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後的守法者

辛 主 習


陳水扁一遇危機就動員群眾對自己歡呼,藉著層層擁簇,把敵人隔在九霄雲外。馬英九不具獨裁性格,這在中國歷史上很難得,那他如何面對危機呢?

   馬英九的方式是鑽到法條中,藉著厚厚的六法全書包裹自己,讓旁人無懈可擊。至於外面的世界不論如何道德淪喪,都不能撼動他依法辦事的原則。他最令人佩服的就是坦率指出,總統若發動沒有法源的公投就是現行犯。他最令人氣憤的,是對集會場合逾時不散的弱不禁風的女界同志,發動鎮暴。

   值得他注意的是,中華民國法律並沒有其他人尊重。大的從總統,小的到通緝犯,上焉者鑽漏洞,下焉者公然違背,馬英九可說是台灣最後一個守法的政治人物。他尤其嚴以律己,寬以待人。旁人濫用法條時,他莫可奈何,潔身自愛;至於他自己,細如牛毛的行政命令,都絕對信守。

   如果社會上只剩一個守法者,那就不能算是守法,因為去維護一個不存在的東西,根本維護不了。維護不了還要做出維護模樣,就是沽名釣譽。但馬英九並非沽名釣譽,而是太多行政命令佔據掉他的精力,所以對這次選舉中,憲法、政府組織法、選罷法與刑法都被破壞的現象,他不曾臧否。

   只關心自己守法與否的人,不算守法,而算演員。要能將不法之徒繩之以法,才有資格稱法律人。呂秀蓮窮追新新聞,就體現這種精神,可惜她卻是法為己用。

   既然還不如呂秀蓮,最後一個守法者其實也已經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