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共和」大戰「第二共和」?

紀欣
(律師.中國統一聯盟副主席)


針對陳水扁在2007元旦文告中隻字未提新憲、第二共和,美國兩岸問題專家葛來儀表示,「美方鬆了一口氣」,台灣媒體也認為,阿扁雖大談「沒有蘇修」、「台灣國家認同」,卻擺明是「口頭上反對一中,行動上不敢台獨」、「台獨成為自欺欺人的內部族群政治消費」。但另一美國兩岸問題專家容安瀾卻不同意這種看法,他指出陳水扁表明「將在任期最後推動法理台獨的決心」。大陸國台辦更直言,「陳水扁再次逆勢而動,大肆鼓吹台獨分裂主張」。究竟困獸猶斗的陳水扁,還有多大能耐,在未來一年中完成他的「公投新憲」?2007的立委選舉及2008的總統大選中,憲改將扮演何種腳色,又將如何影響兩岸關係?由民進黨新生代組成之「世代論壇」剛推出「第三共和修憲」說帖,它是否對憲改有推波助瀾之力?在在值得吾人關注。

扁政府從未放棄修憲戰略

北高兩市選舉落幕後,陳水扁仗著保住高雄即保住其政治生命,又再意氣風發了起來,而憲改議題也可望重新站上舞台。其實,遭國務機要費纏身的陳水扁,從未放棄把修憲當作他唯一可能留下的「歷史性政績」。去年11月3日英國《金融時報》刊出對陳水扁的專訪,陳詳述他10月15日提出之「第二共和」構思。他說,「第二共和憲法」序言,可以處理領土範圍問題,與其他憲法所訂立範圍不相牴觸,如此可以避免「改變現狀」。他也表示,「終統」後,「四不一沒有」的「一沒有」已沒有了;他雖承諾「四不」,但(1)台灣本來就是個主權國家、獨立國家,不必宣佈獨立;(2)不改變國號,但可以台灣的名義參與國際社會及申請加入聯合國;(3)不將「兩國論」入憲,但公投已入憲;(4)不舉行統獨公投,但2004年就舉辦過和平公投。他又說,凍結中華民國憲法,其實就像過去有所謂的臨時條款、現在的增修條文,還不都是凍結憲法;凍結全部或一部分,都是凍結,有何不可?(見總統府網站)。

該篇訪問,基本上已把陳水扁的「准制憲」版本公諸於世。數月前立院決議撤銷總統府憲改辦公室,但該辦公室仍繼續運作,府內憲改會議一直沒停過。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今年1月18日南下出席「愛台灣協會」憲政座談會時,更大膽放言:「台灣早晚要和美國翻臉」、「沒正常憲法,才不正常」、「憲法問題,由民間四處發聲,弄得熱鬧滾滾的,到時總統就大可推說,『我怎麼擋?』」陳唐山此番談話一出,陳水扁的修憲陰謀暴露無遺!

民進黨天王對修憲並不積極

民進黨四大天王爭霸戰前兩名的蘇貞昌、謝長廷,至今對修憲表現不積極。今年1月3日,民進黨中執會討論憲改黨版草案時,黨主席游錫坤表示,黨版草案應該趕快產生;北高選舉結果證明民眾還是支持本土政權,大家對總統制要有信心。謝長廷則說,修憲要能對社會加分,否則老百姓不會跟進;蘇系立委也表示社會尚未形成修憲共識,不必急於定案。會中最後決議,總統制與內閣制兩案並陳,由立院黨團與各地方黨部充分討論,並由政策會規畫辦理辯論會後,下次中執會再議。

儘管不積極支持修憲,蘇謝二人在面對獨派,以「夠不夠獨」為支持指標的壓力下,最近均對修憲正名有所表態。謝長廷知其「憲法一中」、「和解共生」,造成獨派疑慮,因此在月前接受《中國時報》訪問時解釋,「如果說憲法不是一中憲法,那何必制憲、修憲?」他又表示,他已跟李登輝解釋,台灣不能對國家認同及憲法沒有共識,修憲門檻雖高,但人民對台灣認同度已達60%,通過四分之三的修憲門檻不是不可能,各界要有信心。蘇貞昌接任閣揆後,雖積極延續國營事業正名的政策,對正名制憲卻從未公開表過態,但他自元旦被陳水扁點名「沒有蘇修路線」,又因力霸事件數度挨罵後,終於藉著出席原住民撒奇萊雅族正名茶會(2007/1/17),公開宣示「台灣要正名,正名要繼續努力。」

為爭取中間選票,蘇貞昌、謝長廷極可能在大選中拋出開放兩岸措施,但為鞏固基本盤及主導選戰輿論,他們又不得不接受陳水扁和黨中央的憲改指示。依此看來,民進黨2008選戰策略,極可能是「公投新憲」與「開放兩岸政策」互為搭配、恐怖平衡。但如選情對民進黨不利,候選人不無可能拋棄「開放兩岸政策」,而大搞「公投新憲」。

獨派發動的憲改運動不可小覷

為配合陳水扁「由上而下」、「先民間後政黨」的二階段憲改,台灣獨派團體及學界,自2005年起積極介入修憲運動。這些原本受到扁政府鼓勵、資助的民間組織,成員高度重疊,他們對修憲意見雖不盡相同,但都抱持事在必成之決心。當第一家庭陷入貪腐風暴,修憲希望愈發渺茫時,這些團體不但不氣餒,反而更積極推動修憲,顯示出其將在第八次修憲上,扮演主導性腳色的強烈企圖心。

澄社主導的十餘個獨派團體,於2005年9月成立了「21世紀憲改聯盟」,揭示「大家一起來寫憲法」。由一群號稱產官學有志之士2001年底成立的「台灣智庫」(其董事、捐助人囊括了台灣數十家綠色財團,董事長為陳博志),也於2004年10月成立了法政部,專注於推動憲改工作。過去一年多,法政部結合法政學者及民代探討二階段憲改工程,更持續與各大學學生組織舉辦跨校論壇。陳水扁提出「第二共和」憲改後,智庫立即針對「第二共和憲法」召開憲改座談(2006/10/22)。與會學者對「第二共和憲法」意見分歧,但都表示,要盡一切努力在2007年立委選舉前完成修憲,否則修憲機會不再。北高兩市選舉後,智庫再度召開座談(2006/12/18),與會學者紛紛向馬英九心戰喊話。學者陳明通說,只要國民黨支持「第二共和憲法」,就可在維持中華民國的前提下,幫助台灣制定新憲,這正是「將台灣與中華民國連結起來的最佳途徑」。台灣北社吳煜宗表示,辜寬敏既提出「第二共和」,顯示台獨基本教義派對未來不安,也展現出願對「中華民國」體制妥協態度,國民黨應支持憲改。

2006年組成的「世代論壇」,強打內閣制、公投憲法本文,並強調,民進黨不應因堅持「名目台獨」,而喪失修憲契機。他們對於誠信備受質疑,還亂出點子的陳水扁口誅筆伐,並嚴詞要求他退居幕後,以免壞了修憲大事。該論壇在陳水扁拋出「第二共和」後,立即發表聲明表示,「凍結現行憲法並無根據,無可行性,也沒必要」,並強調,第八次修憲需要二分之一的公民投票支持,民意正當性將超越過去任何修憲,只要修憲成功,就是中華民國的「第二共和」或「台灣共和」。

「第三共和」與「第二共和」之爭

「世代論壇」1月中忽然慎重宣佈,將於1月21日憲改研討會上正式發表「第三共和修憲」說帖,並表明已邀請民進黨四大天王及王金平參加研討會。21日研討會,四大天王無一出席,原先應允致詞的王金平也未到場。

論壇召集人周奕成表示,第七次修憲產生許多窒礙難行之處,必須藉由第八次修憲,徹底解決台灣政治亂象;「第三共和修憲」主張,總綱不動、中央政府體制採取議會內閣制、國會選制采聯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憲法本文公投以及降低修憲門檻等修憲五原則。他也說,他們近日將提出具體修憲條文,匯聚民間力量,遊說立委支持,希望立法院下會期能夠順利提出修憲案,年底立委選舉合併公投。

說帖批評陳水扁所提凍結憲法,另訂「第二共和」等主張,都是基於個人政治權謀的假動作,卻可能導致修憲破局。說帖也將馬英九列為修憲障礙,批評「馬英九公然反對修憲,但未明確表達其憲改主張。」

對於取名「第三共和修憲」,該論壇解釋,中華民國的第一共和起始於1912年中華民國肇建,結束於1991年終止動員戡亂,1991至1996年期間,已經進入第二共和或台灣共和。第二共和雖透過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凍省等,確認台灣國家主權建立的目標,但留下許多問題。論壇表示,如果修憲能成功,從憲法的正當性來源(公民復決)、中央政府體制(議會內閣制)、政黨體制(良性政黨競爭)以及社會結構(打破藍綠對立、重塑社會分歧),都足以稱為新的共和,這就是「第三共和」。

「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是日本學者若林正丈在1992年提出的一個概念,它是指1991年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又公佈了憲法增修條文,因此,中華民國從此進入第二共和,也開始了「中華民國台灣化」。該概念存有很大爭議,從未得到台灣多數人認可。「世代論壇」現利用該概念創造出「第三共和修憲」,恐怕不只是為了不願與陳水扁唱和「第二共和」,主要還是以為,只要不修改或不凍結憲法總綱,即可減少修憲阻力。他們強調,「第二共和」既已確立台灣的國民主權,憲法總綱中的「固有之疆域」就無須更動,也就無所謂法理台獨的問題。他們顯然將以此說服選民、藍營、美國甚至大陸,再度修憲,只是為了促進政黨良性競爭和打破藍綠對立。

剛上市的「第三共和修憲」,究竟會引起多少波瀾,陳水扁將如何接招,還有待觀察。獨派大老對於不修改或不凍結憲法總綱,恐難善罷甘休。而陳水扁,不可能承認其修憲構想繫個人政治權謀的假動作,他再跛腳,還是擁有強大之行政資源,自然不可能置修憲於度外。近來馬英九聲勢下降,民進黨欲角逐總統大位者,未必願意接受內閣制。再說馬英九,他即使想「藍綠和解」、「國民黨本土化」,也還不至於笨到看不出,一旦掉入這個局,對他及藍軍只有百害而無一利吧!

就算「世代論壇」無法在今年底達其目標,其憲改決心及力道所可能帶來的影響仍不可忽視。歷經李登輝、陳水扁七次修憲,修憲在台灣早已超越法律層面,而像是一個台獨傳教運動。推動者固然在意結果,但無論結果如何,在推動的過程中,只要聽者愈多,「台灣認同意識」就可能愈加強化,而當該意識成為四分之三人的共識時,任何憲改都不怕修不成。「第三共和修憲」未觸及領土、主權,看似無法理台獨之虞,但它將利用公投憲法本文,強化「中華民國台灣化」的正當性,以及利用降低修憲門檻,重新開起修憲大門。前者是要使兩岸分離的現狀法理化,如此,中華民國即使不正名,也將與「一中」完全脫鉤。後者更將帶來動輒修憲,分階段完成制憲建國的後患。另外值得一提者,該論壇成員曝光率極高,例如游錫坤拒絕來往的《中國時報》,在其民意論壇版,固定刊登周奕成及曾建元的文章,他們柔性煽情的文筆,極可能對年輕人及中間選民有所影響。

大陸高分貝警告「法理台獨」

英國《金融時報》刊出陳水扁專訪當天,大陸國台辦立即批判,「第二共和憲法是陳水扁9月24日拋出憲改涉及領土變更議題遭致各方譴責後,為繼續通過憲改謀求台灣法理獨立採取的又一危險舉動。」

1月17日,國台辦發言人在本年首次記者會上直言,「2007年是反對台獨、維護台海和平的關鍵時期」;如「台灣當局通過憲改,謀求台灣法理獨立的活動將進入實質階段,兩岸關係將面臨嚴峻挑戰。」就在同時,大陸高調推出殲10戰機,難免令人聯想,大陸為提防今明兩年台海局勢出現動盪,預先對美國和台灣採取威懾手段。大陸如此擔心,顯然是認清台灣每逢重要選舉,民進黨政府都會遊走法理台獨邊緣。另外,大陸也顯然察覺,不能再寄希望於泛藍或美國來遏止法理台獨。

2005年5月14日任務型國代選舉前,連戰恰好在大陸進行「破冰之旅」。針對第七次修憲將通過公民復決,張榮恭在北京表示,「公民復決門檻很高,法理台獨將更不可行。」大陸或基於國共和解氣氛融洽,連戰又承諾「聯共反獨」,並未對國民黨支持修憲提出強烈反對意見。而事實證明,馬英九雖一再主張「行憲比修憲重要」,但若非第一家庭弊案纏身,倒扁運動如火如荼,陳水扁的修憲攻勢,恐怕早已令人招架不住。況且,國民黨不但始終未在國家定位與兩岸政策上,發展出一套中心思想、核心價值,近來反有背離正藍本色之趨勢。與其等到大選,見藍營重導2004年的覆轍,與綠營拿相對拜,大陸確實有必要直接站上火線,警告法理台獨將帶來的嚴重後果。

美國政府近年來為確保西太平洋區域安全,並為自身需要,加強中美雙邊關係,對陳水扁頻踩制憲正名紅線,曾多次提出嚴厲警告。大陸或因此期待中美可「聯手制獨」,但台灣人始終認定,美國表面上不支持「法理台獨」,骨子裡卻從未放棄「以台制中」的根本戰略,也就當然會繼續支持台灣維持「實質台獨」的現狀。再者,自2005年2月美日安保會議,將台海問題列為共同戰略目標後,日本也飆升為助長「台獨」的主要外在力量。面對美日的兩手策略,大陸的確必須清楚展現其反獨的決心與實力。

結語

隨著陳水扁權力大幅弱化,民進黨內部對內閣制及總統制立場並不一致,老一輩與新一代獨派人士對修憲意見尚有分歧,以及藍營沒道理在藍綠劍拔弩張的氣氛下配合修憲等等看來,二階段憲改應該不至於很快實現。但吾人絕不能視陳水扁的「新憲公投」為「茶壺裡的風波」、「空包彈」。尤其,獨派團體堅定的修憲決心,以及過去兩年累積的動力,吾人絕不可忽視。徹底消除台獨思潮、轉變台灣民意,是杜絕法理台獨的不二法門。對此,島內藍營、統派固當深痛檢討,以策未來。惟已和平崛起的大陸,在國家政經實力日益壯大,兩岸交流日益頻繁,台灣經濟對大陸依存度日益升高之際,亦似應在「遏制台獨,維持現狀」的對台政策外,提出更有效辦法,爭取台灣民心,扭轉台灣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