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世楷使日的用意

金  人


上(五)月十九日台北各媒體均針對許世楷獲內定接任駐日代表一事有所報導,其相關意義值得注意。

   一般言之,台獨運動的思想基礎源於日據台灣時期殖民統治當局「皇民化」政策,而日本戰敗降服後,這種以鄙視離棄中國甚至台灣本土認同的意識,仍在台灣內外被有心的維護與培養下來,擔任這一運動的核心分子或代表人物,則在日本與美國受到妥善的庇佑,做為服從和服務美國與日本的對中國(兩岸)政策的儲備人才或代理。這是一個長達半世紀的帝國主義霸權操作,是「以台灣制衡中國」大戰略中的一環。

   許世楷以「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撰寫人之姿,樹立了他在基本教義派台獨中的地位,但更重要的是他個人跟日本的緊密關係,許氏是以專心推動台獨來表現他對日本的忠忱的。他是台灣人的「天皇赤子」。日本曾以邀請他當自衛隊軍演時的貴賓,並以向他保證可以殲滅中國海軍,來安慰他對中國可用武力壓制台獨的焦慮。在某種意義上,許世楷反映二戰前大日本帝國霸業的回光餘暉,是日本右翼軍國主義在今天珍視的紀念品。所以,許氏的充任駐日代表,明確的意味了陳水扁台獨政權在跟日本右派勢力相互溫存,但散發出令人噁心的腐屍臭味。他們用這一手段來暗示台、日勾結反中的意志,其實只是無恥的向美國表態,他們將盡忠職守以執行「美、日安保」反中圍堵戰略的馬前卒角色。

   許世楷荒廢一生時間夢想台獨,反使自己淪為日本右派的玩偶,完全自外於台灣人民本有的自尊與正道,仍以一種沐猴而冠的自得面世,讓人不禁為他悲哀。陳水扁以許世楷出任駐日代表,無異將台、日關係委由皇民派台獨包辦,他們似決心在美國清楚表示「不支持台獨」後,要杜撰日本才是台獨的真正支持者的論述,來維繫台獨之夢在台灣的苟延。台灣人民還要繼續被欺騙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