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反美的嚴肅意義

台獨坐大是國共聯手姑息美國的後果
石之瑜
(台大政系教授)


2004年公投綁大選是起點,終止國統綱領事件繼之,總統迷航之旅再接再厲,到2007年以台灣名義重返聯合國到達高潮,陳水扁反美已經反出心得,即使他主要是為國內政治與家族利益考量,但是在台灣這個向來不敢違逆強權的歷史脈絡中,不論他將來是退卻或遭嚴懲,他讓反美成為台灣對外政策的一種主體性姿態,不能不說是在思想史上已經具有深刻含義的重要事件。

國民黨受了美國多少的欺凌,二戰以來就忍氣吞聲,戰後遭馬歇爾暗算,從杜勒斯到季辛吉,再到布裡辛斯基,舊恨新仇罄竹難書,國民黨人卻只敢私下咒罵。歷史捉弄之下,反而是抱美國大腿,甚至還一度諂媚要送台灣子弟兵給美國祭旗的民進黨,在陳水扁幾番衝撞之下,居然反美之聲朗朗上口。這個對台灣而言如此遙遠的戰略選擇,一時之間甚囂塵上,固然距離採取反美的政策還早,但反美已經成為一種想像的可能性,對於一昧嘲弄陳水扁玩火、無知的國民黨而言,連尷尬之情皆無,恐怕真是麻木不仁的美國傳聲筒了。

台灣是殖民地,固然民心純樸,但是政治中人性格懦弱,欺善怕惡,自無在強權之前的信心,台灣的殖民母國早在一百年前就在是否依附美國而苦惱,當軍國法西斯挑起太平洋戰爭時,竟然統合了左右兩派共同服膺之,主要原因就是受到取得資格與美國正面作戰的悸動,那種日本進入世界史的感動如此充沛,就連馬克思主義者都放棄反戰。長期在西方現代化軌道追趕的那股怨氣,將任何簡單的理智都一股腦的拋到九霄雲外。台灣既受後殖民性格束縛,不敢於採取侵略或戰爭手段反美,但是把親美的國民黨拿來出氣則是輕而易舉,國民黨同時淪為中共與美國的同路人,不知要如何藏身。

不論日本法西斯反美,或是台獨法西斯反美,他們行動的意義都超越了他們自己的狂妄或私心,想想從鄧小平之後,江澤民與胡錦濤為了改革開放大計,對美國是色不厲而內荏,吞聲忍氣已經10年。相較之下,陳水扁這種不可能的抉擇,反映了某種對於長久缺乏主體性與缺乏靈魂的無奈,在最不理性的抉擇與最不能挑戰的對象身上反射出來,極可能是出於無意識的衝動,或出於自保的最後一搏,否則當事人或是無此膽識。可見,無知也可以成為美德,陳水扁也可能實踐主體性,台獨更也可以免於自恨反華的魔咒。

對反台獨的人來說,這個觀察也許很刺耳。但是這不就是已故日本文學家竹內好說的火中取栗嗎?他就算當初反對侵略中國,但為了抗拒西方對日本主體性的剝奪,仍然奮而支持軍國法西斯發動太平洋戰爭。在戰後,他又甘冒大不韙,再眾人皆迴避的情境中,率先重提亞洲思考,讓逃避大東亞共榮圈的人無所藏身,否則他們如何能真正從事對戰前亞洲主義的反省。竹內好總是在政治最不正確的地方下手,在事件的張力中,挑戰大家習以為常的態度,逼問大家如何面對自己主體性遭到宰制的困境。

同理,不提陳水扁今天作態反美,怎能反省反台獨的勢力依附美國的後果?怎能看清反台獨勢力的反台獨,往往缺乏主體性,成為一種制式的反台獨?

不反省自己對美國的態度,能解釋台獨發展到今天這種肆無忌憚的盛況嗎?是誰碰到美國以後就悶不吞聲的?民進黨依附美國就是為了推動台獨,那國民黨依附美國是為了什麼呢?他們從自己歷史經驗裡發展出對美國的畏懼,又迷信美國可以讓民進黨失寵後由國民黨取回政權,於是在在討好,低聲下氣。國民黨因為自己的理由而對美國百依百順,其結果就只能由美國來控制台獨。等台獨尾大不掉,翅膀長硬,虎大成患,現在美國管不住了,國民黨自食惡果。

自食惡果的豈止國民黨?對美國色厲內荏,為了自己國內需要,為了所謂大局,為了抓住機遇,為了長遠發展,共產黨不也韜光養晦,異中求同,努力經營好與大國關係嗎?現在怪美國,不如怪自己不斷對美國發送讓步訊息,只求與美國演雙簧嚇唬陳水扁即可,哪裡想到連續試探三兩下之後,便黔驢技窮,被陳水扁看穿。陳水扁能看穿,美國會看不穿嗎?

八二三炮戰期間,彭德懷對國軍喊話,要國軍有骨氣,擺脫靠美國的掩護來運補,並承諾只要能擺脫美國,共軍將補給金門守軍(突破共軍的封鎖!)。同樣這番別靠美國人的話,現在可以對胡錦濤喊了。陳水扁反美算是對彭德懷遲來的回應,北京是否也該有點骨氣,不要躲在美國的庇蔭中?要不要台獨對北京來個邀約──假如你不靠美國反台獨,台獨可以降低一點氣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