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多虛妄,行何可期?

從陳水扁五二○演說看兩岸關係
張 麟 征
(台大政治系教授)


除非你從來不認得陳水扁,或即便認得但卻不瞭解陳水扁的為人,或者是即便瞭解但卻自欺欺人的對他心存幻想,否則,你一定知道,五二○的就職演說不過又是一篇詞藻華麗的謊言。

   事實上,無論這篇演說中所觸及到的有關族群對立、選舉糾紛、憲政改革、兩岸關係等議題,拿陳水扁的說法與他選前的言行對照,簡直判若兩人,毫不真誠。顯見的,陳水扁的這些違心言論不過是在台灣內部質疑,國際外部施壓,內外壓力彙集下所提出來的敷衍之詞,鑒諸過去四年中陳水扁的反反覆覆,只要危機過去,這些說法隨時隨地都可以改變。一、台獨立場不變,政策反比2000年時退步

   就兩岸關係的說法而言,確實讓陳水扁煞費周章。由於在競選過程中陳水扁的台獨言行飆過了頭,惹得美國焦慮震怒,不斷對台灣放話施壓;中共立場亦不遑多讓;而台獨大老又頻頻放話逼其表態,陳水扁顯然進退維谷。既然希望照顧到方方面面的要求,自然語多婉轉隱誨,政策也不得不作適度調整包裝。但深入分析,除了在公投制憲議題上確實有所改變外,其他基本立場本質依然不變。非僅如此,在若干議題上,其立場還有倒退情況。

   就美國所盼望的重申「四不一沒有」政策而言,陳水扁只技巧的輕輕一語帶過,說:「公元2000年520就職演說所揭諸的原則和承諾,過去四年沒有變,未來四年也不會變」。但緊接著,他就提出成立「兩岸和平發展委員會」,擬定「兩岸和平發展綱領」。就這樣不著痕跡的以「和平發展綱領」、「和平發展委員會」取代了「國統綱領」、「國統會」,如此「四不一沒有」中的「沒有廢國統會與國統綱領的問題」當然就真的「沒有」了,國統會與國統剛領也就不廢而廢了。

   就中共堅持的一中原則而言,陳水扁的立場反而倒退。因為在2000年的就職演說中,陳水扁至少還提過「兩岸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就職後也曾說過,「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一中原本不是問題」。但在這次就職演說中,他卻完全不碰觸此一問題,反而巧妙的李代桃僵,以「一個和平原則」取代「一個中國原則」。只說能體會對岸堅持一中原則的情感,但要求「北京當局也應該要充分瞭解,台灣人民要民主、愛和平、求生存、求發展的堅定信念」。北京當局幾時不瞭解或反對過台灣人民「要民主、愛和平、求生存、求發展」的要求?北京不瞭解或反對的只是台獨。這種說法只不過是陳水扁變著花樣的包裝台獨。

   至於陳水扁一再鼓吹的「一邊一國」,也由於大陸與美國的強大壓力,不敢在就職演說中公然主張,但此一主張卻在文稿中易裝出現。陳水扁說:「如果兩岸之間能夠本於善意,共同營造一個『和平發展、自由選擇』的環境,未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台灣與中國之間,將發展任何形式的關係,只要2300萬台灣人民同意,我們都不排除」。這句話的解讀,國際媒體都著重在「只要台灣人民同意,不排除兩岸間發展任何形式關係」之可能上,卻忘了這句話的一個重大陷阱,那就是當陳水扁刻意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台灣與中國」相提並論時,兩岸現狀就是「一邊一國」的主張就躍然紙上。同時其「住民自決」的主張也巧妙的照顧到。二、修憲隱含的玄機

   過去這一年,公投成為兩岸最大的爭議。在大陸的強力反對下,美國在此議題上頻頻施壓。最後陳水扁與美國各退了一步。陳水扁將挑釁性十足的要求大陸撤飛彈的「防禦性公投」,改成兩個莫名其妙的「和平公投」。美國也認為內容無挑釁意味而默許舉行。但是陳水扁在選舉過程中信誓旦旦的聲稱將在2006年舉行的「制憲公投」,則是兩岸關係中的原子彈,一旦投下,台灣海峽恐怕就會下起腥風血雨,因此,美國絕不會允許。

   在大陸與美國的雙重壓力下,陳水扁不得不放棄「制憲公投」。但是只要他仍執著於推動修憲,制訂新憲,台灣內部的政治衝突就不會休止,兩岸關係上的烏雲就不會散去。在憲政改革上,陳水扁雖然承認由於台灣內部共識不足,所以涉及國家主權、領土、統獨等議題不納入這次修憲的範圍。但這其中仍然隱含了許多玄機,譬如何謂「合時、合身、合用的新憲法」?

   其實,即便在不涉及主權、領土、統獨的前提下,只要修出一部僅僅在台灣合時合身合用的新憲法、小憲法,則目前這部由大陸帶來台灣的不合時、不合身、不合用的中華民國老憲法、大憲法就壽終正寢了。變造之後,頂著中華民國招牌上市的「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雖未變更名號,已經不是原來的字號,其與大陸的法統就徹底切斷了。因此,不要上當!為維護中華民國的法統,一個中國的法統,中華民國憲法可以適度的修,可以用增修條文來暫停若干無法適用的條文,但是全面翻修,成為只能在台灣合身合用的憲法,絕對是另一種將台獨法制化的手段。三、擴大交流,承諾不過畫餅

   在兩岸交流上,經過這些年民間自發性的推動,已經不斷深化廣化,台灣政府儘管強力管制,遍設路障,也無法操控。而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日深,硬踩煞車其實對台灣未必有利。因此,陳水扁在演說中承諾,希望在既有的基礎上,持續放寬並且擴大兩岸新聞、資訊、教育、文化、經貿交流的相關措施,推動兩岸恢復對話與溝通的管道。並呼籲兩岸協商建立一個動態的和平穩定互動架構,共同確保台海現狀不被片面改變,並且進一步推動包括三通在內的文化經貿往來,以符合兩岸人民的福祉與國際社會的期待。這些話可為冠冕堂皇之至。

   其實,強化交流,增加互信,確保台海現狀不至於片面改變,符合中美台三方共同的利益,這些主張定能取悅美國及大陸。只可惜實現這些主張陳水扁有一定的前提,而期待大陸接受這個前提恐怕不容易。這個前提陳水扁雖未明說,但可以從其稍早所推銷的「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中看出。陳水扁在該建議中引用以色列與埃及、約旦的「和平條約」為據,認為「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其實應建立在「兩岸彼此尊重相互主權、政治獨立」上。「如有主權爭議,雙方應和平協商解決」。其次在就職演說中,陳水扁也一再推銷「歐盟模式」,推崇歐盟「在尊重個別國家及其人民自由意志的選擇之下,成功整合了歐洲人民共同利益」,言下之意,兩岸也應傚法,在「和平發展,自由選擇」的作法下推動兩岸關係。稍加分析不難看出,所有這些對於強化交流、增進互信、確保現狀的善意都是建立在隱含的「一邊一國」的主張上,大陸一旦接受這些建議,「一邊一國」也就落實了。大陸會如此不明究裡的上當嗎?

   無論是從大陸五一七聲明,或是陳水扁的就職演說、「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來看,雙方的善意都建立在各自互不相容的前提上,前提既然相互不能接受,這些政策善意就絕難落實到現實的兩岸關係中來。因此,可以預言的是,在陳水扁連任以後,兩岸如能維持現在的僵局就已經不錯,改善關係恐怕終將圖托空言,比較令人擔心的還是可能快速走向攤牌。四、台灣內政發展充滿變數

   陳水扁這次當選充滿了爭議,因為選舉操作手法粗糙,對手及社會大眾都難以接受。從公投綁大選開始,到槍擊案、啟動國安機制、放任甚至鼓勵作票,處處顯露為求勝選,不擇手段的違法亂紀作為,已經不是一個標榜民主公義的社會所能容忍。

   因為如此,選後的台灣社會充滿騷動不安,不同政治顏色的群體間、族群間瀰漫著撕裂、敵視、對立的情緒。陳水扁的選票雖然增加了一百五十萬,但這些用五鬼搬運、血腥割喉伎倆增加的選票卻無法增加其當選的正當性,統治基礎的合法性。因為見血而竊取的大位,使陳水扁今後都必須生活在隨時可能血濺五步的陰影中。因此,陳水扁必須尋求化解。

   這次就職演說中,陳水扁花了極大的篇幅來談族群問題、選舉糾紛,就是希望能有所化解,以鞏固他的統治基礎。但是由於其所作所為與其美麗詞藻間的落差,民眾實在難以相信與接受。選前對族群極盡分化挑撥之能事,選後再高唱族群融合,其誰能信?群眾壓力下,承諾無條件驗票、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群眾散去後卻一一翻案,即使驗票一事也處處設障,誰能相信行政不會干預司法?法官不會遭到恐嚇?可以斷言的是,只要真相一日不能大白,台灣社會的撕裂與對立一日不會消散。想用一篇演說化解一切抗爭是不可能的。

   如果泛藍三黨能整合成一個團結的政黨,再納入其他理念相同的社會菁英,陳水扁可能受到足夠的監督與牽制,台灣社會雖然擾攘,但還不至於全面脫序。但是目前看來泛藍整合雜音充斥,國親兩黨內部都有許多私人或政黨的利益考慮。如果國親合併之議拖延不決,支持者士氣持續潰散,年底立委選舉可能難以過半,則泛綠將全盤掌控行政立法,為所欲為,兩岸風險將更不可測,大陸與美國勢將被迫直接介入。五、台灣內部的制衡力量何在?

   眼前看來,台灣情勢不容樂觀。就泛綠陣營而言,費盡心機,不擇手段得到的選舉果實豈能輕言讓出?因此他們絕不會向司法低頭,聽任選舉訴訟翻盤。非僅如此,泛綠還希望趁勝追擊,取得年底立委選舉過半議席,全盤操控台灣政治。雖然能否如願還難斷言,但這股旺盛的企圖心不容小覷。唯一稍寬人心的是,在外力壓迫下,陳水扁放棄了「公投制憲」,改循體制內的修憲途徑制訂新憲,除非泛綠取得立院四分之三的議席,否則新憲不容易過關。而泛綠即便選得再好,要想一舉獲得四分之三的議席恐怕還不到時候。

   至於泛藍,即使選舉訴訟難以翻盤,但是如果他們能努力整合成一個團結的政黨,再納入其他理念相同的社會菁英,陳水扁可能受到足夠的監督與牽制,台灣社會雖然擾攘,但還不至於全面脫序。但是目前看來泛藍整合雜音充斥,國親兩黨內部都有許多私人或政黨的利益考慮,落實合併並不容易。除非內部成員都能共體時艱,摒除私慾,在最短期間內合併成功,也許還能爭取立法院穩定過半的議席。否則在整合困難,論述缺如,路線難定,又欠缺有格局、有魄力、有擔當、能引領風潮的接班人,前景將十分黯淡。連戰雖然不是各項條件都符合的領導人,但比起檯面上的其他人尚勝出一籌,只是逼宮聲聲催,難以久安其位。一旦連戰下台,內部紛擾只會更多,更難團結一心,堅定立場。泛藍支持者在翻盤無望,救黨無門之下,最好的也不過辭根散作九秋蓬,各尋隱姓埋名,不問世事的桃花源。絕大多數留在這塊土地上的,眼看台灣一步步走向懸崖,就是想忍氣吞聲,苟全性命於亂世,又何能倖免於難?他們心中的痛與氣還能與誰說!六、兩岸是會僵持?還是衝撞?

   至於兩岸情勢,更是波譎雲詭。在陳水扁以詐術取得大位之後,大陸那「兩個寄希望」,現在都已無望,內部現在認為只能寄希望於人民解放軍。最近制訂「統一法」之說在大陸甚囂塵上。連一向在兩岸關係上持溫和立場的學者,如章念馳等,也對「統一法」的制訂積極鼓吹。這一方面顯示陳水扁政府的言行作為已經超過大陸耐受底線,另一方面也顯示對台關係上的溫和派已經受到嚴厲檢討。目前大陸顯然已經在軍事、法律、外交、經濟各層面進行積極的準備,以應付台獨份子的挑釁。

   台灣這次大選的戲劇性真讓美國跌破眼鏡。美國這一年來被陳水扁玩得團團轉,不悅之情溢於言表。美國不願海峽生事,所以並不樂見陳水扁連任,選前一切民調也顯示連宋會勝出,所以美國還很樂觀。但是作夢也沒想到選前一天會發生懸疑的槍擊案,使選情一夕丕變,因此美國在是否承認陳水扁當選一事上一度十分猶豫。不過由於美國十分瞭解台灣的政治與司法情況,並不認為泛藍翻盤可能成功,所以也只得接受事實,只好在陳水扁就職演說上一再強力施壓,使台海局勢不致於也一夕惡化。

   由於陳水扁的就職演說,特別是其中有關兩岸與憲改的部分事前都經美國過目核准,所以美國政府看來還相當滿意。副國務卿阿米塔吉甚至忍不住在五二○前就宣稱,陳的就職演說會是「有學問、高層次、理想崇高」。但美國政府對陳水扁未來的言行真的有把握不會出軌嗎?未必見得。美國目前是走一步算一步,安撫好大陸後,先去處理伊拉克、北韓與年底的選戰。未來恐怕還是得盯牢陳水扁,不讓他一再變、一再騙的捅出大紕漏來。

   兩岸關係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情勢其實越來越嚴峻。陳水扁與泛綠陣營鼓動的台獨風潮,已經難以煞車。縱然在外力牽制下稍微減緩了速度,但行進的慣性仍在,也不乏加油添火者。稍一閃神,可能就衝過了柵欄。至於大陸,忍耐也有極限。眼看對台灣軟硬兩難,委屈也不能求全,台獨分離主義者的腳步越走越快,內部質疑之聲四起,說不好也只能出個下策,快刀斬亂麻。美國嘛,原來對台海兩邊都可以嚇一嚇,但是如今台灣是初生之犢不怕虎,大陸是羽翼漸豐思展翅,而美國本身卻是龍困淺灘志難伸,說不準哪天利益交換合適就撒手不管了。

   展望未來,台灣內部情況會不會更壞?兩岸關係是僵持、還是走向衝撞?其實球都在陳水扁的手裡。因為大陸與美國目前都還想維持現狀,只有陳水扁想改變現狀。只是陳水扁是否也該掂一掂自己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