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建設中國的億萬同胞致敬

讀何新先生文章有感

顏元叔(台大外交系教授)


不容洋奴座上賓

兩年前讀到王曉波兄痛斥索拉茲與台灣「索奴」的文章,讀得我老淚縱橫;今天讀何新先生的大文,痛陳我中國之立場,也讀得我泫然淚下。我是不會為「淒淒慘慘」流淚的,更不會為「星星心心」流淚──甚至父母86高齡壽終正寢,我亦流淚不多──唯獨為中國,為中國的命運,為中國的近代史,為中國當前的掙扎,奮鬥,與成就,我有流不完的悲痛淚,流不完的興奮淚!信不信,我為亞運183塊金牌,也情不自已地流淚──無他,別無他因,只因為我們中國太需要成就,太需要出人頭地的成就!「驅除靼虜」已往矣──大家都是中國人了──唯獨「振興中華」,則「同志仍須努力」!而四十年來的中國,雖說走了一些彎路,但是除非是漢奸、除非是洋奴、除非是鮮廉寡恥的「爛香蕉」(這包括那眾多的心靈被西方殖民的華人知識份子在內),才會說四十年大陸還在原地踏步,甚至倒退,說長江變成黃河(這是我的一位已入美籍的高中老同學親口對我說的,而他既未去過黃河,也未去過長江),說黃河變成「黃黃河」(而事實上「黃河的水變色了」──見年前台灣某報「大陸新聞」),說漓江變成一條泥水溝(去過漓江的千萬台胞,是嗎?)!老兄,你依在美人籬下睜開瞎眼說瞎話,你完全背離事實,完全盲目於真相(他那裡都沒去過,只去過昆明)!地球只有一個,中國只有一個,你這麼糟蹋你自己的祖國,你究竟是「人」還是「狗華人」?(我當即把這個來訪的老同學──老漢奸!──趕出我家!真的趕出去。我家不容洋奴為座上賓!)

打開天窗說亮話,中國的前途不在台灣(什麼叫做「台灣經驗)?可笑!)中國的前途不在港澳(殖民地豈是民族復興基地!但大陸一民運人士竟然認為「中國被殖民才能現代化」,瘋子!不過他已自稱「瘋狗」!)不在海外華人,不在舔洋人後跟的學運民運小丑,中國的前途在中國大陸,在那11億心含「鴉片戰爭」之恥,心含「八年抗戰」之恨的中國人身上!他們衣衫襤褸地製造出原子彈、氫彈、中子彈,他們蹲毛坑卻射出長征火箭,他們以捏泥巴的雙手舉破世界紀錄,他們磨破屁股包辦12面亞運划船金牌,他們重建唐山而成聯合國頒獎為世界模範市……同胞們,他們為的是什麼?沒有別的:他們愛此「中華」,他們不能讓「中華」再隕落!

為什麼美國人那麼愛美國,為什麼日本人那麼愛日本,為什麼有些中國人就不愛中國?走向「世界公民」(可笑的癡夢!)的美籍華裔「爛香蕉」,你們說說看,為什麼中國人不能愛中國而被視為「沙豬」!而要愛中國,不再只是口號,不再只是情緒,而是要向大陸四十年,苦心孤詣胼手胝足,不僅流汗甚至流血地幹,幹,幹!把大慶油田打出來,把北大荒墾出來,把葛洲壩攔江築起來……難以屈指的各種建設,無數的建設,把中國建設起來──這才是愛中國!而中國已經被熱愛了四十年;她將繼續被熱愛,被那群建國者,真正的建國者,所熱愛!(我手邊這部大陸編《新英漢辭典》,這部大陸版《辭源》,編得如此周全,印製如此精緻,細小的鉛字用放大鏡看都畫畫清晰,而且從來沒有看到一個錯字:我為他們的心血表現而發抖!我們可以把這兩部辭書擲在以精緻稱著的日本人的詞書之側,而開始不覺愧色──而我們台灣,四十年來,哪部英漢辭典不是翻譯剪貼自日作!慚愧哪,台灣經驗!)

一輩子吃兩輩子苦的拚搏

大陸上的人說,他們一輩子吃了兩輩子的苦。痛心的話,悲痛的話,卻也是令人肅然起敬的話。試問:不是一輩子吃兩輩子的苦,一輩子怎得兩輩子甚至三輩子四輩子的成就?何新先生說,四十年前中國落後西方百年,四十年後還落後1年20年(基礎科學若干部門已與西方比肩,甚至超前!)這不是一輩子吃兩輩子苦的成就麼?四十年前,中國參加奧運亦總是扛著零蛋回,四十年後中國的奧運成績雖未稱霸世界,卻已稱霸亞洲。誰還敢說中國人是「東亞病夫」!(1991澳洲世界游泳錦標賽,中國得金牌八面,突破中國人,乃至亞洲人,從未得游泳世界金牌的紀錄!且一舉奪得四面,跳水金牌早已為中國包辦。狀哉!中國人!)這就是「吃兩輩子苦」的成就!我的老同學傅孝先留在大陸的姊姊,搞化學研究的高級科學家,52歲就死了,是活活地給研究工作累死的!累死,多值得的死!她不累死,千千萬萬的他與她不累死,中國科學怎麼迎頭趕上西方!怎麼出人頭地!「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建設文明文化也是要死人的──尤其是要「超英趕美」搞建設;而不「超英趕美」,永遠跟在英美之後吃英美屁,中華怎麼振興,中國怎麼出頭!

所以,四十年來,中國大陸是「煉獄」。什麼是「煉獄」?就是經過火的洗禮,能夠生入天堂。中國過去四十年的苦難,是「煉獄」的苦難,是有提升功能的苦難,是有建設性的苦難,是追求成就的苦難──就像你要考上台大而一年不看電影的苦難,程度不同,性質則一。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苦出頭來的中國人,如今在人類中已經嶄露頭角了。所以,四十年的苦難不是負面的,消極的,毀滅性的;它是中國的大蛻變──政治蛻變、社會蛻變、到精神蛻變(現在的中國人不再是「差不多先生」,而是競泳則爭半掌之長,射衛星則從不出毛病的「精準先生」)。而我們在台灣,僥倖而不僥倖地躲過了這場「煉獄」的煎熬,四十年隔岸觀火躲過了這場火之洗禮。就個人的福利言,我們是幸運者;就重建民族國家的責任言,我們是十足的逃兵!我們就像肢體殘障者站在路邊,看著一隊隊的男女好漢走上戰場,看著他們她們的屍體被抬回來,或者看著他們她們流血呻吟地爬回來,裹好創傷又衝上去──而我們呢,隔岸觀火;而她們呢?他們拚搏,他們打仗,他們打的是我們的仗,打的是一百五十年來的民族復興之仗,打的是為全體中國人爭一口氣的仗!而我們呢?我們還在訕笑他們的廁所沒有門,訕笑他們的所得低,甚至視他們為仇敵!我們究竟是什麼一群沒有良心的市儈,一群沒有人性的畜牲?

「中國之光」中國人共享

然而,一個民族國家的羞辱,向霧一般落下來,無可取捨,你非承受不可。(就算你入了美國籍,認同美國,為美國去中東對海珊作美帝侵略之戰;你若戰死,你的訃告中仍然是「美籍華人」,而不會像別人一樣,「美籍美人」!何必騙自己啊,昨日今日以及今後的三、五萬日,民族主義還是當令的食品,不認同自己的民族只有作異族之奴!)同理,一個民族國家的榮譽,也無可取捨,它會像太陽一樣,你非被照射到不可。中國今後的光榮──苦盡甘來的光榮──你是無法拒絕而非接受一份不可,連反中國的中國人也將同浴於中國的光輝中!這就是說,我們在台灣的中國人,今後你將分得一份「中國之光」──雖然我們沒有為這「中國之光」之誕生做出什麼貢獻;無功卻受祿,我們實在太僥倖!僥倖之餘,我們至少要「吃果子拜樹頭」吧──總不能吃了果子,又對那棵樹冷嘲熱諷或視之為敵吧。這是什麼樣的一種肥心症,橡皮病!

中國的問題很複雜,其實也很簡單,簡單得只有一個字:幹,幹,幹!多加三個字:苦幹,實幹,硬幹。因為中國缺乏的就是成就,要成就就只有幹。幹,說來容易作來難。個人想幹,個人有惰性;團體想幹,團體會渙散。這時候,你自己擺脫不了惰性,就得有人鞭策你;團體反側於渙散,就得有人嚴加管束。其實,就像你考大學,你自己督促不了自己,就得有師長有父母在後面鞭策──甚至補習班鞭笞也是應該,假使你想考上大學──而考上大學就是一切!就中國言,建設國家就是一切!於是,在中國的問題上,你就知道為什麼有集體主義之必要,社會主義之必要,權威專制之必要!

當然,假使中國有一萬年的悠閒時間來完成她的現代化,那麼一切慢慢來,隨個人今天作一點明天作一點,一萬年做不成,十萬年總可做成吧。可是,中國原已落後,而這是一個競爭白熱化的世界,競爭得分秒必爭的世界,我們那能悠閒,那能慢慢地slow boat to China! 我們不僅要快,而且要比別人快;不快不足以競爭,不比人快不足以超前──至少迎頭趕上。這就更顯出專制、集體、集權之必要!因為,只有這種精神,這種體制,才能團結一切的人,團結一切的意志,一切的力量,眾志成城,萬眾一心,處處攻關,力成大業。就算是西方人笑諷中國人是「藍螞蟻」;我們為建國卻必須作「藍螞蟻」,必須是千千萬萬的藍螞蟻,像螞蟻一般單純一致,才能創造出比我們個人大千千萬萬倍的大堤壩。再造中華,必須是每個人捐棄一己之見,乃至捐棄一己之身,為的是中國這個大堤壩之建成。要講求個人意志,要講求個人慾望,個人利害,必然是蟻群四下潰散,永遠建不成任何東西!而中國就是要建設,要成就──君不見現在「大英」的文明文化榜上中國有幾人!

自中國近代史中解放

就是為什麼,為歷史上此刻的中國,我膽敢高呼:反民主!反自由!反西方民主!反西方自由!抽像地說,自由民主絕非絕對之善;而落實在歷史的流程中,對此時此地的中國,它們是相對之「惡」!因為,自由只會使中國渙散,民主只會使中國崩潰。有人也許會譏誚:中國人為何如此可憐,竟然承受不了自由民主之「福」!我要反問以這種西方價值為人生價值的人:自由有什麼了不起!民主又好在哪裡!日本、德國如今又稱雄,是它們的民主自由超過英、美?英國如今衰微了,是它的自由衰微?民主衰微?美國今日超強,是它的自由超強?民主超強?而美國的自由民主擴散開來,正好變成美帝國主義的原動力!不是煙草資本家有剝削的自由,台灣怎麼變成美煙的垃圾場!「鴉片戰爭」還不是一個君主立憲篤信基督的英國作出來的「撒旦之戰」!而最重要的關鍵是:這些東西對中國有什麼好處?這些東西能幫助中國達成中國的歷史目標?曾經有學生問我:老師,中國民主重要還是強大重要?我說:廢話,當然強大重要。中國若不強大,而中國自由民主了,中國可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保證中國不還是清末民初的中國,不是次殖民地的中國,不是「華人與狗不准入內」的中國!所以,中國人必須以一條褲帶束緊千萬億腰桿,中國人才得解放──自中國近代史中解放!自列強的囹圄桎梏中解放!

西方人士充分瞭解這11億「藍螞蟻」的可怕,這11億眾志成城的「藍螞蟻」的可怕,於是他們用「自由民主」的口號,企圖分化我們,打散我們,劃割我們,製造我們的內在矛盾,讓我們自己互相抵銷──因為,拿破崙早已叮嚀他們,「讓這條龍睡吧,他一醒來,西方世界就麻煩了。」可憐可鄙亦可悲那些學運民運小蠢才,連這點簡單道理都豬油矇心看不透,一味地接受西方價值,試圖分裂中國,為西方的終極利益服務……讓西方繼續為世界之主,中國為奴──而尚自以為是為了「愛中國」。我告訴你們:當西方人對你翹起拇指叫「好」時,你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賣國賊!除了你們這一小撮牛油矇心的小丑之外,天下任何聰明人都深知「人不自私,天誅地滅」;而為國自私,更是西方帝國主義的當行本色──美國人更是如此。(某教授說:「美國大眾傳播是美國利益之文化手肩。」──信哉斯言!而美國大傳諸君子女士時時自詡為超然的自由派!欺己欺世!)世界已被西方帝國主義dominate兩、三百年,洋奴們,心頭被殖民的洋奴們,香港的「英奴」們,難道你們的「婢妾惰性」如此深重,如此安於為奴現況(whatever is is right?),不也想換換主子,讓中國人騎在世界之屋脊上?!

為中國伸冤,為中國宣告

何新先生拿那個日本教授做談話的靶子(東洋亦是中國之敵),長江大河似地滔滔不絕,他所談的細目有些專門得超過我的門外漢瞭解,但是他的大意,是為中國辯護,是為中國伸冤,是為中國宣告,總的而言,正如他自己所說:他的一切就是為了「愛中國」。他的這個基本立場,贏得我最深的敬佩,最大的認同。從縱的歷史看,從橫的國與國的相對關係上看,中國的未來必能使「愛中國」的中國人,不再是孤臣孽子式的悲劇人物;「愛中國」的人,中國的命運必會使他們變成崇高的喜劇人物。說真的,經過一百五十年的衰微,中國還會繼續衰微?經過四十年火浴的中國,已經走上復興之路,除非是山崩地裂,這條路中國一定會繼續走下去!中國已經強大,明日的中國若不更強大,那麼天理就不成其為天理了。反省我的愛國情操,似乎濃烈得近乎瘋狂;其實,我只是一個「機會主義者」,只是一個識時務的人而已。歷史大趨勢這麼明明白白地擺在面前,我跟著它走,實在只是大潮流的跟屁蟲。但是,我樂於作這麼個小蟲子,因為今後中國的這個歷史命運之完成將正是我一生夢想之實現。我如今是每天喜孜孜地看著中國把世界金牌一塊塊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