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又一村

《海峽評論》發刊二百期志感


《海峽評論》發刊一百期後,現在又再發刊第二百期了,二百個月的日子過去了,當年出生的嬰兒也過了束髮之齡。

回想當年,一九八九年,鄧小平的中國改革開放事業,遇到了空前的挫折,由於人民敬愛的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悼念的學生和群眾開始集結在天安門廣場上,群眾的悼念開始轉化為「打倒官倒」、「打倒貪腐」,進而要求「自由民主」、「打倒獨裁」、「打倒鄧小平」,抗議示威了六十多天後,而發生六月四日驅離行動的流血事件。

「六四事件」當天,剛成立不久的中國統一聯盟同志多人齊集名譽主席胡秋原先生家中,當時形勢不明,消息紊亂,大家抱著惶恐、沮喪的心情七嘴八舌,甚至有人覺得中國要完了,還統一什麼。唯胡先生鼓勵大家說:「形勢愈危險、愈困難,我們要愈鎮定、愈堅強。」

後來,中國統一聯盟發了一個聲明,胡先生也親筆萬言書托人至大陸交李先念。九○年初,統一聯盟陳映真主席又率訪問團至北京會見江澤民總書記,提出十大主張,要求寬大處理被捕學生群眾,不可追訴示威遊行的學生群眾,撫恤死難和受傷的學生群眾。統一聯盟的主張,江澤民大多接受並做到了,「六四事件」並沒有對學生群眾「秋後算賬」之事。但是,國際反華勢力卻是鋪天蓋地而來。

面對著國際反華勢力和島內分離主義的唱和,我們決定辦雜誌,近代國共兩黨革命莫不以辦雜誌始,台灣黨外運動也都辦雜誌,我們本來就是辦黨外雜誌的老手。在梁電敏和宋東文的資助下,於九○年十月一日,開第一次籌備會,決定九一年一月一日創刊《海峽評論》月刊,並開始徵求訂戶。在「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的支持下,我們很快就籌集了四十多萬元的訂費作為創刊的啟動資金,並暫時借用方守仁準備新婚房子的一個房間作為編輯部的地點。並且實施社員定期定額認捐的方式以挹注每期的賠累。在本刊《創刊五週年記》,我們曾記述了創刊之時的情況說:

「在這樣極度的苦悶下,一些與『中國統一聯盟』有關的島內知識份子開始集結,並串連了海外『保釣』的一代知識份子,決定創刊《海峽評論》。『六四』後,中國的前途在那裡令人困惑,但我們堅持中國的希望絕不能在這一代斷送。所以我們的宗旨是『為海峽兩岸搭橋樑,為中國前途覓希望』。

在那反中國的狂潮中,對《海峽評論》,我們沒有高調,也沒有期望,只有一股不可撼動的意志──即使一本不賣,我們也要辦下去!為這一代的台灣中國知識份子作歷史的見證。在善意或惡意、嘲笑和惋惜的眼光下,《海峽評論》以最粗糙的方式,一期一期的出刊了,我們不寄望於鼓動風潮,只但願能聯絡同志,以友輔仁。陳獨秀創刊《青年雜誌》第一期印了一千本,《海峽評論》第一期印了三千本。」

本刊創刊不久即發生蘇聯的瓦解,美國成為世界唯一超強,俄羅斯則陷入政經的泥淖難以自拔,在資本主義陣營「把共產主義送進歷史灰燼」的歡呼聲中,下一個目標唯一的社會主義大國就是中國,還有所謂的「骨牌理論」。於是,美國主流媒體的「拆散中國」之聲鵲起。在日本,也有右翼勢力的「八塊論」,李登輝則以「七塊論」呼應之,並且,年年在預言中國瓦解之日。

幸而,「六四」之後,鄧小平號召「穩定壓倒一切」,「一個中心點」就是發展經濟,排除了來自左和右的各方干擾。「南巡講話」後,穩住了改革開放路線,在國際制裁和孤立下,中國以二位數字的成長率發展經濟。於是,西方媒體又紛紛預言中國將成為「下一個世界經濟超強」,澳洲外長伊文斯甚至說:「五百年來第一次,世界航運的中心又回到了東亞。」但接踵而來的卻是「中國威脅論」和「遏制中國」。

中國的經濟發展,只帶動了周邊國家的共同繁榮,而成為東亞各國經濟發展的火車頭,以廉價的勞動力提供了美國市場低價格的商品消費。中國的經濟發展,帶領著十三億人,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脫離飢餓、貧窮和落後,又犯著了誰而必須「遏制」。

一九九五年,李登輝配合著美國反華勢力,而有破壞「一個中國」原則的訪美之行,中共則以「四評李登輝」和九五、九六年的兩次飛彈演習來證明「中國人民有能力、有決心保衛中國領土主權完整」。美國是不是繼韓戰和越戰之後,也要為台獨和中共在台灣海峽再來一次軍事較量呢?然後才有九七年江澤民訪美的中美「建設性戰略夥伴關係」,和九八年柯林頓訪華的「柯三不」承諾。

但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七日,又發生美國「誤炸」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小布希剛上台,二○○一年四月一日,又發生南海撞機事件,美國對大陸搜集情報的偵察機撞落一架中共的巡防機,共軍駕駛員墜海失蹤。雖然,這兩件事件都引起中國人民強烈的憤慨而示威遊行,但中共政府都在「和為貴」的隱忍下和平落幕。

一直到二○○一年九月十一日,美國受到恐怖主義攻擊,接著又出兵阿富汗、伊拉克,而陷入泥淖,美國才減少了對中國的挑釁。

由於李登輝的台獨路線,至九三年逼使國民黨分裂,「新國民黨連線」成立新黨。台灣愛國主義統派長期來一直是孤軍奮戰,我們不但反對民進黨台獨,也反對執政的國民黨獨台。直到新黨成立後,我們才有了反對李登輝台獨的同盟軍。

中共飛彈演習後,李登輝漸由美國媒體上的「民主先生」變成了「麻煩製造者」。但李登輝仍不死心,在日本右翼和美國反華勢力的支持下,又於一九九九年發表「兩國論」,而被美國阻止。

二千年台灣總統大選,國民黨再度分裂而失去政權,不久,李登輝自組「台聯黨」而遭國民黨驅逐。國民黨失去政權和驅逐李登輝之後,我們台灣愛國主義統派才和國民黨有了反對台獨民進黨的統一戰線。尤其是二○○五年,國民黨主席連戰接受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之邀請訪問北京,國共兩黨達成了和解和反台獨的共識,我們台灣愛國主義統派終於「德不孤必有鄰」了。

陳水扁上台後,在美國反華勢力的鼓動下,不斷衝擊兩岸關係,製造兩岸衝突的台獨事件,但美國反華勢力終為小布希親自阻止,陳水扁亦失去美國反華勢力的靠山。

又,陳水扁執政後,台灣經濟衰頹,更甚者,政府只知為選舉綁樁買票,浪費公帑,官員貪污,○四年總統選舉只能靠兩顆子彈勝選。甚至連陳水扁本人和第一夫人都涉及國務機要費的貪污案,而有去年「紅衫軍」崛起。百萬群眾包圍總統府示威,陳水扁威信盡失,而為國人共唾之。

陳水扁為鞏固權力,醜態盡出,只能鼓動民粹,在黨內利用基本教義派和縱容非法的地下電台進行「文革」式鬥爭,實行「排藍民調」排除黨內異議份子;又指鹿為馬,進行政黨惡鬥,以凝集黨內分崩離析的向心力。但是,台灣人民真的會被陳水扁繼續欺騙下去嗎?

本刊為了發揚台灣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國和平統一理論和揭發國際反華勢力的台獨陰謀,除了出版《海峽評論》月刊外,還於一九九一年十一月由楊祖珺捐助出版《台灣命運機密檔案》,後又正式成立「海峽學術出版社」,至今共出書二○二種。

本刊不譁眾取寵,不曲學阿世,不搞內幕,不揭人隱私,不作人身攻擊,沒有商業廣告,秉持知識和良心論政,在利潤掛帥的市場經濟中,我們完全是依賴著社員們的捐款和支持我們的讀者樂捐,至去年底,除了書款收入外,我們的捐款已賠損了一千三百多萬元。

所以,我們也要向資助我們的,認識或不認識的愛國主義朋友們有所告也。

回想本刊創刊之始,李登輝挾持國民黨利用政府資源和民進黨裡應外合,台獨勢力如日中天,所向披靡,國際反華勢力又推波助瀾,火上加油,台灣愛國主義統派孤軍奮戰於島內。國民黨的《中央日報》都支持不下去了,但我們《海峽評論》已經堅持了二百期了。這都是由於大家的支持,我們才有堅持下去的力量。

走過了兩百個月的日子,兩岸關係和中國前途,正如愛國詩人陸放翁所云:「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光明就在眼前,相信只要我們努力奮鬥,堅持到底,最後的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我們也願追隨所有的愛國主義同胞繼續努力,不到祖國和平統一,不到中華民族復興,我們的奮鬥決不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