乃不仁!

彭明敏的言論豈僅將造成台灣外在因素的不穩,亦且將導致島內的動盪。縱觀今日台灣的政治氣氛,只講省籍,而不講公義;只論省籍不論是非,而年底立委選舉更不乏有人以省籍矛盾作火藥。此時此地,彭明敏的言論所代表的意識形態才是台灣真正的危機所在,才是「對台灣的生存安全有衝突,人民可以把它視同垃圾拋棄」的東西。

對彭明敏之流的人而言,一個中國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統一中國也只是一句廢話。彭明敏流亡美國二十餘年,應該深知美國人維持國家統一的南北內戰犧牲了比第一、二次世界大戰、朝鮮戰爭、越南戰爭等歷次戰爭死亡人數的總和還多的生命。中國人民近代為追求國家獨立與統一,不惜犧牲,前仆後繼,其波瀾之壯闊,氣勢之雄偉,比之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個問題上,中國人絕不和稀泥,我們深望彭明敏之流的人士三思。但我們亦深知,這不是能以我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子曰:「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我們只能要求一切有「才調」的中國人(包括台灣省同胞在內的全國各族人民),努力奮起,明恥教戰,建立一個「更有衛生」的國家。

彭明敏的言論豈僅將造成台灣外在因素的不穩,亦且將導致島內的動盪。縱觀今日台灣的政治氣氛,只講省籍,而不講公義;只論省籍不論是非,而年底立委選舉更不乏有人以省籍矛盾作火藥。此時此地,彭明敏的言論所代表的意識形態才是台灣真正的危機所在,才是「對台灣的生存安全有衝突,人民可以把它視同垃圾拋棄」的東西。

對彭明敏之流的人而言,一個中國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統一中國也只是一句廢話。彭明敏流亡美國二十餘年,應該深知美國人維持國家統一的南北內戰犧牲了比第一、二次世界大戰、朝鮮戰爭、越南戰爭等歷次戰爭死亡人數的總和還多的生命。中國人民近代為追求國家獨立與統一,不惜犧牲,前仆後繼,其波瀾之壯闊,氣勢之雄偉,比之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個問題上,中國人絕不和稀泥,我們深望彭明敏之流的人士三思。但我們亦深知,這不是能以我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子曰:「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我們只能要求一切有「才調」的中國人(包括台灣省同胞在內的全國各族人民),努力奮起,明恥教戰,建立一個「更有衛生」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