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正走向民粹法西斯

國民黨的生存與未來
黃 智 賢
(自由撰稿人)


我是一個閩南人,以閱讀黨外雜誌,支持黨外運動長大。陳水扁先生台北市長任內的施政風格,施明德因為大和解訴求,被定位為台奸,以及民進黨反拜耳案,使我開始質疑民進黨。本文是個人的觀察和思考。

   本人不識藍綠兩軍人士,無法得知內幕消息,故對兩軍內部的討論,所作之判斷,及推論,都是個人思考所得,也許有臆測的地方。但對台灣整體氣氛和趨勢,以及長年的演變,所作的討論,相信是誠實嚴肅及深入的。

   可悲的是,現今的台灣,似乎只有閩南人,才有較大的發言權,才能挑戰福佬沙文主義,才能反對將外省人視為次等公民的作為。本文我將以國民黨或泛藍統稱藍軍,以民進黨或泛綠統稱綠軍。 情緒性風派倒成了關鍵

   (1)必須先講清楚,選務的草率和粗糙 再司法驗票中顯露無疑。即使我們假定,沒有做票的行為,但陳水扁的647萬票中,至少有80萬票以上,甚至一百萬票,在槍擊案前本來是要投連宋的。所以在分析陳水扁的支持度時,不能以為這些人是支持台獨或省籍分化的。

   這些人不是台獨,而是情緒性的風派,可以輕易被新聞和突發性事件操作。2 民進黨的成功之道,起碼有一點在於,它完全不在乎國家的長治久安。甚至國家的退步和不穩定,經濟的衰退,和民主倒退,是更有利於他的持續統治的。

   320當晚,連戰宣佈提起選舉無效之訴,且立即靜坐,又走向總統府示威之時,使我非常感動,且真正開始相信,也許台灣會有一點希望。因為如果反對黨衰頹沒落,無力贏取政權,那台灣終將走向,法西斯式的一黨獨大!

   中華民國在台灣,歷經16年來當權者的操作,早已在逐漸死亡的過程中。而這個死亡的過程,在2004選舉之後,將更加確立。

   中華民國的死亡,代表的不只是國號,國旗和領土的更迭而已。最重要的,是價值系統的更改。從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從認同為中華民族之一員,從追求族群和諧,從一個艱難學步,由威權進展到民主的中華民國價值,變成台灣共和國的台獨福佬法西斯。從開放多元的價值,變成鎖國主義。令人悲痛的是,這似乎已經成為無法逆轉的事實了,而眾人就要共同承受這共業。

   陳水扁的647萬票中,有數目不詳的,因為槍擊事件,而投給陳水扁。到底多少人在選前一天,改變了投票對象。估計從20萬到80萬。但無論如何,絕對遠大於3萬票。這些被情緒驅使的選民,使陳水扁以不到三萬票差距當選的人,已經使得台灣走上確立台獨的路。國民黨無人注意薛香川預測的槍擊

   這場總統選舉,也已經徹底確認,泛綠支持者完全不在乎,執政者的操守,政績,和治國能力。而關鍵性的5%到8%的中間選民,其實不是理性選民,相反的,他們是非常情緒化的,跟隨著新聞議題而游疑不定。2004總統大選,當選民在理智平和的情況下,多數民意是願意選擇連戰做總統的。

   但當319槍擊案發生,容易受情緒影響的, 5%到8%的中間或淺藍選民彷徨無助。當民進黨發動文宣炮火,全力攻擊這5%到8%選民的脆弱心靈。而國民黨完全束手無策,任由選民暴露在,民進黨綿密的,撲天蓋地的悲情炮火掃射下,而致選情在最後18小時變盤。

   除了操弄選舉公平性的執政者,和因為槍擊案而情緒被操縱,以至於在最後一夜,臨時改變主意,支持陳水扁的人以外,國民黨的失誤,也令人惋惜。

   泛藍在319最後一天的進退失據,確實令人非常感傷。尤其是當我們現在知道,很早國民黨智庫薛香川,就已預測陳水扁可能在選前三天,以槍擊事件影響選情,並建議黨中央要注意沙盤推演。而此項建議,卻無法得到重視。

   不論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都證明了國民黨選舉的能力,是不及格的。多算勝,少算 不勝。 國民黨如果不能痛定思痛,徹底改變策略,那麼國民黨不但會成為永遠的在野黨,更會成為永遠的少數黨。

   現今政情是,泛國民黨陣營,其實已經面臨崩盤裂解的迫切危機。黨內也有人極力要求連宋應立即承認敗選,以即早規劃以後之選舉,如年底立委選舉。

   但事實上,2004的選舉,確實有極多狀況,在正常民主國家的大選中,是不容發生的。若不立即掌握民氣,要求更正,或雖不能求得最後平反,但起碼將自身的立場,和狀況說清楚,講明白,並確立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如何以被壓迫的在野黨,而得到社會和人民的支持和同情,並突破媒體不公,行政不公的現狀。

   則以後執政黨將不斷進行類似手法的選舉,國民黨將成永遠的在野黨。事實上,即使泛藍說清楚了,泛綠將來仍然會用相同手法運作。更可以預測,泛國民黨很可能變成少數黨,更不可能贏得總統選舉。也許台北市長將是未來,唯一一個國民黨所能取得之最高權力。

   許多人以為,馬英九出馬,將使連宋困境不再重演。其實,一但當馬英九自身成為候選人,和泛綠候選人有直接衝突。那時,泛綠對馬的拉攏,將立即變成對馬的強烈攻擊,而絕對不會比對連宋更放鬆。 民粹運用,也並不會對馬手軟。

   馬英九市長選舉時,被定位為賣台集團,中共同路人,香港腳,貴賓狗,即是最佳證明。

   馬之所以仍能當選,是因為選區在台北市。但也因為這類攻擊仍然有效,所以馬英九和李應元的差距,並不如想像中大。

   假設2008年馬英九競選總統,對抗泛綠蘇貞昌或謝長廷吧!不論搭檔者是誰,面對民粹,省籍,和南北等民進黨絕對會操弄的議題,難道你真以為馬的全國民調會超過六成嗎?更何況那時馬已無公職舞台,而蘇貞昌或謝長廷卻是執政黨的一員,擁有龐大的行政資源,和民進黨43% 到 45%的基本盤。

   甚至屆時民進黨基本盤可能已經更加成長了。所以合理的推測是,屆時到選戰後期,泛藍泛綠的基本支持度差距,仍然不會大過10%,也就是本次選舉的差距。或甚至差距更小也有可能。 愛不愛台灣是個假議題

   在差距不到10%的情況下,所有本次大選所曾發生過的一切不公不義,都可能變本加厲的發生。操作悲情,使選情一夕變盤的事,屆時可能選前一天,有更多種劇本出現,更加劇力萬鈞,超越八點檔。

   以台灣媒體的煽情,弱智,以及不敢和執政黨作對的心理。以游離情緒性選民佔有關鍵5到8%之多,2004的情節和結果,有何理由不能在2008重演?

   2000年時,李登輝以國家機器和情治資料,在選舉前打出「興票案」 ,使宋楚瑜失去總統寶座。2004年時 陳水扁以2顆子彈連任,都和國家機器,以及激情有強烈關係,也確實證明的確有效。

   國民黨必須進行革命型進步工程,才有在未來得以一博的微小機會。而即使進行了成功的改革,2008總統大選,也必然比今年更艱苦。贏得勝選的機會,甚至不如今年。

   因為執政者的手段,會更加不擇手段,選舉會更加不公,西瓜派也會更多。無論國民黨,如何努力證明自己愛台灣,如何認同台灣。但只要愛台灣的解釋權,握在泛民進黨手中,國民黨永遠無法與民進黨,競爭愛台灣的議題。

   許多人建議要擁抱李登輝,以解決被罵不愛台灣的問題。

   但第一,當你要對抗台獨民粹法西斯,卻去膜拜李登輝。

   以李登輝作為愛台灣的象徵,就像以希特勒作愛德國的象徵一樣,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第二,即使你再努力擁抱李登輝,只要李登輝並不想擁抱國民黨,而只想裂解國民黨,只要李登輝的目標與國民黨不一致,國民黨就永遠無法真正奠基於選民之中,而只是成為李登輝的工具,被李登輝所定義。

   並進一步左右搖擺,說不清楚,講不明白自身的理念。族群議題一炒就贏

   而事實上,李登輝從不認同國民黨的理念,擁抱李登輝,是一個危險而操之於人的策略,並且處處受制於李登輝。

   第三,愛不愛台灣,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假議題,是泛綠對泛藍的殲滅戰

   中的核子炮彈而已,目的在造成對國民黨的永久傷。 事實證明,操作族群問題,是絕對有利於泛綠陣營的。人們不該存有幻想,以為未來的選舉,民進黨將停止操作,鼓勵,或支持此類思維。

   而致使台灣人民的對立撕裂越來越嚴重。或以為只要連宋退了,未來選舉就沒有這種情況。或以為民進黨會致力於大和解,因為大和解是不利於民進黨選舉的。

   就如同希特勒之所以操縱對猶太人的仇視,正因為他深知,這是最有效,對他最有利的掌權工具。

   就算泛藍全部解散,全部加入民進黨,全國除了民進黨的意志和方向以外,不再有其他堅持吧! 就算台獨建國了吧! 但只要為了搶位子,難道今日所有手段和紅帽子不會立刻被扣上來嗎?

   只要看看王金平,只因為要求陳水扁用緊急處分權驗票,就被以泛綠群眾騷擾攻擊,逼使他態度軟化,就應該知道民粹法西斯,只是奪權鬥爭的工具。

   今天鬥爭對象是外省人,明天可以是客家人,後天閩南人,下個月台北人,明年變成鬥爭中產階級。

   重點是挑出目標,製造矛盾與悲情,將其斗臭孤立,然後徹底擊潰。千萬別以為,只要對民粹法西斯讓步,就可以換取不被攻擊的平安。溫和怯懦退讓配合,從來在歷史上無法使民粹法西斯消弭無蹤。讓步只會豢養出民粹法西斯更大的胃口,並使其掌權更久。因為民粹法西斯一但達到臨界點,量變產生質變,將使其國家社會:

   1 人才反淘汰 人才大量外流

   2 鎖國

   3 經濟社會文化進步停滯,整體素質下降

   4 因為以上三點原因,使人心浮動,卻因而使民粹法西斯對某部分人民更具吸引力

   二次大戰前歐洲諸國的退讓,只能苟安於一時。當他們以外交辭令,眼睜睜看猶太人,波蘭人……一一受害,而以為自己可以獨善其身時,最後卻一一淪陷德國之手。

   歷史上,所有民粹法西斯,不曾有因理性溫和退讓而消失的。

   民粹法西斯既然蔑視人權與人道,且只懼怕比他更強烈的力量,那麼,要制止民粹法西斯,就只有面對比它更強大的力量,他才會屈服。

   所有民粹法西斯 都是因為體制外的巨大力量才嘎然而止的。最常見的力量,就是戰爭。

   日本軍國主義如此,德國希特勒亦如此。俱是被武力擊潰的。

   現在最讓人恐懼的,是民進黨的民粹操作,會把台灣帶進悲慘的台海戰爭。

   如果要避免戰爭,就只剩下人民力量。面對民粹只有頑強戰鬥

   族群,省籍,南北,階級的對立,都是泛綠致力操作。並且要全力深化的意識型態。

   這些操作,即使在非選舉期間,也照常全力長期全面運作,並不止歇。實地打入泛綠鐵票區日常生活,以及看到320以後,多少西瓜派漏夜想加入民進黨,就能瞭解我所說的,國民黨危急的情況,已經到何等地步了。

   如果實地居住在中南部鄉村地區,每日聆聽親綠的地下電台,看泛綠支持的電視節目,看親綠報紙,真會毛骨悚然。

   泛藍必須建立,和這種民粹意識型態正面戰鬥的能力,並且能攻佔選民心靈,爭取主流民意的支持,而不是一味閃躲沉默。

   因為只會長久閃躲沉默,卻不建立強而有力的論述,只會使人民在面對泛綠意識型態的強力洗腦時,無法從國民黨得到,可以和泛綠抗衡的意識型態。選擇閃躲的策略,只會使泛綠意識型態,如入無人之境,攻佔人心,並盤固不去。

   當然,正面戰鬥,頑強戰鬥,並不意味要面目猙獰,反而可以柔軟彈性。想想看,甘地的訴求,雖和平,卻頑強戰鬥,絕不放棄,絕對努力溝通理念,擅用技巧溝通理念,而不是閃躲沉默。

   當然,前提是,你得要有理念。

   國民黨已經荒廢中南部太久了。長久以來,只一味將中南部選民,交給地方型派系政治人物,以低層次的樁腳文化打選戰,而從不能為中南部選民,提出一套與泛綠有別的政治方向和理念,更不曾長期下鄉,不斷的辦說明會,宣傳自己的理念。

   不錯,要擁抱台灣,但國民黨必須有能力,改變民進黨立下的愛台灣的定義,以及本土的定義。

   只有立場,沒有是非,只有藍綠,沒有黑白,這其實是泛綠的強烈特質,是尚方寶劍和屠龍刀,絕不可能放棄 。只要看泛綠如何在,一但李昌鈺,有些微的可能,會危及泛綠利益時,是如何將李昌鈺,打成中共同路人即知。

   在希特勒當權的德國,在軍國主義當權的日本,掌權者莫不是以在外製造敵國,在內,將部分人民,打成國家敵人,而操縱人民的情感,而攫取並鞏固政權。過程中,法治,民主,和人權,都一一被犧牲。 希特勒仇恨猶太人,所為他帶來的政治利益,不但使他掌權,並使人民從現實生活中的巨大痛苦中被麻醉,德國人民接受,將所有國家的不幸,由猶太人承受原罪,進而更加縱容希特勒的作為。

   民進黨以和納粹一樣的心態,手法,語言,無中生有的,製造人民間的仇恨。

   民進黨過去已經操作的很成功。現在,當陳水扁有了647萬票。不論這票是如何來的, 民進黨將更堂而皇之的,把外省人,為外省人說話的本省人,以及反對他的政策的人民,全部打成國家罪人和共產黨。如果最後泛藍翻盤失敗,我們深刻的悲哀是,這樣的後果和共業,將要由全體人民承擔。

   這個後果卻是全體人民要承擔。□