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符其實的暴警

「四○三事件」目睹記
姜 葆 鳳


馬市長您好:

   小市民於四月三日及四月十日兩次所謂暴民抗爭均親身參與其中,本身亦受微傷,本不欲多事,今受王曉波教授吩咐將二次事件親眼所見事實狀況寫出,以下所言均小民親耳所聞,親眼所見。

   四月十日當晚,民眾主動挑釁,鎮暴員警大體所為,小民自認個人尚可接受,但四月三日那晚,員警鎮暴過程中,絕對有許多過當之處,其中尤以四/四凌晨四時之後,頭盔深藍色之鎮暴員為甚,只能用暴警稱之,小民願將個人所見事實詳細寫出。

   一、凌晨四時過後,當現場指揮官用擴音器高喊霹靂小組預備,鎖定目標,開始行動時,民眾並無反抗行為,但是當目標民眾被五、六名霹靂小組員警拖入員警群中時,總是有二、三位員警同時對該民拳打腳踢,棍棒一陣亂打,這種情況一再重覆出現,馬市長要是不信,現場看到此一情況者超過數百名群眾,求證非常容易,為何民眾沒有反抗的情況下,仍遭員警如此施暴,請教馬市長,如若小民所言是實情,員警是否有執行過當之處?

   二、當員警佔據景福門圓環車道後,民眾已被驅離到中山南路、仁愛路及信義路紅磚道時(同時部份群眾躲入國民黨中央黨部門前),那些霹靂小組員警仍不放過,每一條紅磚道上的民眾均被追打逮捕,且員警一邊打人,口中一邊高喊,我們是打狗部隊,專門來打你們這些台北狗,這一段時間,吾爾開希也曾親身在場看見,試問馬市長,人民退到紅磚人行道後,員警是憑什麼法律繼續追打施暴並加以逮捕?請馬市長問一問當時人在現場,口中一直高呼「沒有必要、沒有必要」的吾爾開希先生,小民以上所言是否屬實。

   三、在中山南路與仁愛路交口人行道上有一位小姐手執小國旗,被員警要求把國旗收起遭拒,員警立即出言恐嚇該小姐如不從一定要打她,請問馬市長該名員警所為怎麼回事?小市民實在無法接受。

   四、有一位盧姓民眾被霹靂小組拖行時,被白色頭盔的保一員警強勢拉出,倖免毒打,此位盧姓人士小民有其電話亦知其姓名,馬市長如有不信,他本人願出面證明,試問馬市長,同為鎮暴員警,為何有如此完全不同的行事風格?到底白帽子對?抑或藍帽子對?更直接的說法是到底白帽子錯?還是藍帽子錯?

   五、中央黨部門前,有員警對空開了兩槍,槍聲低沈震撼,可能是訊號槍,這一點小民是推測而不懂,但當時有非常強烈的恐怖感。不久員警進入黨部門前私人土地打民眾,逮捕民眾的行為,明顯違法。後當黨部大門升起,民眾紛紛進入逃避,而員警追入大廳、地下室洗手間將民眾拖出毆打,甚且追上五樓抓人,真是無法無天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親愛的馬市長,我是不是暴民?我不知道,但是我確定他們最少有一份是名符其實的暴警。

   其實小民心中對目前的行政權、司法權完全沒有信心,小民心中早已放棄了體制中的一切可能,原因也不想多說了。今天完全是因為長期閱讀王曉波教授的著作,心中對他的一份尊重,在他強烈要求下才勉強提筆,其實小民心中早已對目前的台灣一切心灰意冷!絕望!絕望! 姜 葆 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