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衫軍的歷史定位

潘朝陽
(台灣師大東亞文化暨發展系教授)


2006年9月上旬,以抗議陳水扁貪腐的名義,施明德帶領了一批政治、文化和社會菁英,在台北市以總統府為圓心,發動了一場「百萬群眾」包圍陳水扁的示威運動,欲圖逼迫陳水扁辭職下台。

領導們請求參加示威的群眾身穿紅色上衣,顯示大紅如火似血的鮮明和熱度,因而他們被稱為倒扁的紅衫軍。一經施明德的號召,這個台北街頭的抗議貪腐總統的示威運動,吸聚了數十萬人,形成了團團包圍總統府以及凱達格蘭大道廣場之深紅色大海,蔚為壯奇的大觀,甚具震撼性的效果。

在示威的廣場上,升起了四顆大汽球,分別寫上禮、義、廉、恥四個大字,提醒世人這個總統陳水扁,乃是一個不知禮義而寡廉鮮恥的無賴流氓。

在那個時候,台北市幾乎全城為之沸騰,特別是號稱50萬人的紅色大遊行,其壯盛巨觀之氣勢,讓人們以為終將以人民群眾怒不可遏之憤慨力量,一股作氣將陳水扁扳倒推翻。

然而事與願違,紅衫軍運動很快步入「師老兵疲」的泥淖,漸漸陷入內部爭鬥以及運轉不靈的困境,且由於施明德身為領導人,卻三不五時隱藏起來休息,讓廣大群眾在運動的戰場上,失去了領袖的鮮明旗幟之號召和激勵,因而喪失了高度持久的鬥志。

眾所周知,去年的紅衫軍倒扁運動,在歷經一段時間之後,施明德以宣佈自我囚禁而告終結。紅衫軍運動的失敗,最大的傷痛,不在於倒扁沒有成功,而是讓正義在邪惡面前蒙上了深深的羞辱。自去年紅衫軍敗績之後,台灣成為邪惡更加魘魅之島,廣大善良的人民日益陷沒於無法治無德操的腐惡黑臭之政治局勢中,心中焦苦悲愁,卻了無出路。

今年9月9日,同樣的一批紅衫軍領導群,又將施明德拱出來,在凱達格蘭廣場,用30萬根蠟燭,點燃了一個大大的「屁」字,藉以譏諷恥不下台的貪腐總統。當大家談到這個30萬根燭火薰燒的「屁」字時,不禁覺得十分滑稽而笑出來。但,真正在放聲狂笑的人卻正是狂夫陳水扁。

這樣的場景,如此弔詭荒誕,雖然用一個大屁罵詈陰險狡詐的陳水扁,似乎獲得了阿Q式的「精神勝利」,但整個紅衫軍倒扁運動發展到這麼悲涼的田地,豈不是也很像一個「屁」字了得嗎?

數十萬的示威群眾不管淒風苦雨和酷暑烈日,歷經數月長時期餐風露宿的煎熬,何以無法撼動台灣四百年史中最腐朽貪婪乖戾無能的陳水扁?

自紅衫軍將走兵敗而群眾潰散之後,陳水扁的行徑愈加瘋狂,其敗壞國政綱常,愈加飆颯而中風狂走,如壞小孩駕大車在市集中隨處亂撞,把台灣的內政外交和兩岸關係肆意破毀,離明年總統大選尚有一百多天;離新舊總統交接尚且還有七、八個月,台灣或許仍將「秋風掃落葉」一般遭受陳水扁發瘋式的日日折磨時時摧殘。

「百萬紅衫軍倒扁運動」可論定是虎頭蛇尾失敗了,且以一個「大屁」譜下臨終曲,實在很具驚奇嘲諷的戲劇性。有評論者說紅衫軍之敗,乃是由於「綠頭藍身」的體質矛盾使然;或說是群眾屬於如羔羊一般馴良的都會型中產階級,太過於溫和的性格注定成不了革命大業。

上述或都有理。但凡是在世間發生過的成敗事跡,都必留下俱往矣的痕跡足印,須依史事之昭鑒,才能深層地評斷現世上的正邪白黑,也才能給不公不義的人間,預留一盞漫漫暗夜中戒慎恐懼地照亮前路的燈火。

回首反顧日帝據台51年,日本殖民帝國主義者在台灣使盡全力洗刷台灣人的頭腦,想讓台灣人誠心歸順變成溫馴的奴民,縱然有少數既得利益者以及台灣人自甘自賤作奴而「皇民化」,得以享有為日帝主子舐痔賣命的台奸買辦利益,但是絕大多數台灣人都在骨血心神之深處護持著不變易的漢魂,從1895年陷台一直到1945年光復,在這段半個世紀長的日本異族高壓統治時期,就是以漢魂撐持著拒日抗日的堅定意志。

台灣人實非天生自然就知華夏夷狄有分的春秋大義並且加以身體力行,這是必須由知識菁英秉其心志而奮起來教育人民才能實現的,「台灣文化協會」、「民眾黨」以及「台共」運動,雖然在實行方法上有其差別,但都一致從歷史本質和政治大節之處,於台灣民間社會中,對台灣人民群眾展開了深層和廣面的文化啟蒙教育。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肯定中華文化、追求統一且富強的中華祖國、堅持台灣人的民族民權民生的基本人權,同時也義正辭嚴地斥責漢奸台奸。這個分進合擊的文化啟蒙教育運動,固然飽受日帝和台奸的強勢打擊,在現實層面上看起來是失敗了,但在內在層中,卻真正是成功了,台灣人民非常清楚能夠分辨蔣渭水的忠義和辜顯榮的奸邪;忠奸是不共戴天的大是大非。換言之,日據時代台灣先賢接踵相繼的奮起獻身於拒日抗奸的文化啟蒙教育,並非僅僅為了反一個瘋徒狂夫的貪腐敗德而已。

群眾運動的領袖階層之德性和知性雙重境界攸關運動的成敗。紅衫軍的紅色外衣其實將這次倒扁運動的「綠色核心」包裝掩飾了。施明德等人原本就是主張台獨;台獨源發於美日帝國主義和霸權主義的豢養,在戰後冷戰架構中逐年養出來的一頭不忠不孝不義的怪獸,這頭怪獸一旦僥倖盜奪國之神器,依其貪狼本性,立即以其饕餮貪慾把國家命脈及人民身家大口大口狼吞虎嚥吃下肚矣,實則貪婪陳水扁乃是整體民進黨的台獨幽靈之作祟與降乩!具有濃厚綠色台獨色彩的紅衫軍領導主體,有意切割式地只討伐陳水扁及其家人的貪污罪行,卻故意放過陳水扁大貪特污的大源頭本來就是台獨運動的反正義和反民族之原罪本質。好像陳水扁的貪瀆亂政,只是他個人的行為而與民進黨的數典忘祖之敗德噁心醜行毫無關聯。紅衫軍運動本應上接台灣先賢的台灣文化協會、民眾黨以及台共的人民啟蒙運動精神,引領當代台灣人民從帶有濃烈惡臭的被殖民自虐狂魔咒之台獨噩夢中清醒過來,堂堂正正明明白白地以中華魂為生命骨幹的台灣人身份頂天立地,奈何施明德這些綠骨者焉能達此境界?且參與施氏的一些自居藍色或非藍非綠不藍不綠的投機型、失意型菁英份子,焉能有此素養?

寫於台北天何言齋2007.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