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李登輝出書有感

洪 宜 勇


不甘寂寞、顧影自憐的李登輝又在耍花招了。這回,他出版了口述歷史性質的《見證台灣:蔣經國總統與我》,竟然在完全背叛了蔣經國的栽培信任,幾乎整垮了中國國民黨之後,以台灣獨立宣傳者加執行者的雙重身份,他厚著臉皮,睜眼說瞎話,大言不慚地,誇誇大談他與蔣經國之間的點點滴滴。李登輝承認,他是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莫名其妙地突然成為蔣經國的所謂接班人。書是由已經全然轉綠的國史館出版,所謂的館長張炎憲,本來就是頑固主張台獨的歷史教授。站在同樣長期研習歷史的立場,我個人以為,所有歷史的陳述本來皆不完全真實;同一樁事件,由不同角度切入,以不同立場論述,必然成了「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其實,蔣經國與李登輝的關係,不過就是近三十年內的當代台灣歷史,人證物證事證俱存,隨時可以對質,交叉驗證,單靠李登輝片面之詞地出了這麼一本書,實在很難為這段歷史蓋棺。

   但是,即使反李甚力的蔣經國媳婦蔣方智怡,也無法否認「蔣曾經欣賞過李」的客觀事實,無論真正原因為何。台灣坊間流傳的「你等會兒」的揶揄笑話,或許只不過反映出大部份台灣人民對於李登輝接班資格的質疑與不屑。

   今日,假設史學流傳,IF一詞風行。如果,當年林洋港不因出國訪問 之事得罪層峰,有機會成為蔣經國的接班人,那麼,當下之台灣究竟為何人之天下,殊難定論。又或者,李登輝於蔣經國1988.1.13.猝逝後倉皇繼位,彼時,黨政軍情系統全操諸國民黨各大老手中,若非這些掌權的大老各逞私慾,各牟私利,遭到李登輝以權謀詐術各個擊破的話,國民黨形成集體領導的局面並非不可能。畢竟,國民黨有過幾次這種先例,1988年初春的政治氛圍也很適合。

   然而,機會稍縱即逝,李登輝抓住矛盾,縱橫捭闔,盡除異己,大權在握,寫出了 HIStory。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國民黨諸公至此又能怨誰?怪誰?徒然自怨自哀罷了。

   至今,有些人仍然強烈質疑,認為蔣經國當年並不是真心要李登輝接班;然而,依照當時之個人威權政治的情境,天威難測,誰又知道蔣經國心裡頭真正在想些什麼?但是有一點一定會寫入歷史,那就是:李登輝背叛了蔣經國,瓦解了國民黨,並且企圖陷台灣人民於萬劫不復境地;幸好,歷史終將證明,他的鬼蜮伎倆沒有成功,他被全體台灣人民徹底唾棄,只留下了千古罵名。在李登輝於2004.5.16.出書自詡之際,我以歷史學者的角度預先為他下了這個歷史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