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道事君,不可則止

520新內閣的觀察
吳 瓊 恩
(政大公行系教授)


陳水扁在520陰雨綿綿的氣氛下就任中華民國第十一任總統,隨即發佈新內閣人選,正式就位。

   這次新內閣究竟代表什麼意義呢?一方面可從台灣當前的時空系絡理解之,另一方面亦可從陳水扁個人的性格來瞭解。

   就前一方面而言,台灣在年底即將改選立法委員,明年二月一日就職,從現在算起,目前的新內閣頂多存活八個月,屆時必須看各政黨選舉結果調整人事。所以,520後的新內閣將以輔選為主軸,爭取執政黨更多的席次為重點,許多政策的制定,已無法根據台灣環境的宏觀面需求來引導公共政策的方向,勢必流於以討好民眾的微觀面需求來滿足選票的爭奪。最明顯的例子是,台灣的大學擴張政策,不僅因財政困難,無法提升品質,且因人口結構因素,使上大學一年級的青少年有逐年遞減趨勢,去年小一生已跌破28萬人,嬰兒出生人數僅2萬人。在這兩種雙重因素影響下,執政當局還要向選民承諾台東、宜蘭、苗栗、澎湖各設一所大學,然後反問選民:「這樣好不好?」當地選民那有說不好的呢?

   舉此一例已可知,執政當局討好民眾的公共政策方向,而全然不顧宏觀面的整體方向的把握。在這樣只有選票考量的公共政策指引下,可以判斷新內閣很難發展理想抱負,除了討好選民,表演政治秀以外,有擔當的政務官,根本就沒有長期擔當重任的機會,像走馬燈似的,快速上台,匆促下台,將成為必然的命運。

   其次,從陳水扁個性來看。陳水扁以選舉起家,對民意趨向的嗅覺十分敏感,一生志在總統大位的爭取,早在台北市長任內已流露無餘。做總統為了什麼呢?從他四年前就職後參加台北大學畢業典禮,竟然向學生開玩笑說:「我的老婆吳淑珍的畢業論文,是我作弊幫她的」。去年陳水扁到屏東,竟向黑鮪魚漁民說:「吃黑鮪魚可以治療SARS」。他又在上一次立委選舉站台演說:「把那些牽涉景文技術學院的教育官員統統抓起來,好不好?」(該案當時正在司法處理程序中)由以上這些例子,可見陳水扁是一沒有核心價值的投機政客,除了爭奪權力,討好選民,一切道德、法律、制度上的價值堅時,都成為次要的選項,祇要掌握權力,隨時可以東講,也可以西講,一夜數變並不稀奇。他可以在軍校畢業典禮上高喊:「中華民國萬歲」,也可以向台獨份子大喊:「台獨萬萬歲」,很少政客是這樣子投機到如此不知含蓄為何物者?難怪上行下效,游錫坤面對立委自稱為政客,也毫無羞愧之意。

   孔子曰:「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先進篇),這個道在現代而言,即是政治理想,或政治路線。所謂大臣即今之部長級人物,如果沒有政治理想或願景的結合以共事,就祇好以利害,以權位或以私人交情為結合的基礎,如此一來,失去核心價值的實踐,一切唯選民喜好為尚,說好聽是尊重民意,說難聽即被民眾牽著鼻子走。政治家一方面要順應民意,另一方面還要以政治理想引導民意,兩者缺一不可。只有前者而無後者,那只是政客而已。

   從新內閣改組過程來看,未見以政治路線確定公共政策,再以政策決定人事的作為。由於陳水扁沒有宏觀願景,他可以隨便東說一句,西改一句,公投制憲受到美國與中國的壓力,可以改為修憲,不去碰領土、主權問題,但時機一過,下一次他可以再戰一回,提出180度大轉變的政策方向,所以在這種人領導下,內閣早已變成無頭蒼蠅的內閣,誰幹什麼位子都無所謂,只要能配合阿扁隨風轉舵,討好選民者即能有大位可做。由此可見,當阿扁詢問蔡英文、陳明通、林碧照等人接陸委會的意願時,竟無一人願意;詢問四位將軍接國防部長意願時,亦無人肯接,最後只好找一個學者出身的吳釗「蕭規曹隨」和李傑接國防部長。

   更可笑者,外交部長由台獨大老陳唐山接任,駐美代表竟然找不出自己的心腹出任,結果反從職業外交官,連戰的學生李大維出任,而李大維返國晉見陳水扁時,陳唐山身為外交部長竟事前事後毫不知情,亦無面見之機會。今後外交系統想要憑其專業能力辦外交,恐將受制於總統府高層的牽制,將為可預料之事。

   台灣的外交一言以蔽之,誰來干都一樣,不僅總統不信任外交專業官僚,外交部長亦難以突破國際政治的格局,根本不需要什麼外交政策。同理,十年教改一場夢,教育部長在「本土化」思維下,只要會應付「本土化」與「反台獨」兩者之間的矛盾者即能當部長,所謂「教育部長」可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當然,陳水扁也可以演戲三顧曾志朗,出任教育部長,一年多以後,卻毫無禮貌突然請他下台,讓曾志朗以神鬼戰士自嘲。同樣,黃榮村教育部長也在出國訪問期間,突然被換下來,代之以台獨立場甚明的杜正勝。

   孟子曰:「將大有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欲有謀焉,則就之。其尊德樂道,不如是,不足與有為也。」(公孫丑下)這是尊重大臣應有的態度,這樣才會達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八侑篇)的境界。

   由以上論述,可以將此次新內閣的改組,簡單歸納為幾個特徵:

   1.這是一個沒有政治願景,也不敢明確表態願景的投機內閣,因為總統大權在握,鞏固權力為要,公共政策只是表象,隨時可以改變。

   2.這是一個以選舉為導向的過度內閣。未來八個月,新內閣將無引導國家前進發展的重大公共政策,一切為了選舉,政務廢弛,人事混亂。

   3.由於立法委員將忙於返回選區操辦選情,出席立法院的機率降低,許多法案將延遲通過。行政院雖因此而缺乏立法院的監督,但也因選舉考量,將以討好選民為主軸難以前瞻未來,規劃建設,政務將廢弛一年,直到明年二月一日新立委產生後再重新開始。

   台灣政局的悲哀,即在年復一年的選舉導向下前進,真正有利於國計民生的宏觀面利益考量,都在微觀面的選民需求下稀釋待盡,政務廢弛,大臣折損,氣節蕩然,可說有其結構上的必然,嗚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