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為「清國奴」不是不可想像了

警惕日本對台的政經「侵蝕」

社論


戰後的日本,由經濟大國邁向政治大國,再向軍事大國邁進,這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發展趨向。並且,日本已打破了「和平憲法」,派出艦艇前往波斯灣執行「波灣戰爭」後掃雷的任務。另外,日本最近還向美國採購大量的武器,包括「愛國者飛彈」在內。

日本的這些動向,已引起與日本有激烈貿易摩擦的美國所注視。6月2日,美國《巴爾的摩太陽報》就刊出了《美日戰爭--並非不可想像的事情》的評論,在評論中指出,美日聯盟基礎隨著冷戰結束而消失,美國不再能夠忍受日本對美的經濟侵蝕,日本也不可能把自己國家的生存發展僅僅寄望於美國的善意之上,所以文章中說:「第一次日美戰爭於1945年結束。從那時以來,再發生一次這種戰爭是不可想像的。像歷史上很經常地和悲劇性地發生的那樣,我們再次接近這樣一個關頭,即想像不可想像的事情是必要的。」

此外,據6月5日法新社華盛頓電,中央情報局委託紐約羅徹斯特理工學院所作的一份報告《日本--2000年》,強烈的指責日本陰謀利用她的經濟力量和宣傳機器謀求在全世界的支配地位。報告中指出,日本將利用她的經濟力量「把她的文化和價值觀強加給全世界」;日本意圖在煽動反美情緒的「蓄意混淆視聽的宣傳」,「把美國人說成日本的攻擊者,或者宣稱美國思想改變日本的文化」;並且,「一般的日本人都是一種永恆的、超道德的操縱性的和有控制力的文化產物,那是無法比擬的。」

《巴爾的摩太陽報》和《日本--2000年》對日本的指責,我們一點也不感到特別,日本每年對「原爆日」的紀念,其實即潛藏著東方人的復仇意識,另外還包括竄改歷史教科書和參拜靖國神社等,只是美國人不能理解,並且,今天的日本已不再是戰後美軍佔領下的日本了。

除了美國對日本的警惕外,最該警惕日本的應是曾淪為日本殖民地達50年之久的台灣。戰後,40年來,台灣在政治上是為美國的附從,但至少自美援停止之後,台灣在經濟上逐漸淪為日本的附從。至今,日本對台灣經濟的控制及台灣對日本的經濟依賴,已成為了上下相承的「垂直分工」,所謂台灣對美的貿易逆差,不過是日本經濟對美的轉手而已。並且,日本的資本和技術也直接插手台灣的企業和財團。

隨著台灣的「民主化」,新興的企業和財團自然的走向為他們設定的政治舞台,以致政客與金牛互為表裡。例如,證券交易業在88年5月解凍,新成立的80家證券行,就有18位立法委員直接投資,持股比例最高達四分之一;89年大選,無住屋組織公佈了29位參與炒地皮行業的立委候選人,仍有23人高票當選。台灣的股市有日資在內炒作已是公開的秘密;炒地皮與營造業關係密切,而台灣的營造業已早為日本財團控制。

據立委林正杰說,「長榮黨」在立法院中達43人,33人為國民黨,10人為民進黨籍。「長榮」不但在立法院裡有「長榮黨」,並且「長榮」的負責人張榮發還是李登輝總統的「好友」。除了立法院和李總統外,「長榮」還有「國家政策研究中心」可以聘請專家學者為研究員,舉辦學術會議,出版學術期刊,「國策中心」也成為李總統重要的決策咨詢單位。「國策中心」所提出的政策主張,多被認為傾向於台獨。其所聘請的研究員或委託研究的學者專家也多被認為傾向於台獨或公然主張台獨者。「長榮」的背景則是日本的「丸紅」財團,長榮航空的購機資金,日本資本即達80%,技術維修則屬「全日航」。

日本對台灣不僅是經濟的「侵蝕」,並且已構成了政治「侵蝕」,其「侵蝕」的程度已由立法院進入了總統府。「美日戰爭」已經是「並非不可想像的事情」,那麼台灣重新成為日本的殖民地,難道還能是不可想像的事嗎﹖台灣人民重為「清國奴」也不是不可想像了。今天,台灣重新成為日本殖民地已不需「甲午戰爭」和《馬關條約》了,而只需要迫使中共在不能與日本斷交的情況下,日本重新恢復與台灣的邦交,簽訂《日台協防條約》並支持中華民國重入聯合國即可,斯時日軍即可代替當年美軍進駐台灣了。另外,甚至還可透過「長榮黨」進入國民大會重新制憲更改國號。這次立法院重回聯合國的提案,不就是「長榮黨」的表演嗎﹖那些喊「引清軍入關」的人,其實早已引日軍進入了總統府。

美國已經對日本開始有所警惕了,受日本之禍最深最痛的是中國,尤其曾為「清國奴」達半世紀的台灣人民,即使我們能夠原諒日本的過去,但在這「七七」紀念日的七月份裡,我們能不警惕今天的日本嗎﹖否則,一旦歷史的遺憾鑄成,那就後悔莫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