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反課綱」論反台獨

潘朝陽
(台師大東亞學系教授)


王金平又想割反課綱的稻尾

反課綱暫已收攤,台獨意圖由王金平和其搭檔柯建銘再炮製反服貿詭計,藉開臨會將反課綱的顛覆戰轉移到立法院,欲拉高反課綱的鬥爭層級,讓國民黨又慘敗一次,但國民黨立委不是笨蛋,民進黨和王金平的算計沒能得逞,故此次反課綱的顛覆戰無法一舉扳倒新課綱。

那一小撮圍在教育部大門口的反課綱所謂高中生終歸敗陣而撤退。主要原因是其表演荒腔走板,無法引起社會共鳴。早就要癱瘓了,何況每天民進黨發放的走路工錢實在不夠消費,而且眼看就要開學,學業都已荒廢,一旦蔡英文下指解散,當然內心狂喜,像逃瘟似地快速離開,結束一場醜劇。

據網路訊息,選擇新課綱編著教科書的高中已達八成。可證台獨的氣焰並不如台獨的政客、民代、媒體以及那群混混藉聲光畫面呈現出來的勢力,大多數台灣人當然不支持甚或反對台獨,經過此次教育部、朝野正人君子的課綱保衛戰,台灣人已逐漸清楚中華史觀的歷史課綱,才是堂堂正正的中華民國的台灣正史之教育。台獨和蔡英文大概沒有意料經此課綱之戰,從那個戴著台灣人面具的老日本鬼子岩里正男起始的媚日台獨史,實施20多年以後,開始顯出衰敗的徵兆。

台灣師大有位深綠台獨學者蔡錦堂,竟然狂叫要脅將課綱微調委員名字和照片PO到網上,糾眾來展開徹頭徹尾的人身攻擊和迫害。蔡錦堂不是一個匹夫,而是如蟻聚一般的「蔡錦堂們」,這批20多年來在李登輝杜正勝卵翼下破殼而出且在台獨政權輔育下蛻變成勢的皇民化買辦御用學者,這些年來竄身研究院以及各大學的歷史系所和台史系所,耗費國家豐厚資源,瘋肆狂悖,儘多墮落成為偽學幫辦之蛋頭型文丑,其等之學術話語率多是邪辭、詖辭、淫辭、遁辭,寫出來的所謂台灣史論著,一言以蔽之曰:「穢史」也。台獨黨還沒有執政,台灣還沒有宣布建立台灣共和國,他們就已經顯示出比紅衛兵還要凶狠陰鷙的尖酸刻薄嘴臉,假若有一天台獨黨真的奪取台灣且建立台灣共和國,則這批流氓打手型御用學者,必搖身一變而成為東廠鷹犬,全面迫害忠良。

新課綱的維護,由於馬總統的軟弱,教育部和國民黨其實是折衷委曲,用新舊課本皆可自由採用的方式來加以收拾反課綱群眾圍教育部的顛覆運動。其實,根本不需作這樣的妥協讓步。很多人都對馬政府七年多來的凡事退後、低頭、道歉的慵懦作法,非常失望、憤怒。

課綱委員的人格尊嚴何在?

眼看20多年來的台獨洗腦教育已收豐盛的果實,藉台獨白老鼠組成的青年軍,幾乎可以作廢、推翻孫中山先生和先賢先烈在一百多年前創建的東亞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真是心中懷抱著國將亡、天下將亡的悲愴之心。八年前馬英九本就應該立即啟動台灣史教育的撥亂反正的重大教育政策,然而馬氏完全沒有文化和思想戰略藍圖,歲月蹉跎,兩任形將屆滿,此次課網微調,只是一些仁人志士眼看國民教育之風頹喪敗亡,在台灣史教育領域,已是邪說暴行橫決潰爛,才冒顏犯諫,而說動馬氏指示進行課綱微調,將20多年來的諂媚日本殖民主義的台獨史予以阻斷而回歸到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的正常的台灣史教育。

課綱微調委員基於國族大義而前軀效命,不料一年多來,橫遭台獨掛照片點姓名的排山倒海式的攻訐批鬥,甚至還寄發死亡威脅信件,種種山賊匪寇式的強盜式恐怖威嚇,使課綱委員以為在台灣遇見IS,馬政府何嘗出面保護委員們的人格尊嚴以及人身安全?

此次反課綱的群眾,真正的高中生甚少,其中包括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有台獨社運分子、教師以及刺龍繡鳳的痞子混棍。換言之,所謂高中生反課綱,是無法成立的虛假偽相。在教育部前面示威以及進去教育部叫囂的那幾個所謂高中生,在法律上,有何資格以全稱命題自居為全體高中生?在數據上,極少數的人,如何聲聲叫囂是數萬以上的全體高中生的代表?又,這些極少數的所謂高中生,究竟是個別的自然人聚嘯鬧事抑或是經由合法登記成立的社團法人之行事?

教育部長以及教育部相關官吏嚴重失職,為何不依法針對這一小撮違法聚嘯鬧事者行使公權力予以強力驅散和逮捕?甚至違法擅闖教育部長室的惡棍,雖然警察先將其強制驅離逮捕並移送法辦,教育部長卻又很快地宣布撤告。馬政府八年來面對兇巴巴的流氓痞子台獨黨棍,總是軟趴趴的,完全沒有法律的尊嚴和道德的勇氣,令中華民國的國民傷痛絕望。

從去年反服貿到今年的反課綱事件來加以觀察,中華民國的公權力已經十分衰弱。自古以來,歷朝的君臣如果是一體而有力,就天下承平,國泰民安,但若是君臣萎靡、朝綱不振,則必有奸佞圖謀作亂造反。

教育部長的人格尊嚴何在?

國民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不就如此?面對反服貿和反課綱的亂民,居然委曲求全,堂堂一個國子監祭酒的教育部長,竟然靜靜地被少不經事的小鬼指著臉臭罵無恥,卻還一副溫良恭儉讓的姿態,這樣的表現,是太阿倒持,是敗國的亂兆。可證明馬執政八年,已經將中華民國的正氣消磨掉盡淨,這樣的急遽衰敗,是國家的大危機。

清朝台灣有一種人民群體,其中有少數秀才加上幫會,經常蠱惑大批羅漢腳,在官吏腐敗的情勢下,聚眾起而攻擊城邑鄉莊的他籍台人,此即械鬥;或執杖公然攻擊官衙殺害官吏兵弁,此即民變。不論何類,其群眾皆多屬無賴地痞流氓惡棍。

去年反服貿的台獨青年領袖如陳為廷者,已被證明是一介人格、德性、知識皆十分低落卑賤之流,而今年的反課綱的所謂高中生領袖,其言行如:「課綱如排除肯定日本殖民統治台灣的敘述,會引起日本人憤怒生氣,該怎麼辦?」這個女生簡直是腦殘心盲,台灣高中教育怎麼會教出這樣低等的學生?而且他們撤出教育部後,跑去大吃大喝叫鬧嬉戲,而那天正好是為他們而自殺的林冠華的頭七,這種無心無肝、假情假義的畫面已廣傳在網路、在臉書、在Line。

台獨和蔡英文,你們以為可以黑暗如地獄地幹盡壞事勾當而瞞騙天下人嗎?當年清朝台灣的民變群眾,如朱一貴、林爽文、戴潮春等人,猝然造反,打下地方的官衙之後,就迫不及待地如群猴一般從戲棚的戲箱中拿出戲服沐猴而冠,坐著牛車,招搖過市,到處劫掠,並且互相稱王封侯,曰征東大元帥、平西大將軍、北征大王爺、南蕩節度使等,如同小丑們在野台戲上演醜劇。憑彼等之卑陋低能和無德無品,何能成就正經事?不旋踵敗潰被戮。反服貿和反課綱的小兒表現出來的較清朝台灣羅漢腳還遠遠不如,台獨和蔡英文居然奸險惡劣到利用這批無德無學青少年,無良心已極。

在島內推行中國文化啟蒙運動

然而,台獨真有深厚的文化根柢嗎?日昨筆者去台南參加儒學論壇,與會的南部儒學學者,有支持民進黨的,追索其故,乃起因於早年反兩蔣的戒嚴威權統治,是為反國民黨的知識分子,亦是黨外運動的參與者或支持者,單純的要求民主、法治和人權。他們是台灣人,很自然地將反國民黨而支持黨外的心轉移到民進黨,他們反對共產黨,因為從年輕時就已灌輸了很深層的反共意識型態,他們是很典型的冷戰體系美日台軍盟思想的台灣知識菁英,早就親近美日資本主義的生活價值觀,但是,他們卻又因為修習儒家經典,所以又是儒者,因而他們不反對甚至認同中華文化,以儒釋道三教為自己的生命的基本信仰。

這種儒學學者帶著與會海內外學者去參觀府城的全台首學、武廟、承天府,他們自己親自解說,在那樣的情境中,這些支持民進黨的儒學學者完全不是親美媚日的台獨御用學者,而是純然中國的。

我們在府城參觀文化古蹟,就很自然地會發現台南的一級古文化的底蘊和現實,根本就是中華文化典型,也就是說府城的本質是「中國性」的。古蹟的導覽解說,那些解說員也是台灣籍的中國人使用國語解說在府城的百分之一百純粹的中國文化。

在地體證的結果,我們得悉台獨的在地聲勢,其實並沒有表面的那樣強勢,台灣庶民社會中的中華文化依然是厚實的。但不可否認,在體制教育層和媒體、學者等層次,全盤西化而擁抱資本主義且反中華傳統價值的力量依然佔據主流,它們其實亦是去中國文化而推動台獨的龐大勢力。

我們應該進行一項島內中華文化的啟蒙教育運動,就是應該走出台北城而更深入全面地與台灣鄉親父老親近、對話,將中華文化的核心精神從深層隱密處發掘出來,同時,我們要與支持民進黨但是仍肯定中華文化和儒家倫理的菁英分子接觸、對話,讓我們和他們能以儒家之道來建立友誼,能如此才能幫助他們觀照出台獨藏身於民進黨體內的恐怖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